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千妖渡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千妖渡月

剑舞佳人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8.12.19上架
  • 57.12

    连载(字)

436位书友共同开启《千妖渡月》的玄幻言情之旅

执事鱼腥味的草 学徒一个舞剑的小佳人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放舟住店

千妖渡月 剑舞佳人 2413 2018.12.19 17:46

  “这便是抱月山唯一的客栈了啊!”

  日落时分,书生张放舟终于赶上了抱月山七日一开的“人行道”,来到了抱月山唯一的客栈“同归”投宿。

  橘色夕阳掩映下,这间两层高的深山客栈全由百年古木搭建而成,背靠幽谧丛林,前开茵茵草地。

  一段修剪整齐的篱笆圈出半亩小院,木瓦藤墙,炊烟袅袅,别有一番世外桃源的神秘魅力。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张放舟站在客栈院外,深深吸了一口深秋的凉气,口鼻间都是草木清香,一扫连日赶路的疲惫,惬意的念起诗句。

  ......

  正要抬脚进院,忽闻身后传来“沙沙簌簌”的异响!

  张放舟好奇回头,恰赶上红日完全沉入山后。

  自己方才穿行一路的藤蔓小道忽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委顿,发出“沙沙簌簌”的响声!

  虽不及北风呼啸般高亢,却仿佛亿万蚂蚁同时出洞,钻心入肺!清晰入耳,诡异无比!

  半空交缠的藤枝纷纷断开,不消片刻,那原本遮天蔽日的藤蔓墙便退的干干净净,仿佛从不存在。

  接下来,藤蔓墙下的小道两侧,忽然生起绿苔,浩浩荡荡宛如涨潮,黄土顷刻变绿毯。

  一阵北风吹来,绿毯转瞬成枯,寒风夹裹着枯叶覆盖其上,黄土小道顷刻和周围萧索冬景融为一体,不留踪迹!

  “七日人行道”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啊!”张放舟发出一声怪叫,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顺着他惊恐的目光,一行十人突兀的出现在凭空消失了的人行道原址上。

  他们均是乡民打扮,老幼不齐,皆是男性,神色恍惚,形如鬼魅,正直勾勾的盯着张放舟。

  “啊啊啊啊啊!”张放舟倒退着跌入院内,手脚并用爬起来,朝那紧闭的店门奔去!

  ......

  “啊!救命啊!”

  同归客栈的店主猴伯正扒拉着算盘。忽然被一阵刺耳的尖叫惊的手指一抖。

  猴伯连忙弯腰挤眼,小心地把多拨的一个珠子拨回来。

  “救命啊!店家!”

  又一声刺耳的尖叫钻入门缝,猴伯手指又是一抖!

  “快!快开门!”

  又是一叠叫门声凄厉的响起!

  “你们是谁!离我远点!离我远点!”

  那叫喊愈发高昂,猴伯只得绕出柜台去开门,

  “瞧你们一个个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人!再过来!我放仙器了!”

  猴伯的手搭上大门的锁扣时,那门外之人还在大喊大叫。

  “吱呀!”猴伯愤怒的开了门。

  “啊!!!”

  一个披头散发的年青人猛的跌进店内,坐在地上!

  猴伯抬起浑浊老眼,向外瞟去,十个普通乡民打扮的男人正惊恐畏缩的看着他。

  “进来吧。”猴伯耷拉着眼,对那十人说道。

  而那披头散发的男子已被店内落座的一桌镖师们扶了起来,此刻正惊慌不定的看着那徐徐入内的十人。

  这十人正是他口中大喊的“贼眉鼠眼,不是人”的人!

  此刻十人都乖乖的沿着墙根垂头站好,其中几个神情呆滞的盯着这大喊大叫的男子,满脸麻木,不见喜怒。

  “客官,这些都是护道人,你大喊大叫反倒吓着了他们。”猴伯没好气的瞟了眼披头散发的男子,看他一身青布长衫,辨出他是个书生!

  一个胆大不要命的书呆子!猴伯在心里评价道。

  要知道,人行道一旦关闭,满山妖怪顷刻涌入,卡在半道上的行人焉有活命的道理!

  “那那那!那道儿不见了!藤蔓!藤蔓不见了!”瘫在地上的书生还在惊恐大叫。

  “日升而结藤,日落而藤败。藤内行走,可保妖邪不侵,凡人安全,这便是‘七日人行道’!你这莽撞书生,怎地什么都不懂就敢闯山!算你命大,若是在迟上片刻,你那一肚子书都得喂了妖怪!”

  猴伯对这莽撞书生难有好感,他那拨了一个时辰的算盘子,此刻全都乱了!

  “我我我!他他他!他们......”书生抖手指着那十人,

  惨白的脸上冷汗直流,嘴角颤抖却说不出一句完整话。

  “那是我的护道人!断不会伤害你!”猴伯无奈解释。

  “护......护道人?”张放舟不可思议的看看那神色呆滞,宛如鬼魅的十人。

  他听闻过一个有关这“七日人行道”的奇怪的歌谣:“十人穿山,八人过,换回两个,妖怪客。”

  难道,这护道人,就是保护行人不被妖怪替换的?那岂不是大英雄!自己竟被吓得这般失态,成何体统!

  “客官,可要住店?”猴伯不耐烦的问道。

  “刚才情急冒犯了诸位,小生在这儿给大家陪个不是!”还不等猴伯话音落地,那书生却整整衣衫,满面愧疚的起身,对着那靠墙站好的十人恭恭敬敬的抱拳行礼。

  这一弯腰,店内顿时一阵静默

  而后,又是一阵骚动!

  张放舟不解的抬头瞟了一眼,见那十人更脸上惊疑惶恐一扫而过,复又恢复麻痹呆滞的神色。

  张放舟心底一阵犹疑不解,不过,他很快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刚才的冒失吓坏了众人,道歉还要再陈恳些!

  于是,在猴伯和一众看客的注视下,这位披头散发的书生再次向前一步,拱手抱拳,弯腰行礼道:“方才,小生言语失当,多有冒犯,听闻店家介绍,各位竟是护道英雄,想来我能平安抵达此处,多亏了各位在身后庇佑!只怪我见识短浅,枉将恩人错认为鬼怪,实在羞愧难当,望众位英雄海涵,受小生一拜。”

  看着那快弯成直角的瘦弱身体,店内再次一瞬安静!

  猴伯最先缓过神来:原来,这个书生是这么理解“护道人”的,好不天真!

  许久,直到额上又泛起细密的汗珠,弯折的腰部传来针扎般的刺痛,书生才隐约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

  “咳咳!你,可是要住店?”终于,猴伯率先打破尴尬,化解了书生的艰难处境。

  “是,是.....”书生连忙抬起头来,慢慢扶着腰眼起身,末了,他又一脸愧疚不解的看向那贴墙站好的十人。

  这次,他终有看清了那些面无表情的脸上,隐隐透出一丝奇怪的惶恐和心虚。

  没有一丝“护道英雄”该有的泰然自若,反倒像心怀鬼胎,极力掩饰的反派角色。

  书生还想开口再说什么,无奈店家的问话再次把他拉回住店手续上。

  “什么名字?”

  “张放舟。”

  “来自何方?”

  “临川起云山下,碧水莲村。”

  “准考仙印。”

  “喏。”书生忐忑不安的将右手摊开,一块皱巴巴的青蓝色方巾滚落在柜面上。

  猴伯拿起来,小心摊开,小小的方巾上,洇着一团暗色汗渍,想来那书生刚才一直紧握着它,准备当做一块“仙器”御敌来。

  中洲大陆自从三国分立后,各国科举制度也随国土去半而缩减,书生赶考不必再经历院试、乡试、郡试、会试、殿试“五重门”,现如今只要乡试、郡试、殿试便可。

  乡试、郡试年年都有,殿试每两年一次,如乡试第一者当年有殿试,可跳过郡试,直接参与当年殿试。

  而近百年来由于三国混战,各国治安都大幅下降,赶考路上频出意外。三国便逐渐取消了招摇过市的“赶考旗”,改发“准考儒巾”,将仙印印在儒巾内侧,由考生系在发上即可。

  这样一来,赶考之旅便捷安全了许多,基本保证了头在印在。

  而那印有准考仙印的儒巾由官府层层下发,内涵少量仙气,用以辨别考生真假,顺带散发一点点仙气警戒妖邪,毕竟有仙符便代表着此人是身负皇命之人,妖怪们也不会轻易惹祸上身。

  不过想靠它来灭妖,简直天方夜谭!

  这书生拿它来御敌想来也是穷困到了极致,猴伯看了看那忐忑不已的书生,嘴角一笑,安慰道:“放心吧,还能用,不过以后可不能再这样攥着了,仙印也快攥没了。”

  边说,他边掏出一个黄色印章,对着那儒巾拓了拓,金光缠绕的几个大字逐渐亮起“东赵准考”。

  验证无误,猴伯取回黄色印章。

  趁此空档,书生又悄悄回头打量起店内众人,发现了一桌镖客,一桌商人,和另外两个书生,然而除了那两个书生,大家都在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

  仿佛,自己方才的举动很是愚蠢可笑。

  书生匆忙转回头,古铜色的脸上,慢慢腾起两坨心虚红云,他基本可以肯定:自己又出丑了。

  他第一次离开家乡,独自穿行这素有“妖窝”之称的抱月山,只知道这里有全东赵国最多的妖怪,和一条保护行人的千年古道,还有一首奇怪的歌谣,除此外,他对这里的风俗人情一无所知。

  “一间客房七文钱。”

  “啥?”书生被猴伯拉回思绪。

  猴伯客气一笑,点点头。

  “有拼床房吗?”等了半晌,这位名叫张放舟的书生才扭捏开口。

  为了顾及些面子,他还故意压低了嗓子。

  “原本剩一间三床房,同行的那两个书生包房了”猴伯在心底发出一声嗤笑:尊严是这这些穷书生区别乞丐流民的最后遮羞布。

  既然这小伙子还好好保存着自己的尊严,那么他定然会接受花钱住单间,而不是求他施舍一间马房。

  张放舟顺着猴伯的眼神回身看去,两个一胖一瘦的书生正围坐一桌,聊得畅快。

  他眼底暗了暗,隐藏起羡慕失落的神色,回头继续小心试探:“那,可还有其他偏房?”

  “目前只有单间大床房。”猴伯悠然开口。

  “那,能便宜些么?”张放舟脸上也在维持着艰难的笑容,前一晚,他宿在抱月山下驿马镇客栈,拼床也要十文钱一晚,都说抱月山客栈便宜,没了拼床住单间的话肯定占不了多少便宜。

  “七文钱七日!”店家会心一笑,早有准备道。

  “哦!那这样敢情好,敢情好。”半晌,张放舟才恍然大悟,放下顾虑。

  张方舟想起在驿马乡客栈听到的关于抱月山的传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