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集 小白!当情断意绝

美丽灵感 樱亲 7608 2005.11.19 01:50

    我知道了,等待是徒劳的,思念也会付诸东流,我牵挂的人哟,你已教会我如何快乐地活着,我要重新振作起来,只把美好的回忆留在心底,深呼吸,迎接崭新的明天,忘记忧愁,忘记惦念,忘记你……就这样放手,断线的风筝不再去追……

  清新明丽的早晨,阳光透过窗户玻璃,抚照着年糕温润的泪眼,她孤身睡醒,红色柔软的床被温暖舒适,侧身抱去,依然只是蠕虫妹妹的空枕……

  又到开饭时间,雪仙小屋亲戚满堂。春春和怜惜做好了饭,大家帮忙摆桌子,人基本到齐了,却只差仙仙一个。听牛排妹妹说,她姑姑刚才被幻约出门了。

  此时,幻和仙正来到瀑布旁的小树林里,仙被幻牵着手,显得很不情愿,由于她这两天有意躲避幻、不愿讲话,终于惹得幻沉不住气,生拉硬扯地叫她出来约会。

  “仙仙,是不是因为小雪那件事,你还在生我的气?你忘记我是怎么教你的吗,作为医生,需要比别人更客观公正地对待事实。”

  “可是……”

  幻两手扶住仙的肩膀,情绪急躁,一双眼睛盯着仙的脸,眼神飘忽不定、似野火浮荡。

  “事情都过去了,别管了。还是多想想我们的事吧,老婆——”幻吻抱住仙,一个劲儿地亲热。

  “幻幻,不要这样子……”仙心中不悦,尽力躲闪,却被幻紧拥于怀,搂得喘不过气。

  “老婆,我想死你了,你都不知道我见你一面有多不容易,我这些年在外面吃苦受罪,现在终于有机会和你在一起,难道你不高兴么。仙仙,我们结婚吧——”幻吻着仙的唇,兴奋地说。

  “幻幻,你是说真的吗,可是我……”

  “还等什么呢,仙仙,待我回城堡禀奏雷大人,即日操办咱俩的婚事。”

  “不,等等,幻幻……”

  仙的忧虑无济于事,幻容不得她辩解,一双搂抱着的手从仙的腰不规矩地抚mo开去。仙越是抵抗挣脱,幻的动作便越是狂热。

  “别这样,幻幻,我求你……”仙激切地逃避,可是幻全然不顾她的感受,肆意地抚弄,疯狂地吻舔,践踏着她纯真的梦想——曾几何时,与幻共续情缘,是她作为女孩子的唯一期待,在幻离她而去的漫长岁月里,她不止一次地偷偷哭泣,和心目中的王子隔海相望,那是一个女孩伤心绝望的痛苦经历。等待着王子的归来,他终于回来了,可是他变了,变得奸猾,变得无情,变得狂妄放纵,变得无比陌生……

  “仙亲——”

  瀑布流水“哗哗”不绝,遮盖了树林里的骚动,也削弱了林外的响声,此时,樱正从湖边来到瀑布附近。“仙亲,吃饭了——”樱四处寻找,走进了小树林。这片树林清新秀丽,又靠近瀑布,是樱、春和仙经常来玩的地方。

  “求你了,幻幻……”仙含着眼泪,就像一个担惊受怕而又筋疲力尽的公主,被幻捆在怀里,仅仅成为发泄****的对象。

  “仙亲——亲爱的——”

  穿开茂密的枝叶,樱匆匆忙忙朝里走,忽然看见了那毫无遮掩的一幕。“仙亲……”樱连忙捂住眼睛转过身去。

  拥抱热吻中的身影猛然受惊,幻一阵急呼吸,停下了手,仙顿时羞得面红耳赤,不敢睁眼。

  “哦,对不起!”樱慌颤得赶紧就走。

  “等一下!樱亲!”仙急喊了一声,同时用力将幻推开,一边整理着凌乱的衣裳、一边飞奔到了樱的跟前。“樱亲,我跟你回去!”仙惊羞不已,拉住樱的胳膊便推向前走。

  “仙仙!你别走啊!”幻措手不及,疯模疯样跟了上去。仙急怕地丢开樱的手,扭头便跑,独自奔出了树林。

  “仙仙!”幻没追几步,看到仙就像一只受伤的野鹿,一会儿就没了影子。这徒然中断的激情、那远去的身影,如同被截断了毒瘾似的让幻浑身困痒难受,更百思不得其解:她竟然在逃避,逃避难得一遇的相会,逃避她身为女孩所应奉献出的,让男人苦苦等候这样的结果。亵du了春xiao一般的美妙时刻啊……可恶的罪魁祸首!

  幻猛然转身回去,这时,樱还呆立在原地,一副紧张而又难为情的神色歉疚不堪,她想说对不起,可是幻的表情让她深感害怕。只见幻绷直了脸、怒气冲冲地踱步来到樱的面前,樱慌错不及,轻轻把头低下,秀长的头发将一张满含歉意的脸垂掩修饰,柔弱似水的娇容没有半点瑕疵。幻激愤地挥起手来,原本准备拍出的一巴掌,却瞬间抚捏住了樱的下颌。

  樱慌吓得不敢动,那湿汗之手接着便将她的头缓缓抬拔而起。好个清秀,仙仙身边竟有这么美的女孩子,幻的目光迅速由樱的面孔移向她的身材,顿时两眼放光,口呼热气,手牵住樱玲珑乖巧的下巴猛地向前一拉,便将她抱进了怀里。

  “哦!”樱反应已迟,还没来得及挣脱,幻的强吻即刻雨点一般落在了她娇脆的脸上。

  “住手啊,幻幻……”樱天性温柔,抗拒也成了婉顺,这令幻更加放肆无度,把刚才的痛快与不痛快全都撒泄在了她身上。

  “仙亲她会生气的……”

  樱哭了。幻的虎狼似的眼神将她牢牢挟住不放,饥渴之势垂涎欲滴,恨不得将她吞入口中。

  “哈哈!仙仙是不会知道的——”

  幻如痴如醉地嗅着樱身体散发出的清新香气,许久以来心中积下的渴求与郁闷忽然得到了无限度的释放。

  “仙亲会生气的……”

  少女的默默哭泣,谁人能知,谁人能助。这个狂乱无惧的男人终于停下了手脚,似乎还是觉得不够过瘾,他吻了一下樱的脸,而后深深地将樱拥抱,樱温暖的身体渐渐变得凄冷,这奇妙的感觉让幻腾云驾雾、舒爽无比,他静静地靠着樱娇嫩的身躯,抚握住樱的胳臂,眼珠子打着转,心跳难耐,一个情不自禁的念头酝酿产生。

  幻忽然将樱推靠在树旁,露出了野狼的獠牙和嘴脸,就在这时,樱的身体却冷得已如一尊冰雕,幻不禁打起哆嗦,只感觉樱那冰冷的手不知不觉反捉住了他的手腕。幻清了清昏热的头脑,突然大吃一惊。

  “唔呀——”幻的一只手随即遭到强力撕折,如千斤压下,他反应迅急,另只手慌忙拔剑,剑划出半圈,才断开纠葛,幻痛得嗷嗷直叫,捧握手腕,这时向前看去。

  见鬼!哪里还有樱的存在,只有一个神色漠然、满身寒气侧立在他面前的人——凤!

  “唔哇……”幻的手抽筋作痛,若不是刚才应急挑开,恐怕当场残废。

  只见凤目无神情地看了幻两眼,而后甩起长发,迈着男人冷酷的步子转身走了。

  犹抱美人,转瞬俱变。方才一身狂热的汗,现在湿冷搐体,幻惊退撤步,禁不住莫名其妙哭笑不得:凤……樱……樱……凤……呜哈哈……哈哈……

  传言是真的,怪不得这绝世佳人神圣不可侵犯……不过既然已经享受到了那柔骨芳肌,也算无憾了。自认是占了樱便宜的第一人,幻虽落个疼痛惊恐,依然怀着一份如意与不安分的心情,一路狂笑回到了城堡。

  幻只身来到中央大厅,这时,雷正在喝茶养神。“大人——”幻屈膝跪下。

  “我说了不见任何人,不要无视我的命令!”雷说。

  “雷大人——”幻神采飞扬地说,“属下就要结婚了,请大人成全!”

  “结婚?”雷缓缓喝茶,说:“和谁?”

  “是仙仙啊,大人怎会不知呢。”幻笑道。

  “哼……”雷随即将茶碗摔在桌上,道了声:“滚!”

  “大人!属下知道不能和雪仙小屋联姻,因此决定把仙仙接到城堡里来,隔断她一切亲戚关系,让这女人服从于雷氏,让她给城堡冲冲喜气。”

  幻自以为劳苦功高,恃才放旷,什么事到了他手里都能扭转乾坤。

  “冲喜?呵呵呵……”雷起身走下台阶,长笑了一声,拂袖而去。

  大人的意思,是默许了吗?幻不禁笑颜叩谢。

  女孩至纯至真的幸福,一生只有一次。现在她要把这唯一的幸福匆匆奉出,即使昔日的王子不再令她感到荣耀,即使她明知道这是一次赌注,只要他没有变心,仅仅有这一点也许就足够了。

  雪仙小屋举行了盛大的欢送仪式,小屋的主人——仙仙,就要离开她的家了,因为幻正焦急地等候在湖边,不屑一顾地要带走她的女人。婚礼将在后山戒备森严的城堡中进行,旁人、外族甚至连一只蚂蚁都别想踏入半步,仙仙将不得不在没有祝福声的冰冷城堡里成为新娘,或许也见不到伴娘、伴郎和牧师……

  “仙亲,亲爱的,你真的想好了吗……”

  “仙亲,无论如何,希望你幸福……”

  “春亲,樱亲,亲爱的,我走以后,你们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我们的小屋,我会常回来看望你们的,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们,我的好姐妹……”

  亲爱三人组在屋外拥抱泪别。仙仙只被准许带了一个简单的包袱,幻说已经为她在城堡收拾好了房间、安排好了一切。在一阵欢送声中,仙仙难舍难分地离开了小屋。“各位妹妹们,再见喽——”幻挥了挥手,牵着仙仙便由小屋后侧上了山。

  翻过山,跃过峡谷,向着城堡犹犹豫豫地前进,仙的心中一片茫然,好希望幻能安慰安慰她,可是幻却一言不发、紧捏着她的手阔步前行,她被捏得好疼好痛,跟随着幻蛮横的步伐跌跌撞撞地来到了雷氏城堡外。高高的城堡威严耸立,给人的震撼力与雪仙小屋的温婉惬意截然相反。幻与仙在城外留步,幻高喊“开门”,城堡的吊桥却始终不见放下。虽然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山里依旧凄冷难熬,仙仙衣服穿得少,冷得站在一旁暗暗打哆嗦,幻却置之不理,只顾着叫门。过了不多久,总算有了动静,吊桥缓缓下落,只见雪紫从城堡里走了出来,身后是司徒与小天。

  “雷吩咐了,如果你想结婚就别再踏进雷氏的大门。幻,你自己看着办——”

  雪紫一身紧束打扮,红红粉粉,光彩耀人,她走到幻和仙的面前,将二人打量一番, “咯咯”直笑。

  “这……怎么会呢,雷大人是不会这样对我的。”幻愣笑道,“阿紫,你一定是弄错了。”

  “哼,刹那的头是你带进城堡的,你以为雷会原谅你么。”

  雪紫的话顿时令幻恍然大悟。他以为自己得到了雷的赏识,以为刹那一直遭到雷的唾弃。

  雪紫笑容渐止,望着仙说:“哟,这不是仙姐姐吗,怎么有空来这里玩啊。”

  “雪紫妹妹……”仙很不自在地打招呼。

  “你不是和樱在一起的嘛,怎么又要和幻结婚了呢?”雪紫问。

  “嗯?樱亲?这和樱亲有什么关系啊。”仙不明其意。

  “呵呵,我以为你们相处得很好呢,难道不是吗。”

  “当然是了,可我不懂你的意思。”

  “这就怪了,他是个男人哦,你到底要嫁给谁?”

  听到这话,幻突然从愣神当中省悟了过来,手腕反射似的感到疼痛,那个男人的影子历历在目,对于樱的甜美错觉早已消失殆尽。没错,雪紫所讲的是真相!

  “雪紫妹妹,你怎么能这样说啊,会误会的。”仙慌忙辩解。

  “我只是说事实啊,你们整天亲亲抱抱的在一起,就差同床共枕了吧。”雪紫冷笑一声,显露出惋惜之情。

  “不是那样的!”仙惊慌不已。

  幻的表情已变得异常阴沉,此时又想起了树林里,樱是一路叫着“亲爱的”去找到了仙……果然如此!幻猛然瞠目,死死盯着仙。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幻幻,请你相信我!”仙又急又怕,幻的眼神里布满了失望与愤怒。

  “滚!”幻对着仙大吼一声,背过身去。

  “啊……”仙吃了一惊,不禁泪眼荧荧:“幻幻……”

  这时,幻的手中飞甩出一只银色金属,迅速伸展成为长枪,猛地顶刺到了仙的喉咙前,幻恶狠狠地说:“给我滚!”

  “幻幻!”仙伤心欲绝,眼泪宣泄而出。

  幻冷冷地收回长枪,转身走上了吊桥,不再回头。雪紫无奈地轻轻一笑,于是也进了城堡,最后吩咐司徒关上城门。仙不由得瘫跪下去,这凄凉的时刻,让她的心遭到了毁灭般的打击。

  幽暗的城堡中央大厅,黑色纱帐飘然起伏,幻跪在帐外,对着雷发下誓言:“从今往后,属下一心追随大人,绝无他念,请雷大人放心!”

  天色渐暗,雪仙小屋笼罩在一片暮霭之中。仙哭哭啼啼地跑回小屋,冲进自己的卧室,栽倒在床痛声大哭。只为了一个荒谬的理由,幻竟然会那样对她,她伤心死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让她没脸做人。春和樱敲开房门,仙趴着一直哭,却什么也不肯说,春春坐到床边安慰着,问是不是被幻欺负了。樱的心里七上八下,她来到仙的身边,轻轻抚慰着仙,怎料仙突然翻起身,猛地将她推开。

  “走开!”仙红肿的眼睛激怒地望了望樱,而后倒下身体接着哭。

  樱愣站了起来,心就像被撕开了一般,仙还是第一次冲她发脾气,第一次用这种眼神和口气排斥她。

  “仙亲,到底怎么了,你不该对樱亲发脾气呀……”春惊讶道。

  “走开啊!我不想再见到她!”仙哭喊着。

  “樱亲……”春不禁同时为她们两个担心起来。

  樱忍着眼泪,默默关上房门,一脸忧伤地出去了。她知道自己做了对不起仙的事,现在解释什么都没有用了,而最难过的是仙不肯原谅她。

  这个时间,亲戚们已经走散各自归家。客厅里只有若若一个人无所事事地看电视、吃零食,她聆听着仙仙卧室里的动静,不一会儿便看到樱独自走出来,樱的眼圈红红的,悲怆的面孔虽然没有眼泪,但却比浸透了泪水还要凄惨。从没见过樱这么伤心,若若叫了她一声,她没有回应,痴痴呆呆地就走出了雪仙小屋。

  受了伤的樱,就像整个世界在哭泣。若若心里放不下,惦念着樱别出事,于是起身跟去。当她来到屋外,却发现樱已经消失了踪迹,湖水荡漾,芳草萋萋,四周寂静,只有远处瀑布传来悦耳动听的流水声。樱到底去了哪里呢?若若沿湖寻望,凭着直觉来到了瀑布旁的树林,她感觉樱一定就在这附近,穿过疏密交错的林带,一条白玉般的瀑布悬挂在山崖,秀雅明丽,倾泻而下,汇入深潭碧水之中,水气新鲜扑鼻,若若缓缓移动脚步,前面出现了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背影,凤。

  他静立潭边,默望瀑布流水,深紫色衣裳与绿水相映,长发飘逸,清风拂起水面褶皱,宛如一幅画卷呈现在若若的眼前,拨动着她的心弦,让她内心充满温暖与感动。她不禁走了过去,惬意地站在凤的身边,凝望着凤深沉的面容,他依然冷目静望。

  “是为了抑制樱的伤痛,你才出现的吧。”若若脉脉地说。

  凤漠望潭中倒影,答了句:“竹影拂阶尘不动,月穿潭底水无痕。”

  若若知道那是句禅语,也许就是凤对自己的写照。若若情不自禁地讲:“上次我答应了和樱做姐妹,但是不包括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凤平静地摇首。若若期待的眼神里闪过了每一次与凤相遇的美好回忆,可是她对凤的感觉早已不止那些,这时,她轻挽住凤的手,说:“凤,我要你做我的情人。”

  清新的水气中混杂着醉人的芬芳,那是从若若身体散播出的浸含情意的芬香,一种记忆深处的芳香。凤没有回答,他松开了手,面向深幽的潭水,继续默立。

  “你是不是只喜欢……年糕?”若若轻声问。她深知自己长相不算出众,而且多有男孩气,在凤眼里,看中的也许就是像年糕一样的女孩子吧。

  凤转过头,带着那样肯定的眼神望着若若。一阵心凉,若若保持着诚恳的笑容,说:“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可以抱我吗……就像我们每天晚上在一起的那样。”

  看到凤深思显出为难,若若随即尴尬、苦涩地一笑而过,她毕竟不是那种会哭的人,到了这落魄之刻,才发现不会哭也是一种失败。

  “我有话要问你。”凤忽然说道。

  “啊?”若若心里泛起一丝温馨,应道:“你问吧。”

  “你到底是谁,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

  “原来你也认为我不可靠……”若若稍显惊讶。

  凤转身凝视,说:“告诉我,你去南妙羽岛做什么,还有,你跟阿熊的关系,跟RUO组织的关系。”

  “你怀疑我……”

  暮气掩映着二人面对面的身影,斜阳夕照,瀑布之水似金似银,挡不住的流水声、虹彩、飞沫,冲刷出淡淡的凄凉。

  与此同时,雷氏城堡的宁静悄然打破,中央大厅点燃明灯,雷召见了天使和雪紫。

  “天雷,我不希望你也去效仿幻。”雷说。

  “大人……”天使无言以答,雷分明是暗示他也不要再和怜惜来往。雪紫在一旁使眼色,叫他顺着雷的意思。

  “他当然不能跟你比。天雷,你身边不是有紫丫头吗,她对你可谓情真意切。”

  听到雷的这番话,雪紫一阵惊喜,只见天使连忙辩解:“大人误会了,我跟紫雷只是……”

  “不必再讲了。也许幻说的对,城堡是该添些喜气了,你和紫丫头就挑个良辰吉日,把婚结了吧——”

  雷一语惊人,雪紫顿时心花怒放,兴奋意外地连声感恩道:“谢谢雷大人!谢谢哦!”

  “大人!”不等天使回话,雷便走下石阶,一阵轻声贺笑离开了大厅。此时,幻正躲在厅外偷望,忿忿不平。古老的城堡里响起少女鲜活的幸福歌声,雪紫那颗少女之心在这一刻沸腾了。

  晚霞映照着清澈的湖水,雪仙小屋门前形影即别。若若知道不能再继续留下去,于是决定辞别,穿着她刚来时的那身破烂的裙衫,就像当初那样,身无一物。

  “若若,好妹妹,既然你决定要走,我也不再拦你,希望你一路保重。”春说。

  “春姐,你也多保重。替我照顾她……”若若望了望樱,樱的神情深含挽留之意,却说不出口。

  “我会的,你放心吧。”春欣然抱住樱说。

  “再见了——”若若迈开大步,像个男人一般充满了刚强和自信,单薄的衣衫在冷风中飘飘欲坠,她却无所畏惧。走了几步,她微微回头,深切地望着樱:“不送送我吗?”

  “哦……”樱不由自主极快点了点头。

  “要小心啊——”春嘱咐道。

  冷风轻轻吹拂,湖水暗淡,月亮浅浅地挂上树梢,绕过湖岸,来到了那片熟悉的森林,两人脚步轻缠,似有许多话却难以开口。

  “对不起,今天我不该向你提那种要求,是我太自作多情了。”若若停步说。

  “若若……”樱轻手抚去,若若裸露的肌肤冰凉彻骨,她忍不住摇头:“不,就把我当作情人吧,若若也是我的情人。”

  “……真的?”若若有些不敢相信,露出欣慰的笑。

  “嗯。”樱热泪盈眶,转过身去,这样说道:“在我一个人孤独寂寞的时候,是若若的拥抱让我感到温暖,这个温暖是别人无法替代的,随着时间的推进,变得更加珍贵……”

  樱忍不住掉眼泪,想起仙仙的冷漠,想起那个冰冷空寂的小屋,真正的温暖应该是流淌在心里的。

  樱的长发随风飘沾在若若的脸上,若若微缓张口,把这散逸醇香的秀发含在嘴里,朝着樱的背后,她轻轻拨拔腰际,将那闲置在身上的匕首一点一点地抽出……

  “我舍不得你……”樱低声抽泣。

  匕首脱鞘,滑移而出,若若举起刀把对准了樱的后脑,此时此刻,她湿润的眼睛里看到了阔别已久的回忆。嗵!匕首猛然落击,樱纤柔的身体随即无声倒地,一堆枯湿落叶随着遗逝的芬芳扬撒而开。

  情人,我们永远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