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千妖渡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夫妻一场

千妖渡月 剑舞佳人 3284 2019.03.20 10:50

  抱月山空气中的腥臭味突然急速散去!

  梦中翻了一个身的吴王,绢帕掉在了枕头上,他连忙耷拉着眼想去拾起来重新盖在口鼻上。

  手还没抬起,却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吴王悲哀的以为会被那臭气熏死,却不想吸入了满满一口清新的夜风!

  “咳咳!”吴王又咳嗽起来。

  守在床榻的近卫连忙起身。

  “无妨,这臭味何时散去的?”吴王盯着棉布窗幔上的影子,神清气爽的问道。

  “啊?不.....奴才也没注意。”近卫匆忙答道,依言小心嗅了嗅,发现果真没了臭味,马上大口呼吸两下,好把肺里集聚的臭气全排出去。

  “那吴顶登霄的臭小子,好像还真有两下子。”许久,吴王阴沉的说道。

  床下的近卫默不作声,小心等候。

  不多时,吴王畅快的呼噜声渐渐响起.

  ......

  “妈妈......”花喃喃靠着主卧的大床上,累的睡晕过去,怀里的小猪仔变成了小女孩儿模样,从妈妈耷拉的双手里滚落在床上。

  此刻,她不满的抬着小手,扒拉着妈妈胸口的衣襟,想重新爬回去。

  “啊?唧唧!”花喃喃从睡梦中惊醒,连忙一把抱起可爱的女儿,看看她头顶扎着的羊角鞭,又看看她粉白的小脸和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她差点喜极而泣。

  “妈妈,差点以为,你被这煞气伤到,再也变不成人了呢!”花喃喃揉着女儿的脑袋,开心道。

  “妈妈!妈妈!”小女儿哼着浓浓的奶音,不满的撒娇着,爸爸妈妈老是这样揉她的小脑袋,好烦人呢。

  “要爹爹......”想起爹爹来,小女孩儿更喜欢举高高的游戏。

  花喃喃这才注意到,这骤然消逝的妖煞臭气。

  她放下女儿,连忙冲出屋子,站在空旷的院子里,漫天星光兜头洒下,阵阵山风醍醐灌顶。

  花喃喃的心底却生出一丝异样,妖煞的退却,反倒预示着什么。

  花喃喃说不好那是好是坏,但丈夫说是要去巡视蛇王阵,这都走了大半夜了,妖煞气忽然退了,这是蛇王阵有变?还是没变?

  不好说。

  花喃喃重新走回房间,小女儿坐在床上揉捏着她新缝制的小布娃娃,正大力拽扯那两个扣子做的眼睛。

  她还看不懂母亲眼睛里的愁绪焦虑,半天扯不下娃娃的眼睛,她撇着嘴,扬手将它扔出去!

  不愧是妖怪孩子,那力道直比成人。

  娃娃直直的向着门口窗台上的琉璃花瓶飞去!

  “啪!”连瓶带花,破碎一地!

  “我打个没轻重的!”花喃喃被满地狼藉惊回了魂,跳起来扯起女儿的小胳膊,照着屁股就是一顿胖揍。

  “哇哇哇!”的哭声震彻房顶。

  花喃喃打完后,没有片刻停顿,直接扯来床头的一根腰带,在女儿的腰部一绑,将小女娃拴在铁打的床头栏杆上。

  整整褶皱的衣裙,她转身出门,临走前,小心捡起地上的碎花,将一只尚且完好的“七海连心”别在发间。

  虽然被这小丫头打碎了,但也不能浪费!

  锁好门,留下一道自己的妖气做记号,花喃喃准备出门去寻丈夫。

  那蛇王阵,自己也跟着去过好多次,并不难找。

  站在院子里,花喃喃感到分外安静,似乎好久没有听到地鼠精的动静了。

  她向着哼哼曾经在院子里玩耍的小窝望去,空荡荡的窝里只有两只大地鼠垂头丧气的面对面坐着。

  “孩子们呢?”花喃喃皱眉问道。

  “被煞死了!”地鼠妻子有气无力的回到。

  花喃喃一时语塞,心底升起一阵悲凉,这就是低级妖怪的活法,这地鼠一家有他们庇佑已经算好的。

  可是即便如此,一场妖煞就能要了一窝孩子的命。

  “定是那蛇王!我闻得出来!往年就是这个臭味,那是蛇王在蜕皮!今年这么重,定然是他逃出来了!”地鼠丈夫忽然失声哭喊道,神情悲愤。

  花喃喃无言以对,皱眉转身,她讨厌这样的不吉利话!蛇王向来阴狠无情,此刻出来谁能知道是好是坏!

  最好的结果,就是没有异动!

  花喃喃疾步跨出门,着急去看丈夫。

  走了两步,身后传来地鼠丈夫痛彻心扉的哀嚎。

  那是产后虚弱的地鼠娘子,也被妖煞带走了

  ......

  深一脚,浅一脚。

  越靠近那古阵,花喃喃的心里越是七上八下。

  为什么周围没有一丝鸟兽虫鸣?

  为什么走到有的地方,似乎有滑腻腻的粘液让她脚下一滑?

  为什么......

  那孤碑后传来一阵阵新鲜的血腥气!

  花喃喃呆呆的站在阵外,痴痴的盯着那古朴无华的孤碑。

  双脚仿佛钉在地上,浑身僵硬,一动不能动。

  “喃喃.....”

  她听到一声微弱的呼唤,温柔的飘进耳朵。

  她清楚的知道,鼻尖的血腥气是丈夫的味道。

  他们同床共枕五十年,共同孕育了几十个孩子,他身上的每一丝味道,她都熟悉。

  “傻站着干什么,快过来吧......”朱暴烈透过石碑后的缝隙,温柔的注视着远处呆立的妻子。

  平静赴死的心像是被人一把扭住,疼痛难忍,让他的眼前一片模糊。

  “老公......”花喃喃还是傻傻的站在原地,僵硬的发出一声回应后,双腿一软,伏倒在阵边。

  “我还有话呢......”朱暴烈叹息道。

  花喃喃像个机械的木偶,手脚并用,爬到石碑后。

  迎接她的是一柄乌黑粗壮的长枪,从她丈夫的胸口穿过,埋入石碑后的暗土中!

  满目血腥刺伤了花喃喃的双目,她秀美的眼睛里,顷刻间溢满泪水,滂沱而下。

  “别哭,别哭!”朱暴烈颤声安抚道,他抬起颤抖的臂膀,用尽力气,伸手摸上妻子的鬓发。

  指尖颤抖摸索,一朵淡紫赤心的小花从发后转过脸来,在寒冬冷风中,对着他浓烈绽放。

  “喃喃,你可真美!”朱暴烈无神的双眼中,亮起幸福的辉光,骄傲回忆:“就像第一次见你一样,你说你一个小猪妖,怎么生的比狐狸精都美。”

  “呜呜呜......”花喃喃将脸埋在丈夫的大掌里,颤抖着不能言语。

  “当初为了得到你,我给了那知更鸟一刀,害他在化人的关键时刻失败,从此沦为一只鸟怪,你,恨我吗?”朱暴烈终于将五十年前的罪恶说出。

  “呜呜呜......”花喃喃还是哭泣,埋在大掌里的小脸不断摩挲着那仅剩的温热。

  “我生怕你受委屈,只想一个劲对你好,后来你胖了,我反倒安心了,这才......像个猪样嘛。”朱暴烈温柔的回忆。

  “十六是个好孩子,他的先生也是个好人,让他后日带着十六出山吧。”朱暴烈艰难的喘息一顿,复又开口。

  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他得安排好母子三人的出路。

  “然后,你就抱着女儿去灰狼河西边的洞穴里,胡郎的女儿胡苏儿在那里,她会保护你们。”朱暴烈平静的安排道。

  顿了顿,他又开口:“下个七日,你和女儿便出山,寻到十六,拜托他那师傅,好好招待你们几日。”

  花喃喃缓缓抬头,呆呆的看着奄奄一息的丈夫,耳边一阵空明,仿佛他说的一切,都是别人家的事,等他唠叨完还会跟她回家吃饭看娃。

  “喃喃啊,你可不能倒下,你要坚强,出去打听胡郎的下落,我对他有恩,他不会亏待你们仨的。”朱暴烈担忧的看着呆滞的妻子。

  说完,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鼻尖忽然一酸,他连忙咬紧牙关,咽下了苦涩。

  “我杀了雪娘呢,老公,我哪里也不去,我们四个在一起,我把内丹给你,你只要活着就行。”花喃喃突然回神,狠狠擦了一把眼泪,嫣然一笑,向丈夫靠近。

  “别!”朱暴烈连忙制止:“蛇王已经出阵了,抱月山要变天了,那雪娘是白虎神兽,天生人形,不过短短二十年已修出天然气魄为遁,连魔兽都不能近身,那不是......普通妖怪。”

  朱暴烈顿了顿,咽了口倒流的血泪,继续嘱咐道:“那种力量,是斗神之气,我只在赵氏王族的身上见识过。”

  “所以,她不会死,胡苏儿很是精明,不会误解你的。她们俩是抱月山难得的善心妖怪,修为颇高,你去投靠,定然没错的。”

  “老公,我们回家吧。”花喃喃仿佛充耳未闻,她张开朱唇,吐出一颗黄豆大的橘色内丹,伸手托住,向着丈夫嘴边喂去。

  “哈哈,我的小傻妞啊!”朱暴烈突然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双眼溢满星光,柔声安慰道:“你那点道行,救不了我。你留着,好好照顾咱们的孩子,不然,就是对不起我!”

  说完,他伸出大掌,将妻子的内丹逼回体内。继而转手摘下她鬓间的花朵,紧紧握在手中。

  最后,他柔声说道:“喃喃,人间的男子,惯喜欢些肉麻话,我今个,说句给你听,你可要记住了。往后百年,即便你忘了我,以后寻了好男人嫁了,也要记得这句话,知道吗?”

  “嗯?”花喃喃努力睁大双眼,呆愣愣的看着丈夫。

  “我爱你......”朱暴烈全身仅剩的血液都冲到粗糙的方脸上,为他苍白的面颊镀上一层难为情的羞赧。

  之后,他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花喃喃没有哭,她一遍遍在脑海中重复这那句人间的肉麻话,那三个字像一道魔咒,牢牢印刻在脑海。

  她机械的抬起手臂,缓缓抽出那柄长枪,平静地看着上面凝固发黑的血迹。

  而后,她将丈夫的尸身架在肩膀上,惊讶地发现他变的好轻,好轻。

  那是浑身血液流尽的轻盈感。

  花喃喃的心猛然抽紧,麻木的悲伤一瞬复苏,无数泪珠争先恐后的坠下。

  她变回原身,化做一头雪白野猪,嘴边两把镰刀般的獠牙,背上倒刺根根锋利。

  她小心收起倒刺,将丈夫背在背上,飞速向家奔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