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艾泽拉斯的大地之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死斗

艾泽拉斯的大地之王 扑街老虾 2863 2019.06.12 14:02

  “人类,就凭你阻挡不住部落的脚步,这个世界的命运已经注定,你、让开部落可以给一个荣耀的死亡。”萨鲁法尔猩红的双眼死死盯着罗泽,怒气已经到了顶峰,恶魔之血的带来的狂躁感,几乎要摧毁他的理智,但是他却强行压制了下来,这是作为一个顶级战士强大之处。

  战士这个古老职业的强大之处,除了无与伦比的破坏力,还有就是对自身情绪的掌控,顶尖的战士可以让自己无时无刻处在冷静状态。

  而恶魔之血虽说有种种弊端,但是对于一个顶尖的战士来说就是一种无限怒气药剂,这可以让他们时刻保持愤怒,让体内的怒气永不枯竭。

  说真的罗泽完全没有把握战胜恶魔之血状态下萨鲁法尔,不过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怂,而且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只要让他抓住的话,即使是顶级战士也有可能一套带走。

  “一个连自己的命运都不能自己把握的种族,还谈什么命运?一个连自己的世界都能毁灭的种族,还谈什么荣耀?”罗泽对着萨鲁法尔勾勾手指说道。

  “想要过去,可以、打赢我。”

  “一个人类竟敢挑战部落的强大,你这是自寻死路。”战斧带着血红的光芒向着罗泽劈下。

  罗泽在这一击中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

  “挡不住,会死的,鬼步。”

  他的身体在向前冲的过程突兀的漂移了一下,让萨鲁法尔志在必得的一斧头落空了。

  “啪嗒,”一只大手扣住了他的腰带,战斗经验丰富的萨鲁法尔,马上翻转斧头一个“旋风斩”逼退了罗泽。

  反手一记横扫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伤口。

  “该死,受伤了。”罗泽拉开了一个安全的距离,虽然知道对方很强,但是强的出乎意料,那种一招一式信手拈来的感觉,让他有些不可思议。

  喝了恶魔之血的兽人难道不因该是狂暴的吗?

  如果巅峰之时他也有把握做到这些,现在还是差了点,不过那又如何,过去无尽的战斗教会了他,只要还没死就不能退缩,那些死在他手中的敌人有多少都是在最后关头怂了?。

  两人再次斗在一起,一个看起来矮小的兽人,一招一式看起来势大力沉,一个高大人类,动作轻盈,兔起鹘落,一时间难分上下。

  洛萨接过了罗泽扔过来的吊坠,知道这东西的重要,所以拨转马头往回赶去,这时一阵白色的光芒闪烁,地面出现了一个魔法阵,三个身影出现在了洛萨的前方。

  这是?“安东尼大师,您怎么来了”洛萨策马向前。

  安东尼达斯带着两个人也正好看见迎面而来的洛萨说道:“元帅,一切还好吗……”

  然而话还没说的就被洛萨打断了,他将手中的吊坠交给了安东尼达斯说道:“大师,带着这个东西离开这里,部落似乎十分在意它?”

  “这、这…恶魔之魂,它怎么会在这。”跟着安东尼达斯一起来的人有些痛苦的说道。

  洛萨现在没时间跟他们说这些,拨转马头说道:“战场现在需要我,你们先带着这个东西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乌瑟尔率领的白银之手骑士团已经和部落的死亡骑士战在一起,血魔与乌瑟尔、罗泽跟萨鲁法尔,奥蕾莉亚带着游侠部队牵制着战舰上的术士,偶尔还能给战场激斗的众人一些支援。

  兵对兵将对将,杀的难解难分,只有奥格瑞姆带着亲卫,疯狂的推进,没有一个强大的战士,这些联盟的士兵没有任何人能阻挡他的脚步。

  战场已经乱成一锅,部落的狼骑和联盟的重骑兵完全无法插入战场。

  “部落的勇士随我冲。”奥格瑞姆吼道。

  眼看着联盟即将溃败,这个时候洛萨赶到了。

  “兽人,你的对手是我。”奎尔扎拉姆与毁灭之锤撞在了一起,双方的亲卫互相开始疯狂的厮杀。

  “是你,我记得你,你在你得国王战死之后选择了懦弱的逃跑,现在你终于有勇气面对部落吗?。”奥格瑞姆提着毁灭之锤,试图用言语分散洛萨的注意力。

  双手握剑的洛萨严阵以待,完全不为所动:“肮脏的野兽,你们除了卑劣的刺杀还能做些什么。”

  奥格瑞姆似乎被激怒了:“懦弱的人类,你们根本不懂兽人的伟大之处。”

  然而这只是表面,作为部落的大酋长,他一直很清醒,要不然他也不会一直留着古尔丹到现在,只要能够胜利他是不会在乎手段的。

  两个宿命中的对手,再次相遇,这是他们命运绕不开的一次战斗。

  部落和联盟的兵力在东部海岸犬牙交错纠缠在一起,而这个时候海面上部落战舰的后方突然出现了联盟的舰队。

  是戴琳,作为艾泽拉斯世界,最强大的海上王国,上次一战是他有史以来最惨痛的失败,甚至被视为继承人的长子也战死在了那里,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复仇,开战之前洛萨让传令兵给他带的话他听进去了。

  所以他一直在等,终于等到了机会,部落海军赖以生存的龙骑兵机会被联盟覆灭,剩下的几只也被矮人的狮鹫骑士死死缠住。

  “唔……”

  进攻的号角吹响。

  戴琳率领着舰队在海面上一字排开,包围了部落的后方。

  “咚……咚、咚、咚……”凶猛的火力覆盖了整个部落的战舰。

  而部落完全组织不起有效的反击,这些战舰都是地精从海盗或者热砂财团的运输车,跟专业的战舰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要不是上次被突然出现的红龙袭击,部落想击败联盟海军简直痴人说梦。

  只是战舰太少了,加上精灵族的那两艘也不到十艘,部落这边虽然战舰不行,不过数量多,几十艘的战舰把整片海岸堵得严严实实,再加上随军而来的术士,他们召唤的地狱火,也对联盟的海军造成了不小是麻烦。

  罗泽再次与萨鲁法尔拉开了些距离,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已经受了好几处的伤,顶尖的战士实在是太难缠了,那种对招式的理解,对力量的运用,可以说的是秒到毫厘。

  原本有几次机会都被萨鲁法尔轻易的化解,要不是奈彬德岗哨之上的奥蕾莉亚时不时的支援一下的话,罗泽可能已经败落了。

  “人类,你很不错,但是胜利只属于我、属于部落,你死之后我会给你一个体面的葬礼。”

  萨鲁法尔有些喘息的说道,这是他来这个世界之上遇到最难缠的一个对手,主要是对方那无与伦比的怪力,他相信只要被他抓到的话就完了,所以打的束手束脚,一身本事完全展不开。

  罗泽一面保持着安全距离,一面从包裹中拿出绷带把手臂上深可见骨伤口缠绕起来,不知道是疼的还是累的,他咧着嘴说道。

  “兽人虽然你也不错,但是你的族人就不一定了,你有什么遗言吗,或者说需不需要在你死后,把你的骨灰什么的,送回你的故乡?”

  萨鲁法尔闻言眼神有些哀伤,他看了看战场上狂暴的兽人说道:“回不去了,我们回不去了。”

  这句回不去,不知道是指的是什么,不过他的眼神又变得凌厉起来说道。

  “来吧人类,倾其所有一战吧,无论生死,这仗之后我都认可你这个朋友。”

  罗泽闻言也不多说什么,这个时候任何语言都毫无意义,就像他说的倾其所有。

  两人再次撞在一起,罗泽微微后仰,擦着战斧躲过了一斧,然而萨鲁法尔的速度似乎比刚才还快了一些,紧接着又是一斧。

  一次闪避让他陷入了被动,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在他的身上时不时的留下一个伤口,权权片刻功夫,罗泽就成了一个血人。

  看见罗泽被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奈彬德岗哨上的奥蕾莉亚大声的冲他叫道:“是压制,你闪避是没用的。”

  他闻言一惊,是了,游戏中武器战的核心技能之一,只要目标闪避就会被压制。

  萨鲁法尔也听到,他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说道:“知道又如何,在你被压制的时候这场战斗结果已经注定了,死吧。”

  “压制、撕裂、致死打击、旋风斩。”

  接连四击在罗泽身上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伤口,他举着战斧高高跃起吼道:“最后是……斩杀。”

  怒气猩红的光芒包裹战斧就要落下。

  罗泽眼中整片战场陷入了死寂,咆哮的火炮,厮杀的的怒吼,飞射的箭矢,死亡的哀嚎,画面似乎在此定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