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艾尔尼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一生心动

艾尔尼亚 不掉鳞的红龙 1831 2019.05.27 22:04

  艾尔弗恍恍惚惚听见“第一件倒霉事”,他没理,结果没过多久被床头帷幔滑落给捂醒了。

  真棒,艾尔弗想,至少这是相对温和的免费叫醒服务,而不是弄得自己一身伤。

  拨开捂在脸上的帷幔,艾尔弗陷在柔软的枕头里挣扎了一小会儿才睁开眼观察自己所在这间卧室,只有一张床,装修简直是不遗余力的华丽,没有装饰与雕刻的地方就一定布满了颜色明快的花纹,艾尔弗坐起来,看到便鞋是丝绸制成的,看起来却像是女款就没有穿,光脚踩在厚实柔软的地毯上,拉开遮光窗帘,推开带有彩绘的玻璃窗,蝉鸣阵阵,天光大亮,估摸着时间大概得上午十点钟了,卧室里只有艾尔弗一个人,他觉得最好还是找人解释下床头帷幔滑落的事儿,推开门才发现这大概是拥有多间卧室的套间。

  文森和卡尔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小厅里喝茶,听到艾尔弗这边门响,两个人都回过头来。

  “早,”艾尔弗耸耸肩,“我卧室的帷幔坏了,得和伯爵夫人解释一下是因为诅咒的关系,”看到文森跟卡尔的表情紧张了起来,艾尔弗赶紧补充道:“当然,没让我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没有出血也没有淤青,别担心。”

  文森站起来几步冲到艾尔弗面前,扳着艾尔弗的肩仔仔细细地看着他,“你没事儿了?”

  “说实在的,我其实没睡够。”艾尔弗说,“这几天把我折腾坏了。”

  “你可以再去休息一会儿,”卡尔说:“我们下午出发也可以,早餐结束后文森隐约听到伯爵夫人似乎说通了伯爵,为追捕村长提供线索。”

  “我也想喝点茶,”艾尔弗走到卡尔边上坐下,拿了贝作成含苞花朵一般的空茶杯,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啊,红茶……”艾尔弗闻了闻,最后决定加一块糖,搅合搅合试了试温度,一口吞下。

  文森坐在了艾尔弗和卡尔的对面。

  在艾尔弗搅合茶杯的时候,卡尔就露出一种……艾尔弗觉得算得上是欣慰的笑容看着自己,端着一小碟切成小块的面包,“早饭已经结束了,再过一个半小时就该午饭了,所以先吃这个垫垫肚子吧。”

  艾尔弗接过碟子吃了两块,面包由于加了太多的蜂蜜,弄得实在太甜了,就放下不吃了,他更关心文森和蜜岚女士的事儿:“文森,嗯……或许我不该问,但是在进入美马镇之前,你和蜜岚女士怎么了?”

  卡尔一合掌,接着艾尔弗的话茬儿说:“是啊,你看起来好像受到了什么打击。”

  艾尔弗用脚碰了碰卡尔,幅度很小的摇了摇头。

  文森除了叹了口气,倒也没有艾尔弗想的那么失落,文森往沙发靠背上一仰,看着天花板说:“我大概是太明显了,总之蜜岚是看出来我对她感兴趣,她和我说她是‘三十几岁的虫族了哦’,而且提醒我以后要叫她蜜岚女士,而不是直接叫名字。”文森声音闷闷地“这应该算是拒绝了吧?”

  “我完全看不出蜜岚姐姐比你年长那么多,”卡尔说:“那怎么样?你要放弃吗?”卡尔给艾尔弗和文森各倒了一杯茶。

  “我?”文森摆弄茶杯,停顿了一小下才继续说:“我父母就不是同一个种族,卡尔你不知道细节,但艾尔弗是知道的,而且我母亲最初是我父亲很头疼的一个敌人呢!敌人也可以相爱,年龄就更无所谓了,所以我不认为蜜岚说的有什么问题,我想坚持。”

  “但虫族……”卡尔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来了:“你们没办法有孩子的,这或许是蜜岚姐姐拒绝你的原因。”

  “她单身,而且她没说她有男朋友或是结了婚,如果她有喜欢的人,那我就停下。”文森挥挥手,像是要赶走什么小虫子似的:“就这样了,我不在乎她拒绝我,不给她找麻烦的前提下,我喜欢她就是喜欢,我就要对她好。”

  艾尔弗心中有种很复杂的情绪,他很佩服也很羡慕文森,并且还为文森的决定感到十分高兴,这种情绪他从来没有过,他觉得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在跳着,不自觉地把双手覆盖在了胸口,这种情绪太复杂了,艾尔弗有些犯楞。

  文森看到艾尔弗挂着学校食堂大妈看到孩子们吃得很饱时候才会露出的表情盯着自己,挥挥手叫了艾尔弗两声,艾尔弗也没什么反应,文森被盯得有点发毛,别又是女妖在折磨艾尔弗了吧?文森的大长手越过茶几推了艾尔弗的脑门儿一下,语气不乏关心地问:“嘿!楞什么呢你!”

  “啊?”艾尔弗被推了一把才反应过来,听到文森的关切的询问,他心里更觉得愉悦,“我真替你高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高兴啊!”艾尔弗不得不深呼吸几下:“我第一次有这种情绪啊!这大概就是幸福?”

  文森脸都皱起来了,眼睛里都是疑惑地看着卡尔,卡尔倒是很淡定,“艾尔弗一定是在学校圈傻了吧!所以他不会理解这种感觉的”。

  “我也在学校里长大的啊!”文森掩着面孔,用力搓了搓眼睛,“艾尔弗有时候就像个白痴,我不是在骂他,他就像不知道害怕一样,如果我像他这样连续被各种莫名其妙的危险威胁性命,早就吓死了,可他还有闲心在理解什么是幸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