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艾尔尼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红龙与船夫

艾尔尼亚 不掉鳞的红龙 2078 2019.06.17 23:57

  “我劝你泡在你的水球船里不错,”文森捡回了长剑,抓了把地面上较为干燥的土搓了搓手与长剑剑柄,泥污簌簌掉落,他就近找了棵树,把手又网上蹭了蹭,才握住剑柄,确认不像之前那样滑了,便将长剑横在身前,“我认为卡尔也绝不会因为轻信你就被撂倒了。”

  “那个红毛小子?”汉萨露出不屑的笑容。

  卡尔的眼睛眯了起来,露出不应该属于十一岁孩子的狰狞的表情,所有人都来不及阻止,他就扇动翅膀让身体像是弩箭一般旋转着冲了出去,在汉萨近前猛地停下飞往空中,悬停在那艘水船的上方,额头上两支暗棕色的角之间凝聚了红光;汉萨操纵的水组成的船涌出滔天的水流,裹挟着泥土石块以及污水池中的不明杂物,试图连带地面上的人一起卷走,艾尔弗和卢娜老师在水流到达前撑开了结界,将文森与埃墨森先生保护起来,阿莱西老师与布鲁姆先生则提前跳上了树,但水流中混杂着魔力,不断冲击着结界,树干也被打出了无数像是看不见的小刀弄出来的窄小却极深的划痕。

  “你可以再试试吐你的火焰粘痰,但你的小伙伴们可就说不准会不会被煮熟了。”汉萨被烫伤的地方开始出现大小不一的水泡,没出现水泡的大部分皮肤也是又红又肿,让人一看就觉得疼痛,但他脸上的笑容却极其得意,“我警告你小子,逞英雄之前小心我……”

  “别废话,”卡尔咬牙切齿的打断了汉萨,“信任与合作这种事挺微妙的不是吗?”说完,一直在凝聚的红光坍缩成了一个黑黢黢的小圆点缓缓下落,嗖地一声消失了。

  “哑火了?”汉萨嘲讽地说道,“亚龙人会龙化却蠢得要死的恐怕只有你这个小鬼了。”

  艾尔弗的结界已经出现细密地裂纹,卡尔没有理会汉萨,甚至连汉萨捂着胸毛念念有词准备释放新魔法都一并无视了,他扇着翅膀折身回到艾尔弗他们这边,语速极快地对卢娜老师和埃墨森先生说,“两位至少得用一个大星幕结界,不然接下来……”卡尔回头看了一眼汉萨,那家伙的胸毛被纹身隐约流动的微光晃出了密密麻麻蜘蛛腿似的影子,让原本就粗狂不堪的多毛上半身更显得毛茸茸的,“总之最好两个人都用大星幕,树上会魔法的那个魔族先生,极风之龛。”说完俯冲进艾尔弗的结界之中,蹲在文森与艾尔弗之间,一手一个揽住他们的腰,硕大的翅膀收拢将三个人围了起来。

  刹那间天旋地转了起来,艾尔弗、文森以及死死抱着他们的卡尔被水淹没,然后飞快地旋转了起来——他们被卷入了旋涡之中,汉萨在水中利用魔法搅动出无数的旋涡——艾尔弗没有收回结界,他尽可能地维持着结界的存在,但似乎在卷入旋涡的几秒钟之后,结界就破碎消失了。

  奇怪的是,并没有大量的水涌入,只是周边似乎有些水珠因为突然快速旋转的关系打在了自己身上脸上,艾尔弗努力透过卡尔的翅膀缝隙去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听到卡尔的声音有些沙哑的说,“我说……能不能……再放一次结界……”

  文森挣扎了一下,似乎是想从口袋里套什么东西,卡尔央求似的说道,“文森大哥,别乱动……”

  “可是你再这么下去……”

  艾尔弗这才注意到,那些水珠的不是别的,全都是血……卡尔的血……他急忙释放自己学习过的最高级的水系结界——水之壁垒,试图利用同系魔法相性较高这点来让结界支撑久一点。

  卡尔一直仰着头看着正上方,似乎在等待这什么,艾尔弗不敢分心去问,因为汉萨的漩涡中夹杂着无数水刃,自己的结界无时无刻不在被密集地攻击着,他不断用魔力去修补较深的裂痕,却只觉得修复赶不上攻击十分之一的速度,水之壁垒随时会炸裂。

  结界之中的氧气逐渐稀薄,文森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紧张地撰着拳头,开始憋气。

  突然,旋涡似乎停止了旋转,沉闷地爆炸声从水面上连续传来,紧接着波涛翻涌,艾尔弗在随着水流翻滚的时候发现水刃全都消失了,自己的结界再未受到攻击;等到水流不在翻涌的时候,他才发现,汉萨的魔法似乎是停止释放了——水位在下降。

  艾尔弗解开结界,三个孩子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卡尔松开了手舒展翅膀,有些摇晃地站了起来,站稳之后转身冲向迪鲁村村长。

  艾尔弗和文森也追了上去,大人们在解除结界之后同样拎着武器就往汉萨那冲,却在离汉萨几步远的时候,纷纷停了下来——血水中的汉萨四肢摊开仰面朝天,连串的爆炸导致他被炸丢了一条腿,两支胳膊也是长短不一,手掌在他身体两侧,像是开败了的花一样炸开,而卡尔骑在汉萨的肚子上,左手捏着汉萨的脸强迫他张嘴,右手抻着汉萨的舌头,猛地用力拉扯……

  卡尔坐直了身体,右手拎着汉萨的舌头,扭过头看着艾尔弗和文森,棕红色的眸子中像蛇一样竖直的瞳孔让艾尔弗觉得那个亲切活泼卡尔和眼前的这个亚龙人没有一丝一号的关系,他面无表情,溅在脸上的血顺着面部的弧度缓缓下滑,有那么一瞬间,艾尔弗觉得翅膀舒展端坐在汉萨身上的卡尔就像是复仇的恶鬼一样;汉萨没有死去,可是口中的献血呛得他呼吸困难,发出“呼噜呼噜”地奇怪声音……不过好在,卡尔的翅膀像是燃烧的纸张一样缓缓成为卷曲的黑灰色物质消散在空气中,他额头上的角在回缩,鳞片也在逐渐褪去。

  文森试图说点什么,最终只是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卡尔的背上全是伤痕,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扔掉手里汉萨的舌头,朝艾尔弗走了过去,路过卢娜老师的时候,他甚至提醒卢娜老师对汉萨用治愈术。

  卡尔把额头靠在艾尔弗的肩上,说了一句“我好累啊”,就软软地滑了下去,倒在了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