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艾尔尼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创世神的亲兄弟——马鸡蜥蜴?

艾尔尼亚 不掉鳞的红龙 2195 2019.06.08 23:30

  眼前的生物完全超出人们的认知。

  它有着马的头部,带着鬃毛,属于马的脖颈延伸到一半开始有短短的白色羽毛,马头自然却又别扭地过渡到了鸡脖子上,然后就是通体雪白的公鸡的身体——翅膀,爪子,甚至公鸡长长的尾羽,尾羽之下是五条属于蛇的尾巴,垂在地上扫来扫去,当然,也可能是某种白蜥蜴的。

  学校教过数以千计的魔法生物,灭绝的没灭绝的,有智慧的没有智慧的,只有眼前的这一种,艾尔弗和文森从未听说过。

  蜜岚女士已经来到三个孩子身边,保持戒备的同时向面前的马鸡蜥蜴表示了歉意:“很抱歉,呃,马鸡蜥蜴,我们沿途经历了一些让人心惊肉跳的事,所以……你知道的,我没见过会上树的马,所以……我知道这不是理由,但还是很抱歉,希望你没受伤。”

  “受伤?”马鸡蜥蜴的一条尾巴“啪啪”地拍击地面,语气中满是不屑,“那种火球最多能帮我清理一下身上的螨虫,完全不至于受伤。”它的翅膀尖遮在自己的马下巴上,似乎在思考什么,“道歉也没必要,我被吓一跳的时候连地震都引起过,当然能理解蚂蚁姑娘的反应,只不过……”它收起翅膀,马脸上露出真正的马绝不会露出的讨好的笑容,“我想吃点面包或者面饼,不然就给我把我的老家复原了。”

  卢娜老师手里的闪电火球“噗”地熄灭了,冒出一缕青烟,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庆幸。

  “我喜欢吃面食,”马鸡蜥蜴卧在地上,艾尔弗举着硬邦邦的烤饼给它吃,“虽然这个面饼有些硬,不过小麦的香气很浓,毕竟这东西是赶路吃的干粮,我可以理解。”它点评着烤饼。

  “你为什么跟着我们?”文森抱着剑气鼓鼓地坐在地上,他在卧倒时手肘有些擦伤,尽管卡尔用治愈术给他治好了,可文森还是不太高兴。

  马鸡蜥蜴吧唧吧唧嚼着硬邦邦的烤饼回答,“老实说,我以为——用神造物的称呼来说——我以为我弟弟在你们的队伍里,但事实证明这次也只是幻觉。”马鸡蜥蜴咽下嘴里的东西,艾尔弗尽量不去注意它马嘴边上因为细细咀嚼泛起的泡沫。

  “你弟弟?”卡尔跟着卢娜老师清点剩下的干粮,在分给马鸡蜥蜴之后,勉强还够吃两天的。

  “龙神,”马鸡蜥蜴似乎有些难过,语气从轻快活泼瞬间变得有些失落,“要说创世神里,跟我血缘关系最纯粹关系也最好的就是他了,我们是同一位旧神创造的,还一起玩耍过,那时候他还不会飞,只能我这个做兄长的驮着他到处看看,可惜另一位旧神不太喜欢我,我们就分开了,直到他成为创世神,为了保护我不被不喜欢我的那个旧神创造的什么鬼玩意儿弄死,我们才又见面。”

  “你是创世神的兄长……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但大崩坏中……”艾尔弗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看我长得像什么?”

  “马、鸡……嗯……还有五条蛇的后半截拼起来的……”艾尔弗老老实实回答。

  “主要长得像什么?”

  “呃……公鸡……”

  “你会相信一只公鸡创造了你并且信仰它吗?”

  “如果我是你的同类,那我差不多会。”艾尔弗觉得还是给马鸡蜥蜴一点信心比较好。

  “我没有创造新造物的能力,”马鸡蜥蜴仰起它的马头,“我不是神,没人信仰我,可是我又很强,所以当然不会死在大崩坏里。”它发出了含混地鸡叫与马的呻吟声,像是在叹息,“创世神里,龙神失踪了,另一位不算排斥我的魔神,老实说我感觉他分成了好几份,我试着找过这两个人,可通往神殿岛的传送阵全都被毁了,结界又不是我这种被归类为‘魔法生物’的家伙能打破的。”

  “不是所有的神都消失了吗?”卢娜老师束起干粮口袋,拍拍身上的土叉着腰问马鸡蜥蜴,“说真的,你从刚才要饼吃的时候起我就开始对你有些怀疑了……尽管你可能是没被发现过的什么新魔法生物——按你的说法你存在的实在太久了,却一直没被发现——又或者你确实很强,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世界没有神了。”

  “谢谢你们的烤饼,”马鸡蜥蜴也站了起来,踱着步子走到卢娜老师面前,马脸几乎贴到了卢娜老师的脸上,蜜岚女士抽出了匕首,其他人看到后,也纷纷拿出了武器。

  马鸡蜥蜴的身体扩散出了金光灿烂的、不断变形的结界,刚好将站在卢娜老师身边的卡尔撇在外边,只将和它自己与卢娜老师笼罩其中,语气阴冷地对卢娜老师说:“你们这种只是用来延年益寿造物不完备的魔法对旧神的孩子造不成什么威胁,所以你最好别把你的态度表现出来,如果不是被创世神的契约压着,如果不是还能感受到创世神存在的气息,刚才你骑马走的那条大路都不会存在。实话告诉你,你身体里的魔力储备还不如那边黄毛的魔族混血小子多,收起你的嘲讽,并且我的话你最好也相信。”

  卢娜老师没有接话。

  卡尔将手按在结界上,掌心魔力涌动,结果很明显没什么作用,只是马鸡蜥蜴似乎很吃惊卡尔的举动,它后退了几步,无可奈何地举起翅膀,好像投降一样,“好了好了我明白了,我可不想跟你们起冲突,这里还有孩子——我喜欢孩子。”它朝卡尔眨巴眨巴眼睛,语气恢复了之前的轻快,“作为烤饼的报答,我送你们回到来时的地方,只求你们能好好心,以后路过这时记得在路边放点面食就行了。”

  地上‘呼啦’一下浮现出巨大的、所有人从未知晓过的构图不规则的金色法阵,法阵内流动着未知的符咒,似乎无穷无尽的魔力波动让地面开始震颤,法阵将所有人都圈在了里面。

  “只是看在契约的份上。”马鸡蜥蜴扇动了翅膀。

  所有人只觉得自己猛地失去了重心,周围空间扭曲到糊成一团,艾尔弗觉得可能只用了几秒钟,连人带马甚至还有那辆马车,就都杵在了学校正门的内侧。

  “那个东西看样子是没说谎。”文森勉强合拢了嘴,对艾尔弗说。

  艾尔弗点点头,环顾四周,发现卡尔不见了。“不对啊,文森!卡尔呢?”

  “我的老天爷!他是从自己老家来的,不会被那个怪物给传回去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