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追妻为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4章 睡着罢了

重生追妻为上 南嫱小诗 2070 2019.09.14 17:00

  南宫梦拾撇撇嘴的看了一眼满脸都是怒气的严正非,她心里就更是不知道到底自己做了什么招惹到他的事儿。

  唉,南宫梦拾在心里叹息,心不甘情不愿地心疼着自己迈着犹如脚上被绑了巨石的沉甸甸到了门外,二话不说的就在百里奈禾的旁边跪了下来。

  百里奈禾的脑袋微偏的看到南宫梦拾的身上。

  南宫梦拾还真是觉得有些尴尬了:“亏我刚才还那么大言不惭的说要给你求情,现在可是我自己的都罚了。”

  百里奈禾看着她,并未说话,然后把头又偏回了前方。

  南宫梦拾又很快的反应过另外的想法,她凭什么还要觉得尴尬呢?

  南宫梦拾转了头后看着百里奈禾:“他是你外祖父啊!你的面子他都不给,凭什么给我面子啊对不对?”对对对,就是这样的。

  百里奈禾的只是余角瞟了一眼:“嗯。”

  这个时候传出了严正非的声音:“说一句话加跪半柱香时间,以此类推。”

  南宫梦拾仿佛听到了简直不敢相信的事儿:“不是,先生,怎么能这样呢?话都不让人说,不是要憋死吗?”

  严正非:“加跪半柱香。”

  南宫梦拾不死心:“先生,那我们小点声说不吵着您就是了。”

  严正非:“一炷香。”

  南宫梦拾看着严正非又给加了半柱香的时间,心里是委屈又不服气,张嘴就要继续反驳,百里奈禾开口了:“勿言。”

  南宫梦拾委屈巴巴的看着百里奈禾。

  百里奈禾:“好好跪。”

  南宫梦拾灵机一动,不能够发出声音,也不能小声的说,那她用唇语就是了。

  她张口唇语:“那我们要在这里跪到什么时候?”

  结果,百里奈禾再次开口的回了一句:“勿言。”

  “……”南宫梦拾撇嘴,小眼神可是受尽了委屈。

  南宫梦拾虽然调皮,但是从小就受到宠爱,不曾受过跪罚,没一小会儿就觉得膝盖有些受不住的扭动身子。

  百里奈禾睨了她一眼:“正经。”

  南宫梦拾委屈更甚,声音小的就像是蚊子在嗡嗡叫:“一炷香时间都过去了,我这肯定都红了,我就是心疼它你知道吧!”

  百里奈禾:“严肃。”

  南宫梦拾撅噘嘴,她实在是不明白百里奈禾是怎么可以做到跪的一动不动的笔直。

  严正非在屋内,负手来回地踱步。

  他现在所思所想都是骏帝对西北境地到底是什么想法。

  正如自己的亲外孙所言,西北王南宫照致对大骏朝廷忠心耿耿,这些年带领南宫梦拾一起为大骏立下赫赫战功,付出极大。

  而他严正非自认一生清正,如果因为私心就丢弃了正义,余生他真的能够心安吗?

  但是他都已经到了如今这个年纪,却也不想再有任何的折腾,只望孙儿平安又是错了吗?

  严正非站定下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晚膳时候,文涛将膳食送到了严正非的房间。

  想到跪在门口的百里奈禾和南宫梦拾,文涛也心生怜悯:“先生,二公子和拾姑娘不管翻了什么错,罚跪了这么久一定也够长记性了,就让他们离去用膳吧!”

  严正非看了一眼门口,也是心软了。

  但是,嘴上却要强的说道:“你退下吧!”

  文涛知道严正非是什么样的人,也无法再相劝:“是,先生。”

  文涛出去的时候,百里奈禾跪的规规矩矩的肃正,对比起来南宫梦拾就有些懒洋洋了。

  唉,文涛在心里叹气。

  然后,对百里奈禾和南宫梦拾微微的点了个头,在得到百里奈禾微一颔首的回应后离开。

  南宫梦拾撅嘴,她跪的都快没力气了。

  一转眼,夜幕降临,黑夜到来。

  这都跪了两个时辰了,但是严正非依旧是没有交代他们可以离开。

  南宫梦拾摸了摸自己犯疼的膝盖,然后累的开始有些犯困了。

  百里奈禾瞟了一眼南宫梦拾,就是被罚跪,她也能这样要打瞌睡?

  南宫梦拾抬头看了一眼夜空上的皎皎月色,眼皮子都在打架了。

  最后,南宫梦拾竟还睡熟了,身子随之一倒。

  百里奈禾没有停止过对她的注意,就在她倒下的那一刻,伸手在她的腰间一捞,轻松的将她扶住。

  看着在臂弯里的南宫梦拾,百里奈禾心里最柔软的被触及了。

  他看了一眼外祖父关闭的房门,外祖父的意思他实在不该有任何的违背。

  但是现在南宫梦拾就这样倒在了他的臂弯里,他也不能不管。

  于是,在内心的一番取舍过后,百里奈禾将南宫梦拾打横抱起,离开了肃院。

  在云院,南宫倾遥一直在等待南宫梦拾的回来。

  直到看到百里奈禾抱着南宫梦拾进了云院,她震惊不已的上前到院子里询问:“拾拾这是怎么了?”

  百里奈禾:“无事,睡着罢了。”

  南宫倾遥嘴巴微张,是太于惊诧了。

  百里奈禾:“她的房间?”

  南宫倾遥马上反应过来:“是,百里二公子随我前来。”

  百里奈禾抱着南宫梦拾跟随南宫倾遥的带领,抵达了房间。

  南宫倾遥的目光不是离不开南宫梦拾,而是离不开百里奈禾。

  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温润如玉的温柔和小心翼翼,南宫梦拾在他的手中就好像是无价之宝一样的沉甸甸。

  尤其看到他将南宫梦拾放到床上的那一刻,然后为她盖上了被褥才起身。

  看到迎面走来的百里奈禾,南宫倾遥马上鞠了鞠身。

  百里奈禾回礼的微微弯了一下身子。

  南宫倾遥:“梦拾她怎么会睡着了?”

  百里奈禾回头看了一眼南宫梦拾:“许是无聊无趣,就困乏了。”

  南宫倾遥不理解:“无聊无趣?”

  百里奈禾正欲解释,南宫梦拾忽然就跳了起来:“无聊无趣之外,还是太累了。”

  百里奈禾愕然望之,她……

  南宫梦拾从床榻下来,又是生龙活虎的样子:“我现在是这膝盖也疼,腰也酸,反正就是哪哪都不舒服。”

  南宫倾遥反而是看着百里奈禾,心里泛着紧张。

  南宫梦拾邀功的把头探前靠近百里奈禾:“奈禾奈禾,我这招是不是挺好的,你我都不必罚了。”

  南宫倾遥:“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