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追妻为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1章 抵达高京

重生追妻为上 南嫱小诗 2126 2019.09.01 12:10

  又到启程离开山泉镇的时间,幽莺和今夕早早的就等候在南宫梦拾的房门口。

  南宫梦拾带着南宫倾遥开门出来的时候,正巧百里奈禾的房门也开了。

  想到昨晚百里奈禾因为她的调侃而对她不愿理睬,南宫梦拾马上咧嘴笑了:“早啊,少年郎。”

  “少年郎”这个称呼让所有人都微微吃惊得不眨眼的看着南宫梦拾。

  南宫梦拾俏皮一笑的把脑袋斜到南宫倾遥的身上,眼睛在百里奈禾的身上眨巴了几下充满了特别的暗示。

  百里奈禾看着南宫梦拾,心中莫名的气恼,她当真就这样给他安排了鸳鸯谱?他握着无漾的手一紧,竟有了不爽之色的别过脸后就转身下了楼。

  南宫倾遥见百里奈禾一直都是气度非凡,这会儿这般情绪倒显难得,也难免好奇南宫梦拾是做了什么。

  她轻声问南宫梦拾:“你对人家做什么了?”

  “嘻嘻嘻。”南宫梦拾笑得神秘而又欢脱,“他那样的人,阿姐你也看到了,我哪能做什么呀?”

  心里,南宫梦拾却在想着,百里奈禾是不好意思了吧!大男人的这么容易害羞,真是让她想到了就忍俊不禁。

  就因为南宫梦拾的乱点鸳鸯谱,让百里奈禾是“避而远之”了。

  他依然是跟随着南宫梦拾等人的队伍,但是绝对的保持着不碰上面,就算是偶来不受控制的在路上或是路上碰上,他也快速的从她眼前消失。

  就好比今日,他们刚刚渡江完毕,刚从码头下来的时候,百里奈禾和南宫梦拾就碰上面,对上彼此的视线了。

  南宫倾遥在南宫梦拾的身后来到旁边。

  看到南宫倾遥,百里奈禾就想到南宫梦拾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测,立马转身就走人了。

  手里握住无漾的他,永远都站得笔挺,走得稳扎,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

  南宫梦拾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心中暗暗腹诽:这个没有半点风情的小害羞,怎么追得到心爱之人啊?

  南宫倾遥:“拾拾,怎么啦?”

  南宫梦拾马上从百里奈禾渐行渐远的背影里回过神,眼睛笑如月牙:“无事。”

  南宫倾遥:“那我们走吧!”

  “嗯。”南宫梦拾点头。

  她们相视一笑的走出了月湾码头,进入了这个叫做月湾城的地方。

  走在各式各样的摊贩街道里,南宫梦拾跑过去买了一束花回到了南宫倾遥的身边。

  “阿姐,给。”南宫梦拾笑呵呵的把花送给南宫倾遥。

  南宫倾遥嫣然一笑的接过花:“好美的花。”

  南宫梦拾不吝啬于赞美:“人比花俏说的就是我阿姐。”

  南宫倾遥:“这嘴儿永远跟吃了蜜糖似的。”

  这也是南宫倾遥对南宫梦拾宠到几乎溺爱的源头,只有她这个妹妹会时时刻刻的都惦记着她,她怎能不宠着。

  南宫倾遥:“等一下我们用了膳食后早点休息,等明日一早接着出发,大约也就午后,我们便能到达高京了,到时候要去面见陛下,可就得正经着点了。”

  南宫梦拾保证式的点头:“我保证,拿出那最正儿八经的样儿。”

  南宫倾遥摸了摸南宫梦拾的脑袋瓜,她相信她。

  她们在月湾城停留的时间也很短,翌日天未亮她们就带着人出发了。

  在她们抵达高京入宫面圣以前,南宫倾遥便提早修书到皇宫告知了骏帝。

  午后,骏帝与燕皇后已经在御花园里品茗。

  燕皇后:“东临境地的人昨日已经来拜见过,早上南越境地的百里奈禾也前来过了,西北境地的两位女公子也马上就到了,就都来齐了。”

  骏帝微微点头,目光特别的停留在燕皇后的身上:“是啊!照致兄的两个宝贝女儿一会儿也到了。”

  燕皇后哪里会感受不到骏帝说那句话的深意。毕竟当年若无骏帝和白雅这两个意外人物闯进生命里,燕皇后不会是燕皇后,而是西北王妃。

  骏帝:“听说大女公子性子像极了白雅,所以深得照致兄的疼爱,而二女公子性子却与照致兄毫无二致,能耐和本事都是一等一的,所以也深得照致兄的心。”

  燕皇后维持着她的高贵和雍容:“西北王能有此等女儿,也是福气。”

  骏帝握上燕皇后的手:“羽儿,一会儿我们就一起瞧瞧,这两位女公子是不是和传言的一样。”

  燕皇后轻闭嘴唇,坦然自若:“愿与陛下一同瞧瞧两位女公子的真彩。”

  骏帝看着燕皇后,对于她淡然的态度很是满意,看来她是真忘记了那段不该还继续有所惦记的感情。

  南宫梦拾和南宫倾遥进宫后,由一名宫人带着走在前往御花园的路上。

  路过置石风景园处时候,一个蹴鞠球横空冒了出来,千巧万巧的就砸在了宫人的脑门上,宫人哎哟一下就摔了下去。

  宫人有些恼:“谁呀?在这儿放肆?”

  “我,怎么样?”一名男子叉着腰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看他嚣张的样子,怕是个皇子。

  果然,宫人见到他,马上就拾起地上的蹴鞠球,端着笑脸地给他行了礼:“老奴参见七皇子。”

  七皇子,那便是褚易尘了?南宫梦拾和南宫倾遥只是看着他。

  褚易尘神色傲然的看到她们两个人身上,还上下打量了一番:“你们是?见到本皇子都不知行礼的吗?”

  南宫梦拾翻了个白眼,拽什么拽?皇子就了不起了吗?宫人在他眼里就不是人了吗?

  南宫梦拾的小表情,褚易尘都瞧得仔细,从小养尊处优,尊贵无比的他还没这么不被人放在眼里过,心里的那个坎哪里过得去的伸手用食指指着南宫梦拾:“你什么态度?”

  自进了宫门,南宫倾遥的双手就已经规规矩矩的放置在腹部前,这个时候见褚易尘有兴师问罪的模样,马上福了福身:“西北境地南宫倾遥及吾妹南宫梦拾见过七皇子。”

  南宫倾遥偷偷的斜着脑袋给了南宫梦拾一个暗示,说好了不闹腾的。

  南宫梦拾不会让人姐姐为难,但是伸手作揖的时候确实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见过七皇子。”

  褚易尘审视着南宫梦拾:“本皇子怎么觉得你很不情愿啊?”

  南宫梦拾站直了身子,无惧对上褚易尘的目光,大胆直言:“七皇子把球踢到了别人的脑袋上,都不觉得不好意思的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