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节 恐惧!密绝空间!

美丽灵感 樱亲 4353 2016.08.05 19:51

  太困了,太累了,太痛了……但身体所能突破的极限痛楚都比不上刹那的惊愕与恐惧!跳进地穴的瞬间,前一秒还陶醉在允儿既视感里的沃尔特再度陷入生不如死的绝望轮回!

  来不及考虑太多因素,关系到允儿的安全,沃尔特下意识做出缓冲动作,双臂紧贴洞口,头朝下钻了进去:洞穴异常狭小,就连转身的余地都没有,坚硬湿滑的洞壁几乎垂直延伸而下,无力控制的躯体由滑行转而坠落——

  “允儿大人!”

  沃尔特的急促呼喊仿佛被封存在密闭的瓶子里,足够令他自己窒息!实在太晚了,他已听不到允儿的任何回应,他完全感应不到允儿的存在,就在这通向绝望的死穴里,他输得一塌糊涂,为了允儿不惜搭上一世英名的他,竟然沦落到形影相吊的下场,见鬼!

  不!抱怨够多了!被病毒浸透的躯体……即便是恶魔缠身,也不该把灵魂贡献出去!沃尔特强行命令自己清醒,他是天底下最不该放弃希望的人,他是最应当把生命留到最后一刻的人,为了允儿,他曾经强迫自己活着,毫无半点求生之欲的他,如今就算要死也必须等到再次见到允儿才可以——

  “唔哇!!”

  沃尔特栽倒在石壁上,似乎是洞体改变了轨迹,他不再垂直坠落,而是倾斜下滑,速度也逐渐减缓下来,直到完全静止,沃尔特发现洞体变成了水平向前,四周空间也明显宽松,他几乎能够翻转身体坐立而起了。沃尔特松了口气,异常紧张的心情终于有所平复,也许是他太担心允儿了才导致心智失控,不知呼吸还能维持多久,他必须马上追到允儿,确认允儿安全,他才能真正安心。

  沃尔特改变姿势,向前爬行,好在华丽人形战机的微弱感应光能够提供照明和实时信息:他伸开手掌,即时探测器显示当前坐标正位于地下一千米!他很想加快前进速度,可湿滑的岩石令他力不从心,仔细看去,洞壁上还沾满了碎石和粉末,就像是岩石被高能光线切割过后的痕迹,沃尔特暗暗惊道:这会不会是允儿留下的!

  “什么……见鬼!”

  沃尔特突然手一滑,脚朝下顺势跌落,空间迅速收缩、倾斜而下,似乎又坠入了连环洞,剧烈的压迫和灼热的摩擦粗暴地侵袭着五感!再这样下去,沃尔特不得不召唤战机,不惜炸毁这地穴也要救允儿于危难!

  然而直到此时,沃尔特才觉察到一切都已不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了,他掌心的感应光正迅速由微弱变得暗淡,直至完全熄灭!他终将在深邃、黑暗的地洞里自由坠落!见鬼!!

  耳边忽然传来隐约的钢琴声,几乎是瞬间的阻力减缓了沃尔特下坠的速度,眼前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光亮,随着一声沉闷的落地,沃尔特稳稳踩在了一块钢板上,虽有洞壁的缓冲,但着地时的冲击力仍然令他头晕目眩、痛楚难耐,他的眼前渐渐出现了暗淡的蓝色灯光,昏昏沉沉地听那钢琴伴奏之声,沃尔特回忆起在影院外隐隐听到的琴声……似乎便是这个声音了!

  视线逐渐清晰起来,陈旧的钢琴,弹琴的粉裙女子,离他仅有一步之遥,所谓的灯光来源于女子纤纤手指上的蓝宝石戒指。洞穴里的冷风轻拂她的裙衣,在感受到沃尔特的足迹的同时,她的琴声息止了。

  沃尔特心跳加速,轻声哽咽:“允儿大人……”

  粉裙缓缓飘起,轻盈转身,被蓝宝石映照着的魔神手镯散发着柔和、温暖的光,她果然是允儿,她露出甜美的笑容,亲昵地撅起嘴,像在庆幸沃尔特的到来:“我知道,你一定不会丢下我。”

  沃尔特神情悲怆,他感觉心在充血,心痛得说不出话来,他不敢看允儿的眼睛,因为习惯了失去,所以害怕触碰拥有。他的心思仿佛已被允儿看透,允儿轻步走上前,她将沃尔特暖暖拥抱,她倚靠在他的怀里,两个人的心跳如同旋转木马一般运转起来。

  “答应我,不许再离开我,我们绝不可以再分开。”

  “好的,允儿大人……”

  “不、不,不是‘允儿大人’,是‘允儿’!我是你的允儿——”

  允儿抬头嬉笑,她可是极少在沃尔特面前扮出俏皮的样子呢,她差点跳起身来,只觉得腰身酸疼,原来她被沃尔特搂得好紧,沃尔特见状连忙松开怀抱,允儿已是满面羞红。

  在这洞穴里,允儿应该受了不少苦,刚才抱她的时候明显可以感受到她浑身劳累的样子,对沃尔特来说,失而复得的感觉虽然弥足珍贵,可他还未能完全参透允儿将要遭受的究竟会是什么,他绝对不能再离开允儿半步了。

  总算有一丝喘气的机会,沃尔特凝目观察,他和允儿正处在一个密闭的空间,看起来像是连环洞穴的一个开放式节点,只是它的构造相当诡异:和脚底的钢板一样,墙壁也是坚硬的钢铁!更不可思议的是,谁会在此摆放一架钢琴?沃尔特举步向前,却突然被允儿拽住:“小心!”

  允儿宝石之光所照之处显现出坑洞的边缘,沃尔特的半只脚已经踩空,他险些掉进去,他们面前竟然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坑穴——足足占据了铁屋的大半个空间。

  沃尔特冷汗如雨:“既然是洞穴的连接点,必然存在前行的通道,该不会……就在这下面?”

  允儿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认为,否则的话这里会变成个死穴,所有的问题都会解释不通。想知道答案,我们只能下去。”

  沃尔特已没有勇气再失去允儿了,他慢慢牵起允儿的手,握紧她的纤细秀美的手,终于鼓起勇气凝望她的眼睛:“我不会再放手了。”

  允儿唇齿轻咬,她暖暖地摆动手腕,直至与沃尔特十指相扣,一切都显得这么自然,她深呼吸,情不自禁倚靠在了沃尔特肩上,此时听见洞口传来人声响动,这一次从洞穴里猛然坠落的是托马斯——

  “这算什么鬼地方!”托马斯腿脚僵硬地摔倒在了钢板上,正看到允儿和沃尔特牵手的样子,他并不感到意外,爬起身说:“我好像又打扰你们约会了,哈?”

  见允儿、沃尔特都默不作声、甚至把头扭了回去,托马斯愤愤不平地取掉自己的背包并狠狠摔下去,但他很快便吃惊地发现,他并没有立刻听到工具包砸中厚实的钢板发出声响,而是数十秒之后才传来的沉闷而细微的撞击声,托马斯这才意识到他只需再跨出半步就会跌入深谷了!他顿时惊怒道:“噢!该死的!你们根本不打算提醒我是吧!你们希望我摔死对吗!”

  允儿漠然回应:“你想太多了,你的生死根本与我们无关。”

  面对允儿如此的冷漠,托马斯简直快要发疯了:“噢,不,库莉丝朵,我不相信你会这样对待我。”

  密闭的铁牢,狭小的空间,一半是深不见底的坑穴,能够维持呼吸的空气已经越来越稀薄,托马斯又刚刚把装载有氧气罩的工具包丢进了万丈深渊,而更大的问题是,连沃尔特也觉察到极其微弱的感应光已无法再提供充裕的呼吸和防御支持了。这座地狱般的牢房还在持续吸引和捕捉着更多的生命体,紧随托马斯之后,山姆、蒂芬妮、杰西卡一个接一个地掉落了进来——

  山姆是双手着地的,幸好经过了足够的缓冲,还有背包垫着,使他避免了撞击钢板的疼痛,只是他被摔落的蒂芬妮猛然压中——蒂芬妮趴在山姆身上惊吓得一动也不敢动,最后到场的杰西卡则显得轻盈多了,她在出洞的刹那迅速翻了个身,跳到了钢琴旁。

  山姆被压得腰酸背痛,他不得不深深喘口气:“嘿,小姐,我们已经到站了。”

  蒂芬妮娇羞道:“实在不好意思,我马上下来哦。”

  允儿连忙挥动蓝宝石之光,指向地穴:“大家小心!千万不要乱动,当心掉进洞里!”

  允儿反应如此之快、反差如此之大,令托马斯沮丧不已。大家都立刻集中光线照进洞穴,可是什么也看不清,除了钢琴,这间钢铁牢笼简直空无一物,连一颗石子也找不到,杰西卡随即掰下一枚钢琴键扔进洞里,很久都未听见回声。

  “我已经试过啦——”托马斯闷声说道,“连那么沉的工具包都没声音,这个大坑足有百米深了。”

  山姆差异道:“什么,哥们儿,你把工具包丢了?”

  托马斯有意哀叹道:“命都差点丢了,工具包有用么?”

  “不,不是百米。”杰西卡仔细听辨钢琴键的落地声,十分肯定地说:“是两百米。”

  两百米的深坑,没有梯子,更无从攀附,因为坑的四壁都如同镜面一般潮湿光滑!看到大家无比惊异的神情,允儿毫不迟疑地说:“我和沃尔特会先跳下去,你们就在这里等消息好了。”

  “你在说什么,你可别冲动,库莉丝朵——”杰西卡急忙拉住允儿,对沃尔特摇了摇头:“感应光几乎收不到信号了,我们已经失去了战机的庇护,没有任何防护措施,跳下去?这地方全是铜墙铁壁,你们会粉身碎骨的!”

  “允儿大人说跳的话,我不会有半点犹豫。”沃尔特一脸无所谓,完全不像是身负重伤的样子。

  “你神经病啊!”杰西卡生气了,她简直被妹妹和沃尔特这两个家伙气得哭笑不得:“你们都疯了吗!”

  “混蛋,你想跳便自己跳,别再怂恿库莉丝朵!”托马斯亮出拳头,实际上他心里很明白这显然是允儿的作风,但愿允儿只是说说而已,他是绝不可能让那种事发生的!

  “喂喂,我看我们不如先冷静下来——”山姆挥了挥手,指着所有人坠落前的洞口和身旁的大坑:“先想想怎么从密室逃脱好吗?我快透不过气了,没准儿我们还能返回原先的洞穴,最后回到影院,看一场电影,那样也还不错啊!”

  “你在开玩笑嘛,很显然,我们回不去了。”蒂芬妮嘟着嘴,轻搂允儿的腰:“队长,你确定是这里么,我们到底要怎么出去呀?我可不想跳啊,好可怕!”

  允儿安慰着蒂芬妮,轻声叹气:“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这么做,可是我们无路可走,这是唯一的通道。”

  托马斯焦急地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库莉丝朵!”

  “魔樱。”允儿无奈地望着坑洞,只能向大家道出自己的秘密:“通往魔神世界的路径……坐标位置就存储在魔樱机体的原始导航系统里。”

  “什么?”杰西卡大惊失色,“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听你提起过……”

  “队长,真的吗,天哪……”蒂芬妮有些惊慌失措,她原以为这次行动完全是依靠了允儿从公园里获取的情报。

  “魔樱?”沃尔特恍然大悟,惊疑:“居然关系到这么重要的事情!果然是我酿成大祸!”

  “所以……你从一开始便知道自己有退路,代理人什么的是你心甘情愿想要做的,对吧,库莉丝朵?”杰西卡忽然觉得心痛难忍,她用失望的眼神打量着允儿,不禁对沃尔特轻笑道:“你太天真了,你的自责和担心都是多余的,魔樱早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杰西卡的目光和言语已瞬间伤透允儿的心,蒂芬妮还只是像个容易受伤的孩子,唯有沃尔特那极其坚定、信任的眼神让允儿深感欣慰,三个人都是她的至亲至爱,允儿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这是她唯一确信的事。

  “抱歉,杰西卡,我只能透露这些了。”允儿万般惆怅,声音低沉地说:“影院这个位置,我曾经探查过几次,但魔樱提供的坐标仅仅到此而已,接下去只能自己探路,我想这个地洞也许就是出口,我必须下去看看。”

  允儿情绪低落,不只因为她事先隐瞒坐标如今造成姐妹之间的不信任,而在于更多的她无法坦白又无从考证的因素,在于魔樱本身……事实上,先前杰西卡所担忧的并非是问题的全部,魔樱的毁灭不单单是允儿失去座驾,而是意味着更大的灾难性的隐患,魔樱真正的秘密将被揭露,这才是允儿最担心的……

  “嗨!各位!这个怎么样——”山姆从工具包里抽出一团绳索,把绳子的一端绕在了钢琴踏板上:“瞧,上帝给了我们一架笨重的钢琴,还有一根恰巧长达两百米的绳索,噢不……除去坑外的这一段,不到两百米了,我的意思是,距离坑底大概还有几米距离的时候才需要跳,我说,你们没问题吧——”

  山姆这家伙,在他面前任何事情都可以变得很简单,不是吗,也许,他姑且也能算作不能被放弃的人之一吧……允儿不禁会心地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