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集 危机!遗失的家谱

美丽灵感 樱亲 6002 2005.07.20 03:45

    瀑布在远处流淌,湖面碧波荡漾,雪仙小屋升起了袅袅炊烟。

  从梦中醒来,若置身于一间粉红色调的房内。守侯在她床边的是仙仙。看见若醒来,仙仙欣喜地问:“感觉怎么样。你睡了一夜了。”

  若轻轻回笑,忽然满面疑问地张望。仙仙微笑着说:“欢迎来到粘粘家庭。”

  “粘粘……家庭……”若的嗓子有些干渴。这时房门推开,春春走进来,说饭已经做好,发现若清醒了,急忙转身喊着“樱亲,樱亲!”

  随即,一阵轻快的脚步飘飘而来,春春背后出现了一位美丽的女孩,“若若——”她来到床边轻轻跪在地上,拥住若的手,说:“你醒了,呵呵。”

  笑容如鲜花一样绽放,声音像甘泉一般清醇,这位被唤作樱亲的女孩,莫非就是樱?若的思维渐渐清晰,想要起床,这时樱温柔地叫她继续躺着。仙仙说:“是樱亲带你回来的,若若。这是她的房间哦。”

  她带我回来的……若努力回想昨天的场景,那飘忽不定的身影总也抹不去,救她的人应该是凤,对,他去哪里了呢。若坐起身来,鞠躬致谢,此时发现自己一身睡衣打扮,连忙揭起了被子,两臂捂紧身体,缩到了床角。

  “是仙亲新做的,干净的。呵呵,我替你换上的。”樱解释说,“若若,你伤得不严重,多亏仙亲,她已经帮你恢复得差不多了,你要感谢她哦。”

  “亲亲不要捧我嘛。春亲做了美味可口的饭菜,功劳更大。还有最重要的是你能救她回来。”仙仙笑道。

  “我做菜呀,是因为我喜欢吃呢。”春春一副调皮的样子。

  若放松了表情,露出一丝感激的笑。樱在若身边坐下,仔细打量着她,心中不免一阵酸楚,她侧过身从腰间慢慢卸下了一只红色挂件,递到若的面前,那是一把弯月状的精致匕首。

  “这个送给你,也许在危险的时候还能用的上。”樱说。

  若轻摇着头,说不要。仙仙劝道,这是樱一直戴在身边的珍贵的东西,既然赠给她,就一定要收下。若不知该如何拒绝,迟疑起来,这时樱靠近过去,抬起若的胳臂,就将匕首往她腰上系。若一时紧张得不敢动,突然发现樱的手也有伤,因为是用绷带缠住的,不知道为什么,触摸到肌肤上的樱的手一点也不使人觉得反感,似曾相识的触觉,让她能够安宁。

  “好了,呵呵。”樱直起身来,闻到若的身上有一股特别的香味,仿佛是一种思念般的味道啊。看了若一会儿,她又靠了上去,两臂一搂,直接抱住了若,紧跟着亲了一下若的脸:“做我的妹妹吧,若若。”

  若呆滞床角,猛然反弹开,跳下了床,朝门口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脸色张皇,万般懊丧。

  樱起身而望,仙和春也感到纳闷。“人家不喜欢这样……”“我又不知道呀……”“这可怎么办。”三人尴尬不已。樱伸了伸舌头,不好意思地道歉。

  这时,若转回身,又鞠了一躬,脸上挂满微笑。大家顿时松了口气。忽见房中荧光闪闪,空中传来回声,一个女孩声音逐渐变得清晰:“凤哥哥,可可在这边一切都好,你们大家不要担心我,我会想念你们的……”

  樱急跑到窗前,满心担忧流下了泪,努力地点点头。春和仙走过去安慰着樱,各自也都忧心忡忡。

  凤……若的耳边飘过一个闪亮的字眼,只觉得心中腾起一股热流,眼前一黑便倒身下去。

  荧光从雪仙小屋飞溢而出,淡淡的,一直牵引到遥远的天际,穿越云层,在山上一座城堡附近渐渐消退,只留下一缕香气,迅速回缩到了城堡侧面的一扇窗口里。窗内有个女孩,她睁开眼睛轻轻舒了一口气,清秀的面容稍显劳累。此时,城堡的走道里传来“呼呼”喘气声,女孩连忙回到床上坐好。床铺柔软暖和,不大的一间石室,却也装饰得精美细致,显然是贵宾的客房。不一会儿,就见司徒“呼呼”地端着一盘丰盛的早点恭候在门外,女孩亲切道了声“请进”。只见司徒向旁侧让开,随后出现在门口的,是他的主人,深红色衣着显现出俊秀苗条的容貌身材,冷若冰霜的雪紫。

  “过的还好么,可可。我真是搞不懂,雷为什么要给你这么好的待遇。”雪紫淡淡一笑,叫司徒把吃的送过去。

  可可礼貌地接过整盘的点心,放在桌上,点点头说:“还好。感谢你们的照顾。”

  “哦,看来妹妹的感觉还不错呢。那么……”雪紫身靠石壁,轻轻歪着头,黑亮的头发顺着肩膀垂下,“把东西交出来吧。”

  “东西,呵呵,什么东西?”

  “妹妹,你也要在我面前扮可爱么。”雪紫转身过来,从盘子里拿了块点心,咬了一口又丢下去,说:“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和凤在一起的人,都喜欢装蒜——”

  房间里响起了一丝怪笑,门侧墙壁上靠着个人,身体周围似乎散发出一种怪异的冷,尤其是表情中那让人琢磨不透的笑,只听雪紫叫了他一声“刹那”。不知这刹那何时进的屋。

  “那是哥哥无视对方的存在。”可可道。

  雪紫失去了耐心,上前一把拽住可可的手,说:“快拿出来!要我搜身吗。”

  可可遗憾地摇头,只回答说没有。雪紫立刻伸手过去,呲啦一声便撕破了可可的上衣。刹那阵阵阴笑,将脸转了过去。

  “紫雷!”门口一声紧喊,雪紫连忙停手,只见一个高个子男人走进屋来,可可趁机拉起撕破的衣服,将身体裹紧。

  “菜刀哥哥……”雪紫惊慌失措地迎上前,那男人随即抡起手掌朝雪紫脸上打去,忽然可可大喊一声“住手”,手掌在雪紫耳边猛猛地停住,煽起了一股强烈的冷风,雪紫的头发被吹得散乱。

  “雪紫,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菜刀,更不要喊我哥哥。”男人把手放下说。

  雪紫眨也不眨地瞪着眼睛,抬起头道了声“是……天雷大人!”,扭头便跑出了房间。男人轻声叹息。

  “干吗这么凶呢,天使。”刹那劝了句,见他神色不对,赶忙说“好了好了,我也撤,嘿嘿——”,随即出门去了。

  这时,叫做天使的男人对可可致歉道:“你受惊了,我代表雷大人向你说声对不起。”

  可可镇定了一下,面带微笑地说没事,见天使转身就要走,又连忙说:“天使,雷为什么不肯放过粘粘,难道你们还不能满足吗。”

  天使回过头,忧郁了一下,没有回答。就在这时,司徒等候在门口说:“那个,雷大人叫您过去,呼呼。”

  天使道了声抱歉,便随司徒一起走了。可可呆坐在床边,有点想哭,可是眼前一闪,许多美好的记忆仿佛又都成了憧憬,她慢慢躺在床上,渐渐露出了笑容。吃了一块新鲜的饼干,嘴里不住地轻喊着哥哥的名字,一时间,泪水又浸湿了枕巾。

  阴冷的城堡坚固而隐秘,底层中央大厅内,一面黑色纱帐从正中隔开。

  “怎么,小丫头不肯交出来?”

  纱帐内侧的高阶上坐着个人影,声音低沉震撼,传遍整个城堡。天使、刹那和雪紫等人候在纱帐之外,低头聆听。

  “她刚刚来,多少受了些惊吓,我看多给她一些时间吧。”天使答道。

  “噢?需要多长时间。”人影问道。

  “这个……”天使无以应答。刹那笑着说:“少让她受刺激,让她尽快喜欢这里的生活吧。”

  “怎么!她受了刺激……”纱帐晃动着,人影突然问:“紫丫头!”

  雪紫立刻紧张地咬起嘴唇。天使连忙回答:“没有。雷大人,我保证尽快让可可适应这里的环境,到时她一定乖乖地交出家谱。”

  雪紫偷偷望了望天使,沉默地松了松气。

  “我不想等太长时间,你们要清楚这一点。刹雷,我让你暗查粘粘,最近有什么进展没有。”

  “回大人的话。”刹那说,“昨天深夜,她们将一名受伤女子带回雪仙小屋。”

  “噢,有这回事?”

  “关于此人的来历……”

  “呵呵,那是我干的。”雪紫打断刹那的话,说:“是叫若对吧。要不是凤出现,那个死丫头……”

  “什么。”天使急忙转过头,“紫雷,你与凤交过手?我看看——”

  雪紫推开天使的手,一脸委屈地说:“你不是也想对我动手吗。”

  “好了,紫丫头。”纱帐里透出些许焦躁,“我记得告诉过你,没事不要去惹凤的人,你能把可可给我好好带回来已经是一大功劳,不要再节外生枝,否则连天雷也救不了你了。”

  “哼……雷,你有些言过其实了呢。”刹那突然说,“你这是在长他人志气。”

  “呵呵。刹雷,我记得也警告过你,不要再直呼我的名字——”纱帐抖动起来,里面升腾起了怒气,“你刚才的话,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

  “大人息怒,我这样说当然不是没有理由的。”刹那笑道,“粘粘的力量过去分散,据我所知,目前的粘粘家庭,按地域划分大体分为东、西二粘。东粘目前一心建造自己的主题公园,无暇顾及其它事务;西粘名不副实,只是偶尔在雪仙小屋聚会而已,可笑。此外就剩下一个偏远的南妙羽岛,住着三个不问世事的纯情女人。如此涣散的家族,怎么可能与雷氏对抗,呵呵。就算有凤在,他还得花更大力气去收拾身边的烂摊子,力不从心的。大人何必担心呢。”

  纱帐里逐渐平静下来。

  大厅的四侧连接着通往城堡各处的要道,在雷氏议事的时候,雪紫的两名宠物只能守侯在厅外的石柱旁,他们是司徒和小天。

  “主人好狠心哦,我脖子现在还在疼,呜呜……”小天窃窃地哭泣。

  “呼呼,雪紫大人不是真心的,她是最疼爱自己宠物的主人,一个好主人。呼呼……”司徒说。

  “什么,才不是呢,她对我有像对你一半好我就满足了,呜呜——”

  “别哭了,小天,主人曾经对你也很好的,只是你不在了一段时间,呼呼。”

  “那就可以冷落我,打我吗,那还把我要回来干什么哟!”

  “呼呼,小声点,小声点啊。大人要发怒了。”

  “不要!我就要嚷给他们听!”

  “唉,呼呼……”

  “哎呀,我说你怎么老‘呼呼、呼呼’的呢,你还真把自己当宠物啊!”

  “这个,做宠物,一定要厚道呢,呼呼……”

  石柱那边隐隐争吵。刹那咳嗽了声:“雪紫,看来你带回来的新宠不太懂规矩哦。”

  “我的人你别管!搞清楚,她很早就是我的宠物了。”雪紫说道。

  “你们两个也都住口。”天使说。

  这时,纱帐里的人影说:“好吧,天雷,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我会让刹雷、紫雷助你一臂之力。”

  “是!”帐外三人应声道。

  “粘粘的家谱,注定是我雷氏的了!哼哼哼……呵呵呵……”

  狂冷的笑声传出城堡,像战书召告天下。

  天气依然燥热难耐,人们挤满了游泳馆、大型浴池,占据了每一寸可以乘凉的树阴,整个城市面临着酷暑的严峻考验,似乎只有郊区的主题公园才是唯一隔绝了热浪的净地,那里荫蔽湿润,充斥着沁人心脾的凉爽……可是却由于未能竣工而对外关闭。好一座绝世胜地,只能在外围团团打转的人像热锅上的蚂蚁,窥望公园内侧,无不垂涎欲滴。

  粘粘饮食馆外的阴凉大树下,年糕等人正围坐在一起,午餐时间就快到了。

  “想不到祖爷爷真的下手了。不过不必担心啊,糕糕,西粘那边已经传来消息,说可可没事。”兔子说。

  年糕点点头,依然愁眉不展,心里总是放不下。馨馨叹了声气,说:“还不是为了让年糕安心,才那么讲的。”

  “哥哥是不会骗人的啊,他说没事就没事。”祺祺安慰年糕说。

  “嗨,我要是哥哥,我也会这么哄年糕的,嘿嘿,怎么能让心爱的年糕担心呢。”馨馨笑道。

  “哦,哥哥为了年糕,一定会这样做的。”逆弟弟摆弄着手里的东西,脉脉地说。

  “你们啊,都说了没事的,怎么还猜啊猜的,有什么好猜的啊。”年糕发了通牢骚,对馨馨瞪了瞪眼,不禁又笑了起来。

  “这样一来,家谱是不是已经落入雷的手中。”小路好奇地问,“如果年糕姐姐需要,我路西法愿意赴汤蹈火去夺回家谱!”

  “我担心,可可为了保护家谱,还是会有危险……”云说。

  “云姐姐,大家,我们都要有思想准备。”年糕说,“雷,再也不是我们的祖爷爷了……”

  湖畔凉风习习,雪仙小屋外,碧绿的草滩上正在举行一次送别会。在场的除了小屋主人——亲爱的三人组,还有这里的常客,小紫、悠悠和灵灵等姐妹,李子弟弟与零弟弟也来了,能够召唤到的亲人均已到场。此次来与大家告别的,是雪仙小屋众多亲人的好姐妹,绣绣。

  此刻,若独自待在樱的卧室里,她呆坐床上,手轻抚着脸,脑海中不停闪过樱亲吻她的那一幕,心里焦躁如焚,不由站起身来握紧腰间那柄红色匕首,面目难堪。就这样被别人亲过了,那至纯的吻,在这世间原本只有唯一的归属,如今竟然就这样被玷污了……若的表情里充满了悔恨,朝窗外望去,樱正在和绣绣抱别。

  “绣绣,真的要走了吗,你不要我们了吗,不想姐姐了吗……”樱搂紧绣绣,泪流不止。

  “姐姐,绣绣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想起姐姐,为姐姐祝福的,姐姐也要祝福我啊,绣绣永远都是你的……”绣绣也泣不成声。

  屋前湖边,浓浓的惜别感伤令周围更加阴凉。怜惜走到樱的身边,劝樱不要太伤心,她今天是从很远的城市特地赶来的。“既然舍不得,为什么还要走。”怜惜很不愉快地说。

  绣绣沉默不语,这时,李子弟弟连忙搭话:“溪子姐姐不要生气了,绣绣决意要走,我们就成全了她吧。”

  “成全?”怜惜说道,“那是不是我们也都各自互相成全一下呢,你走你的路,他过他的桥。好嘛,可可被绑架了,家谱丢了,小天也回去了,粘粘就这样散伙算了吧。”

  “姐姐,看你想哪里去了,我不是替你宽心嘛——”李子过去抱了抱怜惜,陪上了笑脸。

  “你们都看的太严重了。”零弟弟走到大家中间,说:“绣绣喜欢做的事,我们支持就好了,这又不是什么坏事,而且我相信她有机会一定还会回来看望大家的。”

  绣绣擦擦眼泪,抬起头说:“你们,都是我的好亲戚,就算给绣绣千万次机会也报答不完……可是,我想念我一直以来憧憬过的生活,想念那神往中的海边,静静的,去看海,绣绣想去看海,你们知道吗……知道吗!”

  绣绣说着,又哭了起来。

  静谧的湖畔不觉间让人感到凄凉。春春安慰樱说,离别时刻总会感伤,但是分别也就意味着下一次的重聚,因为大家的心彼此相连、共同存在于这个世界。

  仙仙悄悄告诉樱,已经给东粘那边打了招呼,绣绣会一路平安的,不必担心。

  晚风吹拂着静静的湖水,树木枝条轻轻摇摆。绣绣挥手告别,满含着幸福的泪水离开了雪仙小屋:

  “祝福我哦,亲爱的大家,绣绣去看海了,终于要去了呢——”

  慢走啊,我亲爱的妹妹。祝你寻找到你梦寐以求的归宿,愿你得到幸福。其实我多想能够陪你一起去看海啊,可是你所等待的那个人,难道真是我吗。也许这是你必定要走的路。

  去找到他吧,而且一定要幸福,我的好妹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