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千妖渡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仙魂遗珠

千妖渡月 剑舞佳人 2927 2019.03.05 16:19

  暮色渐沉,黑衣少年天奕静静卧在一颗参天大树冠顶,沉默盯着远处空地上的一个小小石碑,若有所思。

  以石碑为中心画圆,方圆一里地内寸草不生,圆外大树成林,枯草覆地,阵阵冷风来去,席卷地上的枯叶碎草一股股绕着圆圈飞舞,却没有一片能进入圈内,更遑论靠近那小小石碑。

  “天奕,天黑了,今夜还不回客栈住吗?”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另一颗高冠树顶响起。

  “哼,懒得见那张猥琐好色的丑脸。”

  “他不是应了咱们的要求,没带女奴吗?”

  “哼,他昨夜听到狐狸叫,居然动了猎艳的心。”

  “狐狸,狐狸精?”少女的声音明显一抖。

  “别瞎想,她和你不一样,她们只是修炼歪门邪道的山间野狐。”少年语气一软,柔声安慰道。

  “天奕,这里有什么不对劲吗?”顿了顿,少女乖巧地转了话题。

  “嗯,怕是那蛇王要苏醒了。”黑衣少年忧心忡忡。

  “不可能吧,这可是那女魔头下的阵。”少女不信,咬牙切齿说出“女魔头”三字。

  “......很有可能。”许久,少年忧虑地说道。

  “可是那胡国师使诈?”少女语带担忧。

  “哼,难说。”少年鼻尖一哼,却似以认可少女的猜测。

  “师尊们都说这阵稳妥的很,他难道比仙尊也厉害?能预测到阵法有变?再说了,他这么做为何?”少女抬起尖尖的小下巴撇撇嘴,一边分析一边推翻自己的猜测,语毕,觉得万万没有可能,因此并没有少年的危机感。

  “不知道,不过我想到一种可能。”少年皱起漂亮的眉头,露出与年龄不符的苦涩一笑。

  “什么可能?”

  “师尊们大概不记得,这阵里压得是什么。”

  “不就是一条蛇吗,师尊们当然知道。”

  “师尊们每年镇压的妖魔成百上千,也许并未多注意这条蛇,因此,忘了一件要紧事,而那国师恰巧记得。”

  “什么要紧事?”

  “既然是蛇,只要不死,就会,蜕皮!”

  少年的冰冷冷的说完,少女顿时脊背一凉,好似一条冰冷的蛇在缓缓靠近。

  “天哪!真可怕!”树冠一阵抖动,眨眼间,一个粉衣少女出现在黑衣少年面前,站在黑衣少年曲腿横卧的树枝上,嘟着小嘴恼怒的看着他。

  这少年便是白日里站在吴王身后的黑衣蒙面客,吴顶登霄派三大仙尊之一勿忘仙尊坐下的五位首席弟子之一天奕,此刻他没有蒙面,露出一张生嫩俊秀的脸来。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凤眼长睫,漂亮的像个小姑娘,而那一双细眉笔直修长,已然英气初现。

  而站在他眼前的少女一身藕荷色衣裙在腥湿晚风中轻轻起伏。一张小脸也如这衣裙般粉嫩可爱,大大的眼睛细长妩媚,俏鼻下一张樱桃小嘴粉嘟嘟的撅着,整个人娇俏的似一朵盛开的荷花。

  此刻二人正随着身下树枝同步摇曳。

  “天奕,别管那丑王爷了,我们走吧,我怕那蛇王真的出来。”少女忽然展颜一笑,一对儿浅浅的梨涡荡漾在嘴边。

  “怕什么,有我护着你!”少年冷傲的面容如寒冰遇暖,眨眼破碎,莞尔一笑,柔声拒绝。

  “那蛇王有三个大将,猪妖、豹妖和蟒蛇妖,这么厉害,你打的过吗?”少女皱着眉头,故作严肃道。

  “哈,你这机灵鬼,都听到啦?”少年再次明媚一笑。

  “那当然。你果然细心,出门前做足了功课。”少女崇拜道。

  “那你还怕什么,放心吧,无论多强大的蛇妖,刚蜕皮时都是最脆弱时,灵力低微,不足为患。”少年早有准备,沉稳说道。

  “嘻嘻,还是你聪明。”少女又是一句软软的恭维,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上翘的眼尾妩媚异常。

  “行了,沫儿,快回去睡觉吧!”少年却忽然冷了脸,敛起笑容。

  “啊!”少女惊呼一声,来不及反抗就忽然如一道光嗖的被收进少年腰间的青绿玉佩上。

  “嘻嘻。”少年摸摸温热的玉佩,板着的面孔瞬间绽放一个狡黠的笑容,一边伸手温柔地安抚玉佩,看着它因气愤不平而不断闪烁的光芒,一边温柔劝慰道:“这里最安全,沫儿乖乖睡觉吧。”

  不同于雪娘腕上的锁魂镯,少年腰间的玉佩,青绿透彻,隐隐可见山水云雾状的翡翠纹路,是稀有美玉。

  仙人们的玉佩锦囊大多炼成纳物仙器,随着炼器者仙术高低内里空间大小不一。

  少年的玉佩既然能容纳活人,那么它里面定然有山水空气,房屋床桌,至少是一个方圆小世界,此物炼化水平已然在仙尊境界,因此是世上稀有顶级仙器,小可避世修行,大可镇压妖魔。

  而少年用它做了一个锁魂器,一兽一锁,只锁一人。

  ......

  “路延,路延!”一声压低嗓子的呼唤焦急的在“同归”客栈后的密林中响起。

  张放舟停止了深夜赏景的雅兴,忍不住好奇,向漆黑的林中望去。

  这一望不打紧,一个明晃晃的物体在黑压压的林间恍惚一闪,成功吸引了张放舟的注意。

  他想了想,对着闪光方向,默默潜进黑漆漆的密林中。

  “路延,你......还在吗?”这一句问话尾音颤抖,语气惶恐,仿佛她呼叫的人随时会奄奄一息。

  “......在。”许久,久到张放舟已然跟随前一句颤抖的问话,潜伏道发声者的附近,这声虚弱的回答才姗姗来迟。

  “还好,你在,呜呜......”女声似乎被吓得不轻,悲切的哭起来。

  “冰珠,别哭呀。”虚弱的男生似乎在刻意伪装轻快的语气。

  “你在哪儿......你在哪儿?”女生停止哭泣,忽然开始左顾右盼,一阵阵刺眼的亮光晃过张放舟眼前,他值得蹲低身子闭了眼,心底惊讶不已:果然是昨夜酒窖里的女人,刚才那刺眼的闪光,恰是她兜帽下隐藏的两个巨大贝壳耳环,自己果然猜对了。

  “冰珠,你找到我的魂珠了吗?”一抹微弱的亮光在张放舟眼前出现,惊的他长大了嘴巴,一个纯白透明的影子缓缓出现在披着斗篷的女人面前。

  除了面色苍白,双脚悬浮外,那是一个无可挑剔的美少年,那一身若有似无的雪白纱衣在暗夜中如萤火恍惚不定。

  这......这莫不是个鬼吧!

  纵使这个世界充满妖怪和仙人,张放舟却从没遇到活生生的鬼!他这第一次触及妖怪仙人嘴里的常说的什么六道轮回,鬼怪魑魅!

  “没......没有。”女人顿了顿,才含着哭音不舍地说出这个坏消息。

  “算了,没关系的。”男鬼顿了顿,无奈一笑。

  “都怪我!都怪我!”女人对自己不依不饶,狠狠锤着胸口,那“咚咚”声,听的张放舟都有点疼。

  “别!要不是你,我早灰飞烟灭了。”男鬼连忙出手制止,可惜他惨白透明的手直接穿过了女人的胸膛,从她背后的斗篷处诡异的探出来。看的张放舟又是一阵膈应。

  “他以10两黄金卖给了客栈老板,炫耀了很久,实在是......贪得无厌,无耻之极!”斗篷女人再次哭了起来。

  “呵呵,没关系的,这世间既又仙境必有地狱,这不过是一种交易而已,何况我已身死,不必伤怀。”男鬼倒是看的开,仍旧是温和一笑。

  接下来,二人陷入悲伤的沉默,斗篷女人还在默默哭泣着,男鬼伸出手,仔细的“放”在她肩膀上,做出“拍打安抚”的动作,柔声宽慰道:“你看,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这样虚假的安慰你,别哭了,好吗?”

  “我很快就要化去了,恐怕不能再回去看我娘最后一眼了,冰珠,谢谢你给我这几日时间,我还想拜托你一件事。”男鬼的声音悦耳温和,听起来却悲伤苍凉。

  “你......你说。”女人显然已经哭的方寸大乱。

  “我家住在临川境内,起云山下碧水瑶村,村里有家十八户,八户是我叔伯亲戚,十户是我好友亲邻,今日我捐身为国,魂散山外,无愿无悔,只是担心我那独守的阿娘还会日夜枯等,白受煎熬。如你有一日路过我家,麻烦你去村头给王李氏通报一声,就说我,就说......她的儿子羽化登仙,一夜成神了,叫他不要挂心,要天天开心,这样天上的神才会开心。”

  他平淡的说完这么长,只在为自己的身死编理由时略有停顿,语气轻颤,此后便又是一派温和暖笑,不见悲喜。

  “路延!路延!你叫王路延对吗?”女人还在语无伦次。的痛哭着,哭声愈加悲切。

  趴在远处的张放舟早已泪流满面,满脑子回荡这那句:

  “我家住在临川境内,起云山下碧水瑶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