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节 觉醒,共鸣之心

美丽灵感 樱亲 5614 2015.03.26 01:02

    正午过后,高温才刚刚到达极点,连一块遮阴的地方都找不到,热得简直无处遁形。沃尔特烦躁、乏力地坐在树下,身体极速蒸发出的水分连一颗汗滴也见不到,救助点的瓶装水快用完了,不晓得还能否坚持到日落,看到库莉丝朵衣着清凉地在眼前晃来晃去,沃尔特真希望能离她远一点,然后自己脱个精光,好好凉快一下。可那丫头根本难以摆脱,她跟了他一夜,简直不可理喻,她会以各种理由黏着他,找各种话题和他聊天,不厌其烦地帮他一路寻觅新的救助点,翻找她所觉得新奇的各类物品,她可爱得简直像个孩子。这会儿她正捧着一叠最新的报刊杂志,走来走去,聚精会神地阅读,她好像一点也不觉得热,当然了,她只穿了超短裤和一件极薄的贴身背心,头发也盘了起来,真是极其清爽,而她手腕上色彩斑斓的镯子似乎集中了她所有的特点,始终不可回避的吸引着沃尔特的目光。

  “呃,这个……”库莉丝朵忽然停下脚步,吃惊的目光盯着手里的一本新杂志,表情尴尬不已,她一下子将杂志封面扣在自己脸上,仰面羞叹了一声:“啊——”

  “怎么了?”沃尔特随口问道,心想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就连看本杂志也能痴迷其中,早知如此就该趁她沉迷阅读的时候甩掉她了。

  “这……这……”库莉丝朵转身走来,面色羞红却又轻皱眉头,她撒娇似的把那本杂志丢给了沃尔特,轻轻顿足道:“你看啊!”

  “什么啊?”沃尔特不解,拎起杂志,封面上的整幅照片一晃而过,拿近一看,吃惊不小:照片上显示的居然是昨夜他和允儿抵抗红色西格玛的场景!继续轻触点击照片,短短几分钟的视频将当时的情形展露无余,贝塔没有猜错,伽马果然是偷拍了一切!真是煞费心机,不过竟将这种东西直接对媒体公布,而且还这么快……真是个无聊透顶的家伙!看完视频,沃尔特这才注意到配合封面内容的大大的新闻标题——《公园代理人与守护者发生不正当关系》,沃尔特顿时愣住了。

  “这可怎么办啊……”库莉丝朵捂着脸羞道。

  “这种东西……”沃尔特把杂志扔到一旁,闭上眼,困乏叹气:“就当没看到。”

  “没看到?”库莉丝朵蹲下来,使劲推着沃尔特的胳膊:“可是所有人都会看到的呀!”

  “喂、喂——”沃尔特推开库莉丝朵发烫的身体,无奈道:“那也是我的事,你干嘛这么激动啊!”

  “我……我……”库莉丝朵有口难辩,面容通红:“我为你担心好么?”

  “不用了,谢谢。”沃尔特起身说,“这些年,他们诋毁允儿大人的手段不知有过多少,我已司空见惯,根本不足为惧。至于我自己,贱命一条,更没什么可担忧的了——”

  沃尔特几乎面无表情的回应令库莉丝朵感到更加难为情,她很清楚沃尔特内心的真实感受,实际上没有谁比沃尔特更为敏感,他异常在意别人对她的点滴评论,他在乎她的一切,一直以来,他已为她承受的太多,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因为有了最直接的证据,视频的曝光很快会掀起轩然大波,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明朗,就算官方辟谣也会无济于事了,究竟该怎么办……不如公开身份吧,可是太过冒险了,她又该怎样面对沃尔特啊。

  “其实……我……”库莉丝朵很想说点什么,可又紧张得抬不起眼,她无法直视沃尔特那种呆疑的眼神,她更怕原本还算美好的感觉瞬间化作泡影。

  “到底怎么了——”沃尔特近乎粗鲁地摇了摇库莉丝朵的肩,这丫头一反常态的言行和羞涩的神情简直令他浑身不自在,静视她粉红的脸,他不禁又松开了她发烫的双肩。不知为何,自从心跳共鸣暂时停息之后,他就无法抑制和她之间的身体接触,这样一种相对接近甚至反而变成了消除痛感的解药,真是奇怪的感觉。

  “没什么……”库莉丝朵一副受委屈的样子,只是使劲摇头。

  “喂……”沃尔特不知该怎样表达,他和允儿之间的事情原本就无需向任何人解释,只不过他不断地把库莉丝朵当成了允儿,也许这误会本身也对库莉丝朵造成了错觉,好吧,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错,是该道歉的时候了。沃尔特叹了叹气,想说对不起,这时附近落叶的声响渐渐改变了节奏,那是轻踩落叶的脚步,沃尔特立刻回头警觉叫道:“什么人!”

  只见一对蓝靴正停步在他们附近,迎着光线看不清来者面目表情,只知道是个男人模样,身着蓝衣,深蓝礼服吸收火热的阳光反射出迷幻色调,在通彻透亮的午后森林里令人头晕目眩。

  是伽马?库莉丝朵心中微惊,想不到惹是生非的家伙这么快就自动现身了,好,今天就拿伽马开刀,要让那些喜欢闲言碎语的人都闭嘴,以泄她心头之愤。

  “你究竟是谁?我可不习惯被偷窥,你最好马上离开,明白吗!”沃尔特发出警告,却听到对方的一声冷笑。

  “我们才交过手,你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伽马放步走来,言语中带着挑衅的意味。

  “什么……你是伽马!”沃尔特听出了他的声音,立刻握拳叫道:“你给我站住!”

  “呵呵,别担心,我不会要你的命——”伽马一直走到沃尔特和库莉丝朵的面前,直到大家面面相觑,伽马诡笑道:“我既然向允儿大人承诺过,又岂会再找你的麻烦。”

  伽马说话时的神情扑朔迷离,甚至还不忘礼节性地向库莉丝朵致意,显然他已知晓库莉丝朵的身份。库莉丝朵冷冷地回了一眼,她竟想不到伽马在这种时候还敢公然出现在她面前,这是打算以死谢罪吗,她不得不承认伽马的勇气。

  “你找的麻烦还不够多吗!”沃尔特指着扔在地上的杂志封面,震怒道:“你是来炫耀你的杰作的吧!”

  “不不不,我也是刚刚才注意到这本杂志。”伽马表情显得无奈,他挠了挠鼻子,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原本打算让它成为明早报纸的头条新闻,想不到这些无良的杂志拿了我的素材就抢先发布了,实在令人头疼。”

  “简直无耻!!”沃尔特顿时被激怒,他根本听不下去了。

  “过奖了。”伽马竟无所顾忌地望着库莉丝朵,轻笑道:“有的人喜欢隐瞒真相,而我不是,至少我敢于承认事实。”

  库莉丝朵瞬间震惊,她完全没有想到伽马居然会如此肆无忌惮地在她面前表演,她发誓,如果伽马胆敢继续胡言乱语甚至在沃尔特眼前揭穿她身份的话,她一定立刻发出代理人追杀令,假如维多利亚阻挠,她便亲自动手!

  “好,你已经达到目的了,你现在可以拿着它滚了——”沃尔特捡起那本杂志,怒甩了出去:“然后慢慢等明天的报纸吧,你这混蛋!”

  稍显迟疑的伽马躲闪不及竟被砸中了脸,如同被狠扇了耳光。沃尔特也不知自己出手怎会如此快,面对实力远超于他的伽马,刚才的动作无异于找死啊。库莉丝朵却忍不住掩口偷笑,沃尔特替她出了口气,简直过瘾!

  伽马手握杂志,面色铁青,却收起本该立刻显露的杀气,摇头冷笑道:“看来你已沦落到毫无自制力的地步了,难怪你会被这个时代所抛弃呢,阿尔法。”

  “你说什么!”沃尔特气愤难平。虽然他没有当着库莉丝朵的面承认,不过杂志事件的确早已越过他的底线,即使遭遇再强大的对手,他总会随时被引爆愤怒而难以自持,使自己处于这种极度危险的状态根本不应是守护者所为,过分使用守护代理人的权限,甚至为了允儿失去理智……也许他早该被守护者这份职业淘汰了。

  被伽马说中了,从沃尔特的眼神里看到的全是允儿,这正是库莉丝朵担心的,只有她能够解救沃尔特,可她不知道该怎么改变沃尔特对她的态度,对于维持她与沃尔特之间的关系更是毫无把握,天知道她和他还能以怎样的方式继续走下去……库莉丝朵连忙拉住沃尔特,催促道:“不要听他胡说了,别理他,我们离开这儿吧。”

  “就让他这样放弃?”伽马紧跟一步,冷言冷语道:“难道你不想留给他一个光明前程?”

  “你快住口!我们的事你别操心!”库莉丝朵怒颜泛红。

  “我并没有说过要走。”沃尔特稍作冷静,回应道:“无论议会山还是总部,我一定要再次面见允儿大人。”

  库莉丝朵满面呆疑:沃尔特态度如此坚决,简直完全忽视身边任何事物的存在,为何往常每次见面时他都没有表达过什么特别的想法啊,难道仅仅是为了见她?不行,在伽马继续胡言乱语之前,她一定要先开口,可她究竟该从何说起,她心里乱极了。

  “呵呵……”伽马窃笑着,他都快忘记脸上的疼痛了。世间竟有沃尔特这样的笨男人,想见的人就在身边,却完全感应不到,究竟是他过于迟钝,还是那个人其实并不重要呢,总之,真是难为允儿了。伽马叹道:“你的诉求,如今公园里的人都知道。可你想过自己还有命见她么,即使见到了又能持续多久呢?”

  库莉丝朵心惊不已,她决定动手,不能再让伽马说下去了,可她清楚自己没有胜算:伽马一定早有准备,不会束手就擒,而且一旦杀死伽马,她便更无法向沃尔特解释……难道只能任由伽马挑衅下去,看来他早就算到这个结果了。

  沃尔特脸色阴沉:“不必多说了,我知道你没有理由放过我,与我决斗吧,伽马!若我侥幸打败你,我会踏着你的尸体,前往议会山或迎接下一场战斗!”

  “打败我?呵呵,不,我说过,我会遵守诺言,不再挡你的路,怎么你还不肯相信——”伽马侧身站到一旁,翻开手里的杂志,漫不经心地说:“不过以你现在的身份,公园之外是没有立足之地的,就算躲过防卫军的通缉,允儿大人的那些虔诚的粉丝们也不会饶了你。”

  “混蛋,你制造事端,就是为了令我无处容身,而后被其他守护者猎杀,而你也不必违反诺言是吗?”沃尔特质问道,“你白费心机了,我根本不会离开公园,除非允儿大人已经离开。”

  伽马笑道:“你追随允儿大人的信念和行动都令我们这些守护者深感钦佩和惭愧,可实际情况却是你如此落魄,你想要整日伴随代理人左右,但对你而言那是跋山涉水、穿越时空般的一种奢望。”

  库莉丝朵呼吸加快,听沃尔特的话,句句锥心,明明痛苦却无法安抚,两个人的心情不知要被伽马引向何处。

  “你究竟想说什么!”沃尔特再也不能忍受这持续不断的讽刺了。

  “我只是想帮助你。”伽马终于面露惊悦之色,一边合上杂志,一边伸手摸向礼服内侧,走近过来:“你需要一个善意的建议。”

  伽马竟掏出一只极其普通的短刀,摆在沃尔特和库莉丝朵眼前,不慌不忙地说:“你知道该怎么做。”

  沃尔特惊疑:“什么?”

  伽马漠然说道:“动手吧,杀了你身边这个女人,然后摧毁魔樱,一洗你的清白。”

  库莉丝朵顿时吸了口冷气,她用冰凉的目光怒视伽马,这突然袭击令她猝不及防,原来伽马根本不打算在沃尔特面前揭穿她的身份,而恰恰是利用这一点反将矛头对准了她!明知自身难保竟公然对代理人下手,好狠毒的手段!她真不该心慈手软,真该第一时间杀了伽马,而不是一步步落入圈套!

  伽马将短刀塞入神情呆滞的沃尔特的手中,轻退了一步,恭敬说道:“这样做不仅能够证明你绝非叛徒,也可以证实你对抗敌人的决心和实力,再加上其他守护者为你说情,这样你就能得到维多利亚大人的赞许以及总部的认可,从而被公园官方重新接纳,你理所当然就可以立刻回到允儿大人的身边了,怎么样?”

  短刀在烈日下闪着寒光,沃尔特的手略微颤抖,他慢慢转身望向库莉丝朵,沉默片刻,迷惘的眼神竟渐渐被莫名的躁动所填满。

  “沃尔特……”库莉丝朵的心颤动着,沃尔特的眼神令她惶恐不安,拿着刀的沃尔特呼吸沉重,看起来他似乎正在考虑伽马的提议。

  “呼……”沃尔特微微闭眼,喘息之中将刀锋转向身后,与库莉丝朵之间分出了一段安全的距离,接着向伽马回应道:“即便事实如你所说,我也不可能动手。”

  “为什么!”伽马大失所望,“为何你要放弃如此难得的机会?”

  沃尔特神情淡漠:“因为我是绝不会伤害朋友的。”

  库莉丝朵心跳得很厉害,与之前血液共鸣时的心跳感并不一样,此刻她的心已完全被沃尔特的言行牵制住了。如果沃尔特真的动手,她确信直到她死的一刻也不会主动向沃尔特坦白什么,至少目前对她来说,能以“朋友”的身份被接受也是值得的。

  “女朋友?”伽马瞅了一眼痴呆状的库莉丝朵,不屑地笑道:“阿尔法,你别告诉我,你打算为了敌人而放弃守护者身份和你日夜思念的允儿大人!”

  沃尔特提刀怒指伽马:“你够了!是男人就痛快来一场生死之战,别再跟我耍花腔了!”

  库莉丝朵完全沉浸在一种奇怪的气氛里,她知道,沃尔特会为她死,但并不是针对她现在的身份,虽然此刻她所能得到的一点呵护远远比不上那种至死不渝的效忠式的守护,可这一份感觉却更加深厚、强烈,竟让她难以割舍,不愿逃避,深深喜欢这种感觉而无法自拔。

  “生死之战?你肯为她舍命吗……”

  伽马打量着沃尔特那副看似愚笨的执着表情,暗自嘲笑着,忽然间,森林里传来隐隐的异动,仿佛是撞击或激战之时产生的轰鸣,不知是异常灾害还是恐怖袭击。伽马不禁立刻神情慌乱:尤其面对库莉丝朵,他终究还是会胆怯,毕竟他是没有资格也不会得到授权直接向代理人下手的,另外杂志事件的时机还不成熟,更何况阿尔法的存在是不可小觑的不确定因素,他相信冲动的沃尔特会制造出超越自身实力范围的麻烦,所以,还是再耐心等等明天的报纸吧……伽马低头冷笑了一下,于是退步转身,随即隐匿而去。

  “什么?伽马!你给我站住!”沃尔特急声追喊,同时听到了遥远方向传来的细微爆炸声。

  似乎伽马是因为发现了异象而突然放弃了这场卑鄙无聊的挑衅,看不出他还是个称职的公园守护者,可是话说回来,他已犯下冒犯代理人的不可饶恕的死罪,但显然他已成竹在胸,他知道他不仅不会死,还将成为那不可逆转的死亡厄运的宣告者,他所代表的绝不是他自己,而是他背后的强权和一些受益者以及一个世界……无论怎样,都无所谓了,在这个时刻,只有坚守下来的这一份呵护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库莉丝朵轻含眼泪,缓步迈到沃尔特身边,她终于伸出疲惫已久的双臂将这个男人暖暖拥抱,心贴靠在他的胸膛,脸深埋在他的肩膀,然后就任凭泪水悄悄流淌……

  “喂、喂……”沃尔特不知所措,被库莉丝朵这样抱着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好像已经习惯了她的体温、她的心跳,还有这金发的味道,可是这的确是第一次相抱啊——

  为什么会是如此熟悉的感觉,被深深地吸引,不想抗拒,仿佛是潜意识的轮回,是生生世世无限循环下来的直觉,仅仅就是和她这样相拥的温暖,已经够回味几个世纪了,而那些遥远的记忆都瞬间模糊地浮现在眼前……沃尔特不由自主抬起手,即使意识足够清醒竟也无法阻止自己的双手,他轻轻抱住了库莉丝朵,感知着她身体的所有重量,他好想把她抱得更紧,而他根本无法解释这是为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