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游仙奇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争锋相对

游仙奇闻 奚寻仙 1920 2020.09.16 15:12

  “哼!秦老魔,你该不会觉得我修为被封,就拿你没办法了吧......!”

  “你可以试试!”秦老魔面不改色的摊了摊手,浑然一副有恃无恐模样。

  “真是不知道,你这所谓的自信究竟从何而来。”木玄此刻正是急火上头,心头无比烦躁的时候。他忽然怒极反笑,眼中杀意更盛道:“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很想杀人,看来......你这老家伙是很想试试了?”

  “那可巧了!老夫也正有此意。”秦老魔双眸血眸忽然变得更加猩红刺目,狰狞凶恶的面皮扯出的笑意竟是犹如恶鬼煞魔般可怖。只见他浑身瞬间腾起一片血煞红雾,朝着木玄的方向就猛冲而上,气势如渊似狱,有如翻江倒海的奔流大河般一去不复返。”

  血煞弥漫,空气中腥味愈发浓郁,可站在原地的木玄,却并没有流露出哪怕一丝的恐惧之色,反而只是不屑的冷哼一声。“区区魔族激发血气的垃圾秘术,也好意思拿出来卖弄,我看你这老家伙是越活越回去了,是吧!”

  木玄迎着席卷而来的红色血雾,右手猛的化作一道虚影,顺势带着秦老魔那看似悍勇霸道的一记拳劲,一拿一拍,血雾就好像被极寒的风给吹散了一般,瞬间分崩离析消散一空。木玄看似都还在原地没动过,而秦老魔却已是无端地倒飞了回去。

  好在,这还只不过二位人老成精,习惯性的一记试探。秦老魔也没吃亏,至少此时他终于可以确信,这木玄也的确已经失去了所有修为。

  洞顶灵脉所散发出的荧光,依旧如薄纱般轻盈柔和,然而此刻寂冷潮湿的山洞内却充斥着一股孤清,嗜血的肃杀气息。两人皆是代表一方势力的巨擘,往日无论修为上,还是在地位上都是超然的存在。所以即便是在失去绝大部分修为之后,他们也并未像凡间武者那样只凭血勇喊打喊杀。他们依旧保持着相对的平静,即使眼前就是拼尽全力也要杀死的人。他们也会平静到冷酷的进行调整,使自身精气神达到巅峰的完美状态。

  这时明锐的光芒突然猛闪数下,就在柳奕将所有残余的东西都收拾妥当后,却是觉得眼前双目一阵刺痛,旋即连忙从腰上的口袋里掏出一张“金光符”,燃起一化,顿时变作一道护体金光挡在身前,这才堪堪抵挡住了绝大部分的冲击。

  “还好手快,不然今天可就栽这儿了!”想不到这两个老疯子,即使修为都被封了,都还能打到这种程度,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两个强到变态的家伙啊!”

  风声不止,随着洞内温度不断降低,洞壁上已经随处结满了白色的霜花,被凛冽的寒风一卷,便在空中微微打着旋儿。没有人知道木玄是怎样在体内玉府毫无灵气的情况下,是如何造成如此奇景,就如同样也没人知道,秦老魔此刻划破自己那节干枯的手臂放出血来,究竟意欲何为......

  此时寒潭内缕缕的寒气,似乎正在被木玄给渐渐剥离而出,放眼一片星星点点的冰蓝色荧光,就好像是满天的繁星般覆盖了正个空间,此时的木玄情绪反而有种不合时宜的欣喜之情,却是因为这玄天仙石硬生生封禁了他所有的修为,这才使得他此刻能彻底心无旁骛的沉浸在对天地法则的领悟之中。而这种能沉浸其中肆意施为的顿悟,绝对是每一个向道之人做梦都在渴求的完美状态。

  然而木玄和秦老魔此时却是双双进入了此等玄妙之境。

  两股如山般庞大的气息,正不断从两人周围环绕的空间溢散而出,早已化成一白一红两种色彩,泾渭分明的争锋对峙而立,那分明是两种截然不同不同的法则道韵的雏形,而此刻却已是像两张蓄力已久的强弓硬弩般,发出“铮铮”令人为之心生寒意的摩擦声。

  木玄那孤傲冷漠的身体尽管已经被大半的冰雪覆盖,却是依旧如一棵挺立的古松般纹丝不动,反观秦老魔却就像是一根在狂风中被压弯了腰的破茅草,漆黑的袍子被凛冽的寒风吹的猎猎作响。

  “铮铮”如同琴弦崩决的最后一声尖锐的颤音,最终划破两人间努力维持的最后一丝平静,蓦得眸光一闪,两道身影忽然同时有了动作。然而就在木玄单手虚握,看似正要用寒气催发更为强大攻势的同时,秦老魔却好似只以精血为引,再次利用秘法使浑身气血迅速沸腾起来,白气升腾,秦老魔体内血脉就如同复苏奔涌而出炽热火烫的熔浆一般,在体内疯狂涌动,一股更为灼热的血雾伴随白烟迅速弥散而开,将那些寒气尽数排开。

  “哼,看来......你在魔族中的地位,也并没有世人所想象的那么高嘛!”木玄见状忽然冷讽似的笑了笑,旋即一手虚握,莫名起始的道韵忽然向自周身数丈之内扩散。无数悬浮飘荡雪花一滞。开始变得无比缓慢起来。

  就好像忽然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们完全掌控,挥手间那些看似无力绵柔的雪花,转眼就汇成一道寒气四溢的洪流,不,也许并不只是洪流,因为就在那道布满冰棘的洪流冲向秦老魔的同时,就已经有一片如疯草般的冰棘丛林,从秦老魔脚下疯狂蔓延而出,就像一根根颇有灵性的藤蔓般,盘综交错地构成一座巨大冰棘牢笼。如此动弹不得的情况下,似乎眼下,就只能去正面应对木玄这道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冰寒之意洪流瀑布。

  然而现实却只能证明,就算没有眼前这些冰棘的阻碍,秦老魔也只会以更加强硬的攻势直冲而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