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节 追寻姐姐,苦涩与梦想

美丽灵感 樱亲 4803 2013.02.18 15:31

    气温降得很快,茫茫风雪遮掩了整个夜空,黑暗的城市被皑皑白雪覆盖,已是天寒地冻,如果不是飞雪反射的亮白,这恐怕又将是一个漆黑寒冷的死亡之夜。然而极寒天气下的恐怖气息丝毫未减,在这座废弃的城市里依然处处充满杀机,死神无时不在寻觅和吞噬着每一个弱小的生命体。

  山姆艰难地移动着两条冻僵的腿,零乱的足迹不断被风雪迅速掩埋,他蜷着身子,双臂紧紧贴在胸前,用两只冻得肿痛的手交替捂住耳朵,手指不停地塞进嘴里取暖,而脚趾早已失去知觉。可悲的是,之前下车的时候他只穿了件单衣,现在他冷极了,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冻死了。

  也许可以找个地方躲避严寒,哪怕是废墟,山姆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是继续朝着欧米茄驶离的方向前行,很显然,他不可能追上欧米茄了,他已经无数次按动蓝色手表进行召唤,可是毫无反应。脚下的积雪越来越厚,山姆又冷又饿的实在是走不动了,脚步渐渐停止,终于跪倒在雪地里,他随手抓了两把白雪来充饥,身体颤抖,沉缓地呼吸着刺骨的寒风,实在太冷了太累了,手指冻得快要断了似的,真是疼死了。

  “姐姐……”

  想着念着姐姐,一时间心里觉得好痛,这种痛感远远超越了身体所有痛苦的总和,山姆抽泣着,他真恨自己,他是多么的没用,命都保不住了,现在就连欧米茄也离开了他,凭什么去找姐姐,他哪里还有机会再见到姐姐啊!

  “姐姐——”山姆迎着飞雪仰天痛吼,顿时热泪奔涌,筋疲力竭,在他极度虚弱的时刻,心里不由自主浮现出了虚幻美丽的金丝玫瑰假面,允儿的温暖影像在雪雾里若隐若现,仿佛是救赎灵魂的女神,她那温柔的神情举止充满了能量,令山姆的悲泣得以息止,促使他重新燃起斗志与希望。

  “允儿……你……会是我的姐姐吗!”山姆对着空寂的城市奋力呼喊,用意志支撑身体再次站了起来,猛然吸入一口冷气,腹部伤口的疼痛加剧令全身抽搐,他连忙捂住伤口,轻缓地呼吸,尽量不让自己再倒下去,不知这单薄的躯体还能撑多久,仅存的一点体能恐怕也要很快被寒冷夺走了,更别说能够有命等到允儿的再次出现……无论如何,他绝不会放弃,就算死,也要见到允儿之后再死!想到这一点,山姆感到身体里似乎又有了能量,跌跌撞撞走了几步,视野逐渐清晰明亮,远远望去,雪夜里的城市废墟竟然出现了灯火通明的景象,那不是幻觉……是灯光!

  “姐姐……是你在指引我吗,等等我,我这就过去……等我啊!姐姐!”

  火热的心驱使冰冷的身体奔走,寒冷和饥饿是他的死敌,还有痛得失去知觉的伤口……山姆不会忘记凶手与恶棍克莱德,这个仇他一定要报,对,他还有很多事要做,绝不能这样轻易死掉,山姆憋足一口气,奋尽全力终于冲进了灯光照耀的区域,这时脚底突然一滑,毫无防备地猛栽了个跟头——

  “哇啊——”山姆跪趴在地,痛得仿佛骨头都要碎了,真倒霉啊,他忍着剧痛爬起来,发现脚下是一片光滑的冰面,冰层反射着附近刺眼的灯光,清澈的水流从冰层裂隙中渗出,晶莹透彻的新鲜的活水令山姆顿感口渴难耐,这一定是入夜之后还未完全冰冻的水源,他禁不住伸出红肿的双手去捧那清冽的冰水,却忽然感到身体沉陷,随着冰层一声脆响,整个冰面坍塌了!

  “呜哇——”山姆猝不及防掉进了奇寒无比的冰水混合物里,任凭恐慌与挣扎都无济于事,冰冷的水迅速淹没了他的身体,浸透了每一寸肌肤,“唔……”冷死了,山姆狠狠打着哆嗦,他发现自己没有继续下沉,他意识到水并不深,也许这里只是个水坑或者是一滩微不足道的积水,可现在却足以要他的命,刺骨的寒冷将他全身浸泡,叫他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山姆已经使不出丝毫的力气,只能露出口鼻来呼吸,这时隐约听到附近有人,那是一群男男女女的叫嚷声,山姆庆幸自己还没有失去意识,他奋力呼喊,可这微小的喊声就连他自己也难以听见。

  “救命……救救我……”山姆不停地叫着,直到那些喧闹声离他越来越近,他确信自己已经被人发现了,随后一对轻快的脚步向他走来,山姆竭力翻转身体,当他睁开湿冷的眼睛,一双红色长靴正伫立在他眼前,山姆迫不及待把手伸了过去,他看到了火热的颜色——

  “别碰我!你这倒霉蛋儿,想拉我下水么,看来我得离你远点儿——”红靴立刻后退了两步。

  红靴连着纤薄的红丝袜,再向上则是厚重的防寒服,薄冰断层可能会随时承受不住另一个人的体重而开裂,这些属性,也只有在这种“白天流水、夜晚结冰”的鬼天气里才会有吧……山姆的视线渐渐清晰了起来。

  “救命……姐姐……”

  “姐姐?你在叫我吗?”红靴女迟钝了一下,踢了踢碎冰,小声说:“我知道这水很浅的,你自己爬出来不就没事了。”

  “姐姐……”山姆昏昏沉沉的,声音也变得嘶哑。

  “哦……好吧好吧,我来帮帮你,唉,真是的……”红靴女不太情愿地走到山姆身边,她小心翼翼半蹲着身子,很费力才拽到山姆的一只胳膊,他整个人都湿透了,天哪,他竟然还穿着一件单衣。“你……你还真可怜,不过,我有那么老么……姐姐?”红靴女一边使劲一边唠叨,没一会儿便满面倦容,汗如雨下,她脱去毛茸茸的防寒帽,随风散开的紫色长发在雪中飘扬,雪花附着在她白皙的脸上,雪色遮挡不住她浓厚的妆扮,那色彩深重的眉眼,还有她最突出的紫红色的嘴唇……她真漂亮,她的声音真好听,山姆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他不想知道她是什么人、什么身份,此刻他只感觉到了姐姐的温暖和关怀……

  “嘿!你在干什么!快放开他!”一个粗狂的男人声音从附近冲了过来,红靴女惊了一跳,她立刻松开山姆,紧跟着就被身后赶来的男人猛拽了起来。“原来你在这儿,你疯了吗!快回去,我们还在等你呢!”男人怒骂着,很快又有几名男子闻声赶来,他们缠住红靴女,恨不得立刻将她抱走。

  “等……等一下,可是他……”红靴女望了一眼冰水里垂死状的山姆,她流露出怜悯的神情,正像她自己所渴求的怜悯一样。

  “你真是个疯子,我看你无药可救了!好吧,我来帮你——”男人回过头来,冲着山姆冻僵的身体猛然飞起一脚,冰雪四溅,就连骨头破碎的声音似乎都能听见了:“嗯,这下你满意了吧!”

  “哈哈……”几个男人狂笑起来,他们轮番上阵,比赛谁能把山姆踩回冰窟里而不至于使自己掉下去,这个游戏竟让他们收获了意外的乐趣。

  “不要再那样对他了,他会死的……”红靴女不忍再看,她听到了山姆痛苦的呻吟,还有那一声声细微的“姐姐”,她想替他求情,可她知道那根本没用,他们才是一群真正的疯子,眼前的情景让她感到害怕,她瑟缩着退步,立刻被身边的蛮力抱住,他们揪起她的头发向后撕扯,而后粗野地把她按倒:“怎么,心疼了吗?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吧——”

  红靴女跪在断裂的冰层上,双腿被冰冷的雪水浸透,她哀嚎着,被强行拖到山姆身旁,看着那浑身湿漉漉的躯体遭受毒打,她痛哭着,没有谁理会,冰面上的玩乐还在继续。

  “姐姐……”山姆已经什么也看不到了,只能听到一声声女子的哭泣,这哭声仿佛维持着他的生命与意志,无论身体遭受怎样的攻击,他的心都始终坚不可摧,他感到自己的思维越来越清晰了。他终于明白了,就是这个地方没错,寻着欧米茄车轮的印记,他已经来到了郊区的露天浴场,而他们一定就是盘踞在这里的那些家伙……可恶,如果欧米茄……如果欧米茄还在的话!

  山姆拼命挣扎,右臂翻出水面砸在冰上,扣在手腕上的蓝表赫然发光,山姆艰辛地伸出左手,想去触摸召唤按钮,却被一只大脚狠狠踩住,雪夜里响起刺耳的奸笑,他们牢牢地踩着山姆的两只手,他们摘掉蓝色手表,举过头顶在雪中甩弄着。

  “还给我……”山姆悲喊着,他瞬间感到了绝望。

  “小子,你拿我们当白痴吗!这种小孩子的玩具表,你还以为很值钱吗!”

  欧米茄表从空中坠落,他们把它扔在地上,然后一脚踩下去,就在山姆的眼前,它被踩坏了,他们每人又来一遍,很快将它踩得稀烂,这些家伙竟是如此疯狂,直至将它踩得粉碎,它和冰水融在了一起,连最后一点蓝光也终于消失了。山姆痛心到了极点,十年的努力和期待,想不到竟在这一刻化成了泡影,从此他再也别想见到欧米茄了,再也无缘与姐姐相见了!

  寒冷的夜空,疾风四起,暴雪狂舞,突然一声炮响,大地震摇如浪涛翻腾,冰雪炸裂飞溅,远近废墟在同一时间燃起熊熊大火,冰面全部塌陷了,落进水里的男人们来不及起身,惊怕得纷纷抱紧头颅,呆着不敢动。夜色中,两只庞然大物步步逼近,伴随着装甲履带与积雪的摩擦、炮火中的焦灼与血腥,令人不寒而栗。

  “快滚!你们这些无法无天的人渣!”

  巨型黑影咆哮着。火光照耀下,惊慌失措的男人们如一只只落水狗爬起来,他们不忘捞起红靴女,他们疯了似的争抢她,最后四散逃走。冰冷的水坑里只留下了山姆,他漫无目标地胡乱踢打着,他听到红靴女的哭喊离他渐渐远去。

  “快,带他过来。”

  “什么,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巨型机械停止了移动,在一阵吱吱呀呀的响动中敞开了底部的侧门。一男一女分别从两座机器堡垒中钻出,顶着大雪,男子匆忙撑起伞恭恭敬敬为女人遮挡风雪,夹在他怀里的一件棉衣使他行动很不方便,甚至让他显得有些笨手笨脚。他们身上却都没有穿防寒服,或许炎热的机器内部已经让他们受够了。

  “让你出来透气,你还这么啰嗦。快点把棉衣拿过去,如果晚了让他冻死了,我就让你回去修理机器。”

  “啊?为什么,花蕾队长,他究竟是你什么人,值得你这样对我?”

  “呵呵,弗兰克斯,我不是说过我对怎样的男人感兴趣么,刚才你也看到了他的表现,那种不屈服的姿态简直让我难以释怀,我敢说,这世上除了沃尔特之外就只有他能让我产生点兴趣了,哦呵呵——”

  “可恶,为什么又要提到那家伙,该死的,那么我到底又算什么……”

  弗兰克斯忿忿不平的来到水坑旁,山姆的身体正在抽搐,四肢几乎冻僵了,好小子,真的只穿了层单衣,好个不怕死的小鬼……弗兰克斯猛打了个哆嗦——自己也没穿多少衣服呢!他迅速把山姆拖出水坑,顺手将棉衣丢在那冰凉的躯体上。山姆静躺着,肢体略微颤抖,嘴里吐着血沫,神志不清却仍然不断地念着:“姐姐……姐姐……”

  “抱他过来啊,动作快点!”

  “什么?不……不行,这我可干不了!”

  “好吧,那你就别再跟着我了。”

  “呃……”

  弗兰克斯无奈,只能照做,虽说他身材魁梧,可眼下这小鬼浑身浸透冰水,也够让他吃力了。弗兰克斯一路小跑,把山姆带到花蕾身边,已是气喘吁吁。

  “让我说你什么好呢,白长了一身肥肉。”花蕾闷闷不乐地摇了摇头。

  “嘿,我天生就不是干这活儿的。你瞧瞧,这小子已经奄奄一息,还在胡言乱语,真不知你看上他哪点好。”弗兰克斯烦躁地咆哮着。

  花蕾不再理会弗兰克斯,她凑近山姆,伸手摸了摸他湿冷的额头:“没看到么,他发烧了,烧得很厉害。”

  “那又怎样?”

  “把他抱上我的核战器。”

  “这……这怎么可以!花蕾队长!”

  “我要他进入我的核战器,我要带他一起走,你听清楚了吗,弗兰克斯?”

  “唔……”

  那是弗兰克斯梦寐以求的地方,花蕾从不允许别人登上她的核战器,却轻易让这个小子进去,共处她的私密空间!这到底是为什么,她为什么总要这样羞辱他!

  “姐姐……”山姆的呼唤渐显急促,他似乎感觉到了花蕾手心的温度,他用微弱的力气抬起手指,轻轻触摸到了花蕾的手,“姐姐……”他虽看不到,却已是热泪盈眶。

  “姐姐?你还有个姐姐?”花蕾稍感诧异,只觉得山姆仿佛正从濒死的状态复活过来,他用不可思议的力量握住了她的手。

  “姐姐……”山姆紧握这只温暖的手,将它贴在心口,他的心如泉水喷涌一般跳动着,他的神情坦露着幸福:“姐姐……允儿姐姐……”

  “听到了吗,花蕾队长,这小子居然……”弗兰克斯惊疑道。

  “小声点儿。”花蕾侧首轻笑,“现在你该没有疑问了吧,愿意帮我抬他上去了吗?”

  “嘿嘿,花蕾队长你果然是有先见之明,真想不到,这小鬼竟和允儿有关系,这下我们终于可以抓住公园的弱点了,直接从允儿下手,不用再顾忌华丽人形战机和那个该死的沃尔特了!”

  “弗兰克斯,这回你总算是聪明了点。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好吧,现在就让我这个姐姐来好好照顾他吧!哦呵呵——”

  雪停了,一轮血色残月冷冷清清挂在夜空,在这无比凄寒的世界里,山姆冰冻的身体终于体会到了一丝温暖,那是姐姐手心的温度,虽然那不知是真是假,尽管距离他的梦想还很遥远,可他毕竟感触到了,这真切的温度暖得令他心痛,这正是他一直在寻找的来自姐姐的温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