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盗梦宗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大师兄不好了,二师兄让妖怪抓走了

盗梦宗师 国王陛下 3961 2012.02.09 13:56

    凯丽和王五的相识,更在阳成学院开学之前。

  两人在开学前的一个多月,于南方行省偶然相遇,而后一道北上进入自由都市,度过了漫长的一段旅途,在旅途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凯丽比任何人都清楚,眼前这个毫无资质的男孩儿并不简单,那段北上的旅途中,凯丽见过太多的惊讶,所以虽然不清楚为什么王五连醒梦阶段都无法完成,但少女却完全不会因此而轻视对方。

  事实上,看到亨利,李若曦等人迫不及待的表现,凯丽实在觉得这很蠢……虽然他们并不像自己一样,知道王五身上的许多秘密,但他可是院长特批入学啊,这样的特例,十年都不见得能有一次。

  而十年难得一见的特例,此时正坐在木桌后面,慢条斯理地用一块毛巾擦拭桌面,低头说道。

  “多谢你刚才帮我解围,不然西瓜太郎的口水都快形成潮汐了……”

  凯丽说道:“你别理那个笨蛋,就在这里好好的,谁也赶不走你。”

  王五放下毛巾,抬头露出一张熟人之间的笑脸:“那是,听西瓜太郎在那儿胡吹,我可是院长老头儿特批入学耶,现在学院里好多人谣传我是那老头儿的私生子,看哪个不要命的胆敢碰我!”

  “……说来奇怪,虽然院长特批的确很离奇,但是院长在学院声望那么高,是谁那么有胆造谣诋毁他?”

  王五伸手指了指自己,一脸骄傲。

  “我靠……”凯丽毫不淑女地爆了句粗。

  王五耸耸肩:“反正只要那老头儿不从高塔里跳出来辟谣,还有谁能否认这消息?我亲生爹妈早一万年就死不见了,我连他们长啥样都不知道,唯一知道我身世的师父也在两个月前翘了辫子,所以一切还不是我说了算?”

  “……”

  凯丽长长叹息一声,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于是便止住了话题,从学院配发的制式长袍内袋,取出一只木盒。

  “来陪我下一盘?”

  王五放下书,跃跃欲试:“好啊。”

  两人于是打开木盒,取出一张折叠过,略显破旧的棋盘,摊平铺开,然后两边各持五个棋子,相对摆开。棋盘上,两方的大本营各有三条通道相连,每条通道各安置了三座防御塔,游戏的目的便是操纵棋子攻破对方的防御,直搞黄龙。这种游戏不同一般棋类,是由筑梦师发明制造,其中包含了不可思议的梦境之力,棋盘和棋子如同拥有自己的生命一般,在棋手的控制下,可以做出各种高度细节化的表演,如梦似幻。

  五枚棋子分成三路激烈交锋,需要棋手全神贯注才能完美驾驭,然而两人都是此道高手,游刃有余。凯丽一边驾驭棋子在棋盘上灵活行动,一边开口说道。

  “说来,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咱们的老院长居然会因为你,从他的高塔里走出来,然后只为了特批你入学……你到底哪里吸引他了?”

  凯丽好奇地望着王五,试图从那张清秀的脸上发掘出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而王五则无所谓地耸耸肩:“谁知道?反正我只是受人之托来送个手镯的,结果那老头儿拿了手镯之后便大惊小怪起来,非要拉我入学……本来我觉得我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无需再学什么了,但架不住老头儿开出的条件太诱人,又是免学费又是自助餐又是大卧室的……一时没把握住自己结果就……”

  凯丽骂道:“你别得了便宜再卖乖啊!你知不知道阳成学院的入学名额有多难得啊?“

  王五点头:“知道啊,所以当时我就问那老头,这名额能不能拿去卖,结果他不同意啊!”

  “……”

  凯丽觉得自己如果再不转移话题,肯定要被活活气死。

  “你送的那只手镯,到底有什么名堂?”

  王五摸了摸头:“谁知道?那人把手镯交给我,嘱咐我送来自由都市的阳成学院,之后不久就莫名其妙化了光,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根本来不及细问呢。因为死前他强塞了好多钱给我,我也不好意思不帮人家送,所以北上来自由都市送货,然后路上还遇到了你……我猜那手镯是院长老头年轻时候在大明湖畔留下的定情信物?不管了,反正我现在有吃有住,每天还能跟你下棋,日子过得这么逍遥自在,何必在乎一只破手镯呢?”

  “……你这到底走的是什么狗屎运啊!?”

  王五的经历,凯丽并不是第一次听,每听一次就倍感羡慕嫉妒恨一次。

  这是何等遭天谴的际遇?因为一只莫名其妙的手镯,入读阳成学院,可谓一步登天,结果偏偏王五本人就半点筑梦师的天赋也没有……

  “唉,可怜我资质评定优等,每年还要交一百枚自由币的学费,我一个小荣誉贵族感到压力很大啊!”凯丽说着,毫不留情地指挥手中棋子从中路突破,制造了一波险情。

  王五一边应付着,一边问:“你这有奖学金的土豪还在乎这点零花钱?而且荣誉贵族不都很有钱吗?”

  “这可真是天大的误会,我很穷的,可没法和你这种特权阶级相比……对了,过两个月有全年级的阶段测试,你准备怎么办啊?如果表现太差,或许会强制退学呢。”

  “强制我退学?我觉得该不会有人这么打院长老头儿的脸吧?而且就算真退学也无所谓啊,我又没指望靠筑梦术吃饭,咱的专长在其他领域,你知道的。”

  听到这,少女忽然沉默起来。

  这并不是一个很令人开心的话题,先前几次谈及,都是不欢而散,但凯丽实在没法不谈。

  “我说,你真的打算去做贼吗?”

  王五立刻纠正:“不是贼,是金手指,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我管你那么多!不都是行窃么?以你的本事做什么不好,非要做贼?”

  少女显得怒气冲冲,让王五大感诧异:“我有什么本事?从小到大,我就只学过作金手指的本事,不作金手指还能做什么?你让我转型作筑梦师,我也得有那个资质啊!”

  凯丽紧紧咬着嘴唇,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说服对方,从相识起到现在,类似的争论发生过四五次,对方从来就没有动摇过他的观点。

  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个贼。

  作为一名孤儿,王五自小是被一个老独眼抚养长大的,老独眼是个身手惊人的大盗贼,他在一间地下迷宫训练了王五十二年,直到不久前才意外去世。期间,王五的人生观世界观已经被完全扭曲了。

  但是,凯丽也不得不承认,作为一名盗贼,王五的水准绝对是超一流的,和他一道北上的旅途中,凯丽已经见过太多惊喜,但这毕竟不是正路。

  “……可惜他丝毫没有筑梦师的才能,院长到底为什么特批他入学呢?”

  带着疑惑,凯丽继续指挥棋子,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情况已经非常不妙了!“说来,其实你去做职业棋手也可以的。”

  凯丽一边吃力地抵抗着来自王五越发凶猛的攻势,一边认真建议。

  如今他们所玩的夺塔棋,在自由都市已经风靡很久,因此培养出了巨大的爱好群体,棋艺高明的棋手完全可以以此为生,而凯丽很清楚,一个能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棋手,足以进军职业棋坛。何况王五的棋艺还不止于此,从两人相识到现在,对决不下十次,自己好像还从来没赢过。

  不过这一次,情况好像不太一样……

  “喏,你的上路塔没咯。”

  乱战之中,凯丽精妙地操纵棋子,竟然在乱局中撕扯出一个破绽,少女眼前一亮,立即抓住机会将棋盘上属于王五的一座守护塔彻底摧毁,棋盘上顿时发出一阵凄厉的红光,象征着局势的倾斜。少女将小脑袋左右摇晃着,得意洋洋地窃笑,为自己的一时上风兴奋不已。

  然而少女的幸福并没持续太久。

  “你的老家没咯~”

  就在少女依靠一时的优势,突破王五外塔时,王五却纠集大军将少女的军团全部歼灭,而后从下路连破三塔,将少女的老家连锅端起。

  “你……这怎么可能啊!?”

  凯丽简直悲愤莫名,这才意识到对方不过是用一座外塔做诱饵,将自己的军队钓鱼一般钓了进去,真亏自己还傻乎乎地以为这次可以一雪前耻了!

  轻松取得胜利的王五随意笑了笑,开始将棋子摆回原位:“再来。”

  “不来了!你太阴险!”凯丽愤愤不平,如果双方摆开阵势正面厮杀,就算不敌,也不至于输得这么难看。而且自己明明是个女孩子,他怎么就忍心连赢自己十几盘,连一点翻盘的机会都不给她!?

  “让我赢一局你会死啊!?”

  蓬莱男孩儿认真思索了一番,摇头:“不会。不过话说回来,我不让你赢,你就会死吗?”

  “……”

  “既然谁也不会死,那再来一盘。”

  “……”

  正当凯丽准备抄起棋盘用力砸王五的脸时,屋外跌跌撞撞跑进两名女孩儿,气喘吁吁,却争先恐后地喊着:“凯丽凯丽不好了不好了林枫林枫……”

  “慢点说,林枫怎么了?”

  听到林枫这名字,凯丽的眉头就是一皱。林枫是这一届新生里面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不但出身自由联盟最负声望的蓝血家族,本人更是天才横溢,拥有超一流的筑梦师资质,目前的修业进度在同年级中无人可比,就算同样出身名门的亨利也逊色一分。

  这样的天才,本该是众人羡慕仰望的对象,偏偏林枫却和亨利是一双死对头,连带着亨利这个班上的人也时常卷入矛盾之中,开学不到一个月,林枫所在的一班便和亨利的四班成了死敌,两个班的学员明争暗斗不休,隔三差五就要闹出乱子。而学院却乐见其成,认为激烈的竞争有助于学员的筑梦术修行,并不加以阻拦,任凭双方头破血流。

  亨利和林枫斗得如何乱七八糟,凯丽根本不敢兴趣,可是作为班上的二号人物,有时又不得不出面帮忙,凯丽本人真是腻透了。

  “林枫又怎么了?”

  那两个跑进来的女学员手舞足蹈地解释:“林枫林枫在在食堂食堂……”

  “一个人说!”

  “哦……林枫在食堂摆下擂台,说要是咱们班有人能用夺塔棋赢他一次,先前欠下的赌帐就一笔勾销,不然的话就要咱们背后贴上白痴的标签,贴足一个月。”

  “又来了……”凯丽抚头轻叹,这样的赌约接二连三,真是令人不胜其扰……等等!

  “什么先前欠下的赌帐!?”

  其中一个女生嗫嗫嚅嚅地说:“之前亨利和林枫打赌说,这一次评测之后,咱们的班级进度绝对不会是最后一名,若不然他就连续三天不准说人话,只能学狗叫。”

  “……我说呢,怎么今天他显得格外兴奋。你们去跟他说,三天狗叫而已,忍忍就过去了。”

  凯丽显然不想趟这浑水,不过两个女生立刻就哀求道:“凯丽姐不要这样啊,这事关咱们的班级荣誉啊,要是亨利又输掉的话,咱们以后在别的班面前就抬不起头了。”

  凯丽很想说,你们只要认认真真练好筑梦术,有什么好抬不起头的?亨利输赢管其他人什么事?只是听那几个女生哀求说凯丽姐时,顿时就有些心软。

  凯丽的年纪比其他学员都要大上一两岁,十四岁虽然才是豆蔻年华,可是在一群十一二三的小孩子中间,便显出几分成熟的气质,也莫名担上更多的几分责任。

  “好吧好吧,我去看看就是了……你们说,这次他们是用夺塔棋对决?”

  “是啊,林枫的棋艺好高,亨利应付得非常吃力。”

  凯丽轻咬着嘴唇:“那个白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