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大佬上线A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9章 盛启之世19

大佬上线A炸了 林呱呱 2132 2019.12.19 19:15

  门是敞开的,外面包围了百名士兵,然而对上楚玹,他们皆是下意识往后退一步,紧握着手上的兵器,面上流露出可看见的恐惧。

  为首的是一个将领,看见手底下士兵退缩,就是在打他的脸,他恼羞成怒喊道:“里面的刺客你已经被包围了,还不快快放下武器投降!”

  不知道为什么,对面明明就是一个人,可气势却抵得上千军万马,令他不得不严加警惕。

  楚玹嗓音沙哑:“是吗。”

  话落瞬间,她手上的匕首直接以破竹之势飞过去直接插入了为首将领的喉咙,一招毙命,瞬间倒地不起。

  周遭安静了几秒,群龙无首下士兵躁动,然有人喊了一句:“来人,快杀了刺客!”

  而在外围杀进来的人喊了一句“主子,接着!”随之就见他往楚玹的方向抛了一柄剑,剑身在月下反光刺眼。

  楚玹伸手接住,同时和将她包围的士兵厮杀起来。

  她要护着奄奄一息的孩子,只能用单手作战,即使武力高超但是在百人围攻下也不断增加新伤,而在她脚边倒下的尸体也愈发多,渗入地下的都是鲜红液体,熏染着这片大地。

  在接近黎明的夜晚充满了战火的喧嚣,似乎微乎其微的亮光也被黑暗吞噬,绝望笼罩在每个人心头间,到处都是尸横遍野,那腐朽腥味挤走了仅有的一丁点新鲜空气,使人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得到了消息,外面埋伏的百名士兵一涌而入同已经被灭了一半的北离军厮杀,这才让楚玹得以喘息片刻,她握着剑柄的手臂早已受了重伤,液体沿着剑身纹路缓缓往下流汇聚在尖端,嘀嗒嘀嗒落在地上形成血摊,此刻分不清是敌人的血,还是她的伤。

  假扮伙夫长的男子夜三也受了伤,但是突破重围之后他率先走到楚玹面前,看到那颤抖的手臂,担忧道:“主子,你受伤了。”

  楚玹眉眼下压,飞快瞥了眼右手,冷静道:“无妨,你带人去查看附近还有没有活着的村民。”

  夜三不放心:“可是…”

  楚玹厉声:“没有什么可事,快去。”

  夜三只好道:“是,属下遵命。”

  而在他听令转身离开之后,楚玹再也坚持不住了,手上的剑直直插入地面才得以有力气支撑住,随后啪一声双膝跪地,她脑袋低垂着呼吸渐弱,但扶着衣服兜里孩子的左手从没有松开过,此刻已经僵硬到没有了知觉。

  听到动静,已经离开几步的夜三回头,正好看见主子倒下的一幕,他目眦欲裂,立马转身回来,失声喊道:“主子!”

  也就是这时,他才看见楚玹背后有着一倒很深很深的伤口,从肩膀划到腰骨,溢出来的鲜血染红了衣裳,而向外翻的刀口更是血肉淋漓,单单是看着就能想象这是要有多强大的毅力才能一声不吭坚持下来。

  楚玹耸拉着眼皮,可大脑依旧很清醒冷静的颁布着命令:“你带人清理战场,如有活口安排好。按照原计划做好部署工作,不出明天,这里将会受到两面夹攻。这片土地,绝对不能再遭受第二次占领。”

  她的声音很小,却丝毫不影响话中的威慑力。

  夜三猩红着双眸,他眼里含着泪水,重重点头:“是,属下知道了。”

  他伸手要将主子给扶起来,然楚玹抬眸,眼神无比坚毅:“不管我有什么意外,这个孩子你都要照顾好。”

  说完这句话,她闭上了眼睛,一直撑着剑的手也随之滑落掉在地上。此刻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头不断在战斗的野兽,终于开始步履蹒跚,最后缓缓倒下时的震撼。

  夜三红着眼,嘶声裂肺喊道:“主子!”

  而这声凄厉又夹带着怒火的喊声让还在和北离军作战的士兵下手越发狠,有个人回头看见倒在血泊中的主子,他同样猩红着眼将眼前的北离军抹脖子,立马朝着楚玹这边飞奔而去,临近时他跌跪下来也毫不在意,颤抖着手指碰到楚玹鼻尖下感觉到呼吸很是微弱,赶紧从怀里拿出玉瓶倒三颗药塞进了楚玹的嘴里,不会立马见效,但起码能吊着一条命。

  他松了口气,随后看向旁边已经泪目绝望的夜三,喉咙干涩道:“夜三,你赶紧去找水来帮主子喂下。”

  说这话的时候他偏过头,也是悄悄摸了一把眼泪。幸好他担心会有什么危险,就一直带着杜温先生配置的转命丸,如今真的派上用场了。

  “好。”

  夜三连忙站起来,跑到就近的屋子里寻找水源。

  ···

  楚玹做了一个梦,梦里回到小时候的年纪,那时候大哥带着她偷偷跑去玩,忙碌之余将重担放在一边,正是最无忧无虑的年纪,玩得可开心了,后来还有阿爹,还有二哥,甚至还梦见了已经去世的阿娘,正温柔的看着他们。

  可是梦境一转,她看到了一片白色,家里面全都挂起了白绫,有一尊棺材放置在前厅,来来往往很多人前来吊唁,他们脸上鲜少有真心实意,更多的是暗喜。

  后来又看见了白日里能够冷静处理丧事,可晚上躲着所有人红了眼哭泣的阿爹,还看到了二哥在房里拼命训练想要站起来,但是又不断跌到狼狈的自责。

  楚玹这才惊觉,大哥已经死了,阿爹一辈子承担太多也白了两鬓,二哥面上云淡风轻可心底却在自责痛恨自己的无能。

  她很想跟阿爹和二哥说,不用自责,不用担心,一切还有我。

  可是她如哽在噎,无法说出话,也无法靠近阿爹和二哥,好像被困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楚玹知道,自己陷入了梦魇,她闭上眼睛,放空全部思绪。

  直到听见了有孩啼声,她这才得以睁开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便是屋顶横梁。

  “主子,您醒了!”夜三无时无刻不在守着,看见楚玹终于睁开眼睛,提起的心才缓缓落地。

  他就知道,以主子的本事一定能坚持过来的。

  楚玹眨了眨眼,视线撇见夜三怀里在像小猫咪似哭泣的婴儿,声音沙哑暗沉道:“事情都安排好了。”

  战火已经点燃,北离军要将齐国攻占的决心很明显,短时间内一定会大军压境。

  在此之前就要抓紧时间将这里给部署好,还要将文临镇内残留的北离军给清逐出去,时间很着急,耽误不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