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大佬上线A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盛启之世4

大佬上线A炸了 林呱呱 3123 2019.11.10 20:56

  楚贵妃刚被关进冷宫就流产,宫里头只是派个默默无闻的御医来敷衍两眼,随后就没有动静了。

  贯会见风使舵的下人起初还担心这是楚太师的女儿,应该会有所行动来保护,然而等了许久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显然是放弃了。

  由此,宫里的下人自然不愿意再伺候,而且还会说些诋毁话来满足捧高踩低的虚荣心。

  没有一个婢女愿意随同楚贵妃一起进去冷宫,大家听闻风声后早就另谋他路。

  在宫中生存本就艰难,如若进入冷宫,一辈子就是那样了,没有任何往上爬的机会。

  冷宫会派人来打扫,但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枯叶飘落了满地,角落长满野草,连横梁上都是蜘蛛网,与皇宫其他地方相比,这里极其荒凉阴冷。

  送饭菜的小太监提着饭盒走到铁门口,脚踩在门边枯叶上发出轻微咔嚓响声惊起树枝上栖息的乌鸦,扑腾飞过时还嘎嘎地叫着,顿时觉得冷宫更加阴森森了。

  他抖了抖身体,左顾右盼看看有没有什么下人间聊天时说起的不祥之物出现,随后赶紧将从衣襟内掏出钥匙打开锁,走进去送饭菜。

  小太监往里走了一会儿,探着脑袋看几眼,尖细着声音叫了几声,“楚贵妃?楚贵妃?”

  没得到回应,他猫着步伐走进大殿,随即就看到在窗边帷幔下身体蜷缩,头发披散像疯子一样的楚贵妃。

  她怀里紧紧抱着有一个枕头,嘴里小声说着:“孩子,娘的孩子,快睡觉了。”

  显然是将逝去孩子的感情寄托在枕头上了。

  小太监着实被吓了一大跳,他赶紧用手安抚着怦怦跳的心脏,小心翼翼靠近,也睁大眼睛打量半疯半傻的人,“楚贵妃,楚贵妃,奴才给您送饭来了。”

  依然没有反应。

  小太监嘴角蓦然勾起诡异弧度,一改刚刚的胆小如鼠,他挑挑眉,将饭盒哐当一声放在楚贵妃面前,随后直起背居高临下看着真的神志不清,还是装神弄鬼保命的楚贵妃,但不管是那种,背叛了主子,那就只有一条路可走:死。

  “楚贵妃,你还想装到何时?主子今日可是亲自前来看你,是否感到无上荣幸。”小太监整理了腰带和帽檐,不理会本来在痴傻呢喃的楚贵妃突然抬起头露出惊恐的眼神和颤抖的身躯。

  他冷哼一声甩袖,转身走到大殿门口,看到缓缓走过来的倩影和江寒大人,小太监立马堆起满脸笑容,眼神炙热忠诚,毕恭毕敬道:“主子,江大人。”

  这是他通过审核出关历练的第一个任务,主子可是答应他了,如果做得好,以后就能进入无极殿。

  楚玹一身月牙白男子长衫,也没有复杂梳发髻,墨发只是用玉冠束起,依旧天生丽质难自弃,且与那身气势相比,甚至可以忽略了出色容貌。

  江寒同样不变的一身暗黑色玄衣,面色冷峻,他之前服从的对象是楚太师,如今变成了楚玹而已。

  但作为楚家忠臣后代,不管服从谁,对他们而言都是为楚家做事,并无异议。

  “桂圆,在宫里的生活如何。”楚玹缓缓走到小太监桂圆面前,勾唇浅笑。

  “除了不能在主子跟前伺候,担心主子吃不好睡不好,夜不能寐之外,其他一切安好。”桂圆咧嘴一笑,红仆仆的脸蛋看起来有些傻气,眼里的炽热又狂热了许多,说话也甜得紧,看着就像是手无寸铁之力的白面馒头。

  但是能被安排出来做任务的人,又怎么可能手无缚鸡之力。

  “你阿,油嘴滑舌。”楚玹无奈摇头,她抬脚走了进去,桂圆立马跟在旁边,可仔细了些不长眼的玩意儿叨扰到主子的兴致。

  倒是江寒偏头看了他几眼,没想到这个毫不起眼的小太监居然是小姐暗自培养出来的人,从步履轻盈来看,身怀武功,且不低。

  也不知在这几年中,小姐她藏了多少本事。

  楚贵妃怔怔看着背光走来,如若神祗的楚玹,没有看到令她胆寒的面孔时,悄悄松了口气,然而看到楚玹身后跟着的江寒,她就是浑身发抖,唇齿之间在颤抖磕碰,眼神戒备看着身体往后缩,哪里还有刚刚疯疯癫癫的样子。

  “姐姐,近来可好。”楚玹站在她面前四步之远,双手负在身后,站姿挺拔,她垂眸勾唇,似笑非笑的眼底莫名邪气。

  这一刻,楚贵妃神情恍惚,好似看到了太师站在她面前,如此相似。

  楚贵妃回神后立马垂眸不敢直视,蠕动着嘴唇,极其小声道:“小,小玹。”

  她不知道楚玹是不是代表着楚太师,可只要有江寒在,那就表示这是楚太师的意思。

  想到这些,她顿时面如死灰,闭上眼睛苦涩一笑,果真是逃不掉了吗。

  也罢,在做出决定的当日,就应该有现在的心里准备了。

  可她还是不甘心啊,凭什么她的命运连到处游荡的浮萍都不如,像个木偶傀儡似的不断被牵制。

  她只是想挣扎,想为自己谋一条路而已,为什么谁都想要她死。

  楚玹眼底泛着寒冰,负在身后的双手握紧成拳,声音越发冷:“姐姐可是知道,大哥中了七色花时,被生生折磨了七天才能解脱,而我即使配出解药,也没能赶上。”

  七色花,江湖里一种极其罕见的毒药,听闻是由西域传到中原,而刚配置出毒药后此人就死了,也就没有相应解毒配方。

  七色花,里面齐聚了几千种毒物液体提炼而成,她不眠不休花了七天七夜的时间才能研制解药,可还差一步,就差一步而已,依旧没能救回大哥的命。

  眼睁睁看着亲人死在面前,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她必定会一点一点讨回来。

  大哥虽是个武将,但为人谨慎,鲜少人知道他的弱点是什么。

  楚挽也许并不清楚,但她在楚家生活多年,观察也能察觉得出一二。

  可就是这一二分的猜想,足够在无形之中取走大哥性命。

  精心培养出的毒蛇,在临死之际反咬了主子一口。

  楚挽闻言更是抖得厉害,她蠕动着颤抖的苍白嘴唇想说些什么话却如哽在噎,最后还是低头不语,她捏紧怀里的枕头,指间发白无血色。

  她当然知道七色花的残忍,也知道楚玹话中意思。

  楚玹淡漠注视她,突然觉得来见这一面实属无趣,“桂圆。”

  “是。”桂圆心领神会,从袖口里拿出个小巧的紫玉瓶。

  楚挽抬头看到这个熟悉瓶子,瞳孔紧缩,眼珠子睁到最大在颤动,她浑身发软无力跌在地上再也不能沉默了,狼狈匍匐爬到楚玹脚边跪着使劲磕头,没一会儿地面有着血痕,流泪哭喊道:“我,我也是被逼的。他拿我的孩子做威胁,我也没有办法,真的,求你求你绕我一命,绕我一命。”

  “饶你?这些话,我大哥在下面等着你去说。”楚玹深渊似的眼底无比冷漠,手微微举起。

  桂圆立马知会,他上前点了楚挽的哑穴,卸掉她的下巴迫使将紧紧关闭的嘴巴给张开,随后将药全部倒进去。

  确定她完全喝光之后这才将人如垃圾似的甩到地上,还嫌弃地抖了抖袖子,就担心沾染上什么脏东西。

  对他们无极殿的人来说,主子就是他们的命,最厌恶的就是叛徒。

  “呕,呕。”得到自由,楚挽立马将手指深入喉咙想要催吐,可一滴都吐不出来,而且毒素发作很快,喝下几秒之后,她突然僵住身子,随后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里面好像有东西在啃咬,眼角流下两行血泪。

  随后她的耳朵,鼻子,嘴角也都流下了两行浅血,量不多,可看着渗人。

  楚挽痛到窒息,浑身被汗水打湿宛如刚从水里捞出来,撑起最后一口气断断续续道:“我,我有齐兴修的秘密,给,给我解药。”

  “秘密?你以为的秘密,不过是在我耳目掌握中罢了。”楚玹一听,好想听到了什么天大笑话般,然而笑意不达眼底分毫。

  “姐姐还真是没用呢,在楚家多年,居然学不到一点用脑子的办法,也怪不得会走到如今的下场。”

  似乎打击不够,楚玹又慢悠悠道:“不过别担心,就你还不配和大哥拥有同样的东西。这七色花可是我精心配制过的,保证你能有个极致的享受。”

  阿爹摆出这颗棋子,只是让齐兴修猜疑忌讳到自乱阵脚罢了。

  然而蠢货就总自以为自己是个会存有侥幸的人,殊不知只会加速了连反抗命运都没有的机会。

  “唔……”楚挽闻言,不知道是被打击得不轻还是毒性发作过于疼痛,她艰难抬头,透过贴满脸的头发看向楚玹,眼底尽是恨意和惧意。

  她张嘴想说什么,然而却吐出了一泡血喷洒在地面,身子同时倒地不起,不会马上死,还有一丝气吊着命,足足七天才会死。

  楚玹转着手中玉扳指,一甩衣袖,转身离开。

  桂圆和江寒也紧跟在身后。

  咯吱一声,冷宫厚重大门又被重新锁起来,一切归于冷寂譬如从没有人踏入过。

  然没一会儿,就有底底啜泣呻吟声传出来,那不真切的哭声流传悠远,更是增添了冷宫阴森恐怖,越发没人敢踏足进去,也无人发现楚贵妃是何状况。

  生在乱世,身在皇宫,大家为了生存早已精疲力竭,又有谁去在意一个注定会死的人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