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追妻为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8章 回来晚了

重生追妻为上 南嫱小诗 2129 2019.09.08 12:10

  百里奈禾从肃院离开以后便是满腹心事的神态,不知不觉的竟然就走到了云院门口,这让他自己都有些意想不到。

  “奈禾公子。”在院内坐着的南宫倾遥注意到了百里奈禾,便起身走到了院门口。

  百里奈禾见了她,唯一颔首便是打过招呼了。

  南宫倾遥笑容浅浅:“你来寻梦拾的吗?她不在。”

  百里奈禾仿佛了来了精神:“她去何处了?”

  南宫倾遥摇了摇头:“和七皇子一起去的,至于去了何处,真是不知。”

  “多谢。”百里奈禾再次唯一颔首后,就要转身离去。

  南宫倾遥在百里奈禾侧过了身子后唤道:“奈禾公子。”

  百里奈禾回头,看她神色有些欲言又止的,遂道:“但说无妨。”

  南宫倾遥鼓起勇气:“我就是有些好奇,奈禾公子与我们梦拾先前可有过渊源?”

  百里奈禾很认真的想了想,自然不会没有渊源,只是该怎么说这个渊源?

  南宫倾遥:“我总觉得你的出现并不是个巧合更不是个意外,你是冲着梦拾来的,对吗?”

  百里奈禾:“早闻她大名罢了。”

  “是这样吗?”到了这个时候,南宫倾遥也已经不觉得的神色变得严肃,目不转睛的看着百里奈禾,仿佛企图着看透他所说的是不是真话。

  百里奈禾不管心中有什么情绪念头,都不会轻易流露在外,别人也轻易看不到:“是。”

  从他的表现中,真的看不出来有一丝不好的预谋。

  也许,真如他所言,就像南宫梦拾对他也充满好奇一样。

  南宫倾遥破唇而笑,落落大方的表示道:“适才失礼了,或有得罪,还望勿怪。”还是不要多想,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百里奈禾:“言重了。”

  南宫倾遥微微低身颔首。

  百里奈禾唯一颔首,转身离开。

  南宫倾遥低眉垂眸的陷入思绪,也许是她太紧张了。

  ……

  南宫梦拾和褚易尘出了势正堂,未走多远,就被褚灵汐跟上了,然后三人同行的在京城的大街小巷上溜达。

  最后褚易尘带着南宫梦拾和褚灵汐一起去了最著名的戏班子“金娘子戏院”看戏了。

  到门口的时候,褚灵汐便是一脸的嫌弃:“我说褚易尘,你平日里老往宫外跑,是不是都来这儿了?”

  褚易尘轻轻地敲了一下褚灵汐的脑袋:“快闭嘴,我就来过那么一两次。”

  褚灵汐才不信:“少来。”

  南宫梦拾看着他们兄妹两个,嘶的一声:“来都来了,就快进去呗!”

  褚易尘:“就是。”

  他们三个人就坐在了正对戏台子的最佳位置上,一边喝着茶磕着瓜子,看着台上人唱剧。

  “看到没?”褚易尘指着台上最年轻的那个演着女主角的女子,“她就是这边的台柱子,金娘子的女儿。”

  南宫梦拾将剥好的瓜子仁放进嘴巴,一边看得入迷:“这金姑娘着实是好看极了,难怪我们褚公子喜欢来这儿。”

  褚灵汐哼了一声:“果然男人都是坏心眼的东西。”

  褚易尘咬牙看着褚灵汐,是恨不能拿东西把她的嘴巴给堵住了:“再好看,能有我们女公子好看吗?”

  南宫梦拾磕着瓜子瞬间卡住了,连着咳了几下后拜托的看着褚易尘,不拉人下水行吗?

  褚灵汐拍了一下褚易尘:“看你金姑娘去。”

  褚易尘撇撇嘴,开始磕他的瓜子。

  褚灵汐开始拉着南宫梦拾说悄悄话:“梦拾,你和百里奈禾是不是好熟呀?”

  南宫梦拾也是斟酌了一下才回答道:“嗯,熟。”

  褚灵汐撇嘴:“果然。”

  南宫梦拾打量的看了看她:“有问题?”

  褚灵汐:“百里奈禾耶!多少人都排着队的等着得到他的青睐啊!就连我父皇母后都希望他当我的驸马。”

  “咳咳咳咳。”南宫梦拾猛地一咳。

  褚灵汐:“看你这样,就知道这事儿不成,你们两个早就暗度陈仓了,你放心吧!我这个人不夺人所爱,我会和父皇母后说,我看不上他。”

  南宫梦拾哭笑不得看着褚灵汐,真是好仗义的姑娘,但是她和他……

  褚灵汐再次保证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放心,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夺人所爱了,所以我绝对不会做这种事儿的,你就安心的和他好好在一起,爱订终生订终生。”

  “啊?”南宫梦拾是一头雾水的莫名其妙,瞬间觉得心好累的用手撑住自己的双脸。

  就因为褚灵汐的一番悄悄话,让南宫梦拾接下来莫名的浑身不自在。

  而南宫倾遥在云院的房间里,是越来越着急了,在腹前十指都交织的打在一起了。

  “拾拾怎么还没回来。”

  她走到门口去看院子。

  “这都已经过了门禁的时间了,怎么办?到底去哪儿了?”

  南宫梦拾赶回势正堂的时候,势正堂已经大门紧闭,她才猛然惊觉已经超过了门禁的时间,这个时候要是直接敲门,让人开门的话她一定是会被罚的。

  怎么办?

  南宫梦拾瞬间就觉得头疼了,她可不想被受罚。

  有了,她的武功可不是白练的。

  南宫梦拾从势正堂的正门绕过去,到了后院以后纵身上了墙顶。

  她要翻墙入内,正得意没有人发现她的时候,准备跳下去的时候发现下面站了一个提灯笼巡逻的人,还对着她喊了一声:“什么人?”

  南宫梦拾是被当场抓包的尴尬,笑嘻嘻的说道:“梦……梦游了,不小心跑到这墙顶上了,准备回自己屋呢?”

  “下来。”

  “好的咧。”南宫梦拾一跃而下,要好的看着灯笼小哥。

  灯笼小哥:“我看你倒不像是梦游,是超时回来了才翻的墙吧?”

  “不不不。”南宫梦拾用力的摆手,“我今日很早就睡下了,不知道怎么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在墙上了,我也正想回去问问清楚呢!”

  灯笼小哥:“睁眼说瞎话,和我去见严老先生。”

  南宫梦拾睁大着眼:“不至于吧!这都这么晚了,去打扰了他老人家就不好了。”

  灯笼小哥:“还是直接跟我去严老先生吧!”

  “把她交给我吧!我带她去外祖父那请罚。”是百里奈禾的声音。

  灯笼小哥对百里奈禾鞠躬:“公子。”

  南宫梦拾眼睛发亮的看着百里奈禾。

  百里奈禾:“人交给我就行了。”

  灯笼小哥:“是,那就交给公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