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艾尔尼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猎物才是猎人(下)

艾尔尼亚 不掉鳞的红龙 1958 2019.05.23 16:58

  卢娜老师刚想说什么,却被之前的光头男人带着另一个光头男人急三火四跑过来又猛地跪在伯爵夫人面前的动作给打断了。

  “镇长夫人大人,这就是新来的那匹。”

  “你去拿纸笔,等他回去之后拿给我,现在要问它点话,”伯爵夫人打发了之前的光头男人,对着新来的说:“你站起来吧,叫什么?”

  “琼森,琼森·贝克,镇长夫人大人。”叫琼森的男人站起身,大约二十一二的样子,艾尔弗发现他之前应该是哭过,眼睛又红又肿,脸上脏兮兮的。

  琼森身上的气味不大好,镇长夫人抖开手袋里拿出的红色羽毛扇子,掩着鼻子退后了几步,但脸上并没有露出嫌恶的表情,她用扇子轻轻扇着风说:“你们问吧,问完了可以选择去休息或我陪着你们去下一家。”

  “你什么时候怎么来的这儿,迪鲁村村长见过没有。”卢娜老师叹了口气,似乎有些不忍心,但还是直接就问了出来。

  艾尔弗没见过一个人的眼泪能那么快那么多的涌出来,琼森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半天答不上一个字,最后直接蹲在地上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哀嚎着“是怪我!是怪我!都是怪我呀!”声音里带着无限的后悔和悲伤,浑身发抖,手铐与脚镣上的铁链哗哗作响。

  蜜岚别过脸去,假装在看这户人家的夜来香,伯爵夫人猛一看像是面无表情,但艾尔弗注意到,她的嘴角微微地上扬了起来,眼神也不再是空洞冷漠,满是痛快。

  伯爵夫人注意到了艾尔弗的目光,她重新打开扇子遮住口鼻,用眼神询问艾尔弗怎么了。

  艾尔弗没有回应她。

  卢娜老师右手罩在琼森的头顶上,念了一句:“夜色沉静”,这是在夜晚可以使用的用来平心静气帮助快速入睡的小魔法,琼森渐渐停止了哭泣,重新站了起来,只是表情变得无比冷漠。

  “安琪为了嫁给我,逃婚与我私奔,我们听说迪鲁村可以介绍工作,就去了那里,我太穷了,半路就没了路费,我们几乎是吃垃圾和树皮才撑到临近迪鲁村的位置,但是快要到迪鲁村时,安琪得了痢疾,我背着她赶路,我背着她更快的接近了地狱!在村子里安琪并没有得到治疗,村长指示手下殴打我们,把我们带到村长的房子里,在我面前强…强…迫安琪……”琼森的声音再度哽咽,脸上的表情如同正在遭受什么巨大的痛苦一样扭曲:“我永远也忘不了安琪绝望的哭喊……村长诱惑我们,做了奴隶起码有吃有喝,不然他就一直让我和安琪看着对方受折磨,我……我没办法坚持……我不顾安琪的反对签下了卖身契,我以为到了买主这里至少安琪会活命……”琼森再度抱头痛哭:“我错了!我错了!安琪太虚弱了,她居然是这户狗屎人家买我的赠品!他们嫌治疗安琪要花太多的钱,放任安琪在马厩里躺着,只允许我把我自己那份食物分给安琪……只让我在……在干完活之后去照顾安琪……我反抗他们就去踩安琪的肚子!她只能躺在那喘气而已!连声音都快发不出了!大家都是奴隶!为什么能下得去手?都是我的错啊!她以前是个好好地富商千金,什么苦都没吃过!为什么这么对她呢?如果知道是这样我宁愿一起被折磨死!安琪到最后都没有原谅我签下卖身契!她告诉我想要赎罪就一辈子在这当奴隶痛苦的活着吧!她绝不原谅我签下卖身契这件事!我为什么这么愚蠢!”

  卢娜老师的声音带着颤抖,她深呼吸了几次,强行让自己镇定一些,继续追问:“你见过村长,他长什么样?”

  “那个魔鬼!胸--膛上纹了一艘帆船,桅杆一直延伸到喉结,脖子上有大片的花纹,右嘴角被人豁开过,几乎咧到耳朵了,他用六个铁环环住了……”琼森抬起头,“和我一批来的还有三个人,我们是三个半月前被卖到这的,那之后听说还有人被陆陆续续卖了过来。”

  卢娜老师再也听不下去了,抬手说道:“够了,先生,我很抱歉!”她给琼森释放了一个中阶治愈魔法,告诉他:“你回去吧,”但在琼森转身回去的瞬间,卢娜老师又叫住了他:“琼森!”卢娜嘴角抽搐了好几下,还是说出了口:“安琪很可能原谅你了,至少她不是那么恨你,在那种折磨下,如果她心中有强烈的恨意,她会变成女妖的,她或许……只是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

  琼森什么也没说,沉默的走回了房子里。

  艾尔弗和剩下的所有人都看着伯爵夫人,卢娜老师恶狠狠地说:“猎物捕获猎人之后的结果我见识到了。”

  伯爵夫人撤了扇子收好,痛快的表情毫不掩饰地展露了出来。

  “这种发展速度下去,美马镇很快就会变成大城市,甚至扩张成为新的国家,我的丈夫甚至有可能被皇帝陛下封为国王,只要他肯拉拢人心,全镇人都愿意加入他的军队,他或许有朝一日肯为我杀了皇帝陛下,登上皇位也说不定呢!”伯爵夫人的脸上终于露出狂喜的表情,像是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一般,“作为曾经下场比这还悲凉的猎物,作为曾经最成功的双足马,我的心愿是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做过奴隶,都来尝一尝我曾经受的苦难。”

  但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在看着艾尔弗,眼神中除了狂热,还有说不出的哀伤与慈爱,她向艾尔弗伸出手又收回来,一滴眼泪缓缓从脸上滑落,冲开了脸上扑得稍显厚重的粉,露出低下捎带枯黄的皮肤。

  艾尔弗厌恶地瞪着她,卡尔和文森表情狰狞地不约而同挡在了艾尔弗前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