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艾尔尼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酸李子和甜李子

艾尔尼亚 不掉鳞的红龙 2121 2019.06.01 22:26

  蜜岚女士表示坚持要去所图后,默特班举着触手欢送了所有人走出了小森林,并确保每个人的所有口袋里都塞满了各种可食用植物以及稀奇古怪的小石头,文森还额外得到了一只装在草编笼子里的会鸣叫的、名叫泰坦蟋蟀的大虫子。

  “这是我活到现在见过最可爱的生物。”文森嚼着默特班送的黑莓说。

  “学校的达达呢?”艾尔弗跟文森开起了玩笑。

  “达达?那是什么?”卡尔以为是什么没见过的物种。

  文森低头整理自己原本坠在腰带的几个小口袋,东西实在塞得太满,有些浆果被挤破了,布质的口袋染上了果汁的颜色,“学校里一只黄白花的小狗,除了‘握手’和‘坐下’什么都不会,”文森想了想继续说:“好吧,达达才是最可爱的生物,默特班第二最可爱。”

  “文森大哥原来有雏鸟心态啊!”卡尔看着文森帮助艾尔弗上马时说。

  “嗯?我还好吧?”文森过来帮卡尔上马,结果这时,卢娜老师要求大家把默特班送的东西集合在一个较大的麻袋里。

  文森让卡尔先骑到马上,他会帮艾尔弗和卡尔把东西带过去。

  看着文森向卢娜老师走过去,卡尔让马前进了几小步,与艾尔弗并排,他小声问艾尔弗:“要不要来摸摸我的鳞片?”

  “什么?”艾尔弗有点懵。

  卡尔脸上的表情似乎有点难过,他对艾尔弗说:“你对我都不好奇吗?”

  “不……不是……”艾尔弗突然有点手足无措,“我很尊重朋友……就是……不是不好奇但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卡尔笑了起来,“我知道的,我在逗你呢!”

  文森把几个人口袋里的礼物都倒空了,只留了三个还略微泛青的大李子;大人们在分拣默特班的礼物,文森拿着李子让艾尔弗和卡尔先挑并问道,“笑什么呢?”他咬了一口自己的李子,五官开始紧急集合,“该死!皮可真酸!我该剥皮的!”

  “有那么酸?”卡尔右手拿着李子在手里转来转去,“我刚在逗艾尔弗,他的反应很有意思,”卡尔深呼吸了一下,“我也试试。”说完一大口咬了下去,左手就松开了缰绳捂住了脸,伏在了马背上,头发抖得像风中的火苗一样,声音颤巍巍地说了一句:“我的~果肉~也酸……”

  “哈!让你乱开玩笑,”艾尔弗跃跃欲试,“我也来试试。”说完试探性地咬破了果皮,含混地说“我的还挺甜的,我吃一口分给你们,”于是从小口变大口地咬了下去,结果耳朵里又是怨愤女妖的声音“第二件倒霉事。”

  艾尔弗想停口,可已经收不住了。

  手里的李子还有一小簇虫子蠕动的半截儿身体,艾尔弗呸呸呸地吐掉嘴里的李子。

  卡尔看到艾尔弗手里的李子,笑的回身从马鞍袋里给艾尔弗取水袋时几欲从马上掉下去;文森小跳了一下也看到了艾尔弗的李子里剩下的那堆半截儿虫子,也是笑的像刚开始学习打鸣儿的公鸡一样。

  “这可真是倒霉事了!”艾尔弗接过卡尔的水袋,用水漱了漱口,“今天第二件倒霉事。”

  文森和卡尔立刻就不笑了。

  文森劈手夺下艾尔弗手里剩下的李子,急三火四地从马屁股后面绕到卡尔这边,左手李子举得几乎要怼到卡尔的鼻子上,右手指着里面的虫子问卡尔:“你见的比我多了,这虫子没毒吧?”

  卡尔不得不稍微往一边仰一点,用手指拨了拨艾尔弗咬过的地方,仔细看了看对文森说,“虫子倒只是普通的食心虫,只不过艾尔弗本来应该咬不到它们的,它们本来已经把这一侧靠近果核的部分吃出了空腔,就挪到另一边去了,看看来女妖确实只是想捉弄下艾尔弗,它把虫子挪回到被吃空的这一侧了。”

  文森“呸”了一声,“昨天不还差点要了艾尔弗的命么?今天怎么突然温柔起来了?”

  “大概是真怕弄死我她没地方报仇吧?毕竟怨愤女妖想要移动就只能附在别人身上,不然永远都会被困在死去的地方。”艾尔弗撇撇嘴,“不过这样也够坏的了,我宁愿被绊跟头。”

  “我说,三位小伙子,”蜜岚女士小队的一个脸上有食肉动物牙齿造成的伤口的男人过来,招呼几个孩子:“过来帮个忙,我们看看默特班送这堆东西能不能派上点用场。”

  “吃了不就行了?”文森看了看被丢在地上的酸李子,“算了,还是看看能派上什么用场吧……”

  蜜岚女士两罐蜂蜜回到小森林里找模特森们换了五个带盖的小藤筐,蜜岚女士的蜂蜜让它们又惊又喜,所以尽管蜜岚女士再三婉拒,还是塞了满满一藤筐的各种蘑菇和风干虫子……

  蜜岚女士用小口袋分装不同的果子、蘑菇,风干的虫子也被装了起来,打算拿回学校喂鸡用。

  就这样,三个可以肩背的小藤筐被天然的食物装满,另一个藤筐里是虫子,空出来一个藤筐也被带上了,免得远远的并且恋恋不舍的看着他们的默特班伤心。

  装食物的藤筐用细绳绑住盖子和筐体,被交给孩子们背着,所有人继续向所图聚居地出发。

  临近傍晚的时候,文森先闻到了类似皮肉和调味料烧焦了的味道,“应该快到了,”文森搓了搓鼻子“这烧烤技术可真够差的”。

  果然,马匹缓步前行了十几分钟,类似迪鲁村一样、但明显比迪鲁村修缮更为完备的、由粗细不等的树干埋在泥土中组成的木墙可以被清晰地看到,木板和大铁钉组成的大门只开了半扇。

  但与迪鲁村不同,所图聚居地除了瞭望塔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建筑,大部分是帐篷以及几根木头撑起帆布或是大片的长茅草,用来遮风避雨。

  门前的守卫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出身,装备脏兮兮的也不是一套,左边的没有头盔,锁子甲配着冷锻技术的腿铠,却穿了双布甲靴子,长剑别在腰上,手里拿着木质的单发手弩;右边的倒是带着头盔,可面甲已经不见了,穿着绘着某骑士团的团徽的胸甲,普通的裤子,套着双皮甲靴子,抱着长枪倚着围墙站着打盹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