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美丽灵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升级!欧米茄变身

美丽灵感 樱亲 4394 2011.03.01 13:26

    没有吃早饭是很痛苦的事情,那些为了生计而不得不亏待身体的日子总算过去了,香喷喷的牛奶咖啡、新鲜的面包,在上班途中享受着美妙的早餐以及短暂的休息睡眠时间,因为有了欧米茄,这一切都变得简单而习以为常。为了寻找姐姐而不眠不休,山姆承认自己的做法有些急功近利,每一次希望的破灭和重拾希望,反反复复就像是一场梦,然而此刻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却是梦中的假面,那个令他深感慰藉却又疑惑和不安的美丽面具。

  “嗨!山姆!动作快点!詹姆斯先生和克莱德先生都等半天了!如果你不想被扣薪水或者解雇的话就给我提起精神,走路朝前看,懂吗!”

  盛气凌人的主管,严格苛刻的规章制度,这就是樱桃公司,虽说是一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可对于山姆这种既无背景有无财力的平民是毫无前途可言的。作为本地唯一与公园相抗衡的经济体,樱桃公司在某些领域掌握着核心技术并且有其制胜的法宝,但那不是常人有机会能够接触到的。去公园里工作曾是山姆和很多人一样都有过的期待,然而只因自己不是女性,无奈那终究只能是一个梦想。

  “打扰了,总裁先生。”将盛放咖啡和水果的餐车推进了詹姆斯先生的私人办公室,没有得到回应,山姆稍作停留,不免心生疑虑,这种事情通常并不是由他来做的,他的工作不过是负责打扫公共区域而已,事实上他是第一次来到这间豪华办公室,更不用说和詹姆斯距离如此之近了。不过他认为自己应该马上离开了,因为正在与詹姆斯进行交谈的是远近闻名的军火商克莱德,最近传闻樱桃公司和军方往来密切,现在看来这是真的。

  “你是说人形战机?”

  “对,你没有听错,是批量生产的人形战机,还有机甲病毒。”

  “战机可不行!你必须得找别人做了。”

  “那当然,前提是你的病毒能够搞定一架阿尔法战机,其余的就不劳你费心了。”

  “好吧,只要事情能够摆平就好,千万别搞砸了,你应该知道,如果牵扯到公园会是什么后果。”

  “很好,詹姆斯先生,我真为你的英明决断感到庆幸,那么我们就先从保密工作做起吧……这个小子是怎么回事?”

  克莱德话音未落,站在门口的山姆早已惊错不已,餐车在手推下晃动,昂贵的咖啡溢出杯子浸湿了漂亮的餐布,瞬时之间,硕大的苹果从盘中滚落而下。今次的失礼可不只是闯祸或丢掉工作那么简单了,山姆浑身冷汗,心想着去捡苹果,发现惊惶失色的詹姆斯已经用力按响了办公桌上的警铃。

  “不不,总裁先生!”

  “保安!”

  山姆伸出僵硬的手,被飞身而起的克莱德稳稳捉住了衣襟。任凭詹姆斯用颤抖的唇舌大声召唤保安,克莱德显然已等不及了,他顺手抄起餐车上的水果刀,那近乎疯狂的表情令山姆感到窒息。

  “不!克莱德,他只是个下等员工!”

  “是吗,那么我只能说抱歉了不是吗——”

  克莱德这个大块头,一只手便挟制住了山姆,紧跟着朝着他的腹部狠狠地捅进了一刀,力量之大竟将餐车撞翻,山姆如梦初醒,在剧痛中跌爬,却已无力还手。

  “不,你做了一个十分愚蠢的错误的决定,快住手,克莱德,你会毁了我们的!”

  “别担心,詹姆斯,这不过是个小插曲……对吧,小子!去见上帝吧——”

  挣扎之中的山姆被克莱德迅猛推到落地窗边,克莱德撕开窗帘,迎面踹起一脚,将山姆腹中的刀抽拔而出,一股鲜血在窗外烈日的烘烤下喷射开去,随着保安人员冲进办公室,砸碎的窗玻璃裹着山姆的身体从一百二十层楼倾泻坠去:

  “唔哇——”

  可怜的家伙,在仓猝的无知中死去吧,克莱德阴冷笑着,将沾满鲜血的水果刀递还给樱桃公司的总裁詹姆斯,詹姆斯惊魂未定、两手发抖,看来他需要马上服用心脏药了。刺眼的日光穿透了整座大厦的幕墙,交互反射,山姆在一片粼粼闪闪的血色碎片中加速坠落,唯有感受肉体之痛临近死亡的人,头脑才能更加清醒,他终于意识到这是一个阴谋,今日的一切都是陷阱!可是太晚了,詹姆斯说的对,一个下等员工,他的命运终究是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悔恨和憎恶是没有用的……“唔啊——”在空中拼命翻腾挣扎的山姆,此时腕上的蓝色手表从眼前一晃而过,一贯自卑的他竟忘记了最重要的东西,他猛然警醒,在千钧一发之际扣动了蓝表的呼叫键,但愿还来得及!虽然未经测试,可是机会只有一次,一切就靠它了,来吧!最忠实的伙伴——

  “欧米茄!变身态!”

  遥远的天际传来风驰电掣的响动,按照内置程序自动捕捉姐姐踪迹的欧米茄即时转变了行动方向,迎着山姆的指令与呼喊,高耸入云的樱桃大厦渐渐被超越太阳光的射线所笼罩,未经论证之下能否在极短时间内达到最大车速?地面行驶状态能否突破?飞驰而至的白色能量体冲到大厦半中腰,在山姆的身下形成了致密的云团,随着白色欧米茄打开车顶露出鲜亮的机体,一切疑问都在山姆生命危机的最后一刻得以化解,真是完美的降落!

  “山姆,你受伤了。”

  “欧米茄!救护模式……”

  “好的,准备测试救护状态下的攻击性能。”

  “不……欧米茄,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先去做……阿尔法人形战机,找到它。”

  “好吧,山姆,就照你说的做。”

  白色欧米茄改变悬浮态,持续下降,在接近地面之时收起双翼,以极快的速度驶离大厦,干燥闷热的空气里留下了如同火焰燃烧的痕迹。不久之后,这一惊人的消息便被各大媒体纷纷转载公之于众:

  樱桃大厦周边发现不明飞行物,疑似阿尔法人形战机出没,目击者称其为“白**鬼”!

  华丽人形战机的行踪向来受到各界的高度关注,而当前仅剩的一名阿尔法守护者已被军方所控制,任何负面新闻都将被视为假象,更有传媒爆出公园方面为联合舰完美起航而秘密进行的“守护者计划”,一切都使得战争形势变得扑朔迷离。位于荒漠中心地带的第三监狱此刻已进入特别预警状态,这里关押着穷凶极恶的罪犯和史上最危险的敌人,而负责不定期来此提审重要犯人的便是被称为最强战队的军方特别行动组——核动力战斗队,就在今天,核战队的队长亲自来到了第三监狱,等待他们的是身处监狱底层的那个极其神秘的犯人。

  “这些无孔不入、造谣生事的家伙,尽拿我们卖命得来的酬劳给他们赚钱!”

  “好了,弗兰克斯,任何谎言的背后都会存在另一个真相。上面叫我们来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你在抱怨的时候为何不想想下一个机会。”

  “可是,花蕾队长,那家伙的确是被关在这里,一刻也没有离开,我不相信他真有分身之术,或者……”

  “华丽人形战机或许真的可以脱离驾驶者独立运行,他们之间建立了某种联系也说不定,总之那不是我所关心的。事实是,我马上就可以拥有他了,你明白吗?”

  “而这正是我所不能容忍的……”

  “因为你的一箭之仇?哦呵呵——”

  位于地下深处的监狱底层,在花蕾的笑声中显得更加阴森凄冷,对于在阿尔法守护者和人形战机面前差点命丧黄泉的弗兰克斯,在她来看只是“愚蠢之至”的男人罢了,当他们终于抵达防守最为严密的一间牢房,身居其中的沃尔特正倚靠在墙上,看起来无所事事且并不沮丧,她发现被锁在里面的不过也是一个貌似普通的男人。密封墙在牢门的位置打开了对话系统,而对话状态下的整面墙也变得通透,形成双方可视的环境。

  “怎么样,过得还好吧,好像气色不错。能让我们花蕾队长大驾光临,你还真的不简单呢。”

  弗兰克斯仍然是一副摇尾乞怜的姿态,沃尔特不语,只是注意到了那个叫做花蕾的女人,据说她从不穿军装,时常丝袜黑靴,妆扮妖艳,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沃尔特立刻感到了一种耻辱和莫大的讽刺。

  “看起来你好像不太欢迎我,见到女人尤其是我这样的女人,你至少应该像个绅士。”

  “抱歉,我不习惯跟女人打交道。”

  “是吗,男人都是虚伪的,果然,你也不例外,我还以为你只是不喜欢和陌生女人打交道呢——”

  花蕾忽然从怀中抽出了一张照片,面向沃尔特,这一举动立即令他神色沉凝、心神不安。入狱时,沃尔特曾被搜身,就连照片也被没收了,想不到现在竟到了花蕾的手上,而那张照片上的不是别人,正是允儿。

  “看来你一直在想着她对吗,可惜她已经把你抛弃了,你对于她,就像弗兰克斯对于我,主人随时都可以将你遗弃,只要她有这种需要。现在你已经无家可归了,你还在坚持什么,想回到她的身边?别做梦了,看清现实吧,傻瓜。”

  “没错,允儿怎么可能跟花蕾队长相提并论,听到了吗,你这蠢材!”

  那两个家伙,竟在照片面前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碍于形势,沃尔特只得隐忍不言,他深知自己既然来到此地就必须忍辱负重,如若贸然行事就会让自己背负更大的罪名,但是事关允儿,他不可能无动于衷,如果仅仅是他自己,遭受再大的屈辱也要承受,可是现在……

  “想通了吗,我相信你是个聪明的男人,只要你肯忠于我、为我做事,我愿意不计前嫌收留你,你看怎么样。”

  “什么?花蕾队长,你在开玩笑吧,你要他?为什么?他只是个阶下囚啊。”

  “但是他却打败了你,你该承认自己的不中用,弗兰克斯,我只欣赏更有能力的男人。”

  “不!我没有失败,事实是我赢了,看看现在到底是谁在囚笼里!来吧,蠢货,来取照片吧!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弗兰克斯从花蕾的手中把照片抢了过来,举到沃尔特的面前耀武扬威,摆出丑恶的嘴脸,当照片划落至胸前的一刻,牢狱中突然传出沃尔特的愤吼,通透的密封墙划出一道闪电般的劈痕,沃尔特的身体竟在顷刻之间穿梭而出,来不及阻挡那如狼似虎的凶猛之势,眨眼间,沃尔特夺回照片并一手挟住了弗兰克斯粗壮的脖子。

  “呜呀!”

  “你这混蛋!竟敢对允儿大人无礼——”

  沃尔特的愤怒已如烈火燃烧不可息止,他很可能会要了弗兰克斯的命,这一点花蕾深信不疑,她终于相信沃尔特并不是个普通的男人,她是多么欣赏他身上所爆发出的这种魅力,尽管这力量的源泉并不是她所想了解的,因为她只是个注重结果、注重外在的女人。

  “适可而止吧,有力气不如想想怎么去对付敌人,我们共同的敌人。休战期已经结束了,魔樱就要来了,我们需要你,核动力战斗队欢迎你的加盟,这是上面特许对你的邀请。”

  “没……没错……快放手,你这疯子……”

  花蕾振振有词,原来他们是有备而来,之前对公园苦苦相逼,为的就是夺得人形战机然后再一步步替他们战斗,他们的最终目的绝不会如此简单,而在此之前,抵御外敌至少仍然是公园与军方的共同利益所在,虽然沃尔特已不再是守护者身份,但他会用自己的方式去寻找答案……沃尔特渐渐松手,放开了弗兰克斯,连声嘶叫的弗兰克斯回到花蕾身旁,这个狡猾的女人并不再多说什么,带着弗兰克斯离开了底层牢房,并将通行区域一路敞开,尽管她已确信这座监狱对沃尔特根本毫无作用。

  “……魔樱?”

  沃尔特冷静了下来,虽然不确定自己将会遇到怎样的敌人,但也许那是个机会,总之他不会再坐以待毙了。孤自站在空寂的地底,无意间拿起那张照片,沃尔特又思绪万千,那是临别前允儿送给他的。一时间,当日的景象又浮现在他的眼前,允儿的一言一语仿佛又在他耳边叮嘱着,她说,别以为离开公园就可以忘了她,想不起她的时候要多看看照片,她还说,在外一定只能顾自己,千万不要像在公园一样只顾她一个人。

  “允儿大人……”

  无论在哪里,心底想法都是一样的,也许这就是身为守护者的天性吧,守护唯一是一种习惯,也许不论生死都无法改变,曾经的沃尔特自知承受不起,但现在的他深深地感觉到了,虽然有些晚,对他来说却才刚刚开始。对着她的照片,他心里不禁问道:允儿大人,你还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