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集 马甲!生存的渴望

美丽灵感 樱亲 6851 2005.11.16 01:40

    哥哥,我日夜牵挂的人,为什么不来到我的身边,你知道我有多么的思念你,你就这样没有音信了吗,就这样不给我答复了吗,我多想说出口,可是真正的情感可以这样任性地要求吗……

  年糕独自走在去往学校的路上,头痛乏力,无心学习,甚至显得有些消极遁世。

  姐姐——

  年糕眼前不由自主浮现出逆的音容笑貌,逆弟弟,就像一个活生生的影子,清新而美好,陪伴她左右,抚慰着她的悲伤,渐渐让她感到欣慰。

  “年糕,振作起来。”

  一片紫色浮光在她身体四周飘逸,像是响起了凤的问候。年糕激动得眼泪打转。

  “哥哥……”

  “不要难过,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和痛苦都不要放弃,我会一直为你祈祷,我的年糕,我希望看到你快乐的样子,好好学习,好好生活。”

  “哥哥,年糕听你的……”

  “年糕,别忘了我的诺言。我一定会去见你。”

  “嗯……哥哥,你答应我。”

  “我答应你。有一天,我会出现在你学校的门口,在那里等你。”

  “嗯……这个也要答应我。”

  内心的对话像灼热的火焰一般燃烧着,幸福的憧憬将年糕和凤紧紧相连……

  在遥远的西部群山,雷氏城堡正浸没在刹那死后的重重阴云里。雷避人不见,使一个严酷的事实变得心照不宣。天刹紫幻已残损不全,意味着雷氏一场动荡与恐慌迫在眉睫。

  “走吧,带我走,我们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不然迟早步刹那的后尘,充当雷的牺牲品!”

  雪紫与天使在城堡走道内相遇,雪紫缠住天使,说她已经收拾好了行李。

  “别胡闹了,雪紫,你这样正中罪恶组织的阴谋,会让雷氏覆灭的。”

  “好啊,就让这里毁灭吧,我们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座大城市,重新生活,快快活活地在一起,不好吗?”

  “雪紫,我不能违背自己做人的准则。你知道的,我会与雷氏共存亡。”

  天使的执意不可撼摇。雪紫束手无策,却又不愿错过这个脱离恐惧、享受幸福的机会。

  “难道,为了我也不可以吗?”

  雪紫忍不住抱住天使,柔唇在这男人脸上轻揉抚mo,一双饱含渴望的大眼睛勾魂引魄。雪紫瘦高的身材婀娜多姿,又爱穿紧身衣,贴靠在怀里的感觉是任何男人都无法不为之搐动的,而这高贵的倩影只愿把自己奉交给天使。

  “雪紫,不可能的。我们就像亲兄妹一样。”

  天使清楚雪紫的用意,于是轻巧地躲避雪紫接连不断的热吻,想推开她的身体却被越抱越紧。

  “什么亲兄妹,根本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那好,是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妹妹看待,你明白了吧?”

  “我管你把我当什么,反正我喜欢你!不行啊——”

  雪紫撒开怀抱,搂住天使的脖子,毫无拘束地狂吻不止。

  “唉呀——”天使用力拽开雪紫纤柔芬香的胳臂,沉闷地叹了气。“呜……哼!”雪紫揉着酸疼的胳膊,哭丧着脸,撒娇似地跺脚,却见天使头也不回、转身走掉了。

  天气转冷,山谷里充盈了湿寒的空气,风萧萧,草木青绿。雪仙小屋到了会餐时间,热闹喜气冲走了一天的枯燥烦闷。最近几天都是怜惜和春春一起烧火做饭,其他人有的帮一下手,有的就顿顿来蹭饭,不过柴米油盐都是自己准备的,很多人会大老远的把新鲜蔬菜、肉或者现成的美味带到雪仙小屋里来。正在大家吃饭的时候,突然有位稀客到访,在门外犹豫了半天才走进了客厅:不禁让人惊讶,竟然是天使。

  “天使……”“菜刀……”

  大家纷纷放下筷子,只见怜惜痴望着天使站起身来。“不好意思,打搅你们吃饭了。我想单独见见溪子。”天使走到怜惜面前,怜惜会意地点点头,两人便出门去了。

  看到天使就想到雷氏,想到刹那,叫人无心用餐。恐怖分子不再骚扰雪仙小屋,但却从来都没有消亡,刹那的死显而易见是他们干的。

  明媚的春霞湖,水静风清。沿着湖边,天使和怜惜来到瀑布附近的一片小树林里,这里树木翠绿,花草繁盛,清净而隐蔽,透过树丛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雪仙小屋,瀑布散出的水气在树林之中迷漫,飘渺朦胧。

  “你约我出来,总该有个原因吧……”怜惜深情凝望着天使,看到天使脸上若隐若现的满是唇印,她心里顿时明白了:“是不是想对我说,不能遵守承诺了。菜刀,你不能答应我,不能回到我的身边了吧……你已经决心效忠雷氏家族了对吗。”

  “不,溪子,只是因为我很想念你——”天使轻轻拥抱怜惜,百感交集。

  平心而论,怜惜无论身材容貌都逊色于雪紫,她的雍容大方不及雪紫的顽野任性惹人怜爱,她虽聪慧贤淑却透不出雪紫身上的那股女人味……天使缓缓将脸靠近,怜惜这时面红心跳、闭上了眼。吻着怜惜粉嫩的脸颊,吻她轻闭的眼睛和睫毛,吻她温暖的额头、芳香的秀发,吻她柔热的耳朵、绵软的鼻子,吻她亲熟的嘴唇……天使抬起头来,轻而诚恳地叫了声:“老婆。”

  怜惜睁开了眼,安适的面容显出一丝羞涩和感激,虽然天使的吻如此浮缓和惆怅,可她觉得已经够了。“老公——”她靠入天使怀中,两臂拥抱,仿佛已没有了知觉,只听到瀑布之水似音符甜蜜流淌。

  “溪子,我听人说过,你好像还有个马甲?”天使偶然想起,于是问:“它还存在吗?”

  “哦,我都不记得了呢,问这干嘛啊……”怜惜笑笑说。

  “没事。”

  人,没有马甲,就单一地生活在这世上,尽管有亲朋好友的抚养,尽管有家庭的保障、社会的呵护,可是某一天当他失去了这所有的屏障,他便无依无靠,残魂落魄。马甲,是一个人最后的防线。

  天使想到不能时刻追随并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不由得感伤生情,此时此刻,他搂紧怀里的怜惜,抱不够,舍不得。就在这时,树林之外突然响起了暴风骤雨般的“嗖嗖”声,两人急忙分开怀抱,手牵手走出树林,只望见漫天划过数以万计的箭矢,像流星雨一般飞出原始森林、跃过春霞湖,全部射向了雪仙小屋。小屋门窗紧闭,外面无人无影,流箭过天,声势浩大,杀气腾腾。

  惊慌失措的怜惜被天使拽进了树林。怜惜万分惊急,又返回身去,天使连忙将她抱住:“危险!”

  “仙仙她们……”怜惜瘫靠在天使肩上,眼泪欲禁不止,雪仙小屋被困的是她二十多位亲戚。

  “溪子,跟我来!”天使看不下去怜惜难过的样子,拉起她的手,边护边走,到了树林外,这时,密集的飞箭铺天盖地像黑云一般遮住了湖面。只见天使挥起右手,飞拔出刀,白热的刀光从他和怜惜身前闪速劈划了出去,拼向湖面上空,旋转之中形成一道剧烈绽光的白刃,立时将箭流拦腰切断,空中电火燃烧,黑云之间被击开一道长河,迅速拓宽,渐渐似云过天晴。

  天上湖中反射的白色光芒映照着怜惜欣慰的笑脸,她不禁从天使身后将他暖暖地拥抱,心里幸福地念着:我的男人……

  不一会儿,箭流穿空的声音由强至弱,消失了,森林里飞出的箭也由密到疏,最终停止了放射,天使的刀光随后在空中旋散而尽。山谷极快地恢复了平静。这时,雪仙小屋里人声沸腾,其中突然叫喊“凤哥哥”,与此同时,一缕强烈的紫光冲开小屋的门,像一颗烈燃的彗星,势不可挡。

  “哥哥!”怜惜惊喊,紫光从她眼前一闪而过,穿越湖面,钻进了原始森林里。

  “凤……”天使轻握住怜惜的手,看到紫光隐没于不详之兆,于是说:“他中计了。”

  “什么?”

  “溪子,你看,箭雨过袭,雪仙小屋安然无恙,这湖面、地上都没有留下一根箭迹断痕,刚才的只不过是一场幻象,是引凤现身的幌子……”

  天使怀着别样的心情默默观望森林,不知为何,一种凶兆近得让他感到颤栗。他抱紧怜惜,平生第一次想要珍惜这短暂的相处时刻。

  幽静的森林,一阵清脆恬婉的笛声绵缓飘荡,醉人的芬芳之气伴随着笛声拂过绿叶,穿缠树枝。紫光在林中降下花雨,粉红色花絮飘浮环绕,樱缓缓地从紫红漩涡中分离而出,寻着笛声,漫无头绪踏去。这笛音扣人心弦,似招蜂引蝶,森林里充满了一股暧mei之气。樱的脚步愈显急快,到了一片树木环抱之地,渐渐停了下来,只见前面树墩上坐着一位吹笛的雅士,他身着漂亮的礼服,一尘不染,风姿俊爽优美,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透射出一种包罗万象、海纳百川的气势,樱认得他,他就是迹。

  笛声断停,迹望着樱迅速站起身,表情之中满是欣喜。樱忽然感觉到受骗,想着退走,脚却不听使唤,迹保持着那难以捉摸的笑容一直走到樱面前,让她说不出的害怕和无措。枯黄、青红的叶子从参天树木飘坠而下,纷纷扬扬,沾落在樱的头发上,附着在她粉白相间的衣衫、丝裙上,樱就像一个花枝招展的布娃娃,安详而美丽。迹弯下腰,斯文地替樱拂去她身上的落叶,由脚面到裙子,再到上身,直至头发,樱果真如布娃娃一般丝毫没有动弹,最后,迹的手沉落在了樱那娇美似画的脸旁。迹的微笑深含倾慕之情,眼神包藏冰冷却浮溢温度。

  “樱姐姐!”这时,雪仙小屋一批人尾随而来,正看到迹泰然自若地抚mo樱的脸。“樱亲!”春春带着人奔赶过去。迹不惊不慌,笑容依旧,这才依依不舍松开了手,一边端详着樱一边朝后退去,像蒸发一样,渐渐拟色、消失在了林木之间。

  “樱亲——”春春拉拽住樱,樱凝目神思的样子并不像受了欺侮,大家都看见樱的面庞显出的是自然而然的矜持红润。

  “这……”炎耻笑道,“还担心她、急急忙忙赶来呢,原来人家是在私会。”

  “炎,别乱说啊,樱姐姐怎么会跟罪恶组织的人在一起呢。”悠悠说。

  “樱亲,到底怎么了,你不会不知道他是谁吧?”仙仙拉着樱的手。樱一脸踌躇,不肯讲话。

  “姐姐真是的,随便就让来路不明的人亲近。”小九失望地叹气,劝大家走了散了。

  这时,若若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走到樱身旁,挽抱住樱说:“走吧,我们回去。”

  关于若,她的来历始终是个谜,旁人只是意会不言罢了,因为都知晓她和樱的关系,两人成天形影不离,晚上又睡在一起,自从若来到雪仙小屋以后,樱就像变了人似的,多愁善感,优柔寡断,往日光辉形象一落千丈。

  出了森林,返回湖边,当大家到达雪仙小屋前的绿地时,想不到早有一帮陌生男子恭迎在门外,人数不多,都没有带武器,更让人吃惊的是,他们一见到樱就向她鞠躬致敬。

  留守在小屋的女孩糖糖吓得跑到亲人们中间,说:“怎么办啊,他们要……”

  “奉迹大人之命,我们来接樱小姐——”

  那些男人个个英俊潇洒,言行规矩,与先前出现过的恐怖分子有很大的差别。其中一个身穿牛仔装的清瘦男子尤为引人注意,他不同于其他人,总是怯懦地低着头,像是怕见谁一样。

  “笑话!你们是什么人,她才不会跟你们走!”仙仙和春春护抱着樱,气愤地说。

  “樱姐姐,你说话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家都不由起了疑心。这时候,天使和怜惜也从瀑布附近回到了雪仙小屋。在此场面下,樱心神不定,有口难辩。

  “迹大人嘱咐过,是去是留,全凭樱小姐定夺——”“樱小姐如跟我们回去,定能得到大人加倍宠爱,像小姐这般美貌才华是不该埋没在俗人之中的。”

  迹的手下显现出高人一等的气质,才思敏捷,他们挖空心思而非使用武力手段,迹的用心可见一斑。

  “说我们是俗人?”炎恼火了,“你们带她走就是了,少在这里废话!”

  “嘿嘿,我来保护樱姐姐——”李子二话不说,抡起掌来当在樱的面前,做出了个攻击的动作。对方众人均面不改色,惟独那个一直低头不语的男子惊吓地抬起头,这时,小屋亲戚中忽然有人“啊”地惊喊,大家看到糖糖一惊一诈地指着那名男子,哆嗦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再看那男子,神情慌张,见了糖糖像是见了鬼一般,拔腿就跑。

  “回来——”糖糖羞愧似的捂住脸,大声呼喊,那男子跑出几步便又惊得站住,这时糖糖哭声哭气地说道:“我的马甲……”

  众人诧异。亲戚们方才反应过来,糖糖一直说她丢了马甲,失踪了很久也找不回来的人,原来就是他。

  “木!”恐怖分子立刻将那名男子围住,纷纷亮出了藏身武器,“你是马甲!”

  那人名叫木,是迹广招收罗的RUO组织的一分子,入行尚浅,也没有立过什么功绩。罪恶组织RUO横行天下的目标,其中除了夺取粘粘家谱,还包括剿灭马甲!

  “糖,救我!”木声嘶力竭地喊。

  “你好让我丢脸——”糖糖欲哭无泪,自己的马甲竟然干起了这种勾当。

  “我是被逼的!要是不答应,他们就要我的命!”木胆战心惊,此时身份泄露,更清楚自己的下场,身边这些所谓的同党会毫不留情地立刻送他下地狱。

  李子见此情形,一把推开糖糖,笑道:“老婆,我去替你杀了那个不争气的马甲!”

  “不要啊——”糖糖哭闹地拉住李子,谁能理解她在那个马甲身上花费了多少心血和感情。

  恐怖分子们默许将木就地正法,就在这时,樱抛开忧郁,走上前去。恐怖分子立即为她让路,“樱小姐——”他们放下手中武器,俯首聆听,像是在等待樱的指示。

  “来,来吧——”樱捧起双手,伸向木,木浑身颤抖,胆怯的目光望向四周,几乎所有人都让他感到害怕。这个长年累月在外漂泊的男人,身上散发出恶浊的气味,他的瞳孔之中无不显露出因罪恶激发出的恐惧。“来吧,回到温暖的大家庭里,和糖妹妹在一起,和我们大家在一起——”樱温柔地微笑着,缓缓握住木冰冷的手。

  “樱小姐!”恐怖分子颇感为难却又不便违抗。

  木的身体逐渐感到温暖,眼神里也有了些暖色:“可以吗,真的可以吗……你们还能接受我?”

  “嗯。”樱亲切地点了点头。

  “快点回来——”糖糖急着喊道。

  樱的举动让原本担心她的春、仙和妹妹们束手无措,她什么时候变得和恐怖分子亲如一家了,她是如此的令人感到陌生,她的确已经不是从前的樱了,又或者,这就是樱的本来面目。

  天使一直守着怜惜在旁边观望,到了这一刻,终于不愿坐视下去。“凤!”天使忽然望着樱说,“你这是在干什么,救人,活己,还是害别人?凤!你忘记你的妹妹是怎么死的吗,你能保证你面前的男人他手上没沾过一滴血吗!”

  天使的话句句锥心,一时间,让人难以辨别其中的利害关系。樱的目光渐渐变得呆滞,突然响起了木的一声痛吼,只看到凤扯住木的手腕,两眼灼烧起愤怒的火焰。“呜啊——”木惨叫求饶,凤却执手不放。

  众人大惊失色,恐怖分子退让开去,樱已在瞬时之内变成了凤。糖糖脸色剧变,发疯般的叫喊。正在这时,小紫撕破喉咙喊道:“樱姐姐,不要啊!樱姐姐——”

  凤猛然停手,一股杀气从眼神中迅速退散。木已是脸色苍白,惊出虚汗,半蹲半仰。“来,回来吧……”一丝婉柔的声音响起,只见樱轻轻抚拉着木的手,神情里充满怜悯。

  “樱小姐?”恐怖分子心寒胆战。

  “唔,唔……”木对着樱哭求道,“我一定改过自新,哥哥不要杀我……”

  樱焦心地点点头,亲和的目光无限温柔。这时,像看过一场戏,知情和不知情的人都目睹了樱与凤瞬息变化的转换。

  “凤,你竟然与罪恶组织为伍,难道你想亲手埋葬你建立的家族,凤!”天使似乎读懂了这其中的奥义。

  “呜啊——”木再次被凤拧住手腕,疼得鬼哭狼嚎。

  怜惜忽感不妙,牵住天使:“不要啊,菜刀。”

  “樱,看看你的眼前,摸摸你的心吧!用一颗女孩纯真的心去体察他的痛苦!”天使感觉自己的推断已经得到验证。

  樱放开了木的手,只见她表情苦闷,泪光闪动。就在木脱手之时,恐怖分子趁机上去逮住了木,“带回去交给迹大人!”他们诚惶诚恐地从樱身前将木带离,迅速离开雪仙小屋,朝森林方向撤退。

  糖糖哭哑了嗓子,看着木被连捆带绑拖进了森林,却没有人再肯帮她。樱呆呆地倚靠在若若的怀里。

  “凤,你的弱点已经暴露,真正的敌人是不会放过这一点的。”

  天使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而后便与怜惜告别,返回城堡去了。雪仙小屋肃静了下去,天色渐入黄昏,扑朔迷离的一天接近了尾声。

  月明之夜,城市灯火辉煌,午夜的大街悄无人迹。街道深处隐约传来了女孩呼救的声音。明亮的路灯下,三、四个流氓将一名少女围堵在墙角,正在撕扯她的衣服。“救命——”凄切的呼喊在寒夜中空寂游荡。就在此时,流氓身后走来了一大一小两位女孩的身影。“嘿嘿,又来两个小娘子——”几个流氓兴奋不已奔走过去,忽然又愣站住,傻了眼:“呃……”

  只见两位女孩身旁迅速出现了几十名黑衣保镖。“祖N奶奶——”他们这样恭敬地称呼那位大女孩。小女孩“嘻嘻哈哈”的,大女孩摸着她的头,对着那几个流氓冷笑道:“都给我废了。”

  “遵命!祖N奶奶——”

  于是,凄寂的午夜大街接连响起了惨痛的吼叫,其状残不忍睹。两个女孩放纵无忌的笑声让夜幕颤抖,一个恐怖无常的时代终于到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