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节 警惕!红色西格玛

美丽灵感 樱亲 5337 2014.11.22 20:44

    黑暗森林被炽烈之火翼点燃,伴着入夜后的寒风暴雪,传来龙凤纠缠般的嘶鸣咆哮,持久而悠远,飘扬的雪花飞落又翻腾上浮形成红雨,血雨腥风里一条赤红飞龙若隐若现。

  “魔樱?!”华丽人形战机闪耀银光,形似飞龙的赤红战机在光照下呈现为燃烧的血色流体,制造出异常恐怖的气氛,与其说像魔樱,不如说它更接近于华丽人形战机的姿态,沃尔特不禁想起伽马垂死挣扎般恼羞成怒的惊愕呼喊:“红色西格玛!?”

  在暴风雪里飞扑的赤龙突然发出哀鸣,血色丛林里徘徊的龙影下,随着一只粉红权杖的闪现,绽开了轻柔的白裙衣,银光辉耀之中反射起金丝玫瑰假面的轮廓,沃尔特失声叫道:“允儿大人!”

  紧跟赤龙盘旋的方位,允儿提起权杖随影追逐,紧急下降的华丽人形战机弹出一道光影,沃尔特飞跳下来,仅仅追了两步便跳挡到允儿身前,沃尔特立即半蹲下去,同时两臂撑开道:“允儿大人当心!”

  “沃尔特,你快让开——”允儿用权杖挡开沃尔特手臂,快步绕到赤龙翼下,双目紧盯着龙首的战机座舱,呼吸紧张地说:“没有我的命令,你绝对不要上前一步,知道吗!”

  “什么……允儿大人!”沃尔特神情迷惘地站起身,他万万没有想到允儿会去而复返,而这只龙形战机究竟是什么来头!

  赤龙战机密切注视着允儿的一举一动,火红的光照打亮了允儿的权杖和她身上的礼裙,面对着那血幕般的龙翼,被遮掩在玫瑰假面下的允儿的双眼竟湿润起来:“心惠……是你吗……心惠!”

  权杖支撑着纤柔的身躯微微颤动,允儿不禁眉眼微垂,眼泪竟顺着脸颊轻轻滑落,这一幕令沃尔特惊得束手无策,他呼吸急促道:“什、什么,心……心惠大人?!”

  赤龙展翅盘旋,喷落而出的炽热光焰在地面流淌起如岩浆一般的高温液体,不知不觉间,四周燃烧的丛林也已将两人团团包围,沃尔特快速冲上前护挡,突然一阵炫光袭来,像是砸落的火球,闪现而出的强猛能量流撞飞沃尔特并瞬间穿透了允儿的身体!

  “允儿大人!!”剧烈灼烧的火光竟在允儿和赤龙战机之间形成一条红色能量通道,允儿竟被吸入其中无法自控。

  “心惠……”允儿声音微颤,她的神情惊异却不痛苦,火光将她的金发和白裙映成了血色,那血光正吸引着她的身心向赤龙靠近。

  “唔啊——”沃尔特起身冲击,再度遭遇能量流的强力排斥,被灼伤的肢体重摔反弹,那邪猛的威力简直要将他撞碎,令他在极端痛苦和惊恐之中崩溃:“——允儿大人!!”

  危急!赤龙战机能量大爆发,强大牵引力漠视一切物质却只在乎允儿!无法抑制身体的颤抖,允儿的皮肤开始变得透明起来,她的视觉忽明忽暗,意识在模糊与明澈之间的极度转换中逐步提升,她感觉到了心惠的气息,却无法辨别她的存在!“心惠……我知道你并不在这儿……”允儿闭眼喘息,低柔的呼吸渐变强烈,她艰难睁开双眼,挥起权杖呼唤道:“回到你主人那里去吧!西格玛——”

  龙翼激振,爆射血红星光,时空召唤之力疯狂透入允儿体内,汲取热血回流急冲,那一股股芬芳血气喷洒蒸腾,在暴风雪中形成血的结晶,附着在赤龙翼上,像数不清的宝石璀璨夺目,转瞬之间,允儿她渐无知觉的身体已快完全透明了。

  “呃啊啊!允儿大人!”

  沃尔特顿然失去理智,体内银光烈焰倾泻爆炸,对允儿无止尽的惦念与担忧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那缠扰他多日的噩梦竟变成了现实,终究令允儿遭遇到了此等恐怖危机!身为允儿的守护者该如何谢罪啊!!“呜啊啊——”沃尔特浑身伤口激切喷血,与此同时,被银色感应光召唤而至的华丽人形战机冲向了红色西格玛——

  激撞!两架战机之间突然爆闪深蓝电光,受到华丽人形战机自由攻击的红色西格玛竟在同一时刻被另一股强猛力量突袭击中,顿时发出凄厉的龙吟,牵引允儿身体的能量通道迅速坍塌,在一阵急切响起的魔琴声里,赤龙失去平衡翻滚惨叫,直至化为一片血影消失殆尽。

  “心惠!”

  “允儿大人!”

  沃尔特飞跳上前稳稳搀扶住了脱离能量流的允儿,允儿目光呆滞,她浑身无力地靠在沃尔特怀里,似乎是因为对心惠的深深挂念而仍然无法拒绝红色西格玛的召唤之力,深陷在沃尔特的两臂之间,温热的肌肤下涌动着那被能量流激发升温的热血,金丝玫瑰假面下渐渐流淌出浅浅的热泪,整个人就像失了魂一般。

  “允儿大人……您……不会有事的……”沃尔特触碰到了允儿清晰的心跳,他第一次感触到允儿身体的重量,现在的她是如此的沉重,重得让他无法支撑,迫使他用尽全身力气撑起允儿发烫的身躯,而他沾满鲜血的肢体已染红了允儿的白裙,分不清是允儿被赤龙吸出的血还是沃尔特伤口之血。一时间,魔琴之音由急变缓,夹杂着一声声诡笑,遗留在林中的深蓝电光缓缓现形,沃尔特惊忙抬起头,吃力地叫道:“伽马!!”

  “哼,阿尔法,想不到我竟救你一命,看来这是天意,让你的命始终掌握在我手里——”蓝光勾勒出华丽人形战机形态,伽马隐匿在战机里笑道:“只是我实在没有料到,你为了活命竟不顾犯下如此大逆不道之罪……代理人的身体你也敢碰吗!”

  “你住口!”沃尔特惊怒,随着伤口血液的激喷,他的心脏也已无法抑制地剧痛起来了,心口的颤动惊醒了允儿。允儿轻拂脸上的汗珠,深显倦意,她抓紧沃尔特的臂膀,语气柔和地说:“没事了,不必为我担心,我只是有点累了,沃尔特,扶我起来吧。”

  “啊……明白,允儿大人——”沃尔特小心翼翼搀扶着允儿,突然感到极度惶恐,就在他伸手接触允儿之手的一刹那,心脏猛然狂跳起来,那阔别不久的极端痛楚竟又出现了,沃尔特顿时发觉他全身的血液正涌向手臂——流入他和允儿的两只交缠的血手里,他同时感应到了允儿身体立即发生的剧烈抽搐,他清楚地听到了允儿激烈的心跳,那明明只曾出现在他与库莉丝朵之间的恐怖的心跳共鸣——“怎会这样!!呜啊啊——”

  “阿尔法!你对代理人做了什么!噢,天哪,真是难以置信……”伽马打开华丽人形战机的蓝光照亮地面,允儿与沃尔特的血液正发生着可怕的交融反应,那些血腥的液体竟在激烈撞击中燃烧,并且不断疯狂侵入两个人的体内,伴随着炫丽的闪光和细微的嘶鸣,蒸腾起强烈扩散的玫瑰气体——不可能!世上怎么可能会存在这奇迹般的血光反应,还有……那震耳欲聋的两个人痛入骨髓的心跳声!!

  “沃尔特……快想办法……推开我啊……快点——”允儿痛喊着,只觉得被抱得越来越紧,沃尔特的血正进入她手心冲向她全身血管,再这样下去,她的血同样要被沃尔特吸干,难道他们真的摆脱不了那个宿命了吗!允儿闭起眼,屏住呼吸,集中精神,右手中的权杖化为一只粉红长剑,汇聚能量砍向自己的左手!

  一阵剧烈疼痛之后,瞬间引起的血光爆炸终于将两人分开了!允儿痛得麻木的身心顿时舒缓下来,她渐渐睁开双眼,以为斩掉了自己的手,却发现竟是沃尔特用抬起的胳膊挡住了她的剑!

  允儿轻轻发抖,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太傻了,她不该试图阻止什么的,也许只要再坚持一会儿,一切都会结束,不是吗……看到沃尔特呆滞地松开剑的样子,他一定被吓坏了,不知伤到他没有,总之不能再靠近他了,允儿暗自流泪道:“动作快一点好吗,我们不是每次都会这么幸运的。”

  “对不起……我竟然让允儿大人您……可是……为什么,我们之间……”沃尔特慢慢放下被砍伤的手臂,他的意识已经模糊,刚才的心痛和允儿的意外举动已彻底令他身心崩溃。

  “这家伙脑袋烧坏了——”伽马闷声说,“他的命就交由我来取吧,允儿大人,我一定让他死得更加痛苦,解你的心头之恨。”

  “伽马,这里没你的事,如果你敢动他的话,你也死定了!”允儿举剑回应道。

  “啊噢,这是什么情况?对于以下犯上、胆敢侵犯代理人身体的守护者,居然得到了袒护?”伽马笑道。

  “你不必阴阳怪气的。”允儿反问道,“我还没有追究你,刚才你为什么要攻击西格玛!”

  “您说呢,它差点要了我的命,我不过是还击罢了,难道这也有罪?”

  “你杀了它!”

  “允儿大人,你被阿尔法那家伙迷昏了头么,杀死红色西格玛?我还不够等级啊,哈哈。”

  “伽马!”沃尔特气喘吁吁,抬头怒喝道:“你竟敢高高在上的与允儿大人对话,还不快滚出战机,你这是在藐视代理人吗!”

  “噢不,阿尔法,瞧你那摇摇晃晃的样子,站都站不稳了——”华丽人形战机的蓝光指向那依然被吊在树枝上的贝塔尸体,伽马冷笑道:“如你们这般弱者,就连跪的资格都没有了!”

  隐约听到贝塔似乎仍有呼吸,沃尔特起身追去,喘息之间,眼前却闪起粉红荧光——竟是允儿先行一步,她轻盈跳起、一闪而上,以精准敏捷的剑法砍断了捆绑贝塔的魔琴弦,沃尔特紧随其后接住了坠落的贝塔,真是漂亮的合作!允儿脚步微沉落回地面,她看起来困乏至极。

  “您这是什么意思!允儿大人?”伽马惊问。

  “你说呢?”允儿喘了口气,“你最好立刻从我眼前消失,若你敢再动沃尔特或者贝塔守护者的话,我一定会让你死。”

  “什么……允儿大人您真是吓到我了,我岂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呢,不过你似乎忘了,我并非你的直属守护者,你似乎还无权管辖我的生死吧。”

  “那你试试好了。”

  “不,不,我这就放他们一条生路,不过,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我将如实上报并呈现给维多利亚大人,相信其他代理人也都会感兴趣的,噢哈哈——”伽马惊笑起来。

  “混蛋,你想干什么!伽马!”沃尔特被一阵激起的气流遮住了视线,随后听到战机呼啸而起。

  蓝色华丽人形战机启动飞行模式,由人形态转为飞翼态,掀起风雪巨浪,拖出一道蓝光轨迹,冲出林海,怒飞而去,沃尔特却已无力追赶。在银色华丽人形战机的柔和光照中,森林被漫天雪花和银色树叶填充,白雪覆盖了允儿沾满血迹的白裙,她沉默地站在那里,就像刚刚谢幕归来的舞者,看不出一点受伤的痕迹。

  “抱歉,我不该放他走的,我太大意了,只要竭尽全力,我就可以……”沃尔特不安道。

  “伽马毕竟不是你能对付的,你阻止不了他的,让他去吧。”允儿叹息道。

  “可是,如果他在维多利亚大人那里胡言乱语的话……”沃尔特异常紧张,此时忽然觉得贝塔的气息凝重起来,那原本冰冷的尸体仿佛又有了体温,依靠在沃尔特肩膀的死气沉沉的肢体居然动了起来,迅速升温并且变得发烫,沃尔特不得不立刻放手:“贝塔?你还活着!”

  真是奇迹!贝塔摇晃着站立起来,从被血渍禁锢的长发里露出了苍白的脸,用沉闷的声音说道:“恕我直言……华丽人形战机装载有超清探测仪,伽马一定早在暗处偷拍了你们,而后再将视频作为证据提交给代理人议会,他这种人又岂会错失这样的机会……”

  “那个家伙他果然……”沃尔特惊道,“允儿大人,这可怎么办!”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允儿回应道,“维多利亚与我情同姐妹,他们想挑拨离间是不可能的。”

  贝塔退后两步,庄重地向允儿屈身行礼道:“请接受我最深的歉意……允儿大人,在我向您谢罪之前,我的愚昧已令我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还好,能够遇到阿尔法这样真正的战友,真是我莫大的荣幸……今后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允儿大人您吩咐一声,我等全体贝塔守护者必定誓死效忠——”

  风雪之中的贝塔保持着坚稳的站姿,说话之间,身后丛林里闪烁起星火般的绿光,那些生命的光辉渐渐勾画出战机的羽翼和机身,在贝塔身后形成强大的能量场,原来贝塔的座驾竟一直隐匿于此!不仅是这一架华丽人形战机,很快,森林里接连显现出数十、数百只绿光团,像生命之源点缀林海,在雪天之间交相辉映,极其壮观,他们正是栖息在公园里的贝塔战机群!

  “贝塔……”眼前的震撼场景令沃尔特又不禁忆起自己曾经的战友,听到贝塔称呼他为战友,他心里安慰了许多。

  “我已收到你的诚意,希望你会信守承诺——”允儿收剑入鞘,漠然说:“假若有一天我失去了所有权力,也请你们不要与我为敌。”

  允儿的话意味深长,贝塔未作应答,再度屈膝行礼,随后退入绿光之中,战机纷纷起飞,那些绿色光团浮出森林,照亮了雪夜,直至拨开云雾、汇入星海,被洗刷的夜空似乎变得干净而透明。风停了,雪还未尽,只是变成了纷纷扬扬的绿色,像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光,妆扮着静谧的森林,空气也格外清新起来,允儿甩动沾满雪花的金发,仰首闭眼,轻轻地呼吸,她仿佛立刻换了心情。

  沃尔特不得不承认,他习惯看到允儿如此惬意的样子,可就在刚刚,目睹她遭遇险情却什么也做不了,沃尔特不禁叹气道:“对不起,我真没用……如果不是伽马偷袭赶走了红色西格玛,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假如我真的被带走了……”允儿停顿了一下,表情认真地问:“你会怎样?”

  “我必定以死相拼,就算化作亡魂,也要守护在您的身边。”沃尔特不假思索地回答。

  “有你这句话,我已经很满足了。”允儿转身继续赏雪。

  “您说什么?”

  “哦,没有啦……”允儿摆了摆手,连忙屈指遮向脸庞,透过金丝玫瑰假面,依然只看到沃尔特迟钝的样子,允儿尴尬笑道:“我的意思是……”

  “我明白,我已经没有资格继续留在公园里了,但无论如何请让我跟着您吧,允儿大人,我实在没有办法再离开您了。”

  “好啦……”允儿遮住脸,轻声说:“那你还不快跟我走?”

  “什么,您是说……您同意了?”沃尔特心里涌动起一丝兴奋,可又不能完全领会允儿的想法。

  “没有我,你怎么顺利通过这片森林啊。”允儿小声笑着。

  “啊,原来如此……只是为了让我离开公园?”

  “当然了,你到底跟不跟我走啊——”

  “不,等等,等等我啊,允儿大人——”

  在萤火虫光中跟随允儿的脚步,沃尔特迷失的心仿佛重新找回了方向,虽然不知还能走多远,但每一步、每一刻都是充实的温暖的,不知该怎样珍惜,只希望能停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