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艾泽拉斯的大地之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胜者无声,败者永眠

艾泽拉斯的大地之王 扑街老虾 2122 2019.06.16 11:52

  急促的马蹄声似闷雷,惊醒了正在商议战术的兽人们。

  “是联盟的骑兵,我们被包围了。”在外放哨的兽人狼骑汇报道。

  大队在有些恼怒的咆哮道:“我知道是联盟的的骑兵,该死的谁能告诉我他们怎么会绕道我们后面。”

  哨兵有些畏惧的说道:“不,长官不是前面的骑兵,是从激流堡追上来的。”

  狼骑大队飞身跳上了自己的座狼吼道:“部落的勇士们,那些卑鄙的联盟试图偷袭我们,让我们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为了部落。”

  “为了部落。”

  虽然喝下恶魔的之血的兽人,嗜血、残忍、好斗,难以管束等等问题。

  但是他们也有一个优点,就是不怕死,他们为数不多的智商,都被恶魔之血烧光之后,变得无所畏惧,只要稍微几句话,就能够把他们的斗志激活,变得疯狂嗜血。

  一千多的狼骑不多时间就汇聚在他们的首领身后。

  而这个时候联盟的骑兵也到了,在这空旷的阿拉希高地,双方的骑兵都没有多余的对话。

  “冲锋……”

  达纳斯放下了面甲,架起了长矛,坐下的战马开始疯狂加速。

  “嗒踏……嗒踏……”急促的马蹄伴随着战马的嘶鸣,泥泞混杂着鲜血飞溅四射,死亡的哀嚎与厮杀的咆哮,交织成战场的旋律。

  兽人坐下的座狼虽然在耐力上比不上战马,但是瞬间的爆发力十分的恐怖,许多骑士都被这些恐怖的巨兽直接从马背上直接飞扑下来,当然更多是是座狼与背上的兽人一同被长矛刺穿。

  得益于这个世界上人类可怕的身体素质,他们甚至不需要在击中对手时弃枪,而是挑着尸体继续冲锋,直到战马策底的失去冲击力。

  “下马,换剑。”

  随着达纳斯一声令下,失去冲击力的骑士们下马与狼骑兵们混战在一起,不得不说,狂暴的兽人确实强大,骑士团的一次冲锋,至少然他们减员超过三成以上。

  但是他们的士气却丝毫不减,甚至因为同胞的死亡与鲜血的刺激,让他们变的更加危险。

  再加上他们凶猛的座狼,高地骑士团下马近战尽然落入下风。

  好在这个时候图拉杨也赶到了战场,随着新生力的加入,兽人们彻底的失去了逃生的希望,他们拼到了最后。

  这次围剿没有留下任何俘虏,即使他们坐下的座狼,也全都跟着它们的主人一起战死。

  战后,除了战马偶尔嘶鸣,整个战场的时间似乎在此定格,人类和兽人纠缠在一起的尸体,残肢与鲜血勾勒出一幅残酷的战争画卷。

  胜者无声,败者永眠。

  达纳斯与图拉杨以及率领的骑士们都变的沉默无语。

  他们相互默默的包扎着伤口。

  战争,这是勇敢者的游戏,弱者退散。

  年轻的圣骑士,经过了这次残酷的战斗洗礼变得成熟了许多,他突然想起罗泽在他离开兵营是说的那句话。

  国与国之间没有永恒的仇恨,只有永恒的利益。

  种族于种族之间的战争也没有对与错,只有生存与死亡。

  “胜者生败者死吗”图拉杨呢喃了一声。

  “什么”达纳斯耳尖听到了这句话。

  图拉杨摇摇头说道:“没什么,只是在想,是什么信念让这些兽人如此不畏死亡的战斗。”

  “从他们在这个世界所做所为来看,他们并不荣耀。”

  达纳斯犹豫了一下,他看了看四周小声的说道:“听说他们的世界快要毁灭了,所以跑到我们的世界来抢夺我们的地盘。”

  说完他拍了拍图拉杨的肩膀说道:“快点收拾一下吧,我们还要去拖住兽人的主力。”

  ……

  索拉丁之墙,这座索拉丁大帝时期建立的雄伟城墙,矗立在阿拉希高地和希尔斯布莱德丘陵之间。

  斑驳的城门被缓缓推开,士兵们踏着泥泞的地面快速的,向着萨尔多大桥赶去。

  无数人群之中,一队纤细的身影总是那么的引人注意,她们是来自奎尔萨拉斯的高等精灵游侠,她们是整个军队中小伙子们心里的梦中情人。

  然而没有人赶去那里骚扰她们,因为高傲的精灵小姐姐们教叫他们,什么是人体描边描边箭术。

  所以,所有的小伙子只能眼红的看着那个,在队伍中跑前跑后的高大身影,嫉妒使他们快要质壁分离。

  罗泽扛着一个硕大的包裹,小跑的跟在奥蕾莉亚的陆行鸟身后,一路上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笑话,然而只是让场面更加尴尬,因为这个世界的上人更本地球的梗,完全gate不到笑点。

  奥蕾莉亚阴沉着脸,绿色的兜帽之下的眼中,似乎有怒火在燃烧,这个鱼唇的大个子,简直让她丢尽了脸。

  一路上莫名其妙的疯言疯语,她简直受够,这愚蠢雄性的追求。

  看着身后的艾丽莎·血翼她们,捂着嘴肩膀不停抽搐的样子,女精灵修长的眉毛跳了跳。

  她从背包中又取出了一个巨大的包裹扔给了后面,一直试图跟上来的罗泽,回头大声的对着手下的游侠们吼道:“笑什么笑,很好笑吗?”

  游侠们不是将头低下就是左顾右盼,一副你说什么我没听见的样子,这让本来就很恼火的奥蕾莉亚额头上的青筋直冒。

  女精灵黑着脸厉声说道:“看来你们都很闲,那么全队加速前进,如果跟不上我的陆行鸟的话……哼”

  说着他驾驭着坐下的陆行鸟开始加速,后面的游侠们忍着笑意也开始加速跟了上去,路过罗泽身边还有的精灵对他挤眉弄眼,甚至跟他比了比大拇指。

  罗泽带着笑意看着远去的那个身影,其实他不是不知道,那些所谓的笑话,这里的人根本听不懂。

  只是为了跟奥蕾莉亚多说说话而已,哪怕她因此生气。

  以他最近对奥蕾莉亚的了解来看,如果她对你不在意,就根本不会跟你生气,更别说让你靠近队伍。

  看着远处的那个身影,两个人似乎心有灵犀,视线隔空对视了一眼,女精灵跟受惊的兔子一样,马上回过头再次催促队伍加速。

  罗泽咧着嘴,笑的跟一个两米一的傻子一样,扛着两个足有他上半身大小的包裹,跟了上去。

  远处的洛萨看着这一幕,心里想起了图拉杨这个小伙子,心里遗憾的叹息了一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