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艾尔尼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魔族领土

艾尔尼亚 不掉鳞的红龙 2297 2019.06.13 23:33

  去尔巴城的路途并不算近,这次出行的小队,蜜岚女士与其手下的小队成员没有同行,而是卢娜老师带着校长的亲笔信,与埃墨森先生、阿莱西老师以及文森和艾尔弗五个人组成,综合考虑了艾尔弗的情况与马匹状态,校长计划轻装简行,快速前进,三到四天内到达尔巴城,没有睡袋与餐具,连干粮和水也是最低量携带,休息补给全部靠途经的村庄或聚居地。

  与艾尔弗所见到的人族领地上或怪诞或凄凉的村镇不同,魔族领土虽然也有着大崩坏造成的创伤的痕迹——各种建筑的废墟——可魔族人的生活似乎十分平和安宁,沿途可以看到大片规整的田地里有着安心劳作的农民,树林中有着干净的猎人小屋,出发第二晚所到的拉塔郡也不像美马镇那样繁华热闹,临时落脚的酒馆里,连个醉鬼都没有,人们只热衷于小酌一杯,谈天说地一番就各自回家了。

  附身于艾尔弗的怨愤女妖也没什么大动作,似乎在带上卡尔给的护身符后,女妖厌倦了太过分的折磨艾尔弗,倒霉的事不外乎吃饭咬到嘴,走路磕到腿这种小事;文森在听艾尔弗说了卡尔给的戒指护身符似乎保护了自己的事后,用纱布把两个戒指护身符小心缠了一圈。

  “防止哪天磨损太严重散掉,”文森说,“作用这么大,但看起来太不结实了。”

  艾尔弗试图从文森那获得更多有关魔族的事情,文森只记得一小点习俗和传说,由于他从小生活在魔族的皇室,对普通民众的生活知之甚少,由于畏惧杀死自己母亲的二叔叔,更是几乎躲在父亲曾经的手下那里死活不肯出门,“还不如去看书呢,”文森说,“随便哪本相关的书都比我记得的事详细。”

  第四天凌晨,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尔巴城。

  魔族的村子、城镇似乎戒备十分松懈,大门洞开,不管在哪里也不分什么时间,侍卫永远不会阻拦来往的行人,像木头一样戳在原地,如果他们不眨眼睛,艾尔弗几乎要以为魔族的侍卫都是些假人了。

  “别的我或许记不清,但是别惹魔族的侍卫,”带着兜帽把自己罩得严严实实的文森听艾尔弗的感想后,小声提醒艾尔弗,“魔族的侍卫可不管惹毛他们的人有什么理由,不少惹麻烦的人在接受真正的处罚前,十之八九都折胳膊断腿了,能站着上审判席的都是幸运儿。”

  “这点你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艾尔弗很好奇。

  “在大陆没出事之前,书上讲过的,兽人和龙族一直存在纷争,哪怕龙族已经并入兽人了,所以经常有这两个种族的流民成为强盗到处惹事,我在比勒的魔神殿赈济难民的现场见过一次,有些骗吃喝的混账试图搅乱赈济现场,我在贵宾台上甚至捡到了这帮人中某一个的牙齿。”文森特别特别小声地说,“其实魔族有一句俗话,‘不要冒犯任何人,也不要被任何人冒犯第二次’,每个大人都会讲给孩子们听,这也算是人生信条了。”

  由于有校长的信件,尔巴城城主接待了他们,承诺会派一支二十人的小队以及适当的调查人员,帮助寻找迪鲁村村长汉萨。

  不过城主看起来不太高兴,沉着脸穿着睡衣就出来见人了,吩咐一个看起来管家模样的人给艾尔弗他们准备住处,草草看了眼信,与卢娜老师谈了谈能提供的帮助就转身离开了。

  管家将所有人安排在了城主城堡的客用套间里,套间很大,共有八间大小不一的卧室,本来是每人一间卧室的,可文森在换过睡衣后,夹着枕头就窜到了艾尔弗的房间,他出自己房间的时候,看到了同样夹着枕头、似乎有些尴尬的埃墨森先生。

  “我想在客厅待一会儿……嗯……喝点果汁什么的,一路没怎么喝过有味道的东西……”埃墨森先生说。

  “我想找艾尔弗聊聊天,”文森倒是挺坦然的。

  “去吧,去吧,但是要早点睡,”埃墨森先生似乎松了一口气,“明天还有正事呢。”

  “好的先生,您也早睡,晚安。”

  艾尔弗对文森溜进自己卧室并不惊讶,事实上,他也正准备跑到文森的卧室去待一小会。

  文森把枕头往艾尔弗床上一丢,躺在艾尔弗的身边把遇到埃墨森先生这件事说了,“不知道埃墨森先生紧张什么,不过魔族的传统果汁不会加糖,运气不好会喝到非常酸的。”

  “哎呀!你有时候冒冒失失的,就别去管啦,”艾尔弗好心地提醒了下文森,然后把话题转移了:“说起来,你为什么从进了尔巴城开始就一定要带着兜帽?”

  “我怕被认出来,”文森直截了当的说,“我那个二叔叫劳森,我不认为我他知道我回到魔界,能轻易放过我,傻子也知道我不可能不报仇。”

  “那他当初为什么没杀死你?还把你送到学校去?”

  “哎呀!我没跟你说过吗?”文森挠了挠肚皮上因为穿皮甲而捂出的痱子,“我父亲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兼手下,名字叫阿贝力,送我到学校的人除了劳森叔叔还有阿贝力,我坚持在阿贝力的身后倒坐在马背上,一路盯着劳森叔叔。”

  “阿贝力知道是那个劳森杀死你母亲的吗?”

  “不知道,”文森叹了口气,“我谁也不敢说,现在想想好在我没和任何人说,不过我认为我坚持让阿贝力一起送我以及我那时面对劳森叔叔的表现,肯定有人看出来了。”

  “谁?阿贝力吗?”

  “不,是上一任魔族皇帝,我父亲的第一个弟弟,胡德大帝。”文森揉了揉脸,“最初我抗拒与亲属生活的时候,他本想坚持收留我的,为了这事还打了我一顿,但后来皇后怀了我弟弟,于是他和劳森叔叔两人一合计,又送我离开了——大概是因为我也有继承权,又是个好摆弄的小孩子——总之,他同意我不与他们生活,也同意了劳森叔叔送我离开魔族领土,更同意了阿贝力和劳森叔叔一起送我离开而不是劳森叔叔和他的手下送我。”

  “我没想到你不只是个普通贵族……”艾尔弗有点惊讶,“有继承权啊!那可算是王子了。”

  “别鬼扯了,我可是混血,继承权只是个会让国家不安定的噱头。”

  “那你跟我一起来魔族不是很危险吗?”艾尔弗说,“两个叔叔应该都不希望看到你回到魔族领土吧?”

  文森有点犯困,他偏偏头说,“只有一个,胡德大帝在我到学校的第二年就因为从高处坠落去世了,劳森叔叔还希望我回去参加葬礼呢,不过被校长拒绝了。”他揉揉眼睛,对艾尔弗说,“我没精神说这些了,咱们睡觉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