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千妖渡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吃镖丢镖

千妖渡月 剑舞佳人 1666 2018.12.19 17:52

  “六哥,货没问题!都紧了一遍!还别说,这吴顶登霄的仙符就是霸道!那几个年纪小的,居然给震晕了,安生的很!”

  张放舟愣神的功夫,一个矮壮的小少年风风火火的推门进来,坐在对面镖师桌上。

  三个书生这才惊觉,竟是刚才聊的尽兴,谁都没注意到旁边桌上有个少年镖师真的跑出去依言紧了紧“货物”,看来这水镖确实金贵。

  此刻既然知道水镖是什么,张放舟和朱胖子都忍不住用探究害怕的眼神瞟着那桌。

  “小兄弟看什么?”为首的镖师是个方脸宽肩的中年大汉,此刻警觉的呵斥道。

  “切,还不是听着咱们谈水镖,心痒了。”三个书生连忙低眉垂眼,不敢作声,另一个镖师却忍不住揶揄道。

  “哈哈哈!怎么说,这些书呆子也是男人啊!”

  “哈哈哈!”其他镖师,包括那个小少年在内,都若有所悟的哈哈大笑着起哄。

  张放舟尴尬的赔了个笑脸,朱胖子羞红了脸低垂了头,偏生背对着镖师的王近云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

  这一眼可好,总镖师旁边,一个光头少须的红脸镖师爆喝一声:“小子你瞪谁!”

  三个书生皆是一个激灵。

  “没......没,没瞪谁啊。”王近云煞白了脸不知所云。

  “你他妈立着个眼瞅啥!”光头镖师干脆“霍”的站了起来。

  “噗嗤!”张放舟脸上的笑容绷不住了。

  见大家的目光都聚在了自己身上,他只好站了起来,走到那总镖头正对面,恭恭敬敬行了个抱拳礼,谦卑讨好地说道:“总镖头莫怪,我这朋友只是生的面目冷峻了些,实则是个老实人,我们都是些赶考的书生,平日里见识短,一时好奇这‘水镖’啥样,胡言乱语惊扰了各位,实在抱歉。”

  “呵呵,这小子说的也是,读书的都是些呆子,肯定没见过这人怪,哈哈哈。”光头镖师看这三个书生被吓得如此恭敬,得意的揶揄道。

  “小伙子啊,嘴巴蛮伶俐呦,不如跟我们走镖吧,读个劳什子书,小心读傻了更穷,最后还得买个人怪做老婆。”光头镖师对面坐着个白脸胖镖师,此刻调侃道。

  “哈哈哈!还别说,上次这店里进了狐狸精,有个书呆子第二天就疯了,哭着喊着要娶仙女姐姐。”光头镖师闻言想起去年的旧事,其他镖师顿时一阵哄堂大笑。

  他们常年走这趟镖路,在“同归”客栈也算熟客,客栈里的奇闻异事,当然门清。

  “这店里有狐狸精?!”张放舟却注意到一个危险词。

  “小兄弟,你们几个有福,碰着我们走水镖,仙器仙符下的多,狐狸精可不敢来。”胖镖师居高临下地看着三个书生。

  “多谢英雄庇护了。”张放舟连忙感激地道谢。

  他可是在家乡亲眼见过这狐狸精的可怕,临川起云仙山上有个仙人就是被狐狸精破了道行,修出淫邪之气,被师门赶出来,好巧不巧的堕仙在他们隔壁县,自此胡作非为,为祸一方。附近有姑娘的人家都人心惶惶,最后还是他的主管仙尊亲手了结了他。

  所以说,这狐狸精害人不浅!

  “诸位英雄,不知道,我有没有福气,看看那人怪长啥样。”王近云忽然插话,腆着脸凑到胖镖师身边。

  “哈哈哈,看呗,这些个小书生也都是年轻小伙子,开开眼也好。”前一刻还嚣张刻薄的镖师们此刻忽然集体转了脸,一口同意了王近云的非分要求。

  “谢了谢了!”王近云立马起身。领头的小镖师冷漠熟稔的带着王近云就向外走去。那朱胖子也起身跟了去。

  张放舟心中却生出古怪,哪有镖师允许外人看镖的。

  听了这一早上人怪的事迹,他大体也明白他们保镖是干什么了。这些人怪应该都是妙龄女子模样,靠色相卖钱的。

  张放舟心中有疑,刚想叫住正抬脚跨门的王近云,身后却响起一声问话。

  “小少年,不如来喝两杯?”恰此时,总镖头对张放舟举杯邀请到。

  张放舟连忙抱拳致歉,推拒道:“谢英雄抬举,只是我那二位朋友如此莽撞,我......”

  “诶!你这年轻人怎地如此多虑,我那兄弟们都跟去了,你还怕什么。”总镖师不乐意了。一张大方脸上阴沉的双目紧紧地盯着张放舟。

  “得!那.....那就谢英雄抬举了。”张放舟无奈,只得撩起下摆匆匆入座。

  那镖头对着他撩下摆时露出的那双布满补丁的黑布鞋轻蔑一笑,继而把酒言欢道:

  “我与小兄弟很有眼缘,便想跟你多聊聊。不瞒你说,我家在这条道上走镖百年,自爷爷辈起先是草镖起家,百年前大赵国被周氏打败,从此三分天下,这片地便成了东赵国的边境,流民走寇一夜增多,我家的草镖愈发难走。到了我爹爹这一辈儿,走镖变得更加危险,就算是十人队的好手也只敢走叶镖,那还是因为叶镖上要命的仙符多,没人敢抢。不过这样的镖走的也就是一个跑腿活而已,勉强养家糊口。到我这一辈儿,有了水镖,生意才算好起来。”

  说到此,镖头顿了顿,抬眼对着张放舟隐秘一笑,压低声音说道:“小伙子,可知这水镖的妙处?”

  “呃,不知道。”张放舟远了远身子,老实答道。

  “水镖之所以好走那是因为,这些个怪有一半是人,走这抱月山‘人行道’,古阵当他们是人,轻易便放行了。靠着这‘人行道’我们一日便可避过流兵走寇,直达目的地。”

  “不过这唯一的不好嘛,便是水镖到底是些个貌美身贱的女人模样,有些个还会点媚术,临近几个镖行接了水镖,竟然有吃镖,丢镖的现象,坏了名声不说,保镖的都是些黑皮恶霸,还得拿几条人命赔。如今走水镖靠谱的也就是我们这一支。”

  “哦?”张放舟配合他的夸夸其谈,做足好奇样,探身问道。

  “你瞧着没?那光头镖师是个憨直的,那少年是个不知事的,而那胖镖师,呵呵,是我老岳丈。”

  “哈哈!”张放舟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着捧场。

  “小书生你今个没那福分去看人怪,哥哥我也不亏待你,给你讲讲这个些个秘事,过过嘴瘾也行嘛。”那镖头三巡酒下肚,豪气的拍打着张放舟瘦弱的肩膀,口气里满是施舍的味道。

  ......

  晌午十分,雪娘三人已经在“清歌水莲”阵里穿行了大半日。

  眼前高大浓密的山林渐渐稀疏,缠绕纠结的藤蔓植物取而代之。遮天蔽日的藤木绿植间不时洒下朦胧柔黄的光束。

  耳边鸟兽低鸣,眼中绿枝交缠,各色小花点缀左右,空气中水汽氤氲。

  最奇的是,耳边不时有妙曼的歌声响起。有时似女子呢喃般缠绵地钻入耳膜,有时,又似清澈的天音妙语划过天空醍醐灌顶。

  而脚下每隔百步,便可见一朵小小睡莲或开在藤蔓枝上,或夹在小花中间。

  “没想到这‘清歌水莲’阵,真的有歌有莲”饶是心不在焉的烈阳,此刻也被眼前空灵的美景震慑。

  “此阵乃飘渺派开派仙尊‘悦生’亲自所布,绵延整个中周国与南赵国相接壤的苍山边界,守护的是中周国的护国母河‘漓水’,漓水有多长,仙阵就有多长。”玉璇颇有些骄傲的说道。

  “可你是南赵国玄英山的,怎么听你说话,处处向着中周国?”雪娘抖了个机灵,毫不客气的挤兑她。

  “哼,你懂什么。”玉璇并没有接话,而是从鼻尖傲然哼了一声,随即大步向前走去,独留一个清冷的背影给身后二人。

  ......

  艳阳高照,张放舟喝的有些微醺,其他镖师陆续回来,他借口出恭,终于从镖头喋喋不休的人怪艳闻奇事中脱身出来。

  此刻已是晌午,王近云和朱胖子还没回来,眼看就到饭点,囊中羞涩又骄傲面薄的张放舟可不愿承那势利眼镖头的情,共进午餐。

  他摇摇晃晃推开客栈大门,正午暖风带着山涧清香迎面扑来,让他舒适的浑身一抖。

  空荡荡的院子再没有墙壁可依靠,他摇摇晃晃向手边倒去。

  往地上趴倒的一瞬,左臂搭上一个半人高的物件,拖住了他的上半身,张放舟双膝跪地,努力挣开红肿的醉眼看去。

  咦?什么时候,客栈门外紧挨着大门建了一个小猪窝?

  说是个小猪窝,却别样精致。瞧那小小的篱笆,用上好的红枫木枝插立,比大院子的粗黄篱笆不知好看结实多少倍。

  而那小篱笆里面,搭着一个刷了黄漆的精致小木房,木房外还铺着一个花团锦簇的布坐垫。奇怪的是,那坐垫旁放着一个精致的描化小碗里,居然有一个雪白的大馒头。

  张放舟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瞬间清醒了大半,睁大饥饿的眼睛认真寻找起来,而那小木房另一边并没有其他饭食,而是摆着.....几本书?!

  张放舟哑然不语,这他就不理解了,若不是篱笆旁站着的一只粉白肥嫩的小猪仔正默不作声的看着他,他实在不能相信,这是个猪圈!

  张放舟把醉眼放在小猪仔身上仔细算计起来,这小猪仔白嫩光滑,一看就是口感上乘的好品种,但看它的体型目前也就小狗般大小,粉嫩嫩的猪鼻下还露出一个乳白的小点点。

  嘿!那是这小家伙的獠牙,才这点点大!能有什么威胁,呵呵!

  张放舟在心里乐开了花,连忙左顾右盼一番,发现没人注意他后。

  他努力撑起身子,快速伸手向那描花小碗探去!

  “你干什么?!”

  忽然,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凶巴巴的响起。

  张放舟吓得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进猪圈里。

  确定周边没人后,张放舟决定这次动作更快点!更猛点!

  “那是我爹给我的馍馍!我爹可强壮了!一鼻子就能拱死你哦!”小奶声又冒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