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节 库莉丝朵,诱惑与吸引

美丽灵感 樱亲 4629 2013.01.27 13:14

    亲爱的,你再不快点的话,我会发疯的……

  落日的尽头,黯淡的幽蓝磷火徐徐燃烧,它掩没了夕阳的余晖,强大而不可一世,粗壮的人形臂膀在晚霞中透出绿色与橙色的荧光,被它左右挟持的是两只略显娇小的魔神机体,作为捕食者的猎物正在苦苦挣扎:

  “托马斯!快点放开我们!队长这次是绝对不会饶了你的!”

  无休止的摩擦,磷火四散飘逸,被幽灵战机束缚,如同灵魂被禁锢,杰西卡与蒂芬妮痛苦地煎熬着,机体已经不能发出任何抵抗了,好可怕的托马斯,即使是钻石级别的魔神战机竟也会轻易遭他蹂躏,他究竟是从哪里得到的魔力,他到底想做什么,他已经完全有机会可以杀死她们了!

  “噢唔,不不不……我最敬爱的队长大人是会理解我的苦衷的,对于她来说,我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幽灵战机传出托马斯的嚎笑,在这黑夜来临之际,他就像主宰整个世界的死神,他如此耐心地等候着,甚至不屑于去操控死亡,他对生的兴致如此之大,以至于和他的死神身份所不相符。

  很快,紫霞映照的天空燃起深红的火焰,地狱之火被点燃了,如同被湮没许久的激情得以释放,正如托马斯料定的那样:她来了,带着怒火情感与冰冷的美,魔樱如期而至,正是那种美妙的愤怒曾经差点让他下地狱——

  冰冷与火热碰击!两股强力凌空相遇,粉红光线穿透幽蓝磷火洒向天空和地面,温热的空气变成紫色,在流动中沸腾,如同地狱里翻江倒海,辨不清世界的边缘,由魔樱发出的樱色湮灭正逐步穿透幽灵战机的四肢,却未遭遇任何程度的抵御。

  “托马斯!你究竟要做什么!放了她们!”

  “队长!”

  蒂芬妮和杰西卡试图重启魔神战机,但遭受魔樱攻击而不还手的托马斯却还死死抱着她们两个。这个比魔鬼还要疯狂的男人,他这是在报复吗,他真的以为自己还有机会吗?

  “呜……你终于来了么,我的队长大人,亲爱的库莉丝朵,你的见面礼真让我感动,如果这样能消除你的心头之恨,那么尽管来吧——”

  托马斯激切喘息,幽灵战机虽已多处穿孔,却抑制不住他的情趣,作为一个死过无数次的人,魔樱所给予他的伤口也早已数不清了,现在他只想痛快地舔舐这些伤口,而且是在魔樱的面前尽情展示。

  “你……你疯了吗!我不想再跟你纠缠下去了,住手吧,托马斯!”

  “噢,怎么了,库莉丝朵,这可不像是你啊,曾经一心想杀死我的那种执着到哪里去了,难道是对我心软了么?”

  “住口!你的一言一行依然令我感到恶心,对于你的生死,我一点兴趣也没有!”

  魔樱浑身散发出绚丽而灼热的火光,那是女人不可琢磨的愤怒姿态,她令托马斯难以忍受,仅仅这短暂的两次相遇,托马斯已被深深地刺激到了。

  “你就这么恨我吗,库莉丝朵?”

  “是的,快点在我面前消失吧。”

  “一点机会也没有?现在就想让我死?”

  “是的,没错,就是那样。”

  “呵呵……”托马斯苦闷呻吟着,他开始感到刚才遭受魔樱攻击时的痛苦了,这种皮肉之苦在三年的牢狱之灾中他早已习以为常,身体所能承受的痛楚已被无限放大,直至让他幻化成魔,然而现在他却无法再忍受了,他深感憎恶和懊恼,尽管他认为这并不值得。

  “你笑什么!简直像个无赖!”

  “噢不……你听不到我在喊痛吗。”

  “你还会有痛感?”

  “是的,当然了,我这血肉之躯还没有死不是吗,而且我的内心也在颤抖,对于我最亲爱的库莉丝朵队长的背叛感到痛心……”

  “放肆!你胡说些什么?”

  托马斯稍作沉默,他深知自己的出言不逊已经激怒了这位美女队长,可他还有什么理由不让自己执着的呢,在这三年短暂而又漫长的岁月里,世界发生了太多的变故,也改变了库莉丝朵,虽然她依旧是那么的冷酷无情,可她下意识显露的温柔却是前所未有的,那种微妙的感觉像个谜,美得令魔鬼恐惧。

  “别再胡言乱语了,托马斯!你最好为刚才说过的话向我道歉,不然你知道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我真是怕极了,库莉丝朵,你对待敌人可比对我要温柔得多啊。”

  “托马斯!”

  “先前把阿尔法守护者藏在机体里面,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么?亲爱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

  傍晚的气温正随着天色变暗而急速下降,从幽灵战机散出的寒气似乎也将粉热的魔樱逐渐冷却,幽灵战机的损伤部位正在迅速愈合,托马斯隐隐笑着,他对魔樱的突然沉默与迟疑感到不悦:“库莉丝朵,不想跟你的好姐妹解释清楚吗?”

  “怎么回事?队长,托马斯不会是在开玩笑吧?”蒂芬妮问。

  “别管他,库莉丝朵,快……给他致命一击。”杰西卡催促道。

  “姐姐……”

  魔樱显得犹豫不决,樱色湮灭模式下的魔樱,无论是机动性能还是攻击、狙杀能力在魔神战机中都算是上乘的,然而脱胎换骨的托马斯已经对她构成了威胁,即使是受过伤的幽灵战机依然蕴藏着无法估量的强大力量,更重要的是,托马斯已经变得无孔不入,他知道了他所想了解的一切。

  “好吧,我快等不及了,来吧,库莉丝朵,让我见识你这三年后的实力,是不是有所改变——”

  幽灵战机燃烧起幽蓝的火焰,战斗力迅猛提升,被挟持的两架魔神战机立刻发出机体破裂的声响,蒂芬妮、杰西卡痛喊着,几乎在被幽灵战机吞噬的瞬间,一束犀利的银光从幽蓝火焰中穿过,像一把巨剑插中了幽灵战机的心脏,而后飞旋冲出,如同漫天飘雪,将黄昏映照得一片素白。

  “唔啊啊……”托马斯痛吼,擦身而过的“银剑”险些劈中他的身体,驾驶舱前后正是幽灵战机的心脏部位,已经被捅开了大窟窿,银色飞雪在他的面前快速聚集,直至形成飞翼和银白色的机体。

  “华丽人形战机?阿尔法守护者?”

  挣脱幽灵战机束缚的蒂芬妮与杰西卡驾驶各自的战机回到魔樱身边,正如托马斯所说的那样,华丽人形战机如影随形,就像是魔樱带来的秘密武器,而非她们的头号敌人。

  “怎么办,我的机体已经损伤过半了,我觉得好冷……”蒂芬妮打着哆嗦说。

  “我也差点撑不下去了,不过现在他应该更惨——”杰西卡望着幽灵战机的方向,从冰冻的窟窿里可以看到一线残阳,还有托马斯布满鲜血的面孔。

  华丽人形战机静静地悬浮在魔樱的面前,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已经是第二次了,自从阿尔法守护者进入魔樱机体后,仿佛就有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将他们牢牢吸引,遗憾的是,那并不是一种相互摧毁对方的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库莉丝朵为什么要这样做!

  “混蛋……”托马斯怒骂着,身为幽灵战机竟会遭受这种偷袭,简直是耻辱,看起来阿尔法守护者是在报复上次袭击的事,他果然是和库莉丝朵在一起的,该死的混蛋……托马斯突然笑道:“我会记着的,库莉丝朵,我们会再见面的,还有你的守护者!”

  幽灵战机变形收缩,陷入地狱磷火之中,与托马斯恐怖的笑声一起销声匿迹了。

  “他死了么?”蒂芬妮怯怯地问。

  “不可能,我们也许错过了杀死他的最好机会。”杰西卡不禁回望华丽人形战机与魔樱,他们就这样放走托马斯,两个人竟还一言不发,这么近的距离,完全是可以致对方于死地的啊。

  忽然间,魔樱启动全力调转机体,化成粉红凤凰飞腾而起,华丽人形战机紧随其后展开银翼,两架战机瞬时进入高速飞行模式,一前一后逐渐形成两颗追逐的流星,朝着落日的方向飞去了。

  “队长!你们要去哪里,怎么会这样啊!”蒂芬妮轻喊。

  “别担心,应该不会有事的。”杰西卡说。

  “可是,阿尔法守护者是我们的敌人,不是吗?”蒂芬妮问。

  “库莉丝朵似乎不这么认为。你也听到了,他们之前就在一起。”杰西卡说。

  “嗯……那么,如果托马斯又回来找我们怎么办?”蒂芬妮担心道。

  “放心,他现在已经有了新的目标,也许对库莉丝朵来说,那会比较重要。”杰西卡叹息道。

  凤凰展翅,飞向那遥远的天边,流星划落的方向便是追逐的终点,一切都像是变幻的梦境,如果说这世上还有恒久不变的东西的话,那就是守护,守护是一种精神,简单质朴却又艰难,对守护者而言,如临梦境的感觉是可怕的,因为与现实相背离,这表明他已经失去了方向。

  允儿大人……

  沃尔特默念着允儿,跟随魔樱就好像离允儿越来越近,他感觉到了自己心跳的加速,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他甚至有些害怕,怕见到允儿,怕魔樱就是允儿,可自己却在义无返顾地追着,心情竟会如此矛盾。算起来,和允儿分开的日子屈指可数,沃尔特却是度日如年,无法习惯没有允儿的一切,难道这是守护者的宿命吗。

  凤凰降落在维纳斯河南岸的丛林,这里鲜花遍野,森林繁茂,在寒夜来临之前还保留着完整的春天气息,河流静谧,附近的瀑布声柔软而轻细,林间偶尔发出鸟儿的低鸣。

  华丽人形战机随后降临,沃尔特匆匆跳下战机,显得有些焦急,他没走几步便又停下,魔樱静立在林荫之中,没有任何动静,似乎又是她刻意把沃尔特引来这里的,现在周围已经没有任何干扰了,只有他们两个,是时候该见见魔樱的主人了。

  允儿大人,是你吗,真的会是你吗……

  沃尔特注视着魔樱,不禁屏住了呼吸,他知道这场追逐的结局意味着什么,如果真是允儿,那么他便知道了公园代理人的不为人知的重大秘密,而这里就将是他的丧身之地,他情愿被允儿杀死;如果不是允儿,那么他私通外敌的罪名就正式确立了,至少他自己认可了,因为他绝对不会向救过自己的魔樱的主人下手。

  朦胧的树影掩映下,魔樱的舱门终于打开了,一位纤纤女子撩开树叶探出头来,她冲着沃尔特微微一笑,于是轻轻跳起,拽着身旁的树枝,像荡秋千一般轻盈飘落,她踩着软软的落叶,轻拂飘逸的金发,一身粉红的衣裙随之舞动,看到沃尔特那惊诧的眼神,她忍俊不禁捂住了口。

  “允……”

  沃尔特想叫她的名字,却完全不肯定是否认识她:清澈温润的眼睛,娇小粉嫩的面庞,清纯真挚的笑颜,这是允儿大人么,不……他根本没有见过允儿的真实面貌,允儿一直都戴着金丝玫瑰假面,即使不是因为这样,沃尔特也从来不敢细看允儿的容貌,天哪……他此刻才恍然大悟,他怎么敢确定眼前的女子就是允儿呢。

  “呵呵,你认错人了么,我的名字叫库莉丝朵。”

  “库莉丝朵?”

  沃尔特惊疑,也许是天色暗淡,他已经无法辨认她的声音是否是允儿的,又或者她的身材是否与允儿的相接近。女孩继续朝他走来,直至她来到他的面前,离他很近很近,她让沃尔特得以看清她的全貌,她甚至转了个圈:

  “怎么样,这下看清楚了么?”

  库莉丝朵甜美地笑着,她完全不像是遇到了陌生人。沃尔特生平第一次和女人如此接近,因为允儿的关系,他甚至忘记了基本的防卫,即便他没有觉察到任何危险。

  “你……你这丫头。”

  “怎么,不是你想见的人,所以失望了?”

  “哼,我没有想见的人。”

  “哦,我还以为,你是想专程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呢。”

  “救命之恩?”

  “对呀,你忘了,我在基地救过你。”

  “哼,而刚刚我也救了你的姐妹,这样我们也算是扯平了。”

  “什么,那怎么能一样呢?”

  沃尔特骤然转向冷漠,对于库莉丝朵的样貌举止他不愿多看一眼,不仅因为这会干扰他的判断,而对于作为守护者的他来说,也将会是对允儿的不敬。

  “不好意思,我要走了。”

  沃尔特转身奔向华丽人形战机,他决定马上纠正自己的错误,继续寻找允儿,他为自己所耽误的精力和时间感到惋惜,但并不懊悔,也许库莉丝朵说得对,他是该报答她所谓的恩情,不过他已经算是做到了,无论库莉丝朵是否承认,至少沃尔特不再愿意被她或是魔樱引导至错误的方向了。

  “喂!你怎么能这样走掉呢,至少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吧?”库莉丝朵仰起头追喊着。

  “哼,你早已知道了不是吗。”华丽人形战机腾空而起。

  “呵呵……是,沃尔特,你还欠着我的情,别忘了,我的救命之恩哦——”

  银翼旋起温暖的风,金发和粉裙轻柔地飘动,镶嵌在五彩落叶中的库莉丝朵竟是那么的美丽,她久久不肯离去,她的笑颜如同这里的美景一般仿佛长栖于此。

  魔樱的主人是库莉丝朵,那么允儿又在哪里……天空渐渐下起了雪,那颗被守护的心终于冰封而迷失了方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