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追妻为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6章 阴阳怪气

重生追妻为上 南嫱小诗 2111 2019.09.06 12:51

  看着就要走的百里奈禾,南宫梦拾黏人的跟着他,一边喋喋不休的:“你既然是南粤王的弟弟百里奈禾,为什么会出现在思云城,山泉镇这些地方?难道说你是趁着机会去游玩的?”

  百里奈禾看了南宫梦拾一眼,他看起来像是有闲心四处游玩的人吗?

  见他几分无奈的样子又开始走人,南宫梦拾再次追上去:“所以是因为身份的关系,你一直都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百里奈禾的脚步猛然停下,侧头看着她:“说过。”

  “说过?”南宫梦拾很认真的想了一下,“你说过你是百里奈禾吗?”

  百里奈禾微微低眸,一股气闷在心间。

  南宫梦拾也不去深入的回忆,嬉皮笑脸的对名字的事儿也丝毫不在意:“骗人的吧!”

  百里奈禾心里憋屈了,也无法发作,还要忍着的说道:“我送你回去。”

  南宫梦拾听了这句话,围着百里奈禾走了一圈,笑得诡异的说道:“你是想借机去云院,看看我阿姐吧?”

  “我何处看起来心悦你阿姐?”百里奈禾斜过脑袋,忍不住质问起来。

  南宫梦拾还丝毫感受不到他心里憋着的那股气,笑嘻嘻的说道:“那不然你这么跟着我们是为什么?现在想去云院又是为什么?”

  百里奈禾握着无漾的手紧了紧,他是在克制自己的内心要犹如平常。

  南宫梦拾看他那张怎么样都是不苟言笑的脸,有些无可奈何:“那就有劳百里公子送我回云院咯!”

  语毕,南宫梦拾还对百里奈禾弯腰伸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百里奈禾的眉头微微一蹙,或许是他太笨,明明是重生回来了,却还能让局面如此。

  一路上,百里奈禾一句话都没有,面无表情的走着。

  南宫梦拾偷看了他好多次,心里一直在琢磨着要说些什么,但是每次说完,百里奈禾最多抬眸看她一眼,就没有了别的回应。

  南宫梦拾噘了噘嘴,索性也不说话了,小模样倒是委屈极了。

  到了云院的院门口。

  百里奈禾便停了下来,说了句:“到了。”

  南宫梦拾看了一下空无一人的院子,牙嘻嘻的笑着:“百里公子进去喝杯茶呗,我姐的茶艺可好了,不是谁都有机会喝她泡的茶哟。”最后一句的时候,她还踮起脚尖把嘴巴凑到了百里奈禾的耳边,想告诉什么秘密的一样和他说。

  百里奈禾似是忍无可忍:“你是眼盲,耳盲还是心盲?”

  “……啊?”南宫梦拾怔愣住了,他这话什么意思?

  百里奈禾转身便走。

  南宫梦拾看着他的背影,是二丈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阴阳怪气,还死鸭子嘴硬。”

  ……

  第二天,严正非在上面授课的时候,南宫梦拾直觉得就是催眠曲,听得沉沉欲睡。

  在旁边的百里奈禾看了,小声的提醒她:“精神点。”

  南宫梦拾猛然精神起来的看了看百里奈禾,他认真的跟随着严正非翻书看书。

  南宫梦拾打了个哈欠,无意间的就磕到了百里奈禾的盛世侧颜,令她忍不住用手撑着自己的脑门,聚精会神的对着他着迷起来。

  百里奈禾感受到了这股炽热的注视,默默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这个时候竟不舍去督促她认真听课。

  慕容驰昨天就因为后山的事儿怀恨在心,时不时的就注意着南宫梦拾的一举一动,恨不得能够有反击的机会。

  现在,好像机会来了。

  “严先生,南宫梦拾没有听课。”慕容驰举手说。

  百里奈禾犹如条件反射,偏过头挖了慕容驰一眼。

  慕容驰竟对他的眼神生畏,慌乱的躲避。

  许是看得入神了,南宫梦拾竟是没有听到慕容驰的告状,还在注视着百里奈禾。

  严正非和所有听课之人的目光都转到了南宫梦拾的身上。

  南宫倾遥低声的唤了一句:“拾拾。”

  不知道是声音太小了,还是南宫梦拾真的太入神了,她还是没有半点反应。

  百里奈禾低着头,眼神却往南宫梦拾那边飘去,然后“咳咳”两声的发出提醒。

  南宫梦拾这才回过神,发现大家都在看她,满是尴尬的咧嘴一笑,还不忘问一句:“怎么了吗?”

  严正非蹙眉。

  南宫倾遥再次小声的提醒:“认真。”

  南宫梦拾扁嘴,她已经很认真了呀!

  “南宫梦拾。”严正非忽然点名。

  南宫梦拾迅速站起:“有,在。”

  严正非:“老夫刚才所言你可都听进去了?”

  “嘶……”惨了惨了,刚刚说什么了?南宫梦拾犯急了。

  百里奈禾抬头看着严正非,似是在请求外祖父放过这一次。

  严正非一脸严正却似在告诉他不能放纵。

  南宫梦拾笑了笑:“那个,先生能不能再说一遍?”

  严正非:“你——”

  南宫梦拾还有理力争:“不是,先生,这些东西本就都是虚无缥缈的,答案其实太多了,并没有实则的标准,毕竟每个人的思想都是不一样啊!”

  严正非的眉头蹙得更厉害了。

  宋煜扬好笑:“你是不是要说这西北的理念和高京还不一样啊?”

  南宫梦拾自然不会被牵着鼻子走:“西北隶属高京,理念自然相通。”

  严正非头疼都快犯了:“南宫梦拾,你给我站着听课。”

  “啊?”南宫梦拾也委实觉得是有些冤了。

  褚易尘有些心疼的看着南宫梦拾,强者的答案难免与众不同,可她胆子也太大了,怎么能直言呢?

  慕容驰却憋不住胜利的喜悦,笑了。

  百里奈禾微低的头又朝着慕容驰那边倾斜过去,再挖了他一眼。

  慕容宇对于百里奈禾的投来的目光深感莫名,便看向慕容驰那边找寻缘由,只见慕容驰莫名的紧张到咽口水。

  严正非:“把书籍翻到下一页。”

  大家都跟随这翻动书籍的严正非把书翻到了下一页。

  南宫梦拾高高的撅着嘴的在书上翻来翻去,她根本就不知道讲到那一页了。

  百里奈禾眼睛眼角瞄到便知道什么情况了,伸长了手到她那边的书上,帮她翻了严正非所指定的那一页,然后把手伸回,瞬间好像又若无其事一般。

  南宫梦拾佩服又感谢的对他笑了,小声的对他说了一句:“谢谢,嘻嘻。”

  百里奈禾的眼睛瞟了她一眼,似是在告诉她,接下来认真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