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集 最碎!爱与恨纠缠

美丽灵感 樱亲 9274 2005.09.01 23:09

    春霞湖,东面是断崖瀑布,与湿地相连,进而通向都市;南面是广阔的原始森林,直达平原地带;西面则是荒芜的高地,生长着种类繁多的野生植物,其间含大量有毒植物,密集地分布,宛如铜墙铁壁,无丝毫路径;北面,雪仙小屋所倚靠的是绵延秀丽的山峦。翻过大山便是一道气势磅礴的大峡谷,谷底溪流汩汩,花红草绿,两侧山坡长满了数不尽的野果树,漫山遍野一层红果。峡谷北侧,一片茂密的荆棘顺着山势向上蔓延,高高的山冈上巍然耸立着一座城堡,那就是雷氏城堡。

  缕缕粉红色荧光过后,冷暗的城堡高墙上,一双纤细的手伸出窗户来,轻轻拉扯着饱含露珠的绿叶,微微探出的秀面亲吻着叶片,点滴露珠滋润了女孩干渴的喉咙。她的神情是那样的专注,以至于司徒与小天把点心、饮料端进房间的时候,她还没有觉察到。

  “呼呼,您该吃早饭了……”司徒对着窗边鞠躬道。小天把早点放在床头的小桌上,看到可可的背影,仿佛清瘦了许多。“哦”可可连忙转身,惊讶地发现小天也来了。

  对于可可每天进餐的时间,城堡里有严格的规定,一般只要过了饭时,即使有剩余,食物和水也会被拿走。而可可一次又吃的很少,所以每天深夜要经受饥饿的折磨,口渴的滋味就更不用说了。从来到城堡的那一天起,她就一步也没踏出过这个房间。

  小天放下食物以后,便怯生生地回到司徒身边。“小天,你……”可可走上前,前次的事情还让她满怀歉疚:“这两天都没见你,你还好吗……”

  见小天不敢回应,司徒礼貌地使了个眼色,于是小天抬起头,慢步走过去,轻缓地抱住了可可,将头依靠在可可怀里轻轻点了点头,又抬起眼:“你呢,这些日子都很不好过吧……”

  可可脸上立即浮现出了笑容,看着小天温柔的眼神,一颗悬着的心总算也放下来了。她笑着摇摇头。“还说没有,你变得憔悴了。”小天伸手抚mo着可可的脸,不觉间心生怜悯。“我没事的。”可可握住小天的手,一时觉得好幸福:“小天啊,你成熟了很多,呵呵……”

  可可会意地对司徒笑了笑,有司徒在小天身边,她就更加放心了。桌上的早餐,东西不少,但是要抓紧时间吃才行,本来,司徒与小天要出去等一会儿,然后再直接进来拿走餐盘,今天可可破例邀请他们一起坐下来陪她吃早饭。

  此时,重温故情的他们还不知道,这座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堡里已经起了变故,继续诠释幸福或是苦痛的回忆,都将为其付出代价。一场未知却真实的预言开始上演了。

  肃穆的中央大厅,黑色纱帐低垂缓动,天使与雪紫二人静站在帐前,高座之上,雷的愤怒身影仿佛在颤动。

  “跪下!”一声剧烈的吼,像皮鞭抽打脊梁,纱帐随之舞动,雷几乎从座上站起身。

  雪紫侧低下头,不服地瞪了瞪眼,这时,天使一手撩起战袍、单膝跪下,另只手拽了拽雪紫的胳膊。雪紫不知所措地望着天使,于是不情愿地也跪下了。

  “呵呵……”刹那从旁侧的石柱后面转过身,道:“玩火*,我早说过,意思一下就行了。话说回来,毕竟那是天使最心爱的女人哦。”

  雪紫迟疑了一下,抬起头来:“大人,天雷他……是因为顾及怜惜的安危,所以才出手杀人,你一定要原谅他!”

  纱帐里稍许沉静,雷心平气和地叫了声“天雷”。

  “是。”天使应道。

  “这可不像你。你是三雷之首,理应充当表率,现在却为了一个怜惜……那个女人,真的对你这么重要吗,我不希望雷氏再与粘粘家庭的人来往,以前的情,当断则断!天雷,你应该清楚,如今你惹祸上身,雷氏难脱关系。你这是不忠不义,你自己想好该怎么办吧。”雷停顿了一下,对雪紫说:“还有你,紫丫头!”

  天使沉默了一会儿,道:“大人的教诲,我会铭记于心。不过,事情与紫雷确实没有关系,是我要她去保护怜惜,继而酿成恶果,请不要责罚紫雷,责任全在我一人身上。我知道该怎么做——”

  雪紫一脸紧张地望着天使,她心里明白,即使天使没有说,她也会去做,把保护自己最心爱的人,把这样一件重要的事托付给了她,情愿她来分担……为了升华这美好的感觉,陪上几条罪恶的人命不算什么……这时,雪紫感到腰上一松,她警觉地用手去摸,只见自己的护身匕首突然被天使抽去了。

  “作为平等的交换原则,砍断别人一只手的话……”天使漠漠地将匕首举至自己的前臂。这把紫红色匕首,是天使曾经送给雪紫的生日礼物。据说粘粘家庭留传下来了两把最为锋利的匕首,它们一个能撕裂飓风,一个能刺穿雷电;其中一把粉红色的,一直由樱佩带,而另一把就是现在这只,最初是由怜惜送给天使的。

  雪紫大惊,连忙拖住天使的手臂。“紫雷,你放开手——”天使旋转匕首,直接将刀刃搭在腕上,力量之大似乎足以立刻自斩。“我不!”雪紫一手挡住刀刃,转身向雷求情。

  “紫雷!”天使心意已决,却见雪紫不愿松手,此时,刀锋轻触着雪紫的左手,淡淡血迹已从指缝间渗出。刹那斜视了一眼,背靠石柱望着纱帐之中的雷,不禁冷笑一声:也该收场了吧,他知道雷并不糊涂。

  “你应该好好珍惜紫丫头对你的情,而不是教她去为你犯险。”雷咳嗽了两下,说道:“天雷,砍下你的手已经毫无意义,雷氏正在用人之际,我知道你是衷心的,也不想要你的命。算了,我罚你进地牢十天,以作警告。”

  “大人……”天使抬起头,稍显为难。关入地牢,虽然保全了身体,对他的一世英明却是更大的耻辱。雪紫心中不快,但雷的脾气她是知道的,这样的结果已经不错了,她只好连忙替天使道谢。

  “怎么?天雷,你不肯。”雷责问道。

  “是……”天使应道,继续说:“我这半臂,暂时为大人留着,等到将来再献给雷氏。”

  “嗯,你有这个心就好了。起来吧。”

  天使立即叫雪紫不要动,这时才将匕首放松,缓缓地把刀刃从雪紫的手里移走,见手心已有了伤口,“去让小天包扎一下吧。”天使扶她起来。雪紫摇头说没事。

  “紫丫头,既然天雷已经替你求情,我就饶了你。但这不表示不惩罚你,他服刑期间,不许你再踏出城堡半步惹是生非!”

  “哦,是……”雪紫瞪眼道。

  “司徒,带天雷去地牢!”雷说道。

  大厅外,小天惊得发抖,“呼呼”司徒应声快步向纱帐走去。灰暗的城堡里显得更加萧瑟,只剩下刹那冷冷的笑声隐隐回荡。

  据可靠消息,粘粘家庭西部分支已于昨夜进行了重大的人员调整,今日凌晨各方亲戚火速聚集雪仙小屋,正式宣布与罪恶组织RUO对抗,以扭转当前被动的不利局面。由此,西粘率先进入战时状态,即NNF。

  所谓NNF,这一缩写,特指粘粘家庭的战时形态,是在战史上使用过一次并被确定下来的,曾令恐怖分子闻风丧胆,史上最强的NNF,是领导众多家族的中坚力量。

  罪恶组织的行径终于挑起了蓄谋已久的干戈,粘粘不得不演变为NNF,然而谁也不希望接下去的是噩梦……

  清晨,阴郁的森林里回响着清婉的铃铛声。一匹雪白的小马在树林间隙之中时隐时现,轻缓的马蹄敲打落叶之声与铃音交织环绕,马背上透现出一位橘红穿着的姑娘,立刻成为幽林中的亮色。她,就是鱼儿。

  小马稳健地潜行,似乎一切都很平静。“加油,逗逗。”鱼儿轻抚马的背,然后俯身将包裹里的食物喂给它一些。“乖——”她微笑着抚mo马鬃,不禁环顾四周,心里忐忑不安。往日,这里是通往春霞湖的唯一安全路径,不知从何时起,却成了令人忧伤恐惧的墓地。有关恐怖组织的事,鱼儿早先听到过一些传言,一想到那样的悲剧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即使还不算粘粘家庭的一份子,她也要来看个究竟,这里有她日夜牵挂的她所深爱着的亲人。

  “逗逗,稍微快一点吧,好么。”鱼儿趴下去,亲昵地抚着马背。白马轻嘶点头,蹄声加快了,凉风吹起鱼儿颈上的红色丝巾,她直起身来,两手抚弄着丝巾,这时,听到林子里隐约响起了另一种节奏的铃声,一飘而过,立刻与马背上的铃声产生了细小的共鸣,鱼儿随即张望,那铃音迅速在前方消失了,只剩下她自己的在响动,鱼儿摸了摸腰间挂着的水晶铃铛,眼神呆滞下来。

  空气里渐渐升起了一丝腥味,忽,忽,突然从未知方向传来金属摩擦空气的声音,白马猛地一声嘶鸣,鱼儿顿时清醒过来,就在身体向前移动的一刹那,感觉有个冰冷的东西从她发稍滑过,旁侧的树枝忽然嚓啦断裂,鱼儿一惊,四处寻望,此时觉察到了白马隐隐的抽搐,她侧头望去,小马身体上有一道鲜红的血印。“逗逗!”鱼儿惊慌失色,这时林间再次传来了犀利的摩擦声,带着阵阵毛骨悚然的冷风从侧方旋转飞来,鱼儿慌忙喊了声“逗逗快走!”,白马驾起主人轻盈的身体箭一般朝密林中飞奔,飞舞的落叶追随着腾起的马蹄,铃音急促,少女飘逸的红丝巾就像一个醒目的靶心,忽,忽,飞旋的金属暗光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四面八方追击而去。马鸣萧萧,被划开的血口一道接着一道,血迹随风飘洒,点滴落在枯黄潮湿的树叶堆里,无痕无迹。“逗逗……”鱼儿哭喊着抱紧白马,绕过交错的树木、遍布的藤枝,白马颤动的躯体依然带着她竭力前奔,嘶啦,又一道金属利刃闪过,鱼儿的左裤腿开了口,小腿一阵剧痛,鲜血直流,她咬紧了牙,抚mo马身:“加油,逗逗……”

  眼看逃进了松树林,离湖边已经不远了。呼啦,眼前一棵大树突然崩裂倒塌,来不及躲闪,人仰马翻,鱼儿摔了出去,白马被粗壮树干猛然压倒,“逗逗!”鱼儿不顾伤痛,翻身去搬,可是树干太重了,一点也抬不动,“逗逗,别怕……”鱼儿安慰着,不禁痛哭流涕,此时白马血迹斑斑,它在尽力挣扎。

  “小姐,需要帮忙吗。”

  正在绝望之时,从天而降的嘹亮嗓音出现在鱼儿背后,她转过身去,见一个西装革履的俊秀男子正站在她身边,万般同情地看着倒地的白马,又深情地凝望着她。那穿着应该是城市里的,虽然来历不明,却很是面善。

  “我……是,是的。”鱼儿跪坐起,突如其来的恐惧感早已让她不知所措,“求求你,要救救逗逗……”鱼儿满含眼泪悲声道。

  “来,起来——”男子上前把腿受伤的鱼儿扶起,一边认真地给她擦拭满手的污泥,一边显得很焦急:“那是你的马?”

  “嗯嗯,是的,请你帮帮忙吧!”鱼儿抽出被抚握着的双手,回身跪倒在白马身边,轻轻捋顺马鬃:“别怕,逗逗,马上就可以救你起来了。”

  白马痛苦地摇摆着头,眼球里映照出男子接近的身影。“这样,我尽力吧,可是你一定要协助我才行——”男子摘下一叶松针,对鱼儿说。鱼儿使劲地点头,站起身来,这时,男子从她腰后位置伸出两臂,边抓着断木边抱住了她的身体。鱼儿一愣,反弹地想挣脱开,却已被男子紧紧拥住。

  “不要动。”男子在她耳边轻语道,“小心被针叶扎了。一起抬,这样才能集中力量。”

  鱼儿心里立刻乱了谱,但也顾不得再忧郁。白马胡乱地甩动蹄子,鱼儿听得出它很焦躁,为了搬动这根断木,于是使出全身力气,此时觉得那男子却是在很温柔地配合,好像没出什么力。经过数十秒钟,树干终于有了一丝移动,但还不足以令马的身体解脱,鱼儿筋疲力尽、终于支持不住松开了手,这时背后的男子向前一靠顺势将她搂入怀中。

  鱼儿连忙冲开束缚站到一边,满面惊讶:“你干什么。”

  “我看你太累了,休息一下吧。”男子彬彬有礼地望着她。

  “对不起……请问你是谁?”鱼儿感觉很不适。

  “哦,你叫我桃色吧,呵呵。”男子答道。桃色,似乎在哪里听到过,鱼儿不免回想起近日粘粘公布的已知恐怖分子的黑名单。这时,男子伪善的笑容让她渐渐感到颤栗。

  似乎已经摸清了这女孩的脾气,男子又靠近过来,显得更加放纵了。鱼儿立即向后躲闪,却被他飞快地拦住去路,就在这时,地上的断木忽然滚开,随着一声嘶鸣,白马翻扑而起,同时朝男子蹬了一蹄。

  “逗逗!”鱼儿惊喜万分,随即跃身上马。身负重伤的白马扭过头,撑蹄跳过断木,向着前方依稀透亮的森林边缘长奔而去。

  “哼哼……”后方林木之间,追逐的身影紧随其后。那桃色丝毫无损,在奔驰的白马四周的树枝上跳跃穿行,一直到了头顶上方,飞身落下,刚好骑上了马背,惊吓的鱼儿被桃色从后面紧紧抱住,任由白马嘶腾,不得松解。

  “美人儿,怎么不等我呢,呵呵——”桃色转过脸,抚揉着鱼儿的腰,朝着那惊慌失措的脸轻吻道:“来和我一起感受RUO的无限魅力吧……”

  鱼儿恍然大悟,惊惧中猛然缩头,这时,正前方奔途中忽然横起一段伸出的枝杈,将没来得及躲避的桃色重重地击翻了下去。鱼儿扶稳马背,白马疾速奔驰,林木逐渐稀疏,空气里已经融入了湖水的清晰水气,波光粼粼的春霞湖景在前方闪动。“哼哼……”一股猛烈的撞击突然横闪而来,白马随之翻滚倒地。“逗逗……”被甩出去的鱼儿跌撞地爬起来,艰难地走到白马身边。

  “逗——”鱼儿顿时惊恐地捂住嘴,泪水浸红了双眼:已无声息的白马倒在血泊之中,惨不忍睹。林中传来更加恐怖的笑声,鱼儿哭着站起身,拼命地跑出了树林,开阔的湖面上吹来冷风,心撕裂一般疼痛。

  朝阳映照着雪仙小屋,清风飒飒掠过湖面吹拂着屋前湖边草地。红衫,绿裙,蓝装……面朝湖水,数个身影在风中闭目静立,东侧是,小紫、炎、李子、柠檬、果果、麦片、甜豆和糖糖,西侧是,樱花雨、排排、夏夏、零、凝凝、路路、满月、悠悠、灵灵、叶子、柳柳、小助、脉脉、袖袖和凛凛,站在正前方的,则是亲爱三人组——仙仙、春春和樱,围靠在樱身边的若若,怜惜,还有兔兔阿姨。

  小屋推开了一条门缝,叫做枕枕的女孩悄悄地探出头,心里默念道:大家要小心哪。这时,变强的冷风从湖对面流泻而来,森林里黑影窜动,不一会儿,跃出林木的遮掩,一批强悍恐怖分子迅速现身,罪恶组织RUO全线出击了。急风吹向彼岸的绿地,樱和大家静闭着眼,丝毫未动,在做好了一切准备之后,NNF的正面战场终究还是到了自己的家园……

  樱姐姐,我来了,就像往时的重聚那样,我又回到你的身边了,你高兴吗——

  罪恶组织簇拥之中,一抹粉红的轻纱从湖面上飘拂而来,响动的铃铛触动了樱的心。樱两手合抱胸前,痛苦万分,若若心惊胆战地靠紧了樱。

  你知道吗,我看到海了,终于完成了我的心愿啊,我的好姐姐——

  轻纱拂过之处翻起巨浪,水花四溅。冷风中飘舞的粉纱紧贴着少女之身,那面纱下隐约现出她的娇容,清脆的铃声迅速靠近。

  绣绣——

  樱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呼唤,她好想睁开眼,好想去拥抱……

  清冷的湖边,草丛里铃铛响动,接着露出半个疲惫的身体。鱼儿拖着伤腿走了出来,泪眼中出现了雪仙小屋朦胧温馨的幻影,一个个熟悉亲切的人影伫立在前方。呼——身旁湖面上一道粉色飘舞而过,带走了一串跳跃的铃音。

  我的好姐姐,你终于认得我了,我是你亲爱的绣绣啊,现在就过去了,赠给你最华丽的礼物呢……由我来亲手杀了你——

  粉色轻纱狂乱地飞舞,伴着疾奏的铃声、融和了清冽的水气,像一束冰艳的花枝,向樱刺去。

  “樱姐姐……”鱼儿转过惊急的眼神,甩起胳膊,驱动着虚弱的身体在瞬间飞奔起来。轻纱飘渺,脚步沙沙,风吹水草飒然而至,听到两股交颤鸣奏的铃音延伸而来,樱突然睁开眼睛,只见迎面粉色轻纱之中快速伸出一只血红的手,几乎同一时间,一个橘红色身影飞移到了她面前。喀嚓,一声哀吼惊天,所有人睁开了眼。

  刺入后胸的血指猛然弹缩回来,鲜血飞溅,轻纱裹体的少女战战兢兢地朝后退却,面纱飘落而下,露出了绣绣惊错的容颜。

  众人惊惧,樱的身前是鱼儿,她面含微笑,不由得口中吐血,立刻倒在了樱的怀里。“鱼儿……”樱两眼呆滞,抱紧鱼儿的身体,红丝巾拂落在樱手上,血染十指。这时,绣绣也呆站在了原地,樱突然抬起头,惊惧伤痛的目光里渗入了凄凉而冷暗的神色,冷风将她的长发盘起、露出阳光之中舒展的背影,血腥的空气里混杂着那散出的温热香气。“凤……”若若不禁伸手去抚,只见樱突然推开怀抱里的鱼儿,闪逝至前。速度之快,来不及防,咔地,绣绣猛然被推出了数步,接着被掐住了脖子,身后立刻传来追随者的呼喊:“绣大人!”

  “樱亲!”春春忙上前扶住鱼儿的身体,大家迅速靠拢。而眼前的人已是凤不是樱。

  绣绣两眼怒视,任凭撕拉扯打,无济于事,凤猛力将她推向湖边,拘紧的手掌仿佛快要将她的脖子捏的粉碎,“绣大人!”无数黑影汇集而来,只听扑通一声,凤便将绣绣推按在了湖中。

  冰冷的湖面漂浮起撕裂了的粉红纱衣,绣绣乌黑的头发向浅水四面散乱漂开,怒容之中尽显狼狈与苦痛。浸了水的粉色轻纱忽然分成几条从绣绣身体周围舞动而起,飘滑相交,像彩带一般向下包裹,牢牢捆绑住了凤的身体。

  湖畔寂静无声,罪恶组织已不敢靠前。粉纱缠绕的水中,绣绣脸色泛白,呼吸困难,阴郁的表情里透露出一丝冷笑:来,姐姐,杀了我吧……

  凤眼神黯然,他似乎并无感觉地忘记了周身的一切存在:绝不可饶恕,这罪恶的灵魂,绝不能再放过……这时,冰冷的手猛然箍紧。

  凄厉的惨叫冲出水面撼动天空,夹杂着绣绣支离破碎的狂笑声,如尖刀割心。众人惊颤不已,就在这时,小紫冲上前去,放声哭喊:“姐姐……姐姐!樱姐姐!”

  轻纱之中突然静止了,凤两目呆滞,渐渐将手松开,几近窒息的绣绣猛地吸了一口气,紧裹的粉纱松弛下来,温和的阳光洒满两人粉红的衣装。

  “绣绣……”樱轻柔地抚mo妹妹的脸,呆滞的面庞不禁热泪盈眶。

  哗啦,绣绣用力将樱推开,从水中摇晃地站起身来,手捂着留有红印的脖子,惊疑地退步,“绣大人!”恐怖分子从两侧迎拥而上。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飞旋到了樱的身边,踏起白色水花,只见是inside,他拉起樱的胳臂道了声“走!”,将樱带回了岸上。

  “我们走……”此时,被搀扶着的绣绣一声令下,湖面轰然喷出了弥漫的水气,待白雾消散之时,绣绣便与罪恶组织一起消隐了。

  被inside带到了大家身边,樱依旧显得深情恍惚,这时,小紫连忙跑过去说:“樱姐姐,你没事吧。”

  樱缓缓地摇头,湿漉漉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不经意中,inside回望到了樱娇弱的面容,惊讶道:“战……战友?”

  樱转过头,inside正扶着她,“啊……”她突然缩回手臂,顿时一脸的尴尬。

  “樱姐姐。”“樱。”“樱亲。”

  若若从围拢的家族成员之中慢步退出,樱的性情让她完全陷入了深思,她想到了凤第一次救她的情景,想到了樱对她的千般怜爱,想到暴亡的伊伊尸体面前的凤,一个拥有力量的强悍男人,想到了每晚与她共床拥抱着她的樱,一个清灵可爱的女孩……到底是樱还是凤,谁是樱,谁又是凤?若若此刻心里忽然间有了明澈的答案。

  仙仙召唤大家赶快把受了重伤的鱼儿抬进小屋,她需要及时治疗,加上inside的特效药,相信鱼儿不会有生命危险。RUO组织撤退之后,湖畔恢复了暂时的平静。

  山的背面,还没有感受到一丝惊扰的雷氏城堡,显得更为静谧。

  噔,噔,黑暗的城堡底层,通向地下的陡窄阶梯传来一阵脚步。雪紫手里端着饭盘,一步一步,沉重地走向地牢门口。昏暗的灯光,窄小的空间,让人感到抑郁和恐慌。“您来了,呼呼,雪紫大人。”司徒恭敬地守在关押天使的牢门前,小天偷偷地从他身后探出头,看到主人很不高兴地走下来。“司徒,把门打开……”雪紫站在冰冷的牢笼前,牢门里面满地枯黄的杂草,一片狼籍,这时,天使忽然发现雪紫来了,连忙坐直了身体,轻轻地将衣角拉平。

  哐啷,铁锁打开了。雪紫踱步进门,脉脉地看了天使一眼,侧过头对着门外的司徒和小天说:“你们两个……还不走开!”

  “呼呼。”“是、是!”

  小天吓得急忙拉着司徒离开了。雪紫慢慢走了进去,“和我之间,还有什么好介意的呢……”她将餐盘放在地上,缓缓坐在了天使面前。

  天使无奈地轻笑了一下,这时,他认真地说:“对不起,差点连你也害了。雷说的对,我不该让你为我去冒险……”

  雪紫漠然地苦笑,摇头说:“你知道,我是心甘情愿的,即使你不说什么,我也会去做。”

  “呵呵……谢谢你。”天使忽然觉得喉咙要被许许多多的话语咽着,不自然地吐出一句:“只要你没事,我就很高兴了。”

  雪紫轻轻露出笑容,不禁环视四周,这间牢笼实在让她心烦意乱,刺鼻的铁锈味和发霉的味道混合在潮湿的空气里面,连呼吸都有点困难。“雷他可真狠心,竟然把你关在这种地方!”雪紫愤愤地道,“让你的颜面往哪里搁,我真恨不得……”说着握住了腰间的匕首。

  天使按住雪紫的手,说:“你应该清楚,其实雷大人这是在救我。”

  “救你?我不明白……”

  “你想想看,我杀了RUO组织的头目,他们必定会寻机来报复。只是阿熊一个,我还应付得了,他们人数众多,而且个个都是高手,真的交起手来,纵有三头六臂我也难免被剁成肉泥。这还是小事,如雷所说,牵连到了整个雷氏,一旦他们真的来了,整个城堡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天使说,“还有,雷告戒你不要出去,也是这个意思。”

  雪紫左右寻思,轻点着头,忽然想起一事,说:“听说了吗,粘粘已经出动了NNF。”

  “什么?没想到……他们终于也到了这个地步。”天使深深地叹息,这时,看到雪紫心有所思,于是有意提道:“我记得你也曾是NNF的一员吧。”

  雪紫晃过眼神,一笑而过,立刻起身去拿餐盘。“来尝尝——”雪紫把饭菜端了过来,很开心地说:“每一样菜,都是我亲手做的哦。”

  深红色的餐盘里盛着白花花香喷喷的米饭,旁边依次排列着青椒、白菜、紫菜、肉卷、干鱼,还有一小碗热腾腾的汤,种类不是很多,而且有烧糊了的痕迹。与怜惜刚好相反,雪紫从来都是个不喜欢下厨和做家务的女人。

  此刻,凝望着雪紫更显动人的面庞,天使原本就无心进食的感觉更加强烈了:“我……吃不下。”

  雪紫惊讶地抬起头:“哦……嫌做的不好么。”

  “不……不是。”

  只过了一天而已,牢狱中的天使却消瘦了很多,雪紫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眼泪不禁打起了转:“这可怎么好呢……”

  “没什么,你陪我一会儿,就很不错了。”天使微笑道。

  这时,雪紫再也压制不住绞心之感,卧入天使怀中,将他紧紧抱住:“菜刀哥哥……”

  天使目光静滞,望着牢笼外昏黄的灯光,轻声唤道:“雪紫……紫雷。”

  “不,菜刀哥哥,我要这样叫……”雪紫两臂紧拥。

  “紫雷,你该回去了……”

  “不!不要!你心里只有怜惜对不对,你嫌弃我对不对!你明明知道,我是你的——”

  泪水瞬间打湿了天使的衣裳,潮冷的牢房不知不觉变得火热。“雪紫……”天使轻轻地将她拥抱。

  雪紫,对不起,作为一个男人,我已不能辜负溪子,如果一切并不是这样安排的,我真的希望能给你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