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千妖渡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消失的一无六

千妖渡月 剑舞佳人 1863 2019.07.03 10:47

  一阵冷风夹裹着淡雾吹醒苏儿的回忆。

  认识陈御前的那一夜,就像此刻安照城的冬夜般清冷。

  那日清晨,苏儿撩开床幔,便看到破窗外的合欢树一夜银白,厚厚白雪将枝头压得沉甸甸,合欢树宛如娇羞的女子弯腰敛首。

  苏儿推醒身边的少年,指着窗外的落雪,激动道:“我们这三年没下雪了。”

  少年的眉间眼角全是笑意,他拾起掉落床脚的长衫,拢紧身旁的少女,一同探向窗外,看雪树银花。

  苏儿想起昨夜,感觉那一点都不像具孱弱的病体。

  “你好像练过武般,为何还这样虚弱?”苏儿拢着肩头的衣衫,嗅着他衫上的清冽味道,好奇发问。

  “我爹是个武将,可惜早年死在了战场上,小时,我常与他练枪。”陈御前缩回身子,拾起厚厚的棉被,将自己和苏儿一同拢入被中,随着他张嘴说话,棱角分明的薄唇间哈出一圈白白的雾气。

  “那你的咳疾呢?怎么得的?”苏儿继续好奇道。

  “也是小时候,有夜大雪,我夜里梦游,睡在雪中,便落了病根。”陈御前简短到。

  “你还有这习惯?!”苏儿惊讶。

  “我夜夜梦游,不定做出什么事来。我醒了也不记得。”陈御前沉了脸,严肃道。

  苏儿怔怔的看着他。

  “昨晚上我似乎犯了寒疾,一觉睡醒,便是天亮,姑娘,你为何在我榻上?”陈御前一本正经道。

  “你,你真的忘了?”苏儿小脸一白,讪讪道。

  “怎么?你记得?”陈御前认真的上下打量她。

  “我......”苏儿脑中一片冰凉,心里泛起丝丝酸楚,转眼滔天骇浪!她似乎清楚了什么,小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

  “你可愿说与我听听?”陈御前陈恳道。

  “我......”苏儿闭了眼,又睁开,他还是那么认真的看着她,一眨不眨。

  心底的绝望如珠丝般盘绕开来。

  苏儿搂紧了被子,忽然觉得羞涩难忍。

  “我也......不记得了。”苏儿咽了咽干涸的喉咙,尽量平声静气道。

  “真是可惜......”陈御前遗憾的看着他,目光里甚至带了谴责的意味。

  仿佛苏儿是个贼,偷了东西还不肯老实交代。

  在这正人君子般的审视目光下,让苏儿想起自己历第一道雷劫时的恐怖模样。

  这一刻,真的宛如遭了雷劈!

  浑身空荡荡的!

  “我走了。”苏儿忽然起身,棉被抖落,陈御前微微眯眼,却并未看到让那让自己一夜疯狂的妖孽轮廓。

  苏儿站起时,一身红裙自动浮现,将她裹的紧紧实实。

  接着,窗子一闪,红衣少女飞快的逃入漫天白雪中。

  陈御前轻叹一声,仰身躺在空荡荡的床上。

  本来是想逗逗她的,没成想她当真了,当真了也好,反正跟着自己这个病秧子,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狐狸精,不就该夜里来,晨里去吗?

  陈御前枕着臂膀,犹豫自问。

  一夜温暖,已是贪欢,陈御前不敢奢求更多。

  ......

  一口气奔出同归客栈的苏儿,直接来到了抱月山最隐蔽的一处水瀑山泉旁。

  冬日的山泉早已冰冻,那夏日里潺潺不息的流水瀑布,也早已结冰,宛如雕塑,挂在半壁山脊上。

  苏儿站在一颗大树下,白着脸,咬着唇,愣愣发怔,许久,她似乎找回了魂儿,忽然伸出一脚,狠狠踢向大树。

  “哗啦啦”!

  一树白雪沉甸甸的落下,树下苏儿瞬间被厚雪覆盖,只露出一双清洌洌的眸子。

  她怔怔的看着树干上深深的脚印,忽然流下泪来。

  连发上的白雪都顾不得抖去。

  而那些白雪在触碰到苏儿的身体后,很快化去,变成一缕缕清亮的水渍,湿哒哒的顺着她的黑发红裙流下。

  那是一层雷光的狐狸精苏儿因为情绪波动,妖气不稳,瞬间融化了白雪。

  苏儿站在树下,闷声不响的哭了许久。

  直到感觉胸腔里的酸楚愤怒全都化为泪水一泻而出,苏儿才长长舒出一口气,吸入一口清甜的雪香。

  爹爹说的没错,男人都是狡诈的,狐狸精在他们眼里,就是个妖物,就是个吸人精魄的妖孽。

  苏儿愤愤的想着。

  她当然不信陈御前那套“梦游”的说辞,但她实在对他大言不惭,满脸道德仁义的伪君子模样失望至极!

  不就是不想负责任吗,至于这么不要脸吗?

  当然了,当面揭穿他,就是在羞辱自己,苏儿除了逃,貌似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杀了他?也许只需苏儿吹口气。

  可是这口气吹了,苏儿恐怕此生都不能释怀。

  苏儿是个坦荡骄傲的妖精,她没有那些凡人心里的沟沟壑壑,她不会骗自己,她清楚的知道,从梁上偷窥他秉烛夜读的那一刻,她就已动情。

  那一刻,苏儿情愿将自己的一切都拿去换他的回眸一眼,只求他也喜欢自己!

  昨夜,陈御前宛如暗夜战将,赐给苏儿堪比雷劫的极致痛苦和欢愉。

  自己兵败如山倒,可他那?难道就没有丢盔弃甲,哪怕一瞬?

  苏儿想起莺娘的一句话:若你觉得世间男子绝情,那定是你媚术还不到家。若是你迷住了他,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他也不会说句二话。

  这么一想,苏儿的心,哇的凉透了。

  这一夜,不仅仅是丢人那么简单,简直是对她狐狸精生涯的一种侮辱。

  出师未捷,脸先丢。苏儿一瞬被抽光了力气,依着那颗被自己踢的斜歪歪的大树,缓缓坐了下去。

  一瞬间天地失色,全是苍白无力……

  “咿呀......”一声细弱的小兽呻吟,突兀的传入耳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