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节 公园守护者篇:墓场

美丽灵感 樱亲 4068 2013.10.02 21:22

    今日的寒冷似乎比往常来得更早一些,黑夜未曾降临,刺骨的寒风已吹散了暮霭,黄昏的天空依稀透出残阳的血色,细密的雨雪漫天飞扬,像冰冻的利刃肆意狂舞,吹向黑暗的公园里,又如落进无尽深渊……冰封期的公园,它可以将一切埋葬。

  沃尔特轻微打着哆嗦,从踏入公园入口的一刻起,又多了一层如履薄冰的错觉,他的双脚逐渐被淤泥和枯草掩埋,冷冽的湿气仿佛能够浸透他的身体,一种彻骨的寒冷从公园深处散发而来,阻挡着他的每一步前进,无法让他看得更远。原来这就是公园冰封期的景象,沃尔特完全无法将眼前的景色与温暖华丽的公园联系在一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公园的恒温系统似乎失效了,就连照明设施也出了问题,公园竟这样随意敞开了大门。

  “守卫已经撤离了……不是说不准任何人进入么,难道公园真的起了变化,或者会像他们所透露的,其实是在等待敌人的入侵……不,如果那样的话,允儿大人的安危……”

  沃尔特每向前一步,脚步都感到异常沉重,他自知选择了一条不归路,只要再次进入公园就意味着接受死亡的命运,对于一个违反命令的守护者而言,这里曾经是他的家园和避风港,如今却会成为他的刑场。就算现在还有回头的时间和机会,他仍然会义无反顾地继续前行,因为经过这些天的困扰和错觉的洗礼,他更加急迫地想要回到允儿身边,即使不再被她接受,或者因此而丧命也无所谓,他只想再看她一眼,只要看到她安全无恙就好。

  随着寒冷和湿气的不断加重,伤口的疼痛也在持续发作,沃尔特一只手按住背部的伤口,另只手渐渐撑在膝盖上,伤口似乎又开裂了,他感到血液正像千万条小溪在背后流淌,而那些冻结成冰的血块正在切割他的肉体、吸食他的体温,无端的心跳加速了血液的流动,在这痛感之中,心仿佛不属于他了。

  “太疼了……”

  沃尔特忍不住靠在身旁的湿冷树干上,手紧紧捂住心口,这心跳简直让他无法承受,他的脑海里一时间全是库莉丝朵的影子,就像库莉丝朵的血液在他身体里窜动,滚烫的不断交织在一起的两个人的血,那足以融化钢刀的炽热的血!也许不该刺伤库莉丝朵的手,也许不该接受她的包扎,也许根本不该把她误当作允儿去接近她,可一切都晚了,这心脏也许随时会为她而喷爆……沃尔特屏住呼吸,背靠大树,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只要不再去想库莉丝朵,身心就会得到暂时的平静和放松,这就像是一种魔咒,令沃尔特深负罪感,因为他早已将生死献给了允儿,但现在库莉丝朵却瞬间控制了他的全部。

  阴风阵阵,一束强光忽然打在沃尔特轻颤的身体上,他伸手遮住灯光,寒气之中浮现出铁甲的轮廓,四射的探照灯打亮了周围的树木和草丛,从入口方向集结的装甲群正缓慢朝公园里开进。核动力变形战斗器?不,似乎是改装后的形态,沃尔特隐约辨认出数量是二十架,并且开始估算它们的移动方位和战斗力,自从上次撤退之后,核战队又经历了基地一战,损失惨重,想不到如今又卷土重来,难道是因为他的所谓叛逃而再次上门挑衅?他们还真是心急啊。沃尔特咳嗽了一声,侧首望去,最前面的两架核战器打开了舱门,随着两个人影飞跳而下,整个装甲群也停止了前进。

  “噢,我的守护者先生,你看起来气色不佳啊——”

  听声音就知道又是那个可恶的家伙,沃尔特用无趣的目光斜视着他的两个“老朋友”弗兰克斯和花蕾:弗兰克斯依旧狂躁不安,而花蕾却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天快黑了,你怎么不换防寒服呢!怎么回事,你受伤了吗?”花蕾关切道,“弗兰克斯,快去拿件棉衣来,再晚的话他会冻死的!”

  “不不,难道你看不出,他只是需要在这儿凉快一下。”弗兰克斯阴冷答道。

  “弗兰克斯你竟敢拒绝执行我的命令……好,我会亲自去拿!”花蕾正要转身,听到沃尔特一声淡淡的冷笑。

  “不必了。倒是你们——”沃尔特注意到了弗兰克斯的面部和眼睛,漠然问:“竟然还活着吗?”

  弗兰克斯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情况,他不得不伸手触摸自己的脸,干裂扭曲的皮肤令他痛痒难耐,而他的眼睛似乎比以前大了许多,凸出的眼球胀满了血丝,整个人都显得臃肿不堪。花蕾不经意被吓到,她不敢碰弗兰克斯的肢体,躲到一边惶恐道:“噢,天啊!弗兰克斯,你又变了!”

  “别紧张,我现在的感觉非常好,体力充沛,而且感到兴奋——”弗兰克斯揉了揉鼻子,神情怪异骇人。自从被白色欧米茄变形时产生的强烈射线辐照过之后,弗兰克斯的身体就发生了可怕的变化,性情也变得更加张狂。

  “侥幸活着,不等于就可以不怕死。”沃尔特漠视前方,冷冷说道:“所以,请你们滚出这里吧!”

  “你这该死的叛徒!你以为你还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吗——”弗兰克斯突然挥出一拳,朝沃尔特袭去,沃尔特轻轻一躲,跳闪开来,只听弗兰克斯的拳头轰然砸中树干,那粗壮的古树竟瑟瑟摇颤,整个过程仅仅持续不到一秒,沾满雨雪的阔叶纷纷坠落,血液喷溅之声丝丝入耳。

  沃尔特略弓着腰,轻微喘气:这家伙究竟吃错了什么药,体能跟之前大相径庭,如此程度的拳力,恐怕已经不是人类所为了。花蕾慌忙奔到两人中间,展开手臂挥舞道:“千万别激动!弗兰克斯你给我安静点儿!你想脱离我的指挥单独行动是吗!核战队这一次进入公园是有重要任务的,绝对不是针对你,沃尔特,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弗兰克斯这才把拳头从树上挪开,毫不顾惜那随寒风滴洒的暗红的血,目光之中只有莫名的愤恨和亢奋。沃尔特冷看他一眼,回过头暗自发笑:“你们好像忘记了,我是阿尔法守护者,即使不再受公园的庇护,也改变不了守护者的使命,我从来没有说过要加入防卫军,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叛逃,如果说背叛,那只是违反公园的命令而已。而你们,任凭有任何的理由,只要谁想进入公园就必须先打倒我,但我是绝对不会给你们成功机会的。”

  “不,沃尔特,请听我说。”花蕾急忙解释,“这只是一项秘密军事行动,目的是维护世界安全,并且也是在保护公园。”

  “住口!你们的借口实在太多太幼稚了。公园不需要外人来保护,除了公园守护者,谁都没有这个资格,何况你们根本没那个能力。”

  “既然你不相信,看来我不得不向你透露这次军事行动的内容了。”花蕾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恐怕还不知道,世界各地的恐怖组织已经再次发动战乱,不仅如此,他们还集中力量组建起了一支庞大的军队,他们装备精良,就连防卫军常规部队也在交火中遭受重创,你可能更加不会相信,这支恐怖军队已经攻破了这座城市的防御网,并且在一天前就进入了公园。”

  “什么?你在说笑吗!”沃尔特惊怒,“我说过,未经允许,没有谁能够随意闯进公园。”

  “沃尔特,你为什么如此固执,请你相信我好吗,我没有骗你,核战队所执行的任务就是要清剿公园里的恐怖武装组织,否则我怎么会冒险潜入公园呢?我并不知道你已经回到这里了呀!”

  “你以为编造这样的谎言就能够掩盖你们的罪行?轻易杀死上万人,不顾那些罪犯和守军的死活,你们的做法与恐怖组织又有什么区别!”

  “原来你到现在还以为基地毁灭的事儿是我干的,这就是你不信任我的原因?沃尔特,你知不知道我早就下达了撤退命令,是魔樱的攻击引爆了核弹,她才是罪魁祸首啊!”

  花蕾浑身颤栗,她知道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打动沃尔特的心,她注定欺骗了他,让沃尔特背负叛逃的罪名,这是她应得的回报,也许她跟这样的男人注定此生无缘,哪怕只是听到一句贴心的话、得到一次信任都成了奢望。阴森的公园里,气温急剧下降,分散在景观大道四周的核动力战斗器纷纷响动,从各个驾驶舱内不约而同地传出作战队员渐渐慌乱的呼叫——

  “什么东西……”“快看!在那边——”“这里也有!”“我的天哪……好像是死人!”“不不不……尸横遍野!”

  所有核战器将探照灯全部打进森林,就在景观大道两侧的密林里,层层叠叠的竟然堆满了尸体!与其说是尸体,不如说是残肢断臂,它们被泥土和落叶裹藏在寒冰层上,血流成河,染红了林带,简直是一道恐怖的风景!沃尔特顿时大惊失色:“究竟出了什么情况……怎么会有这种事!”

  花蕾已是魂不附体,连连作呕,只有弗兰克斯独自狂笑:“死神的杰作,真是好极了!”

  正在这时,公园入口方向传来一阵紧急的鸣笛声,随着炽热耀眼的白光,一道白**影从核战器装甲群中呼啸穿过,并以极快的速度绕行至沃尔特身后,化身成为一辆白色跑车,车灯照亮了通向入口的整条景观大道。

  “该死的变异跑车,还有那个小鬼!”弗兰克斯叫骂。花蕾惊喊:“山姆!”。

  白色欧米茄敞开车门,飞跳而出的山姆奔到沃尔特面前,不顾周围任何情况万分焦急地说:“想不到我晚来了一步,但愿还来得及,你快跟我走吧,快点离开这里!”

  沃尔特稍感惊讶,目视白色欧米茄,这辆超级跑车不仅完全修复而且散逸着更为强大的能量,而数天前还是伤痕累累、奄奄一息的那个男孩竟也精神焕发地站在他面前,沃尔特质问道:“你这小子,你要干什么?”

  “抱歉!没有时间解释了——”山姆匆忙拽住沃尔特,指着景观大道的入口说:“趁现在,出口还在那里!”

  “闪开!”沃尔特甩手推挡,竟将山姆弹倒在地。

  “不……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一定要阻止你!”山姆滚爬起来,神情凝重,气息颤抖。

  “愚蠢!在你死之前,还是带着你的车快滚吧!”

  “我不走!我是绝对不会独自离开的!允儿姐姐让我通知你不要进入公园,她托我办的事,我一定要做到!”

  “什么……你说什么!你是说允儿大人?!”沃尔特猛然感到心痛加剧,他的心脏竟被山姆简单的一句话深深刺痛,他拼命压住心口,一只手紧紧拽起山姆的衣襟,声音如撕裂般震颤:“你把话说清楚!你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允儿大人!”

  不知不觉间,景观大道附近刮起邪冷的飓风,奇异的冷光在密林间极速穿梭,渐渐形成网格状的轨迹,将核战队与沃尔特等人重重封锁,白色欧米茄突然发出危险警告,在充满恐怖气息的公园深处仿佛正有人窃窃私语:

  “想走?已经太晚了,一旦踏入公园领地,这里就是你们的墓场——”

  幽暗的丛林里传来一声低沉的叹息,带着一切失去生命力的景物的苍凉萧瑟,像从死人堆里发出的低吟,将这昏暗无比的冰封世界里沉睡的游魂都仿佛在这一刻唤醒了!

  “这……这声音……”沃尔特脸色骤变,剧痛的身体慢慢向后转去,伤口溢出的血早已浸湿了他的背,但此刻逼近他的不再是伤痛的灼热,而是一股入侵心神的冰寒,沃尔特在惊异之中喘息起来:“难道……这声音……难道会是……”

  擅闯公园者死……果然是死神式的判罚!沃尔特所应恪守的法则,今日竟然真的被实践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