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千年龙之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无法传达的心意

千年龙之子 一二只 8062 2018.12.07 07:19

  像做梦一样。

  在答应了伯安不夜城参观的邀请后,又经过这样那样的骚乱,安千终于下了巴士。

  文鸦鸦之前在下了巴士之后还在众妖怪的安抚下一边大哭着,一边大喊着。

  “伯安大人,真是太好了。”

  继续引起骚乱,之后总算在青雪小姐快要杀死人的眼神压迫下,终于停止了大哭,而关键的伯安本人则像什么也没有发生的站在人群的外面,一点也没有要带她去参观不夜城的意思。

  一想到这里,安千就对没有出息的自己十分的恼火,现在想来那个好像并不是什么邀请,而威胁才对。

  虽然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但是安千现在怎么回想都觉得那句话的潜台词不就是在说,“如果你不答应的话,就连着之前的无礼一起还回到你的身上。”

  这绝对是威胁吧!

  真是太丢脸了,居然简单的就被放到了,刚才居然还生出了觉得这个无礼家伙和大海有点相似的感觉,而产生有点想了解他的想法,真是被迷惑住了,不过既然答应了就只能如约的一起去了……而且那原本就有我的错。

  不过安千现在还没有想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就失控暴走了,不过安千也没有太在意,毕竟最近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积攒了太多的压力,会无缘无故的发火也是正常,而且那个家伙也的确是个十分无礼的家伙。

  安千心中咬牙切齿的看着伯安正闭着眼睛悠然自得的站在那里,似乎与身旁一切都没有任何关系的模样。

  正在这个时候。

  “那个,文鸦大人,在下是叫做黑狐狸的人,想必你之前应该就知道了,在下是代表不夜王来迎接伯安大人回来的。”

  这个叫做黑狐狸的家伙一脸尴尬的走到文鸦的面前,在说到伯安的时候,又想着伯安的方向行礼,虽然伯安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但是伯安知道,他肯定是知道现在正有人向他行礼。

  果然是和我合不来的家伙,真是无礼。

  安千心中恨恨的想到。

  “啊,王宫秘书长大人,真的感谢。没想到紫乌大人还能在万忙之中派出王宫秘书长大人来迎接伯安大人。”

  安千惊讶的看着文鸦宛如真正的贵族一般的进行着优雅的交谈,她原本以为文鸦应该是更加粗鲁不拘小节的老者,虽然这个想法有些失礼。

  “喵呜,吓了一跳吧!千大人,没有文鸦爷爷也有这么文雅的时候吧!喵呜。”

  “啊,橘吉……大人?你是什么时候到了我身边的,真是吓了我一跳。虽然文鸦大人的事情也吓了我一跳。”

  安千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这些妖怪,虽然他们说自己是他们认同的朋友,但是毕竟还只是刚见面,安千觉得自己还是做不到随意的对话,所以就用了这样的称呼,加大人的称呼。

  感觉这次回去了如果再有什么鬼屋,试胆大会之类的事情,安千觉得自己估计已经可以安然自若了,毕竟他们也做不到真正的神出鬼没的,就像现在这样。

  “这样啊,真是抱歉喵呜。”

  橘吉的有些羞涩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开口。

  “不,不,不……”

  安千连忙刚要说她没有责怪橘吉的意思,让他不用道歉时,橘吉就又脸上挂满了得意的模样。

  “文鸦爷爷怎么说也是乌鸦天山的前任山主,像这样的社交辞令自然是熟悉的如吃饭喝水一样。”

  啊,看样子我还是没有习惯这些妖怪的性格,原本他们就不是会计较这些的性格。

  安千听着橘吉犹如说自己事情一样文鸦的事情。

  不过像什么乌鸦天山,山主之类的奇怪的词语,安千就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毕竟她的目的只是在之后的欢迎会上找机会询问文鸦从这里离开的方法,绝对不会再和任何奇怪的事情沾上边了。

  “不过,千大人……”

  橘吉突然凑到安千的耳边,一边看向黑狐狸和文鸦的那边,一边神神秘秘的开口。

  因为橘吉突然的举动而吓了一跳的安千这一次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叫出声来,毕竟这样的事情,白罗也总是对她做,像这样突然跳到安千怀里的事情。

  “只是这里我们两个人的话,其实文鸦爷爷只有对伯安大人和极其讨厌的人才会用敬语的。对伯安大人的当然是尊敬的意思,而对这来自王宫的黑狐狸大人却是极度厌恶,那种程度简直就和我讨厌吃野草一样的层度了。”

  安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先不说这种奇怪的比喻方式,而且像这样的秘密我估计在场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安千看向文鸦和黑狐狸附近围着的那群妖怪脸上明显是文鸦讨厌这个王宫秘书长的表情。

  而关键的黑狐狸也不知道是看出来装作没有没有发现的模样还是真的没有看出来,文鸦讨厌自己的事情,他正在十分客套的与文鸦进行着对话。

  “那么,文鸦大人,我就先告辞了,还要回去向紫乌大人报告才行。”

  “不在玩一会吗?”

  玩什么,玩站在这里的游戏吗?早就已经看出来的黑狐狸兴中诽谤的叫嚣着。

  “不了,紫乌大人还是等着我的好消息呢!”

  说完,他就向伯安行了一礼,向不远处的卫兵的站岗处走去。

  “真是没有礼貌的家伙,所以我才讨厌和这些个王宫里的大人物接触,一个个走路腿都抬到天上了,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多尊贵一样。”

  你也知道,文鸦爷爷。刚才几乎都是你对人家爱答不理的,人家王宫秘书长大人可是十分努力想要维持关系的样子。

  妖怪们的心里暗暗的说了一句,青雪更是直接丝毫不客气的一把扯掉了文鸦的一半翅膀,但是却没有说什么。

  “橘吉大人,文鸦大人他们已经说完了。”

  安千一边因为这次非常自然流利说出了大人这两个字眼而感叹着果然是一回生二回熟啊!,一边提醒正在自顾自的说得正起劲的橘吉。

  “啊!真的喵呜。”

  橘吉听到安千的提醒,抬起头看向了文鸦的那边,又对安千认真的开口说道。

  “千大人,不用叫我橘吉大人,还是文鸦爷爷,青雪那些家伙们肯定不希望你和他们这么生分,所以直接叫我橘吉的就可以了喵呜。而且千大人肯定也不习惯这样的称呼吧!喵呜。”

  虽然安千很想要接纳这个橘吉这个完美的注意,毕竟作为一个现代人的安千,要她恭恭敬敬叫谁大人还是很难做到的,但是她听着橘吉对她的“千大人”的称呼还是有些犹豫。

  “……那橘吉,你也叫我千就可以了。”

  这样,安千提出了一个能让她安心的接纳橘吉这个意见的注意。

  但是橘吉却没有像安千像的那样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而是像猫一样有些害羞的闹着耳朵,扭捏的开口。

  “这个是不行的喵呜,千大人,我是天生侍从妖怪,侍从猫,所以称呼别人大人是我们侍从猫的一个习惯,也是重要的特征,毕竟我们和其他猫族妖怪完全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说到这里,橘吉脸上又露出悲伤的表情。

  安千虽然完全不知道橘吉说得侍从妖怪,侍从猫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听懂了似乎对称呼加大人对橘吉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

  诶?但是不对啊,为什么我好像听橘吉在叫青雪小姐的时候,不但没有加什么大人,而且还是用非常恶劣的语气直呼青雪小姐的名字。

  不过安千决定不去探究了,她觉得自己大概已经猜到了其中的一部分原因了。

  “橘吉,从刚才开始就和在那里嘀咕什么呢?还站的那么远,是什么被别人听到不好的话吗?难道是在说我的坏话吗?哈哈!”

  文鸦一边豪迈的大笑着,一边大步的向安千的这边靠近。

  听到文鸦的声音,橘吉不禁的浑身颤抖了一下,就是那种在背后说人坏话,却发现被说的本人就在自己身后的那种,而且橘吉,句我听到的所知你好像也没有说文鸦的坏话吧?为什么你需要这么害怕呢?

  安千看着橘吉,心里这样的想到。

  “千大人,刚才的继续就在以后有空的时候吧!”

  橘吉说完这句话,意外的没有等待安千的回答就迎向了文鸦。

  真是奇怪,妖怪们。

  安千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想着。

  “小丫头……千。”

  就在安千还在看着橘吉和文鸦不知道是像爷爷和孙子多一些,还是像主人和侍从多一些的交流着的时候,青雪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安千的身边。

  虽然青雪也是和橘吉一样突然的出现在安千的身边,但是却没有让安千吓一跳。

  不过安千在看到青雪的瞬间就有些慌张,之前青雪小姐面无表情的折下文鸦翅膀的模样还在安千的脑子中没有散去。

  青雪?青雪小姐?青雪大人?女王大人?

  不知道该用什么称呼的安千十分烦恼,就这样楞楞的看着青雪美的不像是人类的脸庞,沉默着,青雪也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也没有开口,就这样平静的和安千对视。

  “……青雪大人。”

  安千最终还是选择了这个最保险的称呼,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安千在面对青雪小姐的时候,她总是有一种想要叫女王大人的冲动,刚才脑内闪过这个称呼也是这个原因,但是为了自己的小命,安千还是决定不要顽皮了。毕竟有很多前辈就是这样最后悲惨的死去的。

  但是,还是沉默,青雪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安千。

  “文鸦爷爷,看那里?”

  橘吉看见这一幕,惊讶的连喵呜的口癖都忘掉了。

  “哪里?”

  文鸦还是一副认不清自己在哪里的模样。

  “声音太大了,文鸦爷爷,难道您又想要被青雪扯掉翅膀吗?”

  橘吉连忙的一边抱住文鸦的脑袋,一边死死的捂住文鸦的嘴。

  翅膀又被扯掉,青雪。

  文鸦的脑袋中宛如死机的计算机不断重复着这几个字眼,楞楞站在了那里。

  “真是抱歉喵呜,我太失礼了,文鸦爷爷。”

  橘吉看文鸦没有再要大叫的意思,才渐渐的放开手,立马为自己的失礼的行为进行了请罪。

  喂!你们在干什么?怎么想要被青雪大人惩罚吗?

  其他的妖怪早早的躲到了巴士的尾部,看着文鸦和橘吉他们心中不断地提醒,但是他们却没有勇气真的去实行。只是看着而已,虽然心中是一点也不平静。

  狐狸三姐妹更是直接躲到了伯安的身后,对于还年轻的他们,虽然经常听那些大妖怪们说伯安大人有多么的可怕,她们都没有太大的实感,唯一稍微有些感受也只是刚才在巴士上的那种不好的预感而已。对她们来说,青雪就是最可怕的妖怪了,就连喜欢吃同类的紫乌大人都比不上她。

  伯安还是没有睁眼,对眼前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的模样,但是他还是微微的动了一步,完全遮住了躲在自己身后的狐狸三姐妹。

  咕噜噜!

  安千咽了一口唾沫,紧张的看着青雪,但是视线却在青雪的身上不断的游走。

  好厉害的气势,皮肤好漂亮,好滑的样子,有点想要摸一摸,胸好大,好像比妈妈的胸还要大,腰好细,真不愧是蛇类的大妖,最后落在青雪包裹着黑色长袜的大腿和穿着白色高跟鞋的足部上,好漂亮。

  已经紧张的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的安千,此刻她的视线正因为不敢和青雪对视而不断游走着,她不知道是这样反而却让自己变成一个只差哈哈的变态一样,似乎正在不断用眼睛舔舐着青雪的身体一样,并且一一发出评价。

  青雪微微的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适应这样的视线一样,实际上她也的确不适应这样视线,因为不管在人类界还是妖怪界,青雪至今都没有遇见敢正面的将视线停留在她身上超过三秒的人或者妖怪。

  其中一部分是害怕被她扯掉翅膀,比如文鸦,还有就是完全不看任何人的伯安大人,而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她的强势,不管是外貌还是性格或者实力上的。

  ……但是,痴汉一样的安千果然还是好可爱。

  青雪完全不同于外表的无表情,此刻的脑中正如此一本满足的大喊着。

  “……千。”

  青雪突然叫到安千的名字,安千如同被教导主任叫到的学生一样,紧张的看着青雪,最后还是变回了原来视线四处游走的状态,因为青雪很长时间没有下文。

  “青雪小姐好像有点奇怪,没有以前扯文鸦爷爷翅膀的那种豪迈感。”

  橘吉最终还是在自己的内心屈服了,但是突然让他叫青雪大人还是做不到的,所以就变成现在的青雪小姐的称呼。

  文鸦听到橘吉的话,脸色一黑,但是同样是青雪大人的食物链最底层的生物,不,我还在橘吉以下。文鸦无法对才刚刚脱离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橘吉说出责怪的话语来,而且——

  “确实有些奇怪,青雪的模样,那种扭捏又完全不爽利的模样……”

  文鸦绞尽脑汁想要形容现在青雪的状态。

  “……就像是……”

  “就像是正处于酸甜恋爱中的青春期少女之类的?喵呜。”

  橘吉抱着开玩笑一般的口气接过了文鸦的话。

  但是他没有想到是,文鸦真的是一副你说对了的模样。

  “对,就是这个,而且还是向喜欢的人告白前,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那种害羞女孩。”

  “紧张?害羞?文鸦爷爷,你说真的是青雪小姐吗?喵呜。”

  橘吉一脸怀疑的看着文鸦,心里担心的想到,文鸦爷爷不会是生病了吧?但是妖怪不是不会生病吗?但是……

  橘吉这样想着,渐渐的脸上也露出了担忧的目光。

  或许是因为感觉到了橘吉的想法,文鸦立刻马上否定了自己刚才的傻气的想法。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就算橘吉突然拥有了少女心,青雪也不可能像少女一样的烦恼着。”

  文鸦爷爷,您果然没有事情,我可是十分的想象您的,喵呜。但是这个充满恶意的比喻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喵呜。

  橘吉像是忘记了自己刚才的想法和举动一样的想到。

  “……千”

  在安千焦躁不安的心中,时间似乎过了很久,青雪小姐再次的叫到安千的名字。

  “是。”

  安千再次回应的,叫回自己远游的魂魄。

  但是还是没有下文。

  这是什么仪式吗?叫了那么多次我的名字。

  终于在安千的感官中似乎已经过了几小时,实际上只有几分钟的煎熬中,安千开始了她擅长的思想发散。

  就像是西游记中,那个会收应声人的葫芦之类的法宝,青雪小姐正拿着,并且正在拿我实验中。

  或者是青雪小姐有喜欢在欺负了之前,叫人名字之前的习性。

  之所以是实验和欺负之类没有什么太大危害的词语,是因为在安千的内心中巴士上的妖怪们都是很好的家伙们。

  就像橘吉和文鸦一样的。

  “……千,我你……”

  终于在青雪第十次叫安千的名字的时候,安千没有忍耐住了,她鼓起勇气,断断续续的小声说出。

  “青雪大人……您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吗?您看大家都正在等着我们。”

  而且聪明的安千,果断卖掉了那些刚交的妖怪朋友们。

  青雪面无表情的顺着安千像玉石一样的手指方向看去。

  以文鸦和橘吉为首的妖怪,果断以着让人担心这样摇晃脑袋会不会掉了的剧烈程度猛的一阵摇头,强烈表示我们不着急,完全可以等您老干完正事以后再出发。

  安千没有想到自己天才的目标诱饵计划刚一出手就完美的被扼杀了。

  千,做我的女主角吧!我对你一见钟情了,你完全就和我梦想中的女主角一模一样,可爱,是美少女,在奇怪的地方十分的顽固,还有可爱,是美少女,又有些天然,是一个美少女,所以千,做我新小说的女主角吧!还有请务必叫我青雪姐姐大人。

  其实在十几年前就离开妖怪之国大昆,前往人类世界的青雪,到了那里之后立刻就迷上了二次元,准确的说是二次元中的女孩们以及像女孩的可爱男孩子们。

  总之变成深度二次元宅,待在家里长达七年没有外出,所有的生命活动都通过网络来完成,其结果就是这样,遇见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或可爱的男孩子,连正常对话都无法完成。

  而眼下的情况,就是因为无法满足光看别人创造的女孩子,而开始成为小说家的青雪,最近碰见了瓶颈,不能好好的创造出让自己心动的女主角,就在这时候看见安千,然后一见钟情了。

  只要说出来就好了,以前不是简单就可以做到了吗?

  青雪小姐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又好像有点困惑了。

  橘吉看向和青雪交情最久的文鸦爷爷。

  果然是我感觉错了吧!,那个可是冰的代名词青雪大人。

  那个表情……好像青雪那个家伙,好像在刚才的一瞬间里出现了感情,而且还是开心和困惑的两种,今天会下刀子雨吗?

  文鸦想着,看向了天空,果然还是星空满天的夜晚。

  “千。”

  “是。”

  感觉到青雪的语气好像十分认真的安千,竖起耳朵仔细的等待着青雪的下文。

  “你……”

  安千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我怎么了?

  “你真的很可爱。”

  诶?这是在夸奖我吗?

  “谢谢您的赞美,青雪大人也非常的美人。”

  虽然不知道青雪大人是什么意思,但是暂时先赞美回去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吧?

  说实话安千因为青雪突然的奇妙举动,现在对她十分的警惕。

  失败了,怎么办,不但没有成功的邀请千做我新小说的女主角模特,而且似乎还被千讨厌了。

  “文鸦爷爷,青雪小姐是不是好像有点沮丧的样子,喵呜。”

  “诶?你也看出来,橘吉!!!”

  文鸦被橘吉突然的发言吓了一跳,他刚才还在为自己敏锐的观察力而自豪中,毕竟那可是青雪难得一见的除冰冷的扑克脸外的表情。

  “那个……文鸦大人,我们都看出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巴士后面妖怪重新围到文鸦橘吉的身边,弱弱的发言道。

  “真的?”

  文鸦惊讶的问道,自己和橘吉能看出来还说得过去,毕竟老夫也和青雪是很纯的交情了,橘吉也从小就跟老夫的身边,正所谓近聪明者聪明,近笨蛋者笨蛋,所以橘吉看出来也勉强说得去,但是这群完全就是宴会和战斗组成的笨蛋怎么可能看得出来。

  难道青雪的冰山真的被千给融化了吗?

  妖怪们十分滑稽的缩着脑袋点了点头。

  得到确认的回答后的文鸦沉思着,最后突然凑到橘吉的耳边。

  “好痒的喵呜,文鸦爷爷。”

  “啊,抱歉,橘吉,你用擅长的耳朵去听一下,千和青雪她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诶?不要的喵呜,我还想看见明天的太阳,再说了文鸦爷爷你为什么不亲自去?”

  橘吉睁天真的大眼睛看着文鸦。

  “橘吉?那个是……”

  “是什么?”

  文鸦最终还是没有找到什么好的理由,他总不能说自己害怕吧!这样他作为最年长者的脸面该往哪里放?虽然橘吉应该都已经知道自己害怕青雪的事情,但是文鸦深信着有些事只要不说出来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正所谓捂着耳朵偷铃铛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那个,文鸦大人……我们会不会看不见明天的太阳啊?”

  见文鸦久久没有说话,觉得自己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的妖怪们弱弱的问道。

  “嗯?大概是看不见了,太阳。”

  文鸦抬头看了看天。

  “这就是说青雪大人终于要对我们下手了。”

  听到了自己预想的一样文鸦,脸上已经出现自得的笑容。

  他认真的而又装模作样的说道。

  “……不,因为不夜城里没有白天而已,你们真是笨蛋。”

  “哈哈哈哈。”

  文鸦爷爷,真是个精彩猴戏,不,好冷的笑话。

  “那个,青雪大人还有什么事情吗?”

  安千听到文鸦突然的得意笑声,在意的往那边看了一眼,之后说道。

  从一开始就对文鸦一直看着这指指点点就十分不满的青雪,但为了邀请安千成为自己新小说的女主角的模特而拼命忍耐的青雪。

  “……”

  沉默着,青雪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了。

  之后,平静的转身走向文鸦的身边,明明是走路却意外的十分的快速。

  “文鸦!?”

  “嘿?”

  文鸦自得的笑容僵硬在那里,缓缓的闭上嘴。

  “青雪?怎么了?和千的事情已经说完了?”

  老夫到底在说什么,这完全就是挑衅吧?

  文鸦看着就算不具备和他一样敏锐的观察力,任何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出的怒火在青雪背后。

  文鸦僵硬看了看左右,没有一个同伴,就连一直以来都和文鸦站在一起的橘吉,也不知道什么跑到安千的身边去了。

  是男人就应该忍受,就算是无理的怒火,我也接了。

  文鸦给自己奶了一口鸡汤,闭上眼准备接受自己的命运。

  可怜我美丽的翅膀啊!

  但是没有到来,文鸦预想之中疼痛。

  果然还是算了,把自己的事情算在迁怒到文鸦的头上。

  下次加油吧!

  青雪这样想着,就放过了文鸦。

  诶!

  诶!!

  诶!!!

  所有的妖怪都以为文鸦绝对会像以前那样被青雪折断自满的黑色翅膀,但是青雪却只是走过去了。

  不过这时候,文鸦的脑内想到却不是意外得救了的欢呼,而是——

  青雪的实力看来又上了一个档次,居然已经开始虚实相交,让老夫都有些摸不透了。

  “看样子老夫也得继续努力才行。”

  “文鸦大人。”

  “橘吉,青雪大人就是那么奇怪的人吗?。”

  “当然不喵呜,只是今天有些奇怪而已。”

  安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陌生的声音响起来。

  文鸦转过身去,面前站着的是三个犬族的妖怪,身上穿着代表着不夜城卫兵的铠甲。

  “我是城门卫兵长的钢骨。”

  在三人中最高大的一人,微微的低下头说道。

  “你好,钢骨,我是文鸦。”

  “文鸦大人,您又在开玩笑了,您的大名在不夜城没有人会不知道,我们当然也知道。”

  “真是过奖了,都是大家的抬举。”

  “……其实,文鸦大人,我们冒然的过来搭话是有一个请求的。”

  “哦,什么请求?不用客气尽管说来听听。”

  啊?文鸦爷爷又刷小聪明,什么叫做说来听听,卫兵的请求不用想都知道是那件事情。

  橘吉看向巴士的方向,果然……

  钢骨的脸一黑,不过文鸦的大名早就他们卫兵之间广为流传,不过是恶名。

  不着调,总是着很冷的过期笑话,似乎还是个似乎被人打的奇怪家伙,也不知道以前是怎么当上乌鸦天山的山主的之类的恶名。

  但是钢骨还是保持着颇为良好的修养。

  “您能不能把那辆停在路的正中间的三河船收一收,正如您所看见的,大家现在十分的困扰。”

  “啊?”

  文鸦和众妖怪们仿佛刚想起来有怎么回事的样子。

  猛的看向三河船的方向。

  果然在他们不知道什么的时候,通往城门的大路上围起了很多的人。

  “啊!真是抱歉,我这就收起来。”

  文鸦爷爷慌忙的看向钢骨的那边,一抬手,那辆明明是巴士却叫做三河船的车子就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的变小,最后变成一个光球飞到文鸦的手上。

  “大家,真的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文鸦随意的将变小的三河船塞进宽阔的袖口中,对着行人大声道歉道。

  “不用,不用文鸦大人,已经习惯了。”

  但是众人却齐声的说道,之后又轰然大笑。

  橘吉一脸我不认识您的捂着脸。

  文鸦尴尬的站在原地。

  所幸的是,众人很快就离开没有继续调侃文鸦。

  但是安千的心中却一直困惑。

  难道妖怪的巴士,虽然在地上走,但其实是船吗?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