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节 维多利亚的秘密

美丽灵感 樱亲 4556 2015.01.16 19:18

  暖风雨露和鸟语花香再度开启了美妙的清晨,黑暗与暴雪仿佛是被终结的时代,尽管它是极其短暂的,没有任何正常的生灵会眷恋噩梦的影子,只是它们往往更愿意忽略另一个事实——光明与温暖同样是短暂的存在。

  晨雾散尽,中央公园以北显露出一片碧绿山坡,由挺拔连缀的云杉和万种花草包裹,景色极其秀丽,山顶矗立着粉、白、黄相间的优雅建筑群,即是公园官方办公驻地,自从对游客开放以来,参观者便形象地称这里为议会山。公园里,但凡重大活动都在议会山举行,大众媒体甚至可以对公园代理人议会进行现场直播,不过人们都清楚,公园里的大部分秘密是绝不会在议会山被发掘的,那些能够公之于众的也都只是用来吸引世人的噱头罢了。议会山不乏全世界各类政要、财团的足迹,因此这片漂亮的山坡配备了近乎苛刻的安保措施,而公园冰封期内,议会山也已全面封闭,无论政府首脑还是普通游客恐怕都难再靠近一步了。

  议会山下,被晨风解冻的大片青草渐渐复苏,又迎来春意盎然的生机,超低空飞行中的华丽人形战机似一只优雅的蓝鸟,宽翼与机身几乎紧贴草甸,在速度减缓的同时产生溶解、飘散的奇妙变化,当飞抵议会山的一刻已化为蓝雨随风而落,然后快速聚合成为一个人形。

  隐伏在附近的守卫立刻悉数现身,他们全副武装把守着一条蜿蜒而上但并不漫长的阶梯,进入议会大厦必须经由此道接受安全盘查,即使一国元首也不例外。如果有人打算翻阅护栏或另觅捷径,那么他是不会成功的,除了被劝阻的无知游客,剩下的就只有死人……不过,公园方面还未曾被报道过滥用私刑的丑闻,打击违法犯罪,那自然该是警察的责任了。

  “站住!”“非法入侵!”

  “不要惊慌,我是伽马守护者——”伽马褪去蓝色感应光,不屑一顾地翻着领带,出手挡开眼前密集的枪口,嘴角轻笑道:“我有重要情况向代理人汇报。”

  “我们并没有收到代理人要召见伽马守护者的任何指示,对不起,不能放行。”

  “什么?我才刚离开议会山不久而已,怎么转个身就不能进了?”伽马不悦道。

  “这是规定,别怪我们不近人情,你还是等得到了代理人的指令再来吧。”

  “混账!我要面见维多利亚大人,若是耽误了重要情报,你们这些小喽啰能担负的起么!”伽马口水喷溅道。

  被伽马一言激怒的守卫们不约而同引枪上前,枪口全都对准了伽马的脑袋,更有甚者用枪顶住他的喉咙、撞压他的脖子:“来啊!信不信我们可以马上打爆你的头而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你这蠢货——”

  “可恶……”伽马歪着脖子,他恨不得立刻大开杀戒,可他很清楚,他口中的这些“小喽啰”此刻都代表着公园安全体系的权威,踩死蝼蚁固然简单,但若要全身而退可就难上加难了,伽马不得不放下拳头:“你们这群疯子……”

  伽马的微怒冷静,遭致守卫们的阵阵冷嘲热讽,但这并不愉快的气氛仅仅持续了数秒钟便像空气凝结了一般瞬间变得恐怖起来,因为浑然不觉间,有人竟已无声无息地从他们身旁经过,并且正一步一步踏上通往议会大厦的阶梯——

  震惊!一位身着黑礼服的神秘男子迈着轻缓而庄重的步伐,气息微沉,神情肃穆,待到被人注意时只留下半侧沉默的背影,在这春天般的清晨天色里形成浑厚、压抑的强烈视觉冲击。守卫们转移视线的同时都纷纷放下枪来,显然他们都在第一时间里认出了这男人的身份。

  “你……”伽马转首惊望,他感到脖子困痛、呼吸困难,就连眼睛也难以睁大,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守卫的枪击中了,或者是那黑礼服的震慑力过于强大,顶着错觉般的恐惧,伽马继续向前喊了一声:“你……你是欧米伽!?”

  清冷的晨风拂过绿地吹上议会大厦的阶梯,黑礼服忽然止步,轻侧回首,黑发飘逸之间露出半边脸,那是一张令人心生怯意却又着实迷人的冷艳面孔,那男人目光低沉,微微张合的嘴唇吐露出一丝寒气:“什么事。”

  “啊……没、没什么!”伽马心惊胆寒地应了声,不由自主大笑起来:“你这很难得才能见一面的大名鼎鼎的欧米伽,都快变成传说中的人物了嘛!哈……哈哈!”

  伽马不知自己为何要发笑,也许是由于心虚和恐惧而产生的本能反应,很显然在这种场合与欧米伽相遇并不是他所期望的,他很快意识到自己提前返程的决定绝非明智之举,实在不合时宜甚至是糟糕之旅,号称公园最高等级的欧米伽守护者竟在这个时候出现,恐怕已被代理人召见在先了!真是可惜,白白错过了时机,不能及时揭发允儿的事情了!伽马暗自恼怒,眼看着欧米伽冷冷转首继续上行,决然不理不睬的态度却释放出强烈的信号,意思分明是叫他滚。

  “这傲慢的家伙……”伽马暗骂着,直到守卫们目送欧米伽进入议会大厦,伽马终于忍不住吼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他可以大摇大摆地过去!你们都不用问一声吗?”

  守卫们收起枪,摇头笑道:“欧米伽守护者已被授权自由出入公园各地,包括议会山和总部核心地带,我等无权查问。”

  “现在无话可说了吧,就算我们放他过去,恐怕他也无胆了!”“没看见吗,他刚才已经吓得像只猫了!”“哈哈,不错,非常像!”

  守卫们的哄笑令伽马羞愤至极却又无处发泄,但他决不会就此罢休,这笔账无论如何都要算到允儿的头上!必须向全世界公布允儿和阿尔法的丑事,让那女人身败名裂!即使其他代理人愿意装聋作哑,也难抵洪水猛兽般的世俗舆论,尤其是痴迷允儿的那些粉丝们……

  “对,允儿恋爱的消息明天就会成为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等着瞧吧,很快一场风暴就会来临了,哼——”伽马长笑一声,顿时觉得精神舒爽多了,不过他得小心翼翼把命留着,至少活过今晚,因为在明晨之前,允儿还拥有轻而易举杀死他的能力,但在那之后,恐怕就连阿尔法为她殉情的机会也没有了吧……

  步入议会大厦,首先会置身于富丽堂皇的金色大厅之中,大厦内景胜过中央公园的秀色,奢华至极,宛如帝王的宫殿。欧米伽轻足向前,黑礼服在金灿灿的地面和墙壁上形成孤冷的倒影,落足之间与贵金属的细微摩擦碰撞声在整个大厅内回响,金色大厅的正前方连接着的便是代理人议会厅,通常也是公园官方举办高规格会议的地点,而分布在议会厅旁侧的则是各个代理人的独立办公室,一般情况下,性质等同于她们的私人会所。

  通过大厅,欧米伽脚步变得轻快,来到最靠近议会厅正门的红宝石办公室,他礼貌地敲了敲门,门没有紧锁,跟随欧米伽的敲击敞开了一条缝,从门缝涌动而出的是暗红色的灯光和缕缕混杂着女人气的香烟味道,隐约听到里面传出一声满含醉意的“进来”,欧米伽不禁面露浅笑,推门而入——

  红宝石办公室常年垂挂着深红色窗帘,即使白天也少有见光,根据女主人特殊喜好,这里布置舒适如卧室环境,高档餐桌和酒柜代替了办公桌,繁杂的文件档案则变成了各类名酒,昏暗的光线里弥漫着轻淡的烟酒香气,简直是一间名副其实的酒吧。女主人正侧躺在窗台旁的沙发上,她轻甩着脚尖上的高跟鞋,一边品着杯中美酒,一边抽离嘴角的细长香烟,口中缓缓吐出一丝红白交织的香雾,她侧首望来,目光微闪,淡粉色的面颊浮现出浅浅惬意:“你来了。”

  “虽然美酒养颜,可是烟草却会侵害女人的美颜啊。”欧米伽饱含笑意娓娓而谈,而后略微低首行礼道:“维多利亚大人。”

  “好了,也就你能劝得动我——”女人缓缓灭掉香烟,身体抽动之时,高跟鞋顺着脚尖滑落,掉在浓密厚实的花色地毯上,一股独特的芳香立即挥散而开,女人敞露伸展双脚指尖的点点深红,又饮一口杯中红酒,焕发玫红之色的唇齿、眼眸都光彩动人。

  欧米伽视线微沉,轻语道:“维多利亚大人的美艳,普天之下真是无人能及了。”

  女人眼神上扬,忍俊不禁道:“呵呵,你若是能在允儿面前说出这番话来,我就相信是你的真心话。”

  欧米伽略显尴尬,笑而不语。女人摄魂般的目光打量着欧米伽的不安之色,她手指轻翘,转动着酒杯:“好了,说说现在是什么情况。”

  “是。”欧米伽抬起头,想了想说:“刚才在议会山下,我正亲眼目睹某人欲挑事不能而羞愤不已的样子,想必维多利亚大人已经有所觉察了吧。”

  “某人?你是说伽马——”女人禁不住喷出半抹酒气,摇首沉笑:“他还真是沉不住气呀。”

  “如果我没猜错,一定是您授意在先,否则像伽马那种人又怎敢轻举妄动呢。”欧米伽欲言又止。

  “你的判断力依然非常精准,没错,是我让伽马去阻止允儿的,可很显然他没那个魄力,不过杀人的事却不是我叫他做的,那纯属他的个人行为。”女人淡然一笑,双目凝视道:“你该不会为这个不开心了吧,怪我没有事先告知你?”

  “如此说来,我与伽马一暗一明,一切早已在维多利亚大人掌握中,我又怎会不知呢。”欧米伽恭敬言道。

  “好吧,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女人饮了一口酒,叹道:“如果我说不是因为嫉妒她,而是为了她好,你会信么?”

  “女人之争是亘古不变的现象,更何况是象征女人至高无上权位的代理人席位,不过依我所见,代理人之间至纯至真的姐妹情谊并非是用女神的美誉换来的。”欧米伽微笑答道。

  “呵呵,我不得不承认,每次与你谈话都能让我很舒心。”女人深呼吸,将酒杯搁在一旁的水晶托盘上,侧身问道:“允儿回来了么?”

  “没有。”欧米伽肯定地回答,但又略有所思道:“确切的说,允儿大人只是未曾前往议会山,而当她驾驶魔樱离开中央公园之后,我就不便再继续跟踪了。”

  “她究竟想做什么,难道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身份吗?”女人惊疑道。

  “我看允儿大人已是乐在其中了吧,昨天她还以库莉丝朵的身份为自己的生日会献舞,之后又甘愿被卷进伽马的捕猎行动,就连维多利亚大人您精心为她准备的庆生晚宴也没有赴约呢。”欧米伽摇首道。

  “是啊,我这个姐姐怎能比得上她那两位好姐妹呢?”女人面露愁容,声音微颤:“自己庆生,呵呵,她是想永远取下面具,公开另一个身份。”

  “那样做的话,势必影响她的名誉与地位,我认为允儿大人不可能轻易放弃代理人身份,根本没有那种必要不是吗。”欧米伽疑惑道。

  “你不了解,女人是会为了自认为重要的东西而放弃男人所谓的必要。”女人苦笑了一声。

  “是吗,那么男人的确比较迟钝一些。”欧米伽稍作感慨,轻笑道:“我猜,这世上除了阿尔法那个笨蛋之外,不会再有谁认不出自己心上人的双重身份了。”

  “你确定吗?”女人呆滞了一会儿,急问:“我是说,那个人他真的喜欢允儿?”

  “难道不是吗,我以为那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交出生死的权利,就连心也交给了她,难道还不是喜欢,除非他精神失常。”欧米伽迟疑道。

  “好吧,我看你是真的不懂。”女人摇了摇头,又端起酒杯说:“我只怕允儿陷得太深,到时难以自拔,痛苦的只有她自己。”

  “这么说来,允儿大人的所作所为,该不会是……”欧米伽瞬间惊道,“如果那样,就算是我也不会饶过阿尔法的。”

  “怎么突然如此紧张,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女人追问。

  “是。我看到……允儿大人与阿尔法之间的血融反应。”欧米伽神色略显紧张。

  “血……天哪,那不会是真的!”女人一时间难以镇定。

  “不仅如此。”欧米伽继续说道,“突然现身的红色西格玛几乎变成了嗜血狂魔,允儿大人差一点就被它溶解入体了。”

  “西格玛!心惠?不可能,她已经死了啊!”女人突然惊叫起来,半杯酒翻洒在地,女人手指颤抖,神色惊恐不安:“难道是她的灵魂操控西格玛四处复仇?!”

  “维多利亚大人!!”

  欧米伽唤着女人的名字,可她无动于衷。尊卑有别,欧米伽不能冒然上前触碰代理人的身体,只能静候侍者的到来。映入金色大厅的暖阳透过门缝依稀照进红宝石办公室,衬托着维多利亚高贵的睡姿和漂亮的面孔,欧米伽摇首叹息,转身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