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大佬上线A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天才在于反思32

大佬上线A炸了 林呱呱 2039 2019.10.20 20:48

  店内从四点之后生意火爆,就算有牛瓦他们三人在,苏萍也忙得团团转,可脸上笑意却丝毫不减,心底开心着呢。

  五点半下班,放学之后,赵家父子和叶紫随楚玹一起来帮忙了,他们直到九点半打烊才离去。

  处理好店内的事情,十点回到了家里,苏萍突然叫住了楚玹,说是有话要说,但她形态有些局促不安。

  看着面前小心翼翼提出同不同意她再婚的母亲,楚玹没说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问道:“前后时间加起来才堪堪一个月,你相信你们的感情,可以走进婚姻了。”

  “我···”苏萍一时语塞,她抬头看向女儿,从那双很熟悉很熟悉的狭长双眸中似乎看到了曾经父亲也是这样看着她,沉默中散发着很有压迫的气场,阿玹谁也不像,却最像父亲,不管是五官还是气势。

  明明话很少,可却不容忽视,甚至不敢直视,就好像被直接看透了内心,一些想法都显露无疑。

  “我相信他,也相信我自己!”苏萍抿了抿嘴角,挺直腰背,眼神罕见坚定的说出了这句话。

  和以前不同的是,她没有将信任全部都依赖他人,而是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的自信可以支撑她做这个决定,不管结果如何,都无怨无悔。

  楚玹大长腿交叠着,手上拿着一杯热茶,垂眸看着茶叶在水中漂浮,几秒后道:“你去将他叫来。”

  “现在吗?”苏萍疑惑,可对上楚玹不可置否的眼神,她立马火急火燎站起来,“我马上去叫。”

  言罢就转身急匆匆出门去叫赵光云了。

  刚刚的感觉就好像···她们母女两的身份对调了,她变成了带女婿上门回家给一家之主看的女儿!

  晃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苏萍敲了赵家门,出来开门的是赵钦平,看到是她,浅笑道:“苏姨,您还没有睡吗。”

  从爸爸的态度和心意可以知道,只要楚玹同学点头了,苏姨百分之九十九会是他的后妈。

  他对自己的亲妈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而且在他长大之后父亲也不避讳让他知道他们离婚的原因,所以本质上对亲妈也没有什么感情。

  如果爸爸能找到幸福,可以有相扶相持走过一生的人,他肯定赞同。

  因为他之前就在担心,等以后他考大学报志愿远离家里,就父亲一个人,肯定会很寂寞。

  如今有苏姨的话,可以放心了。

  苏萍温婉一笑:“还没有呢。钦平,你父亲睡了吗,阿玹找他有事情。”

  “还没有,还在处理文件。”赵钦平回头喊了一声苏姨找,赵光云就是在里面窸窸窣窣换衣服。

  赵钦平叫人进去坐一会儿,不过被拒绝了,他也跟着站在门口,笑眯眯问道:“苏姨,12号是个好日子,那时候也是星期六,我们可以去拍照片。”

  还没摆平人家女儿呢,爸爸就在翻着日历说什么12月12号是个好日子,他都听到好几回了,当然知道是想去做什么。

  男人间的谈话很敞开,爸爸之前就已经询问过他同不同意再婚的意见,他自然是赞同。

  苏萍一愣:“··拍照?”

  赵钦平笑得人畜无害:“我们两家一起拍张全家福,如果以后有弟弟妹妹的话再重新拍一张。”

  苏萍刹那间羞红了脸,她垂下脑袋,不好意思吭声。

  幸好这时,赵光云走出来了。

  “萍萍,我们走吧。”赵光云快速换好一套黑色西装,顺便将头发打了蜡,但垂立两侧的手紧紧握拳,还频频抹着额头冷汗,显然很紧张,。

  不说赵钦平,就说苏萍,也被他这个正式的样子给整蒙了。

  “嗯。”苏萍忍着笑意,将人带回去。

  虽然看着有点怪异,但这也是在意她的表现,所以心底很甜。

  赵钦平很好奇楚玹同学这个“大家长”要和爸爸谈什么,所以关上门,跟在了后面。

  ···

  等待他们期间,楚玹已经抱着本《本草纲目》在翻阅,旁边有支铅笔放着,遇到要做的笔记就会用。

  看到他们进来,她将铅笔当做书签放置在看到的页码上,合起书放在身侧。

  楚玹抬头看向苏萍,轻声道:“你不是说要去研究汤底吗,现在可以去了。”

  言外之意就是要回避。

  苏萍倒不是担心女儿会吃亏,反而是点头离开的时候担忧余光瞥向紧张冒汗的赵光云,希望能在女儿手里存活吧。

  一时间,客厅里只剩下赵家父子和楚玹面对面坐着,谁也没有讲话,气氛有些诡异。

  赵钦平自认为是个能坐得住的人,不过此刻也有些如坐针毡。

  这感觉不像是欢欢喜喜的谈论婚事,反而是严肃的讨论国家大事···

  赵光云坐姿端直,双手握拳放在膝盖上,被人尊敬的赵总,此刻难得紧张,而且面对的还是和儿子同龄的女孩,他暗自清了清嗓子,道:“小玹,我保证会对萍萍很好。”

  然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楚玹打断了,暖灯下的她却不见柔和,反而是流露着股凌厉,暗哑的声音泛着冷意:“赵叔,我这个人最不喜听承诺,我只看行动。”

  承诺就是最罪虚伪的谎言,它的完外表涂满了一层诱人糖果,吸引着无数人前仆后继。

  赵光云听懂了这话的意思:想和苏萍再婚,没有问题,可拿出你的行动来证明你能娶到她。

  “我知道你的意思。所以在之前,我已经和家里人说过了,也将我们彼此的情况摆在明面上,我的父母也同意了婚事并给予幸福,所以父母这方面你可以放心,我的家人绝对不会为难萍萍。”

  因为前段婚姻是父母做主给他找的联姻对象,可后来发生那样的事情,他又是15年不再婚,父母对他都是愧疚心疼居多,如今能找到相伴一生的人而不是孤独终老已经是谢天谢地,所以只要人品过关,他们完全不会阻拦。

  “我这个人洁身自好,从不会做出对家庭不好的事情,也绝不会出轨。如果你担心萍萍婚后不好,我可以在结婚前立下婚前协议,如果有一天我背叛了家庭,一定净身出户。”

  他的肺腑之言说得慷锵有力,眼神坚定不动摇,就差没有举起三根手指向天保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