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盗梦宗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盗梦宗师

国王陛下

  • 玄幻

    类型
  • 2012.02.09上架
  • 190.58

    完本(字)

3.3万位书友共同开启《盗梦宗师》的玄幻之旅

护法Vampire Knight 堂主神·艾涅尔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真遗憾,你们又是最后一名……

盗梦宗师 国王陛下 4540 2012.02.08 17:19

    一栋幽静典雅的小楼内,温婉的女子声音轻轻响起。

  “放松心神,不要刻意约束你的思维,顺其自然,约束自己的呼吸……”

  与此同时,小楼内十余名年龄大概十二三岁的孩子,紧闭双眼,正襟危坐,伴随着身前一名二十三四岁的女子的话声,神色渐变,仿佛置身梦幻之中。

  对于外人而言,这样的场面看起来实在诡异,然而在阳成学院中的学生来看,这一幕却再常见不过。

  这就是筑梦师的修行。

  与那些挥汗如雨,热血澎湃的武士不同,筑梦师修炼梦境,并从梦境中提取力量。学员们从最初的静心开始,历经醒梦,空明,造物,拟人,王国,虚实……等境界的修行,最终随心所欲,无所不能。

  高明的筑梦师,一人便是一个王国。

  小楼中的孩子们当然没有那么高的修为,作为阳成学院新一届的新生,他们才刚刚开始筑梦术的修行。而经过三周多时间,大部分学员都已度过静心阶段,进入了醒梦的后期,在导师的帮助下,可以白日做梦,

  随时随地释放梦境。进度之快,足可让一般的筑梦师艳羡不已。

  阳成学院作为大陆第一的筑梦师学院,对学员的挑选非常严格,天赋资质不足,哪怕是再显赫的贵族世家的子弟也无缘得门而入。而与此同时,学院也为学生们提供了最好的师资力量,最佳的修业环境。而在小楼内出声引导学员的年轻女子,正是学院指定的导师,年纪虽轻,却是难得一见的修行天才,因此被学院破例委以重任。

  过得一会儿,女子见学生们已略显疲色,便拍了拍手:“今天的修行就先到这里,大家的表现都很不错,回去以后注意休息,不要疲劳修行,记住了没有?”

  底下的孩子们纷纷睁开眼睛,应声答是。

  “那么,还有什么问题吗?”

  只见台下一名满头金发的男孩儿,非常认真地举手问:“华芸老师,我们的进度现在排名多少?”

  华芸听了这个问题微微一愣,随即无奈地说道:“平均进度的话……第四。”

  金发的男孩儿顿时瞪大眼睛:“这一次还是!?”而其余的孩子也是一阵哗然。

  阳成学院的新生们,一共被分到了四名导师手下,组成四个班级进行修行。进度排名第四,也就是在四组人中排名最末……而这显然已非一次两次。

  新生在最初的分配时,每一组学员的天赋都相差无几,照理说进度上四组人相差不会太远,而以华芸的认真,以及学员们的积极响应,这一班怎么也不至于长期敬陪末座。

  于是在一阵吵闹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某个角落。

  某个,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所在的角落。

  看着那个在角落里微闭双眼,面无表情的蓬莱男孩儿,即便是华芸也感到一阵无奈。

  为什么学院会允许那样的孩子入学呢?明明……完全没有作为筑梦师的天赋啊。

  三周多时间,大多数学员都已经进入了醒梦的后半阶段,唯独那个坐在角落里的蓬莱男孩儿,始终维持在静心那一关,未有寸进。

  并非进度缓慢,而是根本无法进步,无论华芸如何去引导,始终无法令那孩子自主释放任何一个梦境,醒梦阶段的修行根本全是无用功,而这样的成绩,自然也极大拖后了班级的平均进度。

  华芸知道这并非学员不够努力,只是有时候,天赋不足这句话实在很致命。

  那个蓬莱男孩儿,显然不具备筑梦师的天赋,如果说静心阶段还是任何一名普通人都能经过训练而完成的话,那么醒梦就是区分筑梦师与普通人的一道门槛,蓬莱男孩儿的表现,是门外汉的典型。

  而事实上,他也不同于其他任何一名学员。进入阳成学院,完全没有经过正式的资格鉴定,而是被院长特批入学,其中究竟,却秘而不宣。

  现在看来,这个特批的机会,实在是一种极大的浪费。阳成学院啊,多少人梦寐以求,却不得其门而入?

  叹了口气,华芸不再去想这些毫无意义的问题。

  “班级的平均进度排名并不能说明什么,你们每一个人的成绩都是属于自己的,没必要在乎别人怎么样,认真修行,筑梦术自然会给你回报。”

  在简单的说教之后,华芸先一步离开了小楼,毕竟在担任导师之余,她也有自己的修行要做。

  而小楼之中,十多名新生已经吵成了一团,对于那个坐在角落里,导致班级屡屡蒙羞的元凶,孩子们的不满情绪早已存在,只是导师华芸反复强调,绝对不能以此生事,这才让他们没有爆发出怒气来。

  但是孩子们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很快,那个满头金发的男孩儿从座位上站起身,走到角落里那孩子的桌前,用力拍了拍桌面,引起了后者的注意。

  桌后,黑发黑眼的蓬莱男孩儿微微一笑:“哟,亨利,早上好~”

  “早,早你妹啊!已经是下午了吧!王五你不要装傻!刚才华老师的话你听到了吧?”

  王五点了点头,叹气道:“真遗憾啊,你们又是最后一名。”

  “……不是我们!是你!要没有你,我们至少也能排在第二名,你知不知道你一个人拖后了多少班级进度啊!?”

  王五点点头:“嗯,我知道,不过我觉得你们作为精英学员,不该为自己的失败找那么多客观理由,先贤说,一个人最大的敌人就是他自己……”

  “够了我不要听你的先贤胡说八道!”

  面对亨利的咆哮,王五露出无奈的表情:“你不要这么暴躁,世界那么大,做人应当心胸开阔,要不我给你讲个哲理小故事吧,小清新的那种。”

  “你!”

  亨利只感到血液开始从全身的每一个角落猛地往头上涌,一瞬间竟然有些眼前发黑……于是深呼吸了一次,依照筑梦术的静心法,使自己平复情绪,然后说道。

  “从开学到现在,三周多时间,这也是我第三次请求你……退学吧!”

  在金发少年看来,这已经是拯救班级的唯一办法。

  有王五在,班级的排名永远不能上升,万年最末,不但对班级的声誉是毁灭性的打击,更会波及到班级内的每一名学员。

  其中当然包括他这个班内的第一天才。

  显赫的身世,高贵的血统,超人一等的天赋,亨利拥有如此众多的傲人资本,同时却也承担着比任何人更重的压力,班级名次对其他人或许只是虚名,但对他这个班级第一,却有更多地意义。

  “请你退学吧。”

  金发男孩儿用尽最大的克制,令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而认真。而与此同时,吵闹的小楼也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关注着亨利与那蓬莱男孩儿的交涉。

  面对亨利的请求,王五微蹙眉头,仿佛在认真思考,而在几分钟后,他缓缓开口:“其实我有个更好的主意诶……”

  “说。”

  “你想办法把我转去别的班拖他们的后腿,咱们里应外合……”

  话没说完,就听亨利咆哮道:“你以为我没试过啊!除了华芸老师这个好人之外,你以为还有哪个班的导师愿意收留你这种废柴啊!……王五,你这样继续下去到底有什么意义?”

  “嗯?”

  “这么长时间过去,你也该明白,你的天赋根本不适合作筑梦师!哪怕进度慢一点也不要紧,可你根本是没有进度!这样你继续呆在阳成学院又有什么意义?阳成学院再怎么优秀,也没办法让天赋不足的人学到

  东西,你就算再耗上十年又有何用?如果你是觉得半途退出很丢脸的话,那么,每一次都拖累班级敬佩末座,难道就很好看?等我们所有人都突破到空明境界,甚至更进一步成为正式筑梦师的时候,你还是停留在静

  心阶段,这样就好看?”

  亨利这番话说得异常认真诚恳,然而作为听众,王五的反应却令他感到一番苦心尽付流水。

  “不好意思你刚才说得太煽情,我走神了,要不咱们从头开始?”

  “你!”

  道理讲不明白,亨利实在很想用拳头将那张只知道微笑的清秀脸孔打得七窍流血,然而他也知道,这个蓬莱血统的男孩儿别的本事没有,打架的功夫却是一等一的犀利,别说亨利这样十二三岁的孩子,就算是个

  健壮的成年人,也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因此,亨利不得不继续按捺怒气,质问:“筑梦术一无所成,难道你在阳成学院就是为了混吃等死?”

  只见王五眼前一亮:“你果然懂我!”

  “……”

  “在阳成学院,我吃得好,住得好,因为院长特批,还不用交学费,这么好的条件真是做梦也难求啊。”

  “……”

  “其实你说筑梦术什么的,我根本就不在意的,反正我本来也没打算做什么筑梦师,筑梦术能不能学有什么要紧?有吃有住才是真的。”

  亨利觉得自己快要崩溃掉了,这就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与王五相比,自己这只小鸟可真是浅薄啊!

  “……你就是为了阳成学院提供的自助餐和大卧室,才不愿退学的?”

  王五歪头想了想:“也可以这么说吧。”

  亨利微微一笑:“那好,你想要的吃和住,我提供给你就是了。自由都市商业区的黎明酒店是我家族的产业,我给你一个单人间,外加免费的一日三餐,一直到你住腻了为止,然后你立刻给我退学,好不好?”

  这话一出,四周又是一阵哗然,自由都市的黎明酒店是出了名的奢华,哪怕只是最简陋的单人间,每天的收费也要达到二十枚自由币——而一枚自由币足可购买几百斤的粮食,其中的餐饮价格更是贵得离谱。

  这样的手笔,也只有亨利这样的大家族子弟才用得出来。为了不让王五拖累本班成绩,他真是用出了血本。

  而王五也被这条件打动了,脸上笑意越发盎然,兴奋地问道:“你是说,你给我吃,给我住!?”

  亨利点头:“没错,只要你退学。”

  “你可真是个好人!”王五认真说道,下一刻,话锋一转。

  “可是你这样好像是在包二奶啊……”

  “包……”亨利微微一愕,随即勃然大怒,“包你妹啊!**才包养你!”

  哪怕再良好的涵养,也禁受不住这样的撩拨,亨利的怒火完全冲破了理智的封锁,驱使他猛地一拳挥出,直瞄着那张可恶的脸。

  结果不出所料地挥空了,王五的躲闪如同鬼魅,上一刻人还坐在椅子上,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几米开外,一脸的云淡风轻,好不潇洒。而亨利还待追加打击,早有两名跟班上前几步将他架住,拖出了教室,免得生

  出麻烦来。

  其余学生一边摇头叹息着,一边纷纷结伴离开,对刚才发生的一幕颇感无奈。

  但是有一人却留了下来,站在王五桌前,在桌上留下一道微不足道的浅浅影子。

  “王五,你不要太嚣张了。”

  王五抬起头,看到一位身材娇小的蓬莱女孩儿,一张写满愤恨的小脸被裹在整齐的黑色短发中,看起来就像扣上了一只西瓜皮。

  王五认得这个女孩儿,李若曦,班上修行相当刻苦的优等生。

  也是亨利的忠实拥趸。

  而这个娇小的女孩儿,最大的特征就是那顶西瓜皮帽一样的齐耳短发。

  王五笑着打招呼:“哟,西瓜太郎。”

  “你说谁是西瓜太郎!?”李若曦顿时暴怒,“我说你不要太不识抬举!刚才亨利对你好言相劝,你凭什么不听?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你俩的差距判若云泥,就凭你也敢在他面前失礼!?你……”

  “哦。”

  王五觉得这台词实在没什么新意,也缺乏力度,便低头看起了书,然而一只白嫩的手掌拍的一下按在书页上,不但按皱了书页,也挡住了他的视线。

  “你别给我装傻!”

  李若曦吼道:“知不知道因为你,亨利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你一个人拖后了整个班的进度,让他在其他班的尖子生面前连头也抬不起来!就因为你这个卑微的平民啊!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肯自己乖乖退学,我有

  一万个办法让你在学院里呆不下去,你听到没……”

  话刚说到一半,忽然李若曦感到头顶被人敲了一下,暴怒回头,却看到一张令自己发作不得的脸。

  “凯,凯丽!?你又要包庇他!?”

  对方却不说话,只是笑,而面对那张笑脸,李若曦实在无话可说,只好狠狠地回头瞪了王五一眼,快步离去。

  教室里再次安静下来,王五重新端起课上没看完的小说继续翻看。然后一道香风扑面而来,只见一位相貌甜美的棕发少女随手拉过一张木椅放在桌前,与他相对而坐,轻轻一笑。

  王五抬起头:“哟,班上的二号天才凯丽大小姐,早上好啊!”

  “讨厌!”少女笑骂着,挥拳头打了他一下:“别用这么恶心的名字叫我啊!”

  王五也不躲闪,硬挨一拳,当然是痛也不会痛一下。

  两人相处之时,神态从容自然姿态,虽然不像情侣,看来却是相当要好,亲昵的朋友。

  虽然一个是班上垫底的废柴,另一个则是仅次于亨利的二号天才,两者的差距同样是天壤之别,然而这样随意自然的相处模式,对他们来说却再正常不过。

  开学一个月,凯丽是王五唯一的朋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