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集 惊异!凤翔樱舞时

美丽灵感 樱亲 7160 2005.08.06 18:37

    充满山谷的紫色霞光渐渐褪去,朝阳笼罩了雪仙小屋。此时,受伤的仙和春都因体力不支而昏迷。骚乱的人群随着阿熊的离开,以同样诡异的速度朝原先方向溃逃,最终隐匿在了莽莽丛林之中。

  翘望碧绿的湖水,这瞬刻的平息依然难以抑制心头的惶恐。若若的目光久久停落在湖边,凝望着那静立的背影:凤,让我看看你吧,哪怕只有一眼……若若心中呼喊着。就在这时,山间传来一句紧急的回声:“战友!我在前往小屋的途中,被包围了,就在森林深处,快来支援!”

  同时听到了若若的喘息声,凤侧过眼神,停顿了数秒种,又回过头去,一边向前行走、一边化作紫光,立刻消失了身影。

  若若忍不住发出轻微的嘶喊,眼里却已经干涸。

  大家这才注意到还有人困在小屋里,得知这位就是新来的若若,于是一起帮忙把她从废墟中救了出来。雪仙小屋构造极其坚固,这一次会轻易地遭到损坏,可见受到的攻击力量已绝非寻常,根据情形和破坏程度来看,和轻型炮弹的打击力相似。如此厉害和狠毒,那个阿熊到底是什么人物,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就是来犯的恐怖组织的头目。

  深山密林,鸟兽无声。纷乱的身影穿插于树木之间,形成环围,负剑者inside被困其中。数次突围都不见成功,四面重重的人网与林木相连犹如天堑不可逾越,他们个个强悍超凡,大有将inside围歼之势。“杀!”众人一哄而上,有拿刀挥剑的,有提鞭舞棍的,也有掷镖射箭的,更有开枪放炮的,inside纵然能在枪林弹雨里游刃有余,始终无法驾御攻守之势,渐渐招架不住。突然,一柄弯刀从背后劈来,inside料不及防,刀刃嚓地砍在了他背上的剑鞘,火星四射,一股强光从那黑剑散出,众人顿时被震慑开。inside前跨一步,抚mo着背上之剑心中忧郁不决,忽见树丛间隙浮动起了紫色光晕,于是颜面喜悦,立刻松开抚剑的手,对空高喊:“战友!”

  只见一缕清冷耀眼的紫光从林间、人群里缠绕而来,瞬间在inside身旁现身。话说,这援兵只有凤吗,不错,凤一人就够了。

  Inside与凤并肩而站,黑色剑光与紫光交相辉映。攻还是不攻,此时,林中响起了熊叫之声,众人如同接到命令般开始纷纷向四周迅速退散,像阵阵狂乱不羁的风,带着特有的气息随后从森林里完全消失。

  “战友果然守约,如果再晚来一会儿,在下恐怕要被剁成肉泥了。”Inside远观丛林,长舒了一口气。

  “阁下严重了。若是晚点的话,我怕是会见到血肉横飞、尸积如山的惨象了。”凤说。

  “呵呵,战友说笑了。”Inside道,“我们言归正传吧。小屋那边的情况如何,战友对目前的态势怎么看?”

  “春和仙被刺伤了,一点线索也没有。事情并不简单,可能又会像上次那样。”

  “不能再犹豫了,我的战友!我跟你提到的事,你再考虑一下吧,现在我直说算了,战友应该立即让若姑娘离开小屋。”

  “一个无辜的女孩,不能让她去担负罪行。阁下的意思,我不会赞同。”

  森林里冷寂下来,凤的眼中透露出了一丝忧虑。

  “好吧,我尊重战友的决定。既然你来了,我也不必再去雪仙小屋,现在就回去了。那些人短时间里追不上我,请你放心。”Inside从囊中取出一只药瓶递给了凤,“这是我研制的创伤药,前一次的伤就是用它治好的。对仙和春也许会有用,你带上吧。”

  “Inside……”

  “战友,你保重。”

  郑重地把药交给凤,inside稍显疑虑,而后转身快步踏往树林深处。

  每当危难来临,凄寂的触觉总将伴随左右,在这踌躇不安的片刻,我的心再次陷入无尽的迷惘,是去杀死那些叛变了的灵魂,还是保护身边所认为最重要的人,如果必将以悲惨的结果作为代价,我宁愿自己首先得到永久的安眠……

  眼前飘起了漫天飞舞的粉红色花瓣,神经一阵刺痛,凤栽倒了下去。

  草木葱绿,清澈的溪水沿山脚奔流。顺着溪流方向,一个叫满月的女孩不知疲倦地朝前奔跑,她是粘粘家庭里的一位亲戚关系错综复杂的亲人。此次赶往雪仙小屋,一来是因为接到有关什么恐怖组织的消息,二来是要去督促仙仙早日完成做给她的新衣服——她已经很久没有一套像样的衣服可以穿了,虽然有些懒,可自己的针线活儿实在不怎么样,又讨厌花钱去买,谁让仙仙是天底下手艺最精湛心肠又最好的裁缝呢,嘿嘿……

  跑着,跑着,快到前面山坡的转角,满月隐约听见那里传来杂乱的人声,于是停住步子,悄悄地走近。“快点!”听到了男人的怒吼声,满月藏身在岩石后面,慢慢探头望去,溪水转过的一片滩涂上,聚集了十来个男人,其中竟然有个和满月一般大的女孩子,被他们包围着,在威逼下正惊恐万状地哭泣。

  “抬起头来,小姑娘,再不顺从,我们就对你不客气了!”其中有人说道。

  “你不要太难为她,桃色。本人从不强迫他人意愿,哼哼……”一个胖壮的男人说。

  “嘿!为大哥做事就是与众不同,兄弟佩服得五体投地。”

  “那是当然的。真,还有亚,你们都要好好跟我学。”

  人群里随后一阵狂放的笑。真是些恬不知耻的男人,满月心里气冲难忍,于是箭步跨了出去,大喊“住手”,却一不留心踩到了碎石,仰身翻倒。

  哦?男人们纷纷掉转回头,先是不约而同地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满月爬起身来,疼得揉揉腿和腰,看到那些龌龊的表情,她气得脸色发青,这时,注意到人群中的那个女孩,她突然挣脱了束缚,“救救我!”她跑到满月身旁,抱紧了满月的胳膊,惊泣不止。

  笑声渐渐停止了,猥亵的目光趋向阴冷,为首的胖男人问道:“你,什么人,敢来这里捣乱。”

  “你们又是谁,干吗堵在通往雪仙小屋的要道上,还欺负人家女孩子……”满月护住身后的女孩,声音有点颤抖:“看见满月大人,还不快快闪开!”

  男人们忽然又放声大笑。女孩哆嗦地捂紧了耳朵,满月毫无头绪,只想到了一个字,跑。

  “没听过什么‘满月’。这位,是我们的为大哥。”一个男人说道,“既然你来了,就不要急着走了。”

  “什么为大哥,不认识!”满月喊道。

  “这姑娘也不错。”胖男人说,“我就是为。你乖乖地留下吧。”

  “放肆!满月想走,你们谁敢阻拦!”满月说。

  “你也太不厚道了,想连她也带走?”

  “桃色,告诉她们,不顺从我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为说。

  “不能让为大哥称心如意得到手的人——”叫做桃色的男人轻蔑地说,“只有痛快地死去。”

  满月一身冷汗,心想这些家伙莫非就是传言中的恐怖组织?“听好了,我的亲人遍及天下,你们要是敢得罪我,粘粘家庭的人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满月忽然朝山坡上打招呼,“哎呀,红叶奶奶,我在这里!”

  众人一齐回头张望,满月拉起女孩的手转身便向后跑。满月飞跑起来的速度曾一直是无人能及,没想到今天却用到了实处。随着溪流的节拍,她们一隐一闪,这时,几道黑影迅速追赶了过来。

  “别让她们跑了!”“熊大人怪罪下来就不好担当了。”“杀了她们!”

  剑光交错闪动,白光闪闪渐成合围,鲜红的血水突然喷溅而出,满月一声惨叫跌倒在地,溪水被染得殷红。跪在一旁的女孩哭喊着让她“醒醒”,周围的男人冷冷地说“她已经死了”,于是又准备朝那女孩下手。只见这时地上满月的身体逐渐溶解,与溪流混为一体,忽然向上喷起,一股血色溪水将女孩卷起、冲开众人的阻挡,破散成为一团带着腥味的雾气,两人却都已不见了影子。

  山谷瀑布附近,朦胧的水气里现出两个人来,一个戴帽子的男孩搀扶着一个女孩。女孩惊讶地看看四周,问:“这是什么地方,你是谁?”

  “你瞧那边,那就是雪仙小屋。”男孩指向远处的湖,笑道:“我就是满月。现在,你应该叫我米团。嘿嘿,好不容易救了你哦,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样,认我做你哥哥吧?”

  女孩莫名其妙,原来满月并没有死,而且忽然间变成了男孩子。“谢谢你。我叫千年。”她点点头。据说,有些人拥有多重身份,并能够在极短时间里相互切换,而这些不同的身份就叫做马甲。

  晌午的风携带着枯草气味拂面而过,干涩的脸上立刻布满汗珠,就连脊背也湿透了,奈奈停住脚步,轻轻喘着气,疲倦的眼神依然是那么的动人。透过树叶间隙,依稀看出雪仙小屋的残壁,大家正在忙碌地修理,莫非小屋已经出事了。果然来晚了,奈奈的心里开始紧张起来。这时,忽然觉得有个冰凉的东西抵触到了她的后背。奈奈站住不敢动,冥想之下,可以看到身后有一个穿黑袍的男人正用刀尖指着她,不知不觉已轻微地将她的上衣划开了一道小口。

  “白嫩的肌肤。”男人用洪亮的声音说道,“闭上眼吧,小妹妹。”

  宽而沉的钢刀在烈日照射下灼热烫体,稍有偏差,奈奈的身体也会同时开裂。就在这时,旁侧飞来一道锁链,将那男人的刀卷起、分毫不差地从奈奈的身上击开了。一个灰衣女子闪现在奈奈身前,手缠锁链,怒视道:“谁敢欺负我家奈!”

  奈奈连忙转身抱住了女子:“伊伊!”

  男人收起刀,笑道:“对于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我向来不会下重手……今天狩猎就到此为止,我是峰少,希望你们能记住我的名字,我会再次光临的,美女们,再见喽——”

  一阵狂风刮起,飞沙走石,当奈奈和伊伊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

  “峰少,好,我记住你了!”伊伊气愤地说。

  “伊伊,你怎么也来了?”奈奈说。

  “还不是担心你啊。我看,你还是跟我回去吧。”

  “不……粘粘现在有难,我不能只顾自己的安危。”

  “那好,你快去快回,我在这里等你。”

  “和我一起去吧,伊伊,小屋人多,也有个照应。”

  “不了,那是你们自己家庭的事,我还是算了。你赶快去,如果天黑以前还不来,我就走了,你不用等我,好了,就这样——”

  伊伊脱下自己的衬衫给奈奈换上,自己则穿上那件被划破了的。于是奈奈在目送中依依不舍地下了山坡。

  雪仙小屋的修缮工作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估计到天黑之前便能够完成。毕竟小屋是亲爱三人组的唯一住所,同时也是大家聚居的重要场地。此刻,仙和春的伤势已经完全好转。她们受伤的程度不严重,而且仙仙本人就精通医术,小屋里存放着很多医书和药材,通常亲戚们无论大病小病的都会来小屋让仙仙医治。说到仙仙的医术,她自己总会腼腆地告诉别人那完全是她男朋友教的,仙仙的男友是个通晓中医学的厉害人物。

  接到请柬的亲人都先后赶到了雪仙小屋,他们无一例外地在途中遭到了恐怖组织的袭击,大多数人都是以马甲身份得以逃脱的。

  在一个个陌生的面孔当中,若若觉得自己没有可以交流的语言。此刻,除了对凤的想象,她更担忧的是樱。整理房间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樱的踪迹,若若不敢开口跟别人提樱的下落,可是那些自称为亲戚的人却对樱的行迹也莫不关心,若若觉得好奇怪。

  也许现在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恐怖组织那里吧。

  “以RUO的名义命你忏悔……”怜惜反复斟酌这段字句,疑惑不解:“R、U、O,是他们的代号吗?”

  “我们大可以将其命名为RUO组织,列入黑名单,正式向外界通报。”李子说。

  “通什么报?惟恐天下不乱啊!”炎说。

  “李子说的没错,让警方和反恐组织插手,我们可以省去大半力气了。我和我老公都同意这么做,呵呵。”凝凝说。

  “嘿嘿,还是小凝姐姐明辨是非啊,纸里包不住火,再这样下去,粘粘的压力可就越来越大了。”李子说。

  “我看,现在关键问题是要认清对方,知己知彼。粘粘无法处理的,外界一样无能为力,我们应该清楚这一点,而且将战火引到更大的范围,对谁都没有好处。”零说。

  “嗯,他们明显是冲着粘粘家庭来的。我们有责任平息这场祸乱,不过……似乎力量对比太过悬殊了,大家都沦落到了用马甲逃生的地步……”奈奈说。

  “我认为这不是一次偶然事件。”脉脉说,“恐怖势力很可能是被诱饵引到这里来的。”

  脉脉的话立刻提醒了大家。在保持了很久的平静生活里,除去与雷氏家族的争端,粘粘家庭并未与其他组织产生过纠纷。那么,能够招惹如此庞大的恶势力的,到底会是谁呢……众人目光突然不约而同转向了若若。

  “正所谓无风不起浪,空穴才来风。现在总算清楚了。”炎对着若若说,“早就听说小屋里来了个不速之客,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寻常。”

  “炎炎,不可以乱猜疑。”春说,“若若她也是受害者。”

  一时间,在疑惑的眼神中,在无奈的叹息里,小屋的气氛让若若感到窒息,她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在这个家族存亡的重要时刻,即使不是敌对力量,作为一个外人来说,她的存在也是多余的;身体的伤已完全康复,没有理由再待在雪仙小屋了,而且樱生死不明,这更让她无法安眠。也许离开这里才是正确的抉择,趁他们还没有下逐客令之前,继续走上漂泊的旅程。

  夜晚,幽静的森林里传来野狼的嚎叫。黑暗之中隐约飘着几片晶莹闪光的粉红色花瓣,樱从树叶堆里爬起,抖落身上的叶片,长发向后披散开,荧光映照出她的清秀面容,之后,四周暗了下来。记不得昏迷了有多长时间,樱觉得头还微微作痛,潮湿的地面把身体映得湿漉漉的,像是淋了场雨,她昏昏沉沉地开始朝前走,逐渐辨认出了去往雪仙小屋的方向,这片森林是她经常来过的地方,她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知道哪条路该怎么走。

  每当危难来临,当一个人沉浸在恐惧之中,心里却充斥着莫名的忧伤,我对天祈祷,但愿这一切能尽快地过去,从黑夜踏入白昼,四处洋溢着温暖,拥抱阳光雨露,好幸福……又好害怕,怕在那之前,在凄寒的阴暗里就被完整地吞噬,好想走出去,谁来帮帮我……

  渐渐地,远离了清冷的湖水,告别了陌生的小屋,若若拖动疲惫的步伐来到了树林边。想走出山谷,这里是唯一的路。这片松林整齐而茂密,挺拔的松树在夜色之中宛如一个个武士,矗立在湖边,守护着小屋。今晚没有月光,林中漆黑难辨。听到有脚步声轻轻移动,若若急忙躲在一棵树后,随着空气里飘来一股清淡的香味,她不禁探头张望,尽管只能看到人影的轮廓,可她已经感觉到了,那不是别人,正是樱。她还活着?若若不敢相信,从树后走了出来。

  “若若?”樱一眼就认出了若若。

  “我还以为你……”若若上前抱住了樱,突然觉得好累好累。

  “我没事。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樱吻了吻若若的脸,说:“见到你真高兴。你怎么会在这里,太危险了,走,我们一起回去。”

  “不,让我静静地待一会儿……”若若将樱抱紧,这片刻的温暖让她失去了知觉,仿佛一切苦痛都立即化作乌有,“樱,只有你才会意识到我的存在,这个世界上我没有第二个亲人了,请你不要离开我好吗,无论生死,都请带着我!”

  “若若,我们已经是好姐妹了不是么,嗯,我答应你,我们再也不分开。不要伤心了……”樱安慰着若若,心里已猜出个大概,若若一定是被迫从雪仙小屋出来的,她孤苦伶仃的能去哪里呢,如果遇到恐怖组织该怎么办。不行,这次回去要和大家当面谈清楚,必须让若若安心留在雪仙小屋。

  樱轻轻地为若若把头发捋顺,若若身体散发出的特殊香气依然妙不可言,樱一时想不起到底在哪里闻过这种香料的味道,可是真的好熟悉哦。若若是个聪慧可爱的姑娘,长得又美,要尽力使她开心起来才好啊,樱心想。

  这时,二人身后的树丛里嚓嚓地响起铁链摩擦之声,还没来得及转身,一条长锁链忽闪而来、套住了樱的脖子。阴沉的声音在黑暗之中牵引着锁链的另一端:“我以RUO的名义,命你忏悔……”

  “放开她!”若若急忙喊道,“樱——”

  樱双手紧紧拉着脖子上粗壮的铁链,支吾地说:“快走,若若,不行了……”

  锁链又猛力朝后一拉,樱痛得呼喊不出,只见牵链之人纵身一跳,在空中将链圈盘起几个来回、迅速牢靠地缠住了樱的身体,同时将若若击倒在了一边。

  樱,你答应过我的,我们两个,永远不分开……若若流着泪,爬起身来,立即抽出身上的匕首,一抹红色剑光从黑夜中划过,她将刀尖对准了自己的喉咙。

  “你……”樱挣扎着朝若若伸出手臂,身体被捆得越来越紧,手瘫软地落了回去,就在窒息前的一刻,樱用尽力气哭喊了一声。

  这个时候,樱的周围蒸腾起淡淡的紫色光雾,瞬间,一片霞光般的紫光从她身体散开,充满了整个树林,铁链在光芒中熔成灰烬,被弹开的袭击者惨叫一声撞在了旁边的树干上,散乱的头发血迹斑斑,竟然是个女人!

  明亮的光透过松树林照射在湖面上,照耀着雪仙小屋,分外绚丽。“樱亲回来了。”小屋窗户内欢欣鼓舞。

  当啷,匕首从若若手中落下,她不禁站起身,在这紫光所渲染的空间里,樱的长发随风飘动,那再清晰不过的背影让她眼前一颤,凤……是你吗。只见“樱”缓缓转过身来,几步之遥,就在这一刻,若若终于看见了凤的面孔!

  冷风吹着落叶沙沙响,凤的背后,树下的身影突然站立起来,凤急忙回身,忽听噌噌两响,那袭击者猛然跪倒在地,只见两把长剑穿胸而过,她一声嘶喊,仰身便倒下了,悲惨的面容上渐渐流下血红的泪水。凤定睛一看,不禁失声喊道:“伊伊!”

  “这就是失败者的下场——”树林中同时响起了无踪无影的声音。

  绚烂的紫光在冰冷的空气里逐渐消沉、褪散,开始凝结成无数晶莹的粉红色花瓣随处飘荡,凤倒身跪下,在花雨中瑟瑟发抖,清冷的树林里渐渐响起了樱的长久凄凉的哭泣。

  没错,樱就是凤,凤就是樱。据说这粉红花瓣在紫光中漫天飞舞的景象就叫做凤翔樱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