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节 死亡入侵

美丽灵感 樱亲 6632 2015.02.09 14:28

    恐怕是气温上升的节奏快得过于疯狂,从议会山席卷而下的热浪随着强猛的日光浸入周边丛林,即使幽暗层叠的古树密叶也无法遮挡光与热的来袭,公园林海变得通透明亮,几乎失去天然的隐匿效果,就连一只小松鼠也无处藏身,这正是末日极端气温留给整个世界的景象,还不知外面寸草不生的地区都变成什么模样,而公园里那些一望无际的粗壮树木在烈焰般的日光灼烧下都已白烟四起,仿佛将要被烧制成炭,伴随水分的极速蒸发,厚实的树叶纷纷卷曲变干,似乎马上就能够燃烧起来,然而受尽烘烤的落叶与泥土里却偶然裸露出一团昨夜未融尽的“白雪”,它晶莹闪耀,在充分吸收光热之后居然蠢蠢欲动起来——

  “——哇啊啊!欧米茄!”山姆顶开白色舱门,露出半个身体,立刻疯了一般大口呼吸,在供氧系统损坏以后的十几个小时里,他简直难以相信舱内仅存的氧气能令他活到现在。

  “啊……为什么我总能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感觉……呼呼,欧米茄,你也还活着对吗……”山姆费尽心机才终于打开舱门,可是白色欧米茄仍然处于系统死亡状态,机体已经严重受损,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性,更糟糕的是,他被舱门卡住无法挣脱,可谓命悬一线。但无论如何欧米茄都救了他,至少,多给了他十几个小时的生命。

  “好可怕的伽马……可恶!”山姆极力挣扎起来,但毫无用处,他的身体已牢牢嵌入欧米茄机体内,就像蛋糕上的坚果仁,可此刻的欧米茄却不是松软的奶酪,而是个收缩紧致的超级炸弹!山姆心急如焚,耳边却忽然响起隆隆的机器轰鸣声,侧目惊看,一辆巨型战车正开足马力朝他冲过来!树林里视野极其清晰,山姆确定那不是普通战车,而是之前与他交过手的弗兰克斯的核动力战斗器!

  “什么!这下死定了!”山姆惊惧不已,怎么也扭动不了身体,冷汗淋淋,眼看核战器呼啸驶来,那东西在行进中强力变形,履带与齿轮组装成为机械足,随后迅速转换为奔跑状态,这超级核战器简直恐怖如怪胎——

  “哆哇!”山姆紧紧闭上了眼,他闻到了浓重的机油味,那东西仿佛瞬间已经来到了他面前,那恐怖的压迫感简直要让他窒息,促使他不得不睁开双眼:“唔啊啊!”

  眼前一排机炮近乎正贴着他的胸膛,山姆打了个冷战,立刻闭紧了嘴,他可以听到发动机运转的声音,顺着机炮向上望去,核战器主体正矗立在白色欧米茄的残骸旁,这个庞然大物只需再前进一步,就能将山姆和欧米茄压得粉碎,可它停止了移动,山姆很清楚,它的操纵者并非弗兰克斯——

  核战器顶部的舱门很快打开,身着西服的克莱德跨出舱门,像个绅士般朝山姆打了个招呼,“你还好吗,我的朋友。”打量着白色欧米茄的状况,克莱德不禁显露出非常遗憾的神情,对于一个军火商而言,没有什么比试验品的失败而更令人头痛的了不是吗。

  “朋友?!”山姆浑身无法抑制地哆嗦起来,“你现在可以放心杀我了,或者用尽方法继续折磨我吧!克莱德!!”

  克莱德随即发出一声冷笑,他离开舱门,踩着核战器的装甲和机炮,跳跃至欧米茄机体上,对着山姆的仇恨眼神,克莱德竟屈膝下蹲,他翻起手掌,示意自己没有佩戴任何武器,他靠近山姆轻笑道:“我为什么要折磨你,我又不是疯子,你以为我是个神经病是吗?”

  “难道你不是很想杀我吗!”山姆疯了似的叫道。

  “好吧,小子,你的确令我感到很不爽,你在詹姆斯那个老家伙的公司里收集废弃的技术资料,然后制造出你的超级跑车,而你只是个低级员工,一个保洁员,好吧,这些都不是关键。”克莱德扭了扭肩,朝一旁吐了口痰,而后转首继续说道:“也许你会认为是我故意让你听到关于战机病毒的商业机密,而后杀你灭口,可那也并不重要了好吗,小子,你应该知道,现在最吸引我的只是你创造出来的这辆跑车,它令我眼前一亮,这就是一个军火商最想要的,懂吗?至于你的生死,其实与我毫无关系,我没有必要取你的命,你我之间甚至根本不是敌人。”

  克莱德一番话竟让山姆哑口无言,究竟是这恶棍对他根本不屑一顾,还是他在临死之前还要遭受最恶毒的嘲讽与谎言的欺骗,山姆竟已无从分辩,他只知道自己马上必死无疑,正在这个时候,附近响起轻碎却急促的脚步声,很快传来一个女人对克莱德的呼叫——

  “放了他吧!克莱德!”女人急切呼喊着,从树叶遮蔽中露出衣衫褴褛的孱弱的身影,山姆立刻认出了她,简直难以置信,这女人竟是花蕾!

  “花蕾队长?”克莱德不免一惊,站起身来,笑问道:“是我看错了么,你怎会变成这副模样?”

  这些年来,以核战小队队长身份自居的花蕾,自持美貌出众,游走在军方高层、军火商、政府高官与富豪之间,可谓如鱼得水,不知有多少成功男士拜倒在她裙下呢,于是这个过于自傲的女人不顾克莱德的警告带领着核战队闯进公园里来了,如今这个结果也是可以预料到的吧——克莱德暗自笑道,只是这个女人突然不知为何变得执着起来了,固执得完全令人匪夷所思。

  “放过他好吗,克莱德,就算我求你了,你给我个面子吧,看在我服侍过你的份上……”花蕾竟哀求起来,她已体力不支,血迹斑斑的双腿发着抖,她这个样子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眼前的一切令山姆回想起自己昏迷时错把花蕾喊作“姐姐”的情景,虽然有过后悔,可山姆的心里此时却填满了悲伤,如果现在还有生的希望,他愿意把这个机会留给花蕾。

  “你在说什么,花蕾队长?”克莱德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花蕾的表情,指着山姆说:“你刚才没有听到吗,我并不打算要他的命,可你还一味地替他说话,维护这个小男人,看来你的口味我已无法揣摩了,你这女人连这样的小鬼也不愿放过啊?”

  “克莱德,求求你不要再侮辱我了,难道你很高兴见到我的惨状……”花蕾用颤抖的血手拨开挡住眼睛的凌乱的头发,红肿的双目突然泪如泉涌,像在流血!

  “噢,天哪……”克莱德一脸沮丧,心中咒骂,嘴上却显出些许惊讶怜悯:“亲爱的,你这是怎么了?”

  “我、我……”花蕾哽咽着,渐渐表情木讷,血泪并无停止,思绪却已陷入万般惊恐的回忆里。

  与丧尸为伍的日子并不好过,花蕾感到自己身体不适,精神也时常出现幻觉,不知是心理暗示还是确实受到弗兰克斯的感染,总之,她绝不会再靠近弗兰克斯自取灭亡,所以趁着允儿生日会的混乱场面,花蕾驾驶核战器独自逃进密林之中,并且成功把弗兰克斯甩掉了。往日弗兰克斯为她所做的一切无论是出于工作还是私情,花蕾都从未放在心上,更何况现在他变成了一具丧尸,花蕾没有动用核战器杀他已算仁至义尽了。

  黄昏的密林已渐进黑暗,数不尽的乌鸦在树梢栖息和盘旋,阴森恐怖,花蕾却不敢打开探照灯,因为她知道即使核战器缓慢进行也逃不过公园守护者的眼睛,而她根本查不到公园的出口在哪里,如此一来,她只能毫无招架之力地躲在密封罐里,成为狩猎者捕食的对象。但愿他们能遵守协议吧,毕竟防卫军不是敌人,公园守护者不能赶尽杀绝,花蕾这样想着,她唯一能想到的会对她宽容的守护者只有沃尔特,尽管她伤害过他,即便那并非她所愿。一时间,她有点羡慕允儿了。

  突然一阵异常猛烈的震动来袭,驾驶舱里天旋地转,花蕾来不及操控武器系统,遭遇持续不断的外力猛撞,头盔碎裂,腹部**纵杆痛击,破损的金属片划伤了她的腿,慌乱中被打开的探照灯光纵横射向阴暗的森林,顿时映照出一片群魔乱舞的恐怖场景,奔腾跳跃的猛兽的獠牙和巨爪蜂拥而入,撕开了驾驶舱,惊恐万状的花蕾被甩了出去,紧接着她听见了核战器装甲被疯狂撕扯、咀嚼的声响——

  “呜哇哇!”花蕾瘫倒滚爬着,她身上的血腥已足够引起吞噬者们的注意,它们迅速吃完了核战器,很显然,一个瘦小女人的分量连一份甜点都算不上,可依然魅力十足,它们实在是太饿了——

  “啊啊啊啊啊——”花蕾感觉自己被一张形似嘴的东西掀起来又弹了出去,花蕾撞倒在树下,昏迷之中看到吞噬者们正在上演争夺大战,确切的说,是其中一只在撕咬左右其它,花蕾恍惚看见那东西长着一张人脸,那仿佛是……弗兰克斯的脸,天哪,她一定是疯了……她昏死了过去。

  “你是在讲笑话还是鬼故事,丧尸不忘旧情与异形鏖战?我看你已经精神错乱了。”克莱德忍不住又吐了口痰,在他看来这个疯女人已无可救药了。

  “不,那是真的,我见过弗兰克斯的丧尸形态,他一定是接收了欧米茄聚变时的核辐射,产生了变异!”山姆惊喘道。

  花蕾没有回答,而是发出一阵惨笑,她浑身的血迹随着悲惨的颤抖而加速流淌起来,简直恐怖骇人,克莱德却仍然不理解:如她这般既高傲又卑贱的女人,究竟遭到何种程度的威胁才会如此胆怯与绝望呢,难道死亡还不够吗?

  夜幕还未降临之时,森林里已是寒气逼人,或许是由于惊吓过度,花蕾很快又恢复了知觉,醒来时,发现自己靠在树下,双臂后倚,两腿分开,坐姿十分不堪,可她已完全无力移动身体了,只觉得头痛难忍,耳边不断响起说话声,花蕾视线逐渐清晰起来,几名持枪男子正在她身旁烦躁地走来走去,发现她醒了,于是他们立刻聚了过来——

  “保持队形,朝这边移动!”“她醒了!”“花蕾队长,你怎么样?”“看清楚点,还认得出我们吗?”

  他们把光源拿近了一些,花蕾发现他们竟然是跟随她已久的核战队队员,之前贝塔守护者摧毁了几乎所有进入公园的核战器,而驾驶者们却都安然无恙,这真是个奇迹!“见到你们实在太好了!”花蕾虽感到庆幸,可仅凭他们几个,想逃出公园是绝然不可能的,她又连忙问道:“防卫军总部有什么消息吗?”

  “总部?他们更希望核战队全军覆没,从此不再威胁常规军的地位。”士兵冷淡地回答。

  “不可能没回应啊,我已经上报了这里的情况。”花蕾惊讶道。

  “有,当然有,从基地出发的F-35战斗机编队大概再过3分钟就可以抵达公园上空了。”士兵无奈道。

  “噢,什么?”花蕾正打算松口气,却突然歇斯底里发狂道:“是不是搞错了!都什么年代了,还派那么老旧的战机来,他们根本是想让我死在这里对吧!”

  “呵呵,安静一点,花蕾队长,我们能有这种待遇已经不错了,至少长官们没有在舆论面前给我们难堪,无论怎样也算是营救过我们这些该死的人质对吗?话说回来,我们会变成待宰羔羊也都是拜你这疯女人所赐,是吧?”

  士兵们顿然发出的冷笑令花蕾毛骨悚然,这些死里逃生的士兵脸上无不挂着悲怒狂野的神色,俨然一个个亡命之徒。很快,如他们所言,森林上空传来一阵阵常规战机飞驰临近的噪声,士兵们立刻疯癫如饥饿的野兽,有的朝天鸣枪,有的忙乱操作通讯设备,不一会儿,庞大的战机群呼啸而过,密集传来战机驾驶员的反复呼叫:“我看不到他们的位置!”

  “快发射空对地导弹!”“不不不!下面不是森林,有别的东西!”“快看!军事目标正无限扩大!呼叫基地!”“不不!紧急升空!快离开这个鬼地方!!不——”

  “唔哇啊啊啊啊——”

  通讯设备突然传出刺耳的尖鸣,同时空中接连响起猛烈的爆炸声,数十架战机瞬间化为火光喷落而下,在接近森林时又迅速被冷却,直至化为灰烬,最后变成纷纷扬扬的棉絮状物质落入林中,和淤泥枯叶融为一体。地上的士兵们无不胆战心惊,他们绝望地对视了一会儿,极其沮丧地卸掉了笨重的装备,俯着身狂猛地呼吸起来。

  “我没说错吧,他们救不了我们。”花蕾蜷缩在一旁,低头颤抖道:“简直自不量力,自寻死路……”

  “啊哈,你这贱人说的对极了——”士兵们的目光都转向花蕾,他们并不知道这女人有过怎样的历险,她衣着不整、伤痕累累,浑身透着血腥,或许对于她这样的女人,这只是她原本的面貌罢了。

  垂头丧气的士兵们忽然间又打起了精神,他们一拥而上,终于用极其粗暴的方式发泄出了他们的所有恐惧和不满情绪——

  “不!你们这些混蛋!不能这样对我!”

  “你这种货色难道只配得上那些高官和老板吗!”“别跟她废话!让她如愿以偿吧!”“不错!这一刻我们都是你的长官!”“噢哈哈——”

  “不——”

  那种被撕扯的知觉和血腥喷涌的味道,仿佛似曾相识,但又截然不同,相同的是被认可、被关注,不一样的是遭受屈辱的程度,也许归根结底,它们都是一样的……

  热风吹打着花蕾布满血渍的干枯曲卷的头发,她的眼神迷离而又透着惊恐,她似乎在抽泣在喷泪,可炎热的天气已经榨干了她所有的水分。克莱德不禁抓了抓他那长满金毛的粗臂,他感到浑身奇痒难耐,大概是花蕾的叙述令他过于反感了吧,他终于忍不住叫嚷道:“够了,我看你这女人简直毫无底线了!”

  山姆保持了沉默,如果花蕾所说是真的,那么她真是够惨了,山姆知道花蕾是个怎样的女人,他怕她,更不可能接近她,却又无法拒绝那样一种天然的感情的联系,或许是姐姐的原因,迫使他对一切女人抱有希望并强迫自己产生好感,但这一次,他分不清对与错了,至少,花蕾现在的样子令他倍感痛心,他发誓,他不愿看到这样的情景。

  “给我个机会,看在我和你的关系上,克莱德,救救我……”花蕾哭求道。

  “机会?”克莱德顿时发笑,摇着手说:“不不,你已经获得所有的机会了,就连平日里低三下四的士兵你都得到了不是吗?”

  “克莱德……”花蕾已泣不成声。

  “那就好好享受吧!你这贱人!”克莱德转而唾骂道。

  花蕾痛哭跪倒在地,她那血肉模糊的样子比起之前无比娇媚的外形已是大相径庭,但凡正常的男人都不会再垂怜于她了不是吗,克莱德生冷地笑着:在他看来,天下的女人都可悲可笑如玩物,无论是高高在上的女代理人,还是贫贱卑微的女乞丐,在男人面前都不足挂齿,就算是允儿那样的绝世尤物又能怎样,又有哪个男人真心愿意当她是女神呢,啊哈哈——

  落魄的女人、垂死的小鬼和报废的跑车,眼前的一切显然都已毫无利用价值了,克莱德抖了抖袒露的上身肌肉,准备返回核战器,突然间,地面剧烈震动起来,似乎是地震,又像是重型战车奔袭而至的响动,卷着热风,竟快速朝这边过来了——

  “呜哇!什么东西!”山姆惊叫起来,他的视线中即刻出现了一头奔跑的巨兽,嘶吼声震耳欲聋,巨足落地之间产生极大震动,地裂树倒,毁灭之势铺天盖地而来!

  克莱德紧紧抓住核战器的外置武器舱,震摇中纵身跳上装甲,攀援而上,距驾驶舱一步之遥时,震动忽然缓和了下来,只见那巨兽飞出巨爪插向泥土,把跪在地上的花蕾拥捧了起来,不顾花蕾发出的阵阵恶吼,巨兽将她高高举起,而后喷出长舌,黏液飞溅,克莱德趁机跳进了驾驶舱,再晚一步他便葬身舌下了——

  “见鬼!那女人所说全是真的!”克莱德挥汗启动核战器武装系统,一枚常规导弹激发而出,立刻射穿巨舌,在怪兽本体上炸开了!

  嗷嗷——怪兽发出无比凄厉的哀嚎,它喷泄着血液般的绿汁,狂怒疯癫地朝核战器撞去,在它的头部位置竟显现出一张形似人脸的轮廓!山姆震惊道:“那是……弗兰克斯!”

  “来吧!来吧!你这愚蠢的怪物!”克莱德持续发射机炮和导弹,与巨兽疯狂作战,它们向着森林深处快速移动,地震和撞击渐渐远离山姆,而花蕾却还始终被怪兽举在头顶,任凭核战器狂轰滥炸也伤不到她,如果怪兽真的是弗兰克斯,那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姐姐!”山姆忍不住呼喊了一声,顿时热泪疯涌而出,直到怪兽与核战器销声匿迹,山姆卑弱地颤抖着,眼泪在光热之中蒸发,心里的苦闷和撕裂般的痛楚却更加持久,明明知道花蕾不是姐姐,可他无法原谅自己的袖手旁观,如果他注定要品尝无法找到姐姐的悲哀,那么这一切也许正是上帝的惩罚。

  “呃啊——”山姆痛吼一声,身心在经受阵痛之后突然得到极端舒缓,眼前像飘起白雾,身体立刻松软下坠,随着空间的迅速变化,他仿佛掉进了一堆棉花糖里。

  ——柔软舒适的座椅,高端大气的操控设备,还有贴心的升级版面包机,简直像在做梦,山姆半卧着,他不敢相信,如果这是跑车内部,显然它的空间增大了许多。

  “山姆,你还好吗?”智能系统呼叫道。

  “欧米茄……”山姆轻揉泪眼,欧米茄的呼唤又一次把他从地狱带回了人间。

  在这片光线充足的树林里,欧米茄如美玉般闪耀着温和纯洁的白光,流线型机体胜过任何绝美的工艺品,它看起来比以前还要强大,体积至少是原先的三倍,是的,它复活了,它又奇迹般重获新生!

  “欧米茄,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以为这一次我们必死无疑了。”

  “这要感谢病毒炮弹,山姆,我被两次击中要害,病毒的作用似乎给了我超越以往的强大力量。”

  “竟然会这样,但无论如何我也不能饶了克莱德那个混蛋!”

  “追上去吧,山姆,我可以给他致命一击,顺便解救花蕾的生命。”

  “不,欧米茄,我们不用那么做了……”

  “为什么,山姆,你刚刚还在担心她的安危。”

  “一切都结束了,欧米茄。”

  山姆发出深沉的叹息,花蕾已不再需要什么了,她被呵护着,弗兰克斯正把她捧在手心,即使粉身碎骨也会保她周全。

  寂静的森林里遗落着破损的皮靴和片片血迹,那是被弗兰克斯吃掉的侮辱过花蕾的士兵们的骸骨,不久之后,寒风和冰雪又必会将它们长埋于此……

  是的,对于被爱的人来说或许什么都不重要,然而深爱着她的那个人却早已背负重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