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节 绝命追袭

美丽灵感 樱亲 4390 2015.05.17 15:53

    隆隆炮声穿破血肉持续喷炸,血色火光交互飞射溅裂,空气里弥漫着焦肉的气味,而巨兽与机器的疯狂之战愈演愈烈,炮火中炸出的大量兽块简直能够摧毁整片森林。

  “来吧!来吧!哈哈!就算你有不死之身,我也能把你炸得干干净净!”

  “——嗷嗷嗷呜啊啊啊!!”

  弗兰克斯痛苦地发出震吼,它已被炸断一臂,即便以最迅猛的速度躲避和回击核战器的精确制导导弹,它的兽形本体还是被炸开了花,随着那些膨胀中的肌体组织与腐蚀性黏液的碎裂、喷溅,它的身体几乎要被掏空了,它只能继续维持剩余一只手臂高举的姿态,用所有的能力保证这条臂不断,因为被它捧在手心的花蕾还在持续发出微弱的哭泣声,这声音现在是弗兰克斯唯一能坚持活下去的理由,只是天知道它还能扛多久,见鬼……

  “好了,该结束了!这肮脏愚蠢的游戏,是时候说再见了——”核战器里传出克莱德干渴喉咙里的沙哑声音,看来连番轰炸已使他筋疲力尽,现在他要给予弗兰克斯致命一击了,讽刺的是,弗兰克斯将被自己的核战器摧残致死,不过这也算是对它最大的慰藉了——它那被上帝诅咒过的怪兽模样的自我终结。“安息吧!我来成全你们,永远在一起吧……”克莱德竟忍不住露出残笑。

  显然,克莱德打算将弗兰克斯和花蕾一起炸成灰烬,毕竟在这公园美景里,丑陋魔鬼的存在是不合时宜的,克莱德竟无意间替公园做了清理垃圾的善事,并且还乐此不疲,这也颇具讽刺意味。核战器预备全力开炮,除激发核弹之外的所有能量迅速集中,从装甲形态的各个方位形成火力点,重型导弹和高能量电磁炮的放射状发射轨迹包络了弗兰克斯的庞大躯体,此等火力的爆破效应相当恐怖,就算是一座中型城市恐怕也会立刻被夷为平地。弗兰克斯突然发狂顿足,它那已不成形的人脸显示出极端惊恐、绝望、痛苦直至狰狞的表情,它的身体猛然发生了进一步的变异——

  “什么!”克莱德透过核战器观察窗看到了不寻常的一幕,弗兰克斯正以极快的速度持续增长,就像充血的气球膨胀了起来!是的,在深度恐惧和愤怒情绪以及暴力武器的滋养下,弗兰克斯残缺的兽体得到了巨大化,并将无限增长下去,直到它满意为止!

  “嘟呜哇哇啊啊啊啊——”弗兰克斯咆哮着,终于声嘶力竭,几近透明状的庞大身躯猛烈爆燃,奔腾的血液疯狂溅落,“呜哇——”花蕾惨叫了一声,她随着一只松软的巨大手掌从森林最高的树梢位置飘落而下。

  喷爆的血液腐蚀了树木、花草,经灼热的日光点燃,烧起了大火,核战器外层装甲已附着了厚厚一层弗兰克斯的血液,它们迅速溶解、渗透装甲,就连通风扇和炮口也被浓厚的血浆填满了。

  “——该死的!见鬼!见鬼!”克莱德狂怒地砸着操纵杆,核战器的操作系统完全失灵了,这架笨重的机器仿佛又被弗兰克斯的灵魂重新附体,变成了一堆废铁!

  只能放弃核战器了,克莱德立刻穿上防辐射服、带着狙击步枪,从逃生舱的通风口跳了出来,毫无方向地钻入未燃烧的树林。直到核战器被溶解殆尽,血腥的腐蚀雨也渐渐停了,克莱德连忙脱掉了沾满兽血的快烂透了的防辐射服,终于松了口气。不知跑了多久,已经听不到那阵阵来自地狱的花蕾的哭喊了,无论如何她也不可能活命了,她要为守护她到最后一刻的弗兰克斯陪葬了,不过那都不关克莱德的事了,对他而言,死的不过是一头愚蠢的畜牲和一名他不曾放在眼里更从未对其投入过丝毫情感的贱妇。

  可糟糕的是,他们毁了他的成名利器,最后一架改造成功的超级核动力战斗器甚至还未来得及释放全部战斗力便化成了一片血水,一件出色的兵器未能发挥出应有潜能而被防卫军的蠢货们当成了交通工具,但一个天才军火商却能将其把玩得淋漓尽致甚至能够在公园里耀武扬威,真是可惜,实在命该如此……克莱德不禁叹了叹气,这时耳边传来一阵低语和喘息声,克莱德立刻停住脚步,隔着一道稀疏的灌木丛和几棵树木低垂的枝叶,他看到一对男女正安静地抱在一起,也许是两个人过于亲密陶醉,如此近的距离竟也没有发现外人的靠近。

  沃尔特和库莉丝朵,他们居然躲在这里?克莱德脸上顿时现出另一番惊奋:阿尔法守护者终于如愿以偿见到了允儿,看样子他非常投入,没错,当一个男人把他最心爱的女人拥入怀中,他一定会变成徘徊在天堂与地狱之间的游魂,因为这是他最幸福也是最松懈的时刻,他的精神会瞬间升华到极致,同样也会随时因此而殒命。

  真是天意啊!克莱德冷笑着,架起了狙击步枪,谁会知道这是他一直特意为沃尔特准备的呢,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正所谓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他始终坚信阿尔法守护者与华丽人形战机是人机一体的,也许只要命中沃尔特,也就能俘获华丽人形战机,现在是时候来验证这个观点了,并且机会只有一次——

  “怎么了……”

  “我不知道……”

  库莉丝朵暖暖地抬起脸,她觉得沃尔特的身体甚至神经都在颤抖,可她不想放手。沃尔特神情呆滞,忽然所有的触觉和心绪都像凝固了一般,他感到窒息,一股莫名的危机感正迅猛来袭,令他心生恐惧!

  “当心!!”沃尔特猛然抽出左臂,转身环抱,将库莉丝朵护在了背后,只听一声急猛的枪响,沃尔特左肩即刻被击中,几乎同一时刻,沃尔特右手里的短刀飞闪而出,射中了灌木丛里的狙击手!

  “啊!!”库莉丝朵清晰地感触到了子弹进入沃尔特肩膀的冲击力,这一瞬间令她精神失常,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想查看沃尔特中弹的情形,可沃尔特近乎粗野地把她抱得死死的,她紧紧贴靠在他身后,完全动不了,手脚仿佛也被捆住,只能无力瘫倒在他臂膀下痛哭。

  “不愧是阿尔法守护者……”灌木丛里传出克莱德虚弱的喘气声,他半卧着,面色苍白,很不幸,他被沃尔特抛出的飞刀射中了心脏,而那正是伽马借给沃尔特的绝命之刀。克莱德艰难地推开狙击步枪,然后解开衣领,好让自己舒适一些。他做到了,他终于击中了阿尔法守护者,事实证明他的策略是正确的,如果他直接瞄准沃尔特的话,成功几率几乎是零,但相反,他以库莉丝朵作为狙击目标,果然,沃尔特为了心上人而中标了。克莱德不禁惨笑起来。

  至于沃尔特究竟是为了库莉丝朵还是允儿,恐怕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了。

  突然间,森林里急响起一阵急切的刹车声,不知是横贯而过还是从天而降,一道白光冲向灌木丛,悬停在半死的克莱德身旁,竟然令克莱德精神焕发,他兴奋的目光里映射出白色欧米茄的惊天形态和盛怒之下的山姆,他仿佛看到了神——“神作……”克莱德痴笑道。

  “你这恶棍!我要杀了你——”山姆跳下车,一脚踩住克莱德血淋淋的胸膛,颤抖的拳头冲向了克莱德的脑门,在克莱德毫无胆怯之色并深露宽慰之情的眼神前,山姆停下了拳头,他匆匆侧首望了望被射伤的沃尔特,又立刻回头盯着克莱德丑陋但却坦然的嘴脸,山姆悲愤喘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制造这一切!你这贪婪的魔鬼,你究竟想得到什么!”

  克莱德无力地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得到的利益,追求是永无止境的,在利益面前,没有敌人,也没有朋友……就像你现在明明可以杀了我,却下不了手,因为我已经不可能再对你构成任何威胁了。”

  “不!我做梦都想杀了你!”山姆激动道。

  “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山姆,我并不愿把你当作敌人……”

  “不,你一直都是我最大的敌人!你这该死的恶棍!骗子!”

  “多谢你这么看得起我……还有能够让我在生命最后一刻看到白色欧米茄,真是非常荣幸……”

  “你说什么!”

  “它真是个奇迹……你说是吗……山姆……祝你好运……”

  “克莱德!”

  山姆紧握的双拳渐渐松开,眼前那微弱抽搐的身体已被喷涌的鲜血染红了,克莱德终于停止了呼吸,他死了。山姆把脚从克莱德的尸体上挪开,他感到有些害怕,仇人居然就这样死了,他曾经确实萌生过千万种杀死克莱德的想法,但从未有过付诸行动的打算,他发誓,他不会杀人!但现在,克莱德真的死了,山姆内心突然产生了一种极度的空虚感,这种感觉令他压抑、恐惧得窒息,而并非他所期盼的那种放松、自由的惬意。山姆心跳加快、大汗淋淋,他恶心得想吐,不由得立刻转身过去,看到灌木丛另一边的沃尔特似乎情形有些不妙,表情痛苦的沃尔特正强行按压住自己的伤口,而惊恐万状的库莉丝朵将他紧紧抱住。

  “只是被打中肩部而已,不要紧的,你放开我吧……”沃尔特碰了碰库莉丝朵的一双被汗浸湿的微微颤抖的手,此刻他很明白自己并不是被一颗普通的子弹击中,否则他不会全身无力瘫倒在库莉丝朵的怀里,事实上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她。

  “好……好的……我知道了……”库莉丝朵险些哭出声来,她松开手,从沃尔特背后缓步绕到他面前,她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发抖,她紧张极了,她瞄了一眼沃尔特肩部被手捂住的渗血的伤口,她不敢再看,只是弱弱地望着沃尔特的眼睛,她忽然不知该怎样安抚眼前这个一次又一次为她负伤、为她涉险的男人,她能够深刻感知到他的伤痛,体会到他的心痛,甚至觉察到他深度的寂寞。

  短暂的对视之后,沃尔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神情苦涩地撇了撇嘴,侧目望去,看到山姆正跨过灌木丛、跌跌撞撞奔赶过来,沃尔特不免一阵惊喜:“嘿,那小子居然还活着,看起来还很精神。”

  库莉丝朵转过身,悄悄抹了抹眼泪:“是啊,很庆幸,他真是个特别的男孩子。”

  一个是偶像,另一个是迄今为止最接近姐姐形象的人,他们在山姆的心里已如亲人一般重要,这种亲切感不知何时变得根深蒂固、坚不可摧,正如山姆第一次见到允儿或库莉丝朵时的明晰感觉——曾一度困扰沃尔特的错觉对山姆来说似乎并不存在。

  “对不起!我来晚了!”山姆神情沮丧地擦着汗,匆忙上前问道:“阿尔法守护者,你的伤……”

  “你这没见过世面的小子别大惊小怪,这根本不算什么伤。”沃尔特故作镇定,忍痛笑道:“你不再碍手碍脚就不错了,还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吗?”

  “噢……哈哈,你没事那就太好了!”山姆激动地抱了抱沃尔特。

  “什么啊!中了枪总要取出子弹才算没事吧!”库莉丝朵双手叉腰,命令道:“山姆,带他上你的救护车!”

  “对对,我差点忘了。”山姆赶紧扶住沃尔特,回头叫道:“欧米茄!救护模式!”

  “这……这样也好……”沃尔特喘了口气,看着库莉丝朵略显固执却深显担忧的眼神,不禁心生暖意:“取颗子弹而已,不必担心。”

  “我才没有担心呢。”库莉丝朵低头应道。

  沃尔特笑了笑,一只手伸过去搭在了库莉丝朵肩上,库莉丝朵立刻脸红不知所措,沃尔特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扶他过去上车,库莉丝朵马上点了点头,她用全身的力量支撑住了沃尔特异常虚弱的身体,直觉告诉她,沃尔特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麻烦。

  “灌木丛那边的家伙怎么样了。”沃尔特问道。

  “克莱德?他死了……”山姆语气平淡地回答。

  “原来是他,我明白了。好了,说说你吧,你是如何摆脱伽马死而复生的。”

  “是欧米茄救了我,欧米茄和我都重获新生,而起因是克莱德弄出来的病毒,这很讽刺对吧。”

  “的确,是个有趣的话题。”

  沃尔特似乎极力用谈话语气和呼吸节奏的调整来缓解枪伤的痛感和精神上的隐忧。

  库莉丝朵觉得肩越来越沉了,她极其不安地叹道:“先生们,可我觉得这一点也不有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