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拓印诸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吴娇娇

拓印诸天 鑫道人 3147 2020.02.15 17:27

  中午时分,关门吃饭,一碟小葱炒鸡蛋,一叠咸菜,一碗大米饭,吃的冷言是美滋滋,但是心里十分的不爽,打了一个鸡蛋,系统竟然提示扣除阴德0.5,真的是无语了,吃个鸡蛋能扯一大堆,说什么蛋生鸡,鸡生蛋的烦的要死。

  冷言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喝着热水晒着太阳,这才是生活啊~不用天天打打杀杀,多累呀。

  啪~啪~啪,有节奏的敲门的声音传来。

  冷言走到店门前,叹了口气,谁啊?刚休息一或。

  冷哥~冷哥~我是沈玲啊,我妈说你病好了,你开开门我看看。

  哦~原来是小玲啊,冷言打开门,看到门口一个穿着收费站制服的小女生。

  小玲,几天不见又漂亮了。

  哎呀~冷哥你又取笑我~,沈玲一脸的不好意思。

  对了冷哥,你看上去比一起好了一点,但样子没什么变化,还是……,沈玲欲言又止。

  还是病入膏肓的样子是吧?没事了,我马上就会好过来的。

  真的?沈铃满脸的不信。

  真的,冷言也是颇为无奈。

  冷哥,听你语气我相信你,你既然没事了,那的请我吃大餐了,你今天赚了大钱了吧?沈冷高深莫测的笑了笑。

  恩?小玲,你什么时候会算命了,这么厉害啊?冷言很是诧异。

  而且今天来了俩男一女对不对?

  哦~我明白了,是你介绍过来的?

  哈哈,没错就是我,今天他们路过收费站,问了一句,我就推荐你了,他们开的可是豪车啊,今天赚了不少吧?请客吃大餐。

  没有问题,晚上想吃什么随便去,冷言大手一挥豪气道。

  冷哥我刚回来,还木有吃饭呢~现在去吧?沈铃小声的道。

  现在大中午的,你不去沈姨店里帮忙,出去吃大餐啊?

  有伙计啊,我去了他干什么啊?去吧冷哥~,沈玲撒娇的摇着冷言的胳膊。

  好好好,去,现在就去好不好?不要摇了~。

  冷哥万岁,沈玲幌着小拳头,高兴的一跳一跳的,就要走。

  慢点,我先吧门关了,你看你170的大高个,淑女一点行不行啊?

  冷哥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还和你装啊?累不累啊~,快走吃大餐去。

  二十分钟后……

  冷哥,你确定去这里吃吗?是不是高级了一点啊?山庆大酒店啊,咱们两人去个小馆子就行了。

  那怎么行呢,大餐就的是高级的地方,小馆子吃个盖饭啊?不用给你冷哥省钱,走~。

  沈玲坠着冷言的胳膊,眼里竟然有了泪花,哽咽道:冷哥你不会是病入膏肓了吧?你从小到大都没有给我买过50块钱以上的东西,这里面一个炒大米都30呢,你不要放弃治疗啊冷哥。说着话眼泪就要落下。

  停~这都是那跟那啊?96年的50块你还嫌少啊?你个败家玩意。

  不要瞎想,今天赚了不少,我身体又有好转,你小时候不是一直说,长大了一定要来着吃顿大餐吗?你忘了?

  冷哥我太感动了,沈玲破涕为笑。

  吃完在感动,上去站个好位置。

  俩人去了酒店的二楼,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点了四个菜,就开始闲聊。

  没聊俩句,就听见有人叫他们俩。

  这不是小玲,小冷吗,咋来这吃饭了?小冷你病好了?

  我去,咋传的全县都知道了?冷言心里郁闷。

  看向来人,是王姨啊,身体好多了,谢谢您关心啊,您这是?

  哦~你姨我啊,今天在三楼吃了个席,田老四的儿子死了。

  什么?怎么突然好好的死了呢?冷言和小冷满脸诧异。

  我也不清楚,消息乱的很啊,说什么的都有。

  有说淹死的,有说摔死的,还有说自杀的。王姨小声的说道。

  哎,不说了让人家听到,你们今天怎么来这吃饭了?

  哦,王姨冷哥大病初愈庆祝一下。

  是吗?小冷啊你一定要好好养身子,老爷子就你这一个亲人了。

  好的王姨,我一定好好养身子。

  对了小冷,你家店里还缺伙计吗?王姨突然道,神色有一点小小的期待。

  冷言蒙了一下,又心想这是准备给我介绍一个伙计?以后进副本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得留出时间来学习,如果有一个人能帮忙打理店铺也是可以的,我正想找一个呢。

  冷言微笑着说,王姨您是有一个人选吗?我店里确实缺一个伙计。

  王姨大喜说:小冷,你准备给什么待遇呀?如果待遇还可以,我就介绍一个人去。

  嗯,待遇方面,我准备包吃,如果离家远想住我也可以包住,工资呢是3000一个月。王姨,您感觉怎么样?

  王姨惊讶道:什么?3000包吃包住?

  不好吗王姨?冷言小心翼翼的问。

  好呀,好待遇呀,咱们县里面有这待遇的可不多呀,更别说镇里了,好好好,我马上回去给你安排。

  王姨看您满脸喜色,肯定是您亲戚,叫什么名字呀?是男是女啊?冷言微笑的说。

  嗯~,我想买个关子,名字叫吴娇娇,我让他收拾收拾,下午去你那,你面试他一下,行你就留下,不行你就赶他走,不用给王姨面子。王姨很严肃的说。

  冷言心想,吴娇娇?这女的一听名字,就是个娇娇弱弱的女子,来我这地方能干得了吗?

  我那都是纸人啊,棺材啊,冥币啊,都是和死人打交道的东西合适吗?

  王姨,您确定她不害怕吗?

  害怕?他绝对不会害怕,他神经大条的很呢。

  额,那好吧,你让他下午来我面试一下,如果可以就留下了。

  好的好的,那你们两个吃,我先走了。

  嗯,王姨您慢走。

  唉,冷哥以前让你雇一伙计你不顾。,现在一听是个女的,你就来劲儿了?沈玲表情十分的玩味。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呢要好好调身子,来个伙计也能帮帮忙不是,冷言底气明显不足。

  那也不用招人啊,我可以照顾你呀,小玲调笑着说。

  你照顾我个锤子,你在家待几天呢?你待4天就要上班去了,天天在我那儿像话吗?

  那有什么呀,我这么大一漂亮姑娘照顾你,你还不乐意呀?

  乐意哪敢不乐意啊。

  唉~菜来了先吃,然后再说。

  3点多的时候,冷言把小林送回了家,小林非要吵着要一起去面试,要帮冷言把把关。

  冷言无奈的说,这么小的事还有你出马呀?我自己就能搞定,再说你冷哥,我是那种见了美女就走不动道的人吗?放心,没事小问题。

  冷言下午都在柜台后面画符,看着基础拳法和刀法。

  5点多的时候冷言听到了脚步声。

  你好,请问有人在吗?

  冷言抬起头,站了起来说道:请问先生你要买点什么吗?

  哦,老板我什么都不买,我是来应聘的。

  啊?你是来应聘的?今天奇了怪了,王姨介绍了一个下午要来,那个现在没有来。

  自己还来了一个,我也没放出消息去呀?

  既然来了也不好直接拒绝,听一听吧。

  嗯,既然应聘,那我就面试一下,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一下,你看可好呀?

  好的老板,你问吧。。

  嗯,你在其他地方干过相似的事情吗?

  没有。

  那会画画吗?

  不会。

  那你会雕刻。

  没学过也不会。

  冷言心里有人万马奔腾啊,整个人都懵逼了,啥也不会,你来应聘个锤子呀?

  没干过相似的事情,没有什么关系。

  你不会画画,怎么画纸人啊?

  你不会雕刻。

  怎么雕棺材啊?

  这个先生你这些东西都不会,我实在是无法应聘你呀。

  哎呀,老板我不会,不是可以学吗?

  我手脚很麻利,我洗衣服擦地做饭都会,我学东西可快了,您再考虑考虑呗。

  我妈让我过来说这里有个工作我就过来了,你给我个机会呗。

  你妈让你过来?你母亲是?

  哦,我母亲姓王叫王川。

  你说啥?你母亲叫王川,那你是姓吴喽。

  对对对,老板我就是姓吴,今天我妈回去说她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叫我过来看一看,能给我个机会呗,我学习东西很快的,手脚绝对麻利,绝不偷懒。

  冷言感觉晴天霹雳,那人身高1米85,特别壮实,感觉就跟门板似的,最主要是长得像个张飞似的,你叫什么不好?叫吴娇娇?

  冷言是被劈的是里焦外嫩啊。

  说好的来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呢?这套路不对啊。

  你叫吴娇娇吗?冷言不死心的问道。

  是的老板,我叫吴娇娇。

  你觉得你这个名字合适吗?啊?哪位大师给你起的呀?

  唉~说起来也是一段辛酸泪,吴娇娇十分悲伤的道。

  我妈年轻的时候吧,天天在地里干活,我们家哪有一块特别广的玉米地,这怀孕了也去干,不知不觉啊就把我生出来了,然后吧。

  我爷爷,没什么文化,就给我起了一个名字,叫吴玉米……。

  冷言内心:噗~哈哈哈哈~咳咳~。

  我母亲呢,虽说是庄稼人,但是上过几天学的,觉得这个名字实在是难听,和我爷商量让我爸回来一起商量商量。

  当天晚上啊那是一动争吵啊,突然一道雷,把刚收的玉米地也点着了。

  我爸看到这一幕,一拍大腿,就给我起了一个焦焦,玉米烧焦的焦,去了派出所登记吴焦焦,写成了吴娇娇。

  吴娇娇就这么来的。

  冷言都石化了,这哪儿根那啊?你们起名字能不能不这么随便,不这么草率,唉,难受啊。

  冷言还在石化,但是镇了正在发生一场血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