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迎战!阿尔法对魔樱

美丽灵感 樱亲 10120 2011.08.08 16:55

    广袤无垠的荒漠显示出疯狂的燥热,烈阳和绮丽射线辐照下的第三监狱反射出深度能量的色彩,高温点燃了四周空间,寂静的监狱地带拉响了急促的战争警报,在这经历了极短暂和平的世界,也许时刻保持警惕才是最聪明的生存法则。

  “警告,入侵者正在接近防御圈层,立刻解除安全等级,全员进入绝对战斗状态,重复一遍,基地进入战斗状态——”

  所有出入口同时封闭,部署在各个要点的大型火力发射装置迅速启动待命,机动部队驾乘重型武器装备行驶在基地最为坚固的装甲外壁上,集结在第三监狱的不仅有常规军队,还有被滞留在此的核动力战斗队,作为战队成员,刚刚从地底监狱抵达地面的花蕾和弗兰克斯也只能临危受命了。

  “可恶,情报局那帮饭桶,不是说晚些时候才到吗!”

  “没时间了,我给那男人留了路,我算准他会照我的话做。”

  跟随花蕾到达第三监狱的是核战队的一个小分队,攻击能力有限,目前敌情尚不明确,而核战队也曾经领教过敌方的力量有多强大,虽然已经请求总部增援,但面对完全未知的敌人,整个基地都可能不堪一击,如果说今日还能有扭转局面的一线生机,那么必定要靠那个人:阿尔法守护者,以及他的人形战机!

  “可恶……花蕾队长,你竟然真的相信他!”

  “哼……看我的好戏吧。”

  核战队队员各自奔赴战斗器,只有弗兰克斯呆立在监狱冰冷的防御甲板上,看到花蕾神情自若并满怀憧憬地跳进驾驶舱,弗兰克斯双目充血,气愤难抑:他不明白她为何会看重那样一个她毫不了解的甚至是仇视她的敌人,却从不把他当回事,以至于对他的生死和荣辱都不放在心上,难道他做的还不够多吗?

  “警报!入侵者已经突破防御圈层,战斗人员立即做好攻击准备——”

  “好可怕的速度……那是什么!”

  火力集群的上方,天空中出现了五颜六色的斑点,飞散的花纹跳跃闪耀,聚集着能量的致密射线如闪电般在基地上空扩散,光电云团中星辰闪烁,景色极其壮丽,那种压迫感令人窒息。

  “那、那是……魔樱!”

  一颗粉红彗星若隐若现,像从魔神世界剥落的玫瑰花瓣,拖着淡淡的光尾旋转飘移,在璀璨的光环中变换形态,直至褪去神秘的外衣,裸露出玫瑰色机体,于是天空背景出现了超级艳丽的漩涡。

  “各就各位,集中火力干掉它!”

  第三监狱的防卫军首先开火,负责基地外围安全的防空部队发动了最为猛烈的攻击,即使精确制导武器也难以捕捉其踪迹的魔樱正加速向基地飞来,地面部队调集战车做好了短兵相接的准备,防卫军的空战机也已悉数起飞。常规战机完全跟不上魔樱的速度,这已是早先战争中的一个败笔,靠精确打击和侥幸心理蜂拥而至的战机依然是去送死。而作为目前仍局限于地面作战的核战队只能按兵不动,当然,获得像魔樱一样的飞行能力并夺取制空权是整个核战队的夙愿。

  “像这样欺软怕硬畏缩在墙角活命的日子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我可再也不想被人嘲笑成无能的胆小鬼了!来吧!妞儿!来尝尝核弹的滋味儿——”

  “不!弗兰克斯!你想干什么!”

  两架核战器在防御甲板的安全区相撞,花蕾操控机械臂拦住了想要登上核战器的弗兰克斯,并且重重把他推了出去。摔倒在地的弗兰克斯痛得直不起腰,躺在甲板上咳血,却疯狂发出苦笑,他一定是疯了,他想所有人陪他送命,想在核弹发射之前就被引爆吗,这个疯子!花蕾浑身颤抖,她真想立刻踩死他,这个总是害她心惊胆颤的不安分的男人。

  “警告,基地已进入魔神世界战机攻击范围,全体战斗人员立即返回地下防御设施,重复一遍,撤退警告……”

  听着刺耳的警报声,弗兰克斯翻转身体咬牙切齿,竟然在敌方发动攻击之前就宣布撤退,这些抱头鼠窜的家伙哪里还算是军人,可恶……被花蕾无情剥夺了驾驶核战器的权利,弗兰克斯真不甘心,他不过是想证明自己的胆色和实力,又怎么会随意动用违禁武器,拿队长的荣誉和生命开玩笑呢。就在弗兰克斯愤懑之时,防御设施入口却忽然出现了一个他最不想看到的男人的身影,那个本该老实呆在监狱里接受刑罚的沃尔特,神不知鬼不觉的,竟泰然自若倚靠在装甲战车旁,无视身边大批军队的存在,正以观战者的姿态眺望樱红色的天空,那个男人完全吸引了花蕾的目光,在花蕾看来,战场上拥有那样神情举止的人俨然就是个绅士。

  “瞧,我说什么来着,我就知道他一定会来的!弗兰克斯你赶紧给我起来,滚到你的机器上去!核战小队全体待命,准备向阿尔法守护者提供火力援助——”

  “什、什么?花蕾队长……”

  在全员大撤离的紧急时刻竟为了一个沃尔特发出攻击命令,这个女人已经完全无视弗兰克斯的感受了,为了验证沃尔特的实力并博取他的信任,而不惜拿整个核战队做赌注,也许只有花蕾这种女人才能做得出,然而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沃尔特不屑一顾的冷笑:

  “哼……我看你们是搞错了,我并没有要帮助你们或者想要与你们合作的意思。”

  “没有关系,你尽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战斗,我们只是从旁协助你。”

  “貌似你并没有听懂我的意思,我没有说过要参加战斗,我只是个旁观者而已。”

  “旁观?我放你出来可不是让你看风景的,我知道你跟弗兰克斯不一样,冷静有头脑但不是个胆小鬼,呵呵……可是不要忘了,在你服从我的命令之前,到目前为止你还是个囚犯,如果你不接受我的好意,我也可以将你变成一个逃犯,让你备受世人唾弃。”

  “是吗,你想得太多了,我是不会逃走的,我既然遵守盟约听从安排,就不会擅离职守,但那并不表示我会任人摆布。还有,我最反感的莫过于拿我和别人作比较,尤其是我的手下败将——”

  沃尔特纵身一跃,跳上了一架核战器的舱顶,周围几架战斗器纷纷亮出武器直指沃尔特,这个狂妄且极其危险的家伙无时不令人警觉。“可恶!”弗兰克斯吞咽着愤怒的口水,盯着自己的战斗器却又不敢靠近,对于沃尔特的行径也许只有一点他比较认同,那就是他也不喜欢被当做评价别人的标准,而且是被花蕾当做讥讽的对象,这么一来,在她面前就再也抬不起头了。不过沃尔特那家伙终于落入核战队的包围之中,今次算是自投罗网,这一回恐怕他没有时间也没有地点去藏匿他的战机了,弗兰克斯倒要看看他到底怎样脱身,大家一起开火——如果他敢轻举妄动,就叫他死吧!

  “不好意思,让你们如此紧张,真是过意不去。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们之所以会暴露在敌人的面前,是因为已经做好了周全的部署,而不在于我。”

  “呵呵……你也太高估了核战队的实力,别忘了我费尽心机请你来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的敌人是相同的,魔樱就在上面,它要毁掉整个基地了,我们都要完了,你害怕了对吗?”

  花蕾抬起操纵杆,将粒子炮对准了沃尔特,这匹难以驯服的野马真叫她头痛,也许弗兰克斯的建议是对的,一开始就应当杀死他,而不该给他喘息的机会,假如被他逃脱将后患无穷。不过,他的生死也将牵扯到联盟协议,公园是不会坐视不管的,看来是要找个适当的机会解决掉他才行……或许现在就是最佳时机呢?花蕾挠了挠操纵杆上的手指,拇指移向了发射键。

  “呼,真是不友好的邀请仪式呢。遵从公园的旨意是我的天职,况且遭遇强敌对我来说更是一大快事。”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

  “哼,魔樱是吗,我来对付吧——”

  沃尔特脱去厚实的外套甩向一旁,以迅猛之势弹跳而起,基地附近一团银光一闪而过,尖锐的鸣声撕裂了荒漠的空气,核动力战斗群紧急散开,呼啸而至的银光掠过核战器舱顶,载入沃尔特并极速升空,在魔神世界云团的下方褪去光鲜的保护膜,展现出一个银白色机体——入侵者?不,是阿尔法人形战机!“可恶……那东西果然被藏在这里!”弗兰克斯翻滚爬起,朝自己的战斗器奔去,见到那种直入云霄并且得以接近魔樱的战机,已让他深深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悲愤了。

  “华丽人形战机!那家伙……”

  远离了地面的慌乱和惊呼,那些核战器无一不像匍伏在地上的蝼蚁那般渺小不值一提,驾驶银色人形战机重返天际的感觉竟是如此畅快淋漓,尽管隔了很短的时间,沃尔特还是找回了那么一丝惬意。不过眼前,魔神世界的这架神秘飞行体才是真正令他产生兴趣的,能够让军方束手无策并不奇怪,但是如果连公园也感到棘手就还真不简单呢,之前多次接到公园下达给守护者的追击命令,沃尔特也因此背负失职之责,今日总算有缘得见传说中的魔樱,完全是一道风景,真是美不胜收。

  没错,那是壮丽的美景,沃尔特深感震撼,银色战机正置身于柔软的粉红火海之中,源源不断的能量像席卷而来的海啸,而魔樱就是这天海中一颗燃烧着的星辰,这样的对手沃尔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震撼感不是基于对方的强大,而是它的外在美。阿尔法人形战机监测显示,双方已相互锁定目标,看样子对方早已进入攻击模式,可千万别被它的外表迷惑了!沃尔特打开神经牵引程式,引导华丽人形战机切入战斗姿态,能量全速集中,撑开银翼骤然迸发,形成一颗银色流星逆天而上,与同时化作彗星的魔樱疾驰相撞,如冷兵器短兵相接,撞击、吸引交替,天空布满了血丝般纷繁华丽的闪电,不愧是阿尔法守护者,魔神世界终于也遇到了此等强硬的对手。

  “好恐怖的打法,换做是我们早被碾碎了!”“那小子,真的能把魔樱给干掉吗?”

  “混蛋……拥有那种战机,真是够幸运的家伙呢。”

  “射程太远,而且没有办法瞄准,看来克莱德的计划要落空了,我们根本没机会下手不是吗。”

  “快给我住嘴!你们这些沉不住气的家伙!”

  “……是!队长!”

  核动力战斗小队在花蕾的训斥下变得更加躁动不安,毕竟在强大的敌人以及公园守护者面前他们都显得弱不禁风甚至毫无用武之地。唯有心神凝重的弗兰克斯始终通过瞄准仪观察沃尔特所驾驶的那尊银色战机,也许在他看来他们之间实力的差别正在于此,以至于身份地位悬殊,而沃尔特所享有的待遇不过是一种际遇而已,弗兰克斯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也能得到那一切。

  华丽的天空色彩下,阿尔法人形战机与魔樱展开了最为壮丽的搏击,两股形色相异的力量不断交织和分离,迸射出耀眼的虹光,在银色战机不息止的追袭中,粉红**樱渐渐化身为人形,蓄积能量浮出云海,瞬间释出亿级攻击射线——樱色湮灭,如疾雨暴雪横扫而过,空间产生剧烈颤动,华丽人形战机撑开防御盾稳立在射线集群中央,随即放出银色反击炮,双方强大威力交互反弹,惊涛骇浪席卷天际,两驾高等级人形战机终于正式交战了!

  “这种情况……恐怕我们都得死!”

  “不想全军覆没的话,撤退吧!队长!”

  核战队陷入恐慌,可是花蕾又怎么会轻易放手,撤退等于全盘失败,如此一来不仅会让军方失掉战局,而且沃尔特也会借机逃之夭夭,届时根本无法向上面交差,倒不如以逸待劳,等他们两败俱伤之后再以叛逃将沃尔特定罪,那么就可以名正言顺回收并接管华丽人形战机了。事实上,花蕾的预测正在逐步应验,随着阿尔法与魔樱的战斗进入白热化,战场空间形成一个无限宽广的整体,随时都有可能爆炸从而摧毁一切,因此双方彼此保留了致命攻击,二者之间进行着能量的互换与宣泄,华丽人形战机不断变换姿态但始终找不到对手的弱点,魔樱像在编织一张看不见的网,使其显得更加扑朔迷离,沃尔特渐渐发觉,他的行踪已被魔樱预知并且牢牢掌控了。

  好厉害的对手!沃尔特深感诧异,现在已并非有闲暇揣测对方的水准而是要考虑自己能否全身而退的情形了。这是身为阿尔法守护者本不该有的顾忌,但沃尔特不得不为公园的安危感到一丝隐忧,魔神世界的力量足以危及公园,然而沃尔特却从魔樱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敌意,以致力不从心,令他没有办法全力发动反击。

  深入地面以下的第三监狱与外界隔绝,听不到战事的轰鸣,只有牢房里的恐惧嘶喊,这里关押着数以万计的重犯,那些无论是曾经活跃在世界舞台的风云人物还是罪孽深重的无名鼠辈,但凡来到此地就如同掉进地狱,永无翻身之日。基地拥有最为严密的防控系统,看守犯人的巡逻小队游走在各个紧急通道,可是这种时候,即便有人能逃出去也必死无疑,因为就连防卫军也自身难保了。

  “真是的,核战队那帮家伙,平日里深居简出自命清高,到了关键时刻就装模作样故弄玄虚,其实我看根本没什么战斗力可言,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不知他们还能持续多久。”

  “谁说不是呢,简直太疯狂了,那样集体暴露在敌人的强大火力下,就像一个个定时炸弹,想想都会觉得很可怕。”

  两名巡逻兵徘徊在幽深的监狱地下通道。说话间,一个闪着蓝光的黑影隐现在通道的尽头,像是一簇飘荡的鬼火,拖着沉重的脚步声向他们靠近。两名士兵目不转睛愕然伫立,武器紧紧贴在胸前,已是浑身冷汗。灯光忽明忽暗,从黑影身上脱落的死人般的肮脏腐臭,如同深蓝色的萤火,破损的手铐与脚镣沾满血迹缠绕在魁梧的躯体上,就像地狱里的人形野兽,面目狰狞却挂着残笑。

  “喂!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滚回你的牢房里去!该死的,我承认被这混蛋吓到了……”

  “好吧,我也是……真见鬼,他是怎么逃出来的。嘿,小心点儿,别用枪指着他。”

  密闭的牢狱里弥漫着腐尸的恶臭,幽灵般的猛男无视巡逻兵的警告,继续大摇大摆进行在通行要道,目光恐怖且邪恶,强健的肌肉纹理间隐隐流血,分不清是他自己的鲜血还是杀人的罪证。不管怎样,他已经无路可逃了,对于胆敢冒犯防卫军的形迹可疑者,就地处死是不必向狱警通报的……强烈的恐惧和恼人的压抑感促使巡逻兵立刻开枪射击。血色中鬼火狂舞,灯光突然熄灭,滚烫的血液在阴冷的通道里喷溅,被淋湿的墙壁散发出恶浊的气味,昏暗的地底监狱刮起了蓝色磷火的风暴……呜!

  “报……报告!第二区发现逃犯……一名防卫人员遇袭身亡!”

  巡逻兵的报告促使基地再度响起紧急警报。无能的常规军只会在这种时候添乱,令人恼怒的警报声,核战队已完全不去理会,抵御魔樱与华丽人形战机的火力拼杀已经够他们消受的了,原本以为只要等到两败俱伤就能一举成功,现在看来阿尔法和魔樱之间根本是在玩游戏,双方正反射线相互牵制,这样一来不仅基地不保,华丽人形战机也将一去不返了。

  敌人的反应是沃尔特始料未及的,魔樱对他的作战方式甚至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在实力彼此相当的情况下可以轻而易举对他进行压制。华丽人形战机的行踪向来是隐秘的,而有关战机的一切资料也都是公园的机密,敌人是如何得知的呢。

  基地终于停止了对魔樱发动的无效攻击,战火硝烟之中,由五架装备精良的核动力战斗器组成的防御阵列也显得岌岌可危,未曾发挥余热就要跟着基地同归于尽,难道这就是核战队的宿命!荒漠酷热的风沙吹袭着监狱哨所,防卫军撤退时的通道口接连传来枪响,被杀死的卫兵倒在两旁,一股血腥气味很快便弥漫开来,从黑暗通道里出现的可怕蓝影正不断接近核战小队,紧急警报所描述的可疑人物在基地生死存亡的时刻现身了。

  “这……这又是什么情况!是那该死的逃犯吗,他最好待在那里别动,再朝前一步的话我保证轰掉他的脑袋——”“看来常规军已经堕落到无耻的地步了,竟然让犯人到这边来放风,以为核战队是替他们收尸的吗!”

  防御阵列边缘的核战器急急调转炮口,可恶的杀人魔鬼却依然阔步前行,透过风沙裸露出那沾满士兵鲜血的身体。比战车装甲还要坚韧的合金链都没有办法锁住他吗,竟然可以冲破世上最严密的监狱防控体系,不管是人还是鬼,炮击之下那种血肉之躯就算再强也难逃一死了。

  “吵死啦……”

  “什么!”

  魔鬼的化身发出阴冷的笑和无趣的叹息,真是不要命的家伙,对着电磁炮,他那凶猛的气势丝毫不减,那阴森的表情和恐怖的笑声简直令人至死难忘。随着他亢奋的喘气声,滚滚风沙中渐渐凸现深蓝色的背景,如同感受到主人脉搏的跳动,从遥远世界洗净风尘来到基地,蠢蠢欲动,那是什么!

  “我的朋友好像不太高兴了呢……”

  “你说什么!”

  “唔……呜哈哈哈哈——”

  那低垂的头颅突然仰向天空,狂猛发笑,燥热的基地被一片极冷的寒气笼罩,深蓝色阴云阻挡了阳光和风沙的摄入,在冲破基地最后一道防御网后,急速降临,以毁灭之势砸入地面,现身而出的是一只幽蓝色巨型冰寒机体,它吸入血腥狂放的越狱者,以光速喷射而起,如猛兽撕裂食物,瞬间将一架核战器劈成两半,而后冲向太空。

  呜哇——侥幸逃过一死的核战队队员乘坐救生舱弹出,被蓝光冰冻的核战器发出了爆炸前的强烈警报。防御阵列被打散了,核战队面临空前的灾难,遭遇突如其来的打击,一时之间还难以有所反应。

  “不要慌!立刻处理受损的二号机!”

  “队……队长!那个……”

  “立即将二号机残骸移出作战区域,你们没听到我的命令么!”

  “队长!二号机……装载有六枚核弹头!”

  “什么!”

  “撤吧……花蕾队长!”

  “混蛋……竟敢违抗我的指令私自携带核弹!”

  花蕾十指颤抖,怒不可遏,随即按动发射器将迎面逃来的二号机驾驶者当场击毙。从浓烟里传出的倒计时警报敲响了基地的丧钟,价值千亿美元的二号机,士气涣散的核战小队……大势已去,花蕾双目无神,冷汗渗出妆底挂在赤红的脸上,不知该如何回去交差,一想到军法处置便能感受到女人身体的脆弱了,不过那是绝对不能发生她身上的。

  “好吧!滚吧,都快点滚!忘恩负义的混蛋,我是不会放过他的……全体撤退!”

  花蕾这个光艳夺目的女人终于肯认输了,随着撤退命令的下达,核战小队即刻抛下数万条人命,仓惶逃离。基地发生剧变,战斗中的沃尔特还不知情,此时的阿尔法与魔樱已经变成了两块相互作用的磁铁,不断转换磁性牵引制约,更加难以接近对方,发动最为猛烈的攻击却永远也无法对彼此造成伤害。面对如此难缠的对手,沃尔特感到了一丝疲惫,眼前最强大的不是敌人而是他心中的困惑,这迫使他不得不重新审视整个战局,至少他不想再继续陪魔樱玩下去了。

  “为什么我会如此心神不宁,这个魔樱真是不简单,原本不想伤害她的,看来别无选择了,呼……必杀技!尝尝这个吧——”

  华丽人形战机变换形态,展开银色外壳,四对变形机翼旋转凸起,机体能量迅速感应集中,以裂变态全速喷涌,聚合射线形成潮汐——华丽人形战机十佳必杀攻击之一的银色狂想曲,这曾是阿尔法守护者在月光下灭亡时的惨照,沃尔特将其作为人形战机的一部分保留了下来,以此纪念那些逝去的兄弟,其深刻的涵义便是在灿烂的回击和华丽的守护下得到永恒。银色狂潮席卷天空,在太阳光中激烈地穿透和反射,华丽人形战机猛扑推进,魔樱却显得有些迟疑,直到机体自身发出预警才作出紧急回应,攻击能量急速提升,魔樱由人形态转换为花瓣形态正面回击,放出杀伤力超越“樱色湮灭”的星云级侵蚀射线——樱花暴雨!

  “哼,总算中计了。”沃尔特突然关闭战机的自动运行模式,改为手动操作,闭合发射器,收拢变形机翼,变攻击态为回巢模式,以超高速横穿樱花暴雨再调转机身俯冲而下。樱红风暴在经历一场极度宣泄之后遭遇的却是零抵抗,沃尔特竟能利用虚拟攻击制造出银色狂想曲的假象,魔樱被摆了一道。樱雨中,华丽人形战机逐渐熄灭能量解体消隐,沃尔特得以全身而退重返地面。此时的基地已成废墟,遍地都是尸体,俨然发生过另一场战斗,烈火吞没了通往地下要塞的入口,早已不见核战队的影子,只有一架残损的核战器被遗弃在燃烧的战场,看样子就要爆炸了。

  “呼,核弹!运气还真是差。”

  重新启用华丽人形战机能够规避核爆的风险,但是屏蔽反弹樱花暴雨的结果同样会让阿尔法守护者背负损毁基地的罪名,这究竟是防卫军设下的圈套还是敌人制造的陷阱?漫天降落的樱雨尾随沃尔特奔涌而至,透过火焰变成了绚丽的紫色,分秒间带来无与伦比的观感,凝滞的空气、酷热的金属仿佛都将喷薄而起。形单影只的沃尔特像个观景者,樱色云雨布满了他的视界,不可思议的温度和色彩触动着他的神经,身体仿佛被冻结,充盈得就连心跳也停滞了。就算失去原目标也能穷追不舍,真不愧是樱花暴雨,在它降临的瞬间,雨幕中透出一股粉红色火光,从沃尔特身边强行穿过,那冰柔的感觉、疾驰的速度简直一触难忘——是魔樱!

  什么!?沃尔特遭遇粒子态魔樱,被其强大引力吸入体内,在樱花暴雨抵达前的万分之一秒脱离了地面,惊异!魔樱的粒子竟然侵入沃尔特的身体,如此轻易就将他完全控制,让他的身心听从召唤,他甚至可以清晰感应到魔樱的呼吸……屏蔽了那撕裂大地的连锁爆炸、万人的哀嚎以及肆虐的沙尘暴,凌驾于核爆的威慑力,从壮美的蘑菇云里穿出,恢复人形态的粉红机体一路飙升,再由基地上空横向飞行,而后变速直入太空。瑰丽的羽翼浮游在静谧的夜幕下,樱色机体透着丝丝寒凉,沃尔特发现自己正处于魔樱的近身防御系统内,感觉不到一点杀气,真是难以置信,难道又是一个阴谋。

  “不要动!暂时不可以乱动,好吗……”

  什么!这……从魔樱驾驶舱里发出的声音,近得就在耳边,甚至可以听到她的喘息。竟然将敌人纳入近身防御系统,这个魔樱真是不可理喻!不过,她的声音,为什么如此熟悉……沃尔特渐渐感到背后一阵刺骨的冰冷,从外空间辐照而来的冷光穿透了安全壳,将魔樱机体映照得一片幽蓝,四周空间游荡着鬼魅的咆哮,随着一股幽冥般的力量强势逼近,魔樱迅速提升防御能量,激闪的蓝光从粉红机体背后划过,一个极速擦撞之后,在魔樱的正面聚合显形,释放出极度的寒冷,一架体型庞大的深蓝色机体从孕育幽灵的魔光里破壳而出——

  “哼哼,好久不见了,队长大人。”

  “托马斯!”

  魔樱机体发出的炽热能量与冰寒的蓝机相对峙。好恐怖的家伙,若不是魔樱,恐怕沃尔特早被冻僵了,再加上刚才的撞击也让沃尔特承受了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楚,自从他离开公园就再也没能得到喘口气的机会,作为唯一留存下来的阿尔法守护者,尝尽活着的痛苦原本就是沃尔特习以为常的,但是这个闪耀蓝**光的家伙让他很不舒服,尤其是在这种时候突然打断他的思绪,令他很不愉快。沃尔特试图移动身体强行脱出,立刻遭到防御系统的警告。

  “让我出去,我来干掉他!”

  “不可以!你千万不要动,听我的好吗……”

  透过驾驶舱轻薄的防护网,焦虑声和喘息变得更加急促,这个声音实在太过熟悉,还有那种语气,这声音简直就是……不会的,那是不可能的!融和了冷热交织的呼吸,从驾驶舱里飘出的清淡玫瑰香气被冷光照射附着在防护网的中心,隐约映衬出一个令沃尔特惊心的轮廓——金丝假面!

  允儿大人!?不可能!怎么可能呢!一定不会的,这一切都是幻象,怎么会是允儿大人!沃尔特像被电流击中,身不能动,无法思维。和允儿分开不过一天时间,却仿佛比一年还要久,允儿大人就像高高在上的神,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是不会错的。绝对没有可能,绝对不会是她!

  “托马斯!你怎么会……”

  “见到我平安无事,你好像不是很开心啊,我亲爱的队长大人。今天真是托你的福,多亏你解除了基地的防御圈层,我才得以轻松出狱,我真应该好好地感激队长大人。”

  “什么!原来你……”

  “怎么,队长大人感到很后悔,还是你早就忘记我的存在了呢,呵呵……”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看来基地遇袭、核战器被毁正是托马斯所为,他不是很早以前就死了吗,以为他从此消失,原来一直是被关押在防卫军的监狱里,他的蓝色幽灵战机竟然也复活了!魔樱将防御系统能量提升至最高等级,打开机体射杀系统,启动“樱色湮灭”预备模式,以迎对这个曾经强大到能与她鏖战数日的幽灵杀手,可是她感测不到深蓝战机的任何攻击举动,只听到了托马斯鬼嚎般的笑声。发出那种难以理解的苦笑,难道他还没有忘记以前的事情……正在魔樱感到不安之时,从托马斯身后穿出的两道火光击中了幽灵战机的翅膀,化身而出的一架水晶级魔神战机和一架钻石级魔神战机急速穿插至魔樱和托马斯之间——

  “队长!”

  “蒂芬妮!杰西卡!”

  她们两个,终究还是跟来了吗,幸好没有参与同沃尔特的战斗,不然事情就麻烦了。目前的情况是比战争更为复杂的局面,魔樱已经无法收场,尤其是托马斯的出现让她不知所措,现在她必须保持谨慎和镇定,至少在沃尔特离开之前,她什么也不想做。

  “美女们,好久不见,呼呼……既然援军都到了,那么我先告辞了,不过我会再来找你的,亲爱的队长大人——”

  托马斯留下一串诡笑,驾驶深蓝**神战机化作一道幽灵之光,劈裂了幽暗的夜幕,向着无比深邃的空间飞逝而去。虽然没有发动攻击,可是他的战斗力明显比以前更强了,受到蒂芬妮和杰西卡的双重袭击居然也毫发无损,这个人既然带着死亡和怨念重返魔神世界,今后将要发生的事情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托马斯还活着?”

  “队长!因为担心你,所以……”

  “没关系,已经没事了,你们先回去吧。”

  两架魔神战机交相辉映形成水绿色与鲜橙色保护链,她们缠绕着粉红**樱徘徊了数圈,最终离去。蒂芬妮,杰西卡……因为是姐姐的关系,所以始终都不准她特立独行吗。不过,沃尔特他还好么,刚才一直担心他会乱来,可是这会儿又没动静了。

  “那个……你现在可以出去了。”

  “……嗯?哦——”

  魔樱关闭防御系统,随着粉色保护膜的破裂,沃尔特被缓缓推出,同时由隐形态转为实体的华丽人形战机将其装载,两架战机如此贴近几乎没有距离,若是以战斗状态相对,华丽人形战机发出的任何攻击都将形成致命的打击,相反,魔樱也可以做到。但是现在都不重要了,沃尔特所遭受的打击已经远远超出了魔樱所能给予的。燃起粉红烈焰的魔樱,像一只火鸟偏偏起舞,在华丽人形战机前静静地升华,形成一颗樱色彗星,绕过银白色机翼,带着沃尔特所有的疑惑飘然而去。

  流星降落,神秘而沉静,穿越湖泊,拂过森林,沿着山涧溪水,从宽阔的瀑布逆流而上,含着花香一路攀向高峰,闪耀着迷幻光芒的粉红机体迎着太阳的光辉来到山巅。迷人的景色就像安乐的梦境令人抒怀,玫瑰花雨中的魔樱,美丽无瑕却是战争的机器。跳出驾驶舱的她,踏着玫瑰花瓣轻盈落地,套在她纤细手指上被摘落的金丝假面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是啊,一切都太过耀眼了,甚至过于刺眼了,所以好想面对真实的自己。

  “傻瓜,为什么会那么做呢。”

  对不起……她在心里自责着,她发觉自己对沃尔特的担忧只会有增无减,这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渐渐埋藏在她的心里,无法言语,叹息之时又有些惆怅,她好想找个人尽情倾诉:

  心惠,还活着吗,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