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集 逆转!无尽的哀鸣

美丽灵感 樱亲 9465 2005.09.28 02:09

    湖光山色,风景秀美,碧水青草,雪仙小屋。粘粘家庭每日聚会之地热闹非凡。和煦的阳光下,红绿蓝白的,一群善男信女。樱和鱼儿被大家热乎乎地围在中间,两人持久拥抱着,就像骨与肉不分离。

  “妹妹,来,让我亲一下——”樱深深地吻着鱼儿红润的面颊,鱼儿羞涩地回了一个吻:“樱姐姐……”

  仙仙的治疗加上春春悉心的饮食调理,鱼儿已经康复了。

  樱不时地用怯懦的目光望着若若。若若独自站在一旁,除了有一点担心樱会不会对别人讲昨晚的事,此时心里多少有些嫉妒,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够再容忍樱去亲近别的女孩子,即使不考虑凤的存在,她也不知不觉萌生了一种强烈的yu望,把樱占为己有的yu望,迫切想要zhan有她的人,zhan有她的心。

  “小鱼,你平时孤身一人的太危险了,还是弄个马甲好防身。”李子说。

  “是的呀,鱼妹妹这么单薄,人又漂亮,很容易被恐怖分子看上的唉……”悠悠说。

  “哦呀,怎么,鱼儿还没马甲么?”灵灵说。

  “没有不要紧,现在还不晚,鱼儿,你要什么样的马甲,更换的衣服都包在我身上了。”仙仙说。

  “呵呵,谢谢大家的好意哦,尤其是姑姑——”鱼儿拉住仙仙的手,忧虑道:“可是,我很笨的,不知道马甲搞来做什么的……”

  “别担心,这里几乎人人都有马甲,都可以教你的。”零说。

  “就是,不着急,鱼儿还是先好好养伤,你在这儿有我们照应着,不会有事的。”小紫说。

  “谢谢大家,真是太谢谢你们了……”鱼儿环顾四周,她被炽热的呼吸包围了。“别忘了我哦——”樱朝准鱼儿的脸又亲吻了一口,将她松软地拥在怀里。鱼儿微笑地倚靠着樱,在阳光中静静闭上了眼:躺在姐姐的怀抱里,总是暖暖的,很舒服,所有疲倦和忧愁就都没有了呢,只想睡觉……樱姐姐,我就像你喜欢我一样喜欢你,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做……

  “喂,开饭喽——”春春走出小屋的门喊道。

  这么多人,饭厅是不够用的。聚会一般都是在雪仙小屋的客厅,虽然不是很大,但简约实用的摆设使它并不显得拥挤。

  春春的厨艺在家族界是屈指可数的,做起饭来总是得心应手,即使食客再多她也能应付得过来,再加上今天有怜惜做帮手,可要让所有人大饱口福了。其实春春本人就是只馋猫,同时,因为她喜欢熬夜、白天睡觉多,所以还是一只夜猫子、小懒猫;春春特别喜欢吃春卷,这就是她名字的由来,而春卷是她家乡的特产,她实在是很特别,所以她还有一个名字就叫做特产小懒猫,这是个专用称呼,只有樱才会这样叫春春,它的全称便是——

  “亲爱的特产小懒猫春亲新娘!抱住!吻一个——”

  “亲亲我家保镖,呵呵……”

  樱和春春搂抱在了一起。“保镖”也是春春对樱的专称,在她们二人相识之初,樱曾是春春的保镖,而春春是樱的小懒猫。

  “看把你们两个美的。”仙仙笑道,“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了春亲,每天都要给大家做饭呢。还有溪子姐姐哦。”

  “这没什么,只要大家开心。其实多亏了仙子的小屋,不然我们想聚一聚都不可能的。”怜惜说。

  “说的对呀,不过,就这样还是太小了,现在我一想到那座主题公园,做梦都流口水。”李子说。

  “可不是嘛,但愿能早一天搬过去,和那边的人相聚,那有多开心啊。”奈奈说。

  “你们真的很期盼啊……”仙仙显得有点失落,“这个小屋有我和春亲、樱亲朝夕相处的影子,还有大家时常在一起的美好感觉。如果你们都走了,我看只有我自己呆在这里了。”

  “仙亲你胡思乱想什么呢,你不是还有我嘛,我不会走的,再阔气的地方我也不去,我要留下来永远陪你——”春春说。

  这时,樱沉默寡言地一口接着一口喝水,伸出筷子去夹菜,若若刚好也去夹,两人的筷子“啪”地碰在了一起,樱立刻脸红低头,怯生生将筷子缩了回去,若若愣视了一眼,而后把菜夹到碗里,头也不抬的大口吃起饭来。

  仙仙和春春注意到了这个情景,尤其是樱很不自在的表情。她们今天一早就觉得樱和若若两个人有些不对头,她们从来没见过樱如此的怯弱,在若若面前,樱甚至有点低三下四。

  哪怕只是小小的不正常,雪仙小屋里也是容不下的。仙仙悄声叫樱去一下她的房间,春春也跟着去了。此时,若若边吃饭边观望,很明白她们进去是为了什么。

  三个人来到仙仙的卧室。仙仙把门关上,拉住了樱的手。

  “樱亲。”仙仙表情严肃,“若若她……是不是欺负你了?”

  “啊……没……”樱紧张而又为难地摇头,像是满怀心事,一点也不如往常那样坦诚。

  “还说没有?你脸上都写得清清楚楚。”仙仙说。

  “樱亲,到底怎么了?不管她是谁,我和仙亲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欺负你,让你难堪。”春春焦急地说。

  “你呀你,成天跟若若粘在一起,把我们两个都忘了,也不知道你跟她在做些什么,神神秘秘的。她只是寄宿在小屋而已,上次本来是要走的,却又被你给带回来……樱亲,看来你是真离不开她了。”仙仙抚mo樱的鬓发,无奈和怜悯地叹息道。

  樱呆呆的,一句话也不说,脸上泛起了迷惘的神色。

  此时,客厅里喧闹声阵阵,只有怜惜一个人喝闷茶。听说天使被雷关进了地牢,如今生死未卜,怜惜坐立难安,她仿佛能够感受到牢狱之中彻骨的寒冷,体会到天使承受的每一分煎熬。雷氏城堡距此不过一山之遥,怜惜好想去看个究竟。

  令人敬畏的城堡,依旧在山雾缥缈之中沉寂。

  噔噔噔,沿着城堡内部狭长的走道,雪紫一路轻跑,两手端着的餐盘里丁零当啷的,碗碟之间发出清脆相撞的声音,她连头也不抬,这时走廊转角处忽然伸出一只手横挡在了前面,雪紫魂不守舍地急忙停步,碗里的汤水险些溢了出去。

  “干什么啊,吓死我了……”雪紫舒缓了一口气,看到面前的人是刹那。

  “我还以为,你已经全神贯注,万念俱集了呢。”刹那冷笑。

  “少烦我,菜凉了,要你负责!”雪紫心不在焉地瞧了一眼刹那的嘴脸。

  “哦,对不起……”刹那把路让开,望了望盘子里的饭菜,不禁叹息了一声:“好烂的手艺哦,唉……不过,大概菜刀也会很喜欢的吧。”

  雪紫刚要气急,一听到后半句话,表情立刻反转,暗自欢欣。

  “唏,你以为溪子会把菜刀让给你?”刹那酸笑道。

  雪紫愣了一会儿,脸上情不自禁露出羞涩的笑容。

  “真是受不了你。”刹那皱起眉头,“每日去地牢里面偷情,好没羞耻。”

  雪紫顿时低下头,嘴唇紧闭,满面通红地跑开了。

  “呃……真恶心。”

  时隔数分钟,空寂的城堡里响起刹那无奈的冷笑声。就在这个时候,城堡的墙壁产生了一些细微的震动,刹那隐约感觉到,在城堡外侧正对着他的这个方向,那里好像有东西蓄势待发,他轻挪脚步离开墙壁向后退去,忽然“轰”地一响,一股冲击波从山下角度直射而来,刹那迅速朝后跳开,前面的墙壁如炮轰一般炸鸣震晃,地动山摇。

  一波震动过后,刹那稳住身体,暗自笑道:“终于来了……”

  中央大厅震摇不止,黑色纱帐剧烈抖动。撑开的手掌按住了“嗡嗡”晃响的茶碗,座椅之上,雷发出沉闷的喘息。

  在城堡上部,突如其来的地震惊乱了正在共进美餐的可可、小天和司徒。房间的窗户立即自动关闭。

  强烈的震动波及到了地下层,雪紫端抱着餐盘在阶梯间左摇右摆,哗啦一声,没拿稳,碗和碟飞甩了出去,碎落在地。“哇哦——”雪紫紧扶着墙,望着盘子里已残乱不堪的饭菜,不禁泪声连连:“我辛苦了半天……”

  幽暗的地牢在撼摇。用于通风和采光的窗口紧急闭合,同时,牢房内的壁灯点亮了。天使旋身而起,昏黄灯影在沉郁的眼神里闪烁,早已抑制不住的焦躁在他心中奔腾。

  高大的城堡猛烈震响之后渐入平静,葱绿的树木掩映中,坚如磐石的灰褐色堡垒越发显得暗沉。山下,峡谷纵深百米白烟四起,本是落花芳草地,弥漫的却是浓浓的火yao气味和重金属味。

  “绣大人——”一名扛着便携式火箭炮的男子回身询问,“继续吗?”

  绣绣翘首遥望半山坡上的城堡,脸色愈显阴沉。轮番轰击之下,那堡垒竟然纹丝不动。

  “绣大人,城堡外壁是加厚的防护层。”另一名男子进言道。

  绣绣身边,荷枪实弹者聚拢成群。除了雨落率部潜逃,绣绣麾下近百人已齐集大峡谷,如一支野战部队,直击雷氏城堡,大有将其移为平地之势。

  “不管!给我继续炸!”绣绣恶狠狠道,“逼他们交出家谱,还有……我要天使的人头!”

  强力火炮不间断地发射,轰天巨响,山坡上浓烟蒸腾,草木燃烧,城堡隐没在了漫天烟雾之中。雷氏城堡地基坚实,兼备独特的抗震体系,跟随局部山体振动,却不产生相对偏移。震动间隙,刹那迅步行至中央大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见刹那进来,雷嗔怒责问。

  “很明显,是仇人找上门来了。”刹那轻笑,“不如把天雷放出去……与其做一只心急火燎的待宰羔羊,何不让他成为一头凶猛的野兽……”

  “混帐!”雷拍响了石桌,茶碗被打翻落地。

  刹那故作紧张地说:“看不出,你还舍不得哦。”

  “放肆!我不想听你的废话。我只要你们给我看好那个丫头,如果家谱落入外人手中,不是你们几条命就可以抵得回来的!”

  觉察到雷真的发怒了,刹那笑道:“你的担心是多余的。看来你还没有体会过什么是‘拒敌于国门之外’,还有以静制动的乐趣。”

  “刹雷,你到底想说什么!”

  “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你就等着看好戏吧。”刹那冷冷地说,“刚刚我已经传信给雪仙小屋,再过不久,NNF就会全员出动,到时,峡谷将成为一片死亡之海……”

  “什么!”

  爆炸之声响彻云天。山的那一侧,湖水、瀑布、森林和绿地也都感受到了明晰的震撼,小屋在轻荡升温的气流中现出其固有的脆弱、远远不及城堡坚挺。屋里并无一人。湖面微波荡漾,瀑布孤水常泻,鸟兽鱼虫亦无声迹,后山隐隐约约、连续不断的震鸣使得空洞的山谷异常压抑。

  伴随着心惊肉跳的爆炸声和震动,仙仙一行人已由屋后上山。穿梭行进于山林之中,山势挺拔险峻,站在山顶瞭望可见对面山腰上盘踞的城堡,若翻山顺延而下,草木稀疏,乱石嶙峋,直到山脚,便是地势趋于平坦的狭长深谷。

  “大家千万要小心,毋庸置疑,这次RUO组织人数一定不少。”仙仙召喊道。

  “对不起大家……”樱惶惶不安。将粘粘家庭众多亲人的性命安危作为向刹那履行承诺的代价,她已不能原谅自己的这份罪行。情,无以偿还,义,无以为报。

  “樱亲,不要自责了。”春春微笑地安慰着樱。

  此时,樱已经没有胆量实话告诉大家,要求正面对抗RUO的这一次行动并非她的本意。

  “樱姐既然做出决定,我们自然奋战到底!哇呀——”李子摩拳擦掌道。

  “我支持你,樱姐,现在你就不要再担忧了。跟雷氏一衣带水的关系既然脱不了,不去助战的话,接下来挨打的就是我们自己。”零说。

  “呵呵,姐姐果然是和凤完全不一样的,做了决定还瞻前顾后,害得我们爬山都没力气了。”脉脉笑道,“不过,我方应该有信心和把握。敌方人多不是关键因素,历史上以寡胜众的战役还是蛮多的哦。另外,‘打仗先杀将,擒贼先擒王’,这是兵法常识。我们不要忘了,上次阿熊一死、恐怖分子阵脚全乱,所以,拿下RUO组织的头目才是关键。”

  听到这话,鱼儿的心猛然颤动。为了能再见绣绣一面,鱼儿说服了樱和仙仙,不顾大家的百般阻挠,跟上了山。“绣绣姐……”鱼儿鼻子一酸,偷偷地掉眼泪,不禁加快脚步朝前赶。

  “哇啊,冲啊——”李子奔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眼看山顶就要到了。雪仙小屋当日聚会在场的所有人,即转型为NNF的西粘数十人,将参加这一场未知的战斗。

  久攻之下,雷氏城堡仍不见反应。城堡中央大厅内,雷的恼怒已到达极点。

  “你竟敢背着我勾结粘粘家庭,刹雷,你想干什么!”

  “请不要偷换概念哦——”刹那摇着手指,“纠正一下,不是‘勾结’,而是一笔交易。我跟凤之间的交易。”

  “你和凤?混话!凤肯跟你做交易?”

  “哦对,确切点说,是樱。至于双方开出的条件,那是我和她之间的私事。”

  “刹雷,你知不知道,你真的让我很生气。天雷,还有紫丫头,你们三个就会给我招惹麻烦!”

  “现在怎么说都无济于事,NNF就要到了。等他们两败俱伤之后,坐享渔翁之利的……雷,可不就是你么,我千方百计为你讨来的机会,所做的这些不都是为了你,你连句谢谢也没有,反倒这样无情,真让我伤心……”

  山林里潮湿阴冷,地表上有一层厚厚的淤泥,拌和水分和落叶断草,脚下很容易打滑。

  樱一声不响的,表情悲苦,毫无生气,步伐那般幽沉,若若默默地跟行在她身后,樱的背影清瘦而淡弱。她真的按照刹那要求的去做了,而且没有告诉任何人事情的原委,仅仅因为刹那信口雌黄的一句允诺?她太天真了,她太傻了,她太容易被征服了……若若此时忽然想到,此行的目标人物是绣。

  根据绣与樱之间的关系,按照两人的性情,此去一战到底会出现怎样的结果。若若预感到,除非像上次一样凤会突然出现,否则,面对昔日的妹妹、今天的敌人——绣,樱将会采取的行为或许只有一个。

  若若左右思量。绝对不能让樱去,就算死命纠缠也要牵制住她,把她拽回来。

  正当队伍爬上山头,走在最后面的若若缓慢停下脚步,四下观望后,轻轻撩起裙子、故意将其悬挂在了身旁的树枝上,而后身体使劲一向前,裙子嘶啦一下便扯破了,脚底跟着一滑。“呀——”她大声惊喊,随即跌身滑滚了出去。

  听到叫喊和响动,樱猛然回身,相继到达山顶的仙仙等人也回头张望,只见若若连滚带爬落进了原路走过的树林之中。樱面目失色,腿脚不由自主追向前去。

  “樱亲!”仙仙急声将樱喊住。山势险要,山路泥泞,一个人回去是很危险的,而且,好不容易才爬到山顶,前面的人已经翻过了山头,如果现在返回,势必会耽误时间。

  “走吧,姐姐?”灵灵无可奈何地望着山林深处,对樱说。

  樱呆滞不语,六神无主,扶着一棵小树缓缓蹲下身体,凝视树丛之间,若若的身影迅速消失,呼救声渐渐落下山坡。

  “樱姐姐,快点——”

  殿后的几个姐妹半停半走的,隆隆火炮声已经将战场的边缘推进到此,见樱不肯走,她们只好先行离去。

  “若若……”落叶在樱的手里捏揉成团,心慌意乱的她跪倒在地,急促的喘息欲呼无声。

  哗忽——山中骤然腾起了紫色光芒,在樱心惊欲绝的这一刻,将她推身而下,向着山坡回路丛生的林木,倾流而去。

  半山之上,拥绕着城堡密布的荆棘在烈火中熊熊燃烧。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与坚不可摧的城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些生命力极其顽强的物种,即使残焚殆尽,只要再历经一场*,又会遍地开花,更甚繁茂。正所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你有何不满,刹雷,你也心知肚明,我给过你多少宽容,多少特权。”

  中央大厅气氛渐缓,外面依然轰鸣阵阵。

  “我不欠你什么,雷。你要对我动手,只会自取其辱。”刹那毫无意趣地说。

  “哼”雷重新拿过一杯茶,喝了一口,道:“我说过,最终能毁了你的,不是我。你大可以无视我的忠告,我之所以与你耗费唇舌,不过是想提醒你,一个人无论有多大的能耐,凡事只要身在其中,就该遵守游戏规则。”

  “呵呵,你这是在教训我吗,雷?”

  刹那背过身去。在雷的咒怨下,他心气难平走出中央大厅,夹道的石壁随炮击震晃不止,狭窄的空间令他心烦不已,原本打算前往可可的房间,忽然决定取消,于是转道行去。在一面宽墙前停步,他按动机关,墙上打开了一个箱型缺口。刹那手握闸刀,轻思闪念,狠下心来猛地一拉:

  “去!不玩了——”

  火炮声中突然传出尖锐的鸣响,紧接着,只见迷雾里的城堡繁星闪烁,映照得山谷奇幻美丽。

  “绣大人……”

  攻击者们纷纷停止了开火,浓烈的硝烟中渐渐有了一缕缕花香的味道,峡谷瞬时寂静了下去,眼前星光绽耀,景色令人迷醉。绣绣目光惊异,神色呆痴,冰封的脑海不自觉的融化并陷入了无限的遐想——

  绣绣,姐姐好想你……

  仿佛渐缓被拥抱入怀,从心底升腾起的温暖知觉触抵着绣绣的每一根神经,让她无法呼吸,无法言语,星光在泪眼里逐渐映红,成为一片血的星河——

  抱紧我……姐姐,把绣绣抱紧……

  突然,星光由弱变强。霎时间,千道万道深红色射线从雷氏城堡无数孔隙之中散放而出,如火山迸发,暴雨天降,峡谷炸裂了!

  慌乱中的罪恶组织,退散不能,奔逃不及,射线刀纵横扫射,万箭穿心,血浆、红光乱空飞溅,惨鸣嘶叫,震耳欲聋。

  稀松的草木之间,身上裹满污泥、树叶的若若,一直朝山下滚落。为了验证她的自信,若若任凭身体摔滚,不愿半路打住,哪知这山本来就陡滑至极,想停也停不住了。她浑身酸痛,黏湿难忍,衣服上下早已被撕扯挂破,腿脚和胳膊也多处被划伤。唉,真是自讨苦吃……正这样想着,不晓得哪里冒出一根带刺的断枝,猛地从她身上勾划而过,呲啦,破开了一条血口子,若若痛得紧咬着牙,翻滚之中摸准身上的匕首,忍不住抽拔而出,左插右砍,谁知,锋利的匕首只会顺路斩树断草,欲静而路不止。若若昏头转向,瘫软无力的直喊疼。

  正在这时,萌动的紫光从上坡蔓延而下,追踪着翻滚的身迹,加速倾移。若若感到了一阵温爽,头顶上方飘来一片柔和的紫光,向下倾盖,从她的身体拂泻而过,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她欣然闭上眼睛,只觉得是一双手臂由缓到急将她抱牢,瞬间,震荡的身体静滞了下去,她感到自己正安躺在一个温适的怀抱里。

  随着预料之中的惊讶,若若慢慢睁眼:抱着她的,是凤。

  “好了,没事了。”凤随即把满身是泥的若若轻缓放落在地,暂时松解了焦虑神情。

  若若呆楞了一下,在极短的时间里身体似乎对凤已产生了极强的依赖。“谢谢你……”她微微一笑,“只有你在乎我,会来救我。”

  打量着若若浑身上下的伤口,凤仿佛又看到了初次相遇时的若,那个悲惨孤苦的女孩子,现在她似乎开朗了许多。

  “昨天晚上……是我不对,我不求你原谅我,现在只想诚心地向你道歉。”若若试着鼓起了一点点勇气,对凤说出心里话:“因为,即使有天大的事摆在面前,你都会毫不犹豫地转来救我……”

  直面若若的眼神,总有一些未知的错觉,“你去向樱道歉吧。”凤转过身体,遥望山顶,正在散去的尘雾里显露出天空鲜艳的蓝,“救你,只是我的本能反应而已。”他默语,这时,起步欲行。

  越是这样的冷漠,越能牵动内心深处的激荡。若若不敢再言表,只是惊道:“你还要去那边?去到刹那的陷阱里?”

  漠视前方,凤似是想起了什么,他侧转回身,右臂撑出,把手递到了若若面前。“我……”若若呆望着凤肃穆的脸,初遇之时,凤就是用这只手来抱她的。

  她已无暇顾虑,一只沾满了泥水、纤瘦擦伤了的手伸给了凤,一时间,久别的温度从手心之间感传,冲破了矜持的笑容、忽然使她觉得连同身心也都交付了出去……

  凤握住若若伤痕累累的手,稍稍凝神之后,轻略点头致意,浮显出难得一见的温柔笑貌,随后起身回转,带她前行。

  硝烟残逸,空寂的战场到处是焦味和腐臭,血流成河,却看不见一具尸体。当仙仙一行人来到峡谷腹地,面对的只是这样一片惨不忍睹的景象。

  “城堡打开了射杀系统……想不到雷会这么残忍。”

  炮火焚遍山野,高岗之上,雷氏城堡泰然耸立。

  “绣……绣绣姐……”鱼儿惊恐张望,禁不住放声呼喊:“绣绣姐——”

  焦烟里,铃儿响起,一个清淡的人影渐渐浮现,双手左右持剑,靠近过来,残破的粉红裙衫上布满了污血。铃声落静,她在众人眼前停下了脚步。

  “绣绣姐!”鱼儿悲喜交加,奔上前去。

  “——不要过来!”绣绣提起右剑凌空乱舞,退步喊道。

  “小鱼别过去!”“快回来!鱼儿!”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绣绣苦笑,在其他人眼里,她俨然仅仅只是一具魔鬼。

  “姐姐……”鱼儿不听劝阻,继续往前走。

  “不要再过来,你没听到我的话么!”绣绣神志不清地站住脚步,酸苦的眼泪滴落在指向前方的剑身上面,与血渍相融,染红了一片。

  不,姐姐,回来吧,回到我身边——

  鱼儿热泪盈眶,敞开怀抱,携带着相同的铃声,走到绣绣身边,直至寒冷的剑顶住了她的胸膛。

  对视了许久,绣绣悲怒孤寂的眼泪里终于流淌出了炽热的渴望!

  噌嚓!冷手寒剑推插而入,刺进了鱼儿的身体里!断去绳结,铃铛坠落而下。众目骇然,只听一曲哀吟轻声唱响,绣绣哼着缓柔的调子,面色和暖地松开了握剑的手。鱼儿捧抚着血剑,抖颤的身子缓缓瘫跪了下去,悲容之中泛起清醇的笑颜,一只手沉落,掐指轻拈,拾起地上的铃铛慢慢递到姐姐的面前。

  绣绣摸向裙腰,摘下自己的铃,迎合触握,两副铃铛被温血浸染,相互缠绕碰响之后留在了鱼儿手里。

  “陪我去看海吧……”绣绣抚mo着鱼儿的泪脸。

  “嗯……姐姐……”

  热泪溢流而止,鱼儿满含欣慰地渐渐合上眼睛,仰身倒了下去。与此同时,绣绣提起左手之剑,从空中划转半圈,搭落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众人惊撼不得语。疾步声中,凤和若若赶到了现场。此情此景,果真是应验了若若的一番猜想,只不过,那魔女剑下的替死鬼竟是自己的亲妹妹。凤目光低冷,从绣绣注视到鱼儿:“她代替了樱……”

  绣绣泪眼笑望着凤,该见的想见的人,终于都来到了她的眼前,于是幸福般两眼一闭,泪水落剑。行将自刎,忽然一抹刀光从她脑后袭来,刀剑相抵,铿锵有力——

  “女人终究是女人——”

  随着怪暗的笑,挡剑的刀光迅速现形为宽长大刀,在绣绣的身后现出了一个强壮的黑衣男人,话音未落,另只手伸上前去,粗野地掐住了绣绣的脖子,又猛力靠抱住她的身体,刀与剑吭哧摩擦,“绣,给他们看看,你身为女人的价值——”他捏转过绣绣泪痕满布、痛苦不堪的脸,竟在众目睽睽之下肆无忌惮地吻咬****,淫猥下流,疯狂不已。

  男人这时松开绣绣的脖子,转而拦胸搂抱住。“峰……峰少……放开我……胆敢以下犯上……混蛋……唔……”绣绣痛咳着,被男人猥亵的身体语言当众ling辱。

  峰少?那狰狞的表情深刻在心,人群之中的奈奈大为震惊,她想起数日前曾与伊伊遭遇过此人。

  “想要她的命,跟我来——”男人推刀斩断绣绣手里的剑,化身为一团黑光,挟持起绣绣纵身飞上山坡。

  呆滞中的若若忽然觉得手心发烫,只见身旁的凤燃烧起了紫色光芒,瞬间形影全无,追那黑光而去。

  “樱姐姐!”小紫紧随其后,一缕鲜绿色荧光赶奔了上去。

  蓝,黄,橙,红……一道道光影相继追去,像彩色纷飞的雪花在山坡跳跃。

  “放开我!畜生!你敢……呜……禽兽!放开我……呜啊——”

  山色凄凉,交错的光影飞跃山顶,那是通往雪仙小屋的方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