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追妻为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1章 肃院领罚

重生追妻为上 南嫱小诗 2096 2019.09.22 17:00

  褚明尘虽说是皇太子,但是在势正堂发生的争执,还是当由严正非来处理。

  南宫梦拾,百里奈禾和慕容驰三个人被褚明尘带到了肃院,在严正非的书房门前等着。

  哪怕是中间隔了个百里奈禾,南宫梦拾和慕容驰两个人也能够对彼此投去斗架的目光,胜负难分。

  百里奈禾的眼睛左右瞟了一下,这两个人是将他置于透明了吗?

  严正非出来了,褚明尘就跟在他的身旁。

  严正非自踏出门槛那一刻就将他们每一个人都看了个遍,一脸的肃然中带着一股恨铁不成钢的川字眉。

  褚明尘在旁边则是一副看看严正非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的姿态。

  南宫梦拾莫名有些心虚,上一次被严正非罚得莫名其妙她可没忘记,这次不知道又要被严正非怎么个罚法了。

  严正非开口了:“跪下。”

  百里奈禾二话没说就跪了。

  南宫梦拾见他跪了,自己也不为难的跪下。

  他们两个都做了,慕容驰也没得选择了,也跪下了。

  严正非开始训斥:“在学院这样神圣的地方,你们也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吵架斗殴,简直是太放肆了。”

  南宫梦拾自己小声的嘀咕着:“何时斗殴了?”这个褚明尘怎么跟严正非说的?

  “南宫梦拾,你嘀咕什么?”严正非的眉头都压挤成一团了。

  南宫梦拾抬头,笑:“嘻嘻,没有。”

  严正非:“既然你们都这么有时间闹腾,那以后每日放课,学堂的卫生就由你们三个来负责清扫整理,为期一个月。”

  南宫梦拾愕然抬头,委屈巴巴的看着严正非:“一个月,我们打扫?”

  百里奈禾斜眼示意南宫梦拾不许多话,然后面对严正非:“是,奈禾和二女公子甘愿领罚。”

  南宫梦拾扭头看着百里奈禾,她心里可没有甘愿,但是想想有百里奈禾一起,她也就勉为其难了:“是。”

  褚明尘:“驰公子呢?”

  慕容驰不会做特殊的那一个,也马上说道:“学生甘愿领罚。”

  严正非:“今天,就罚你们先去收拾练园的场地,把马厩收拾完后再把马都喂了。”

  南宫梦拾和慕容驰目瞪口呆的看着严正非,他们什么时候做过这种活儿了?

  褚明尘负手站在那儿,就连看他们都只是略略低眸,一副高高在上的傲资:“怎么?你们还想违背严老先生的意思吗?”

  百里奈禾:“太子多虑。”

  褚明尘闻声看他一眼:“可怜百里二公子叫你们给牵连了。”

  严正非:“文涛,带他们去练园。”

  文涛上前:“是。”

  看着他们几个被带走了,褚明尘转身正对严正非。

  严正非先开了口:“让太子殿下笑话了。”

  “心疼严老先生辛苦才是了。”褚明尘对他倒是颇为敬重,“只是奈禾怕是要被带偏,先生还需多多看着点。”

  严正非:“老夫一定好生管教。”

  褚明尘作揖:“先生,那本宫就先告辞了。”

  严正非:“恭送太子殿下。”

  褚明尘带着自己的贴身护卫姜煞要自从势正堂离开的途中,忽然改变方向去了练园。

  在练园。

  文涛拿了三把扫把交到南宫梦拾,百里奈禾还有慕容驰的手中,并说道:“你们先整理完了这儿,再去马厩那边吧!”

  百里奈禾微一颔首。

  文涛:“打扫马厩的工具,都放在了马厩那边。”

  百里奈禾再次微一颔首。

  文涛礼貌的对他们鞠了一下身子:“那我先走了。”说完,他便离去。

  南宫梦拾和慕容驰两个人的目光还在彼此的身上,要把对方给吃下去一样。

  慕容驰嘴角都是不屑:“要不是你,我们至于到这个地步吗?”

  南宫梦拾:“果然是不要脸,到现在还觉得自己无辜的像是被人拖下水的,恶心吗你?”

  慕容驰:“南宫梦拾,要打架是不是?”他手中的扫把已经准备好随时攻击了。

  百里奈禾见之,右脚对手中的扫把一踢,扫把头立即对准了慕容驰。

  慕容驰愣在原处没了动弹。

  百里奈禾是瞪着他的,命令式的说道:“收手。”

  慕容驰心有不甘的瞪着百里奈禾。

  南宫梦拾伸手放到了百里奈禾的手臂上,让他到旁边,她上前一步对慕容驰:“慕容驰,要么拿点出真本事,要么别像条狗一样,只会吠。”

  “你……”慕容驰气狠狠的看着她。

  南宫梦拾懒得再搭理他的看到百里奈禾身上:“我们去那边。”

  对她,百里奈禾眉眼都是温柔的:“好。”

  慕容驰看着他们两个人走了,低头看了一眼在自己手中的扫把,心里气得牙痒痒的,真是丢死人了。

  褚明尘带着姜煞面无表情的远远看着。

  百里奈禾和南宫梦拾在左边的区域扫着,慕容驰独自一人在右边的区域扫着。

  褚明尘:“看这样子,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他看到姜煞身上,“人是你派出去的,现在呢?”

  姜煞:“殿下,属下的确都按着您的吩咐去办了,也实在不知道为何派出去的人没有回来,而这势正堂如此风平浪静。”

  褚明尘:“会不会被抓住了?”

  姜煞:“如果被抓住了,他们没理由不吱声才是。”

  褚明尘冷眼看到姜煞身上:“那为什么派出去的人没有半点动静,而南宫梦拾还好好的?万一是人被抓住了,会不会胡说八道?”

  姜煞:“殿下放心,属下找的是千仇门的门人,他们的组织极其残酷,组织里的每一个人都会被割掉舌头和毁去容颜,再焊上一个铁头面套,一旦任务失败,就是回去了也会被组织处死,可就假设他被他们抓住了,也说不出来个什么的。”

  褚明尘:“可惜千仇门把自己说的那么厉害,还是没解决本宫要解决的人。”

  姜煞:“殿下刚回来,一切不急。”

  褚明尘:“不急?我们可已经是错失良机了,接下来就是急也无法如此直接的下手了。”语毕,他横扫了姜煞一眼。

  姜煞马上低下头。

  褚明尘:“走吧!”

  姜煞马上去跟上褚明尘的步伐。

  出了势正堂门口,褚明尘抬头回望了一眼门上牌匾“势正堂”三个字。

  姜煞看了褚明尘一眼,才看到“势正堂”三个字的牌匾上。

  褚明尘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