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追妻为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2章 来日方长

重生追妻为上 南嫱小诗 2092 2019.09.02 12:10

  褚易尘莫名其妙:“一个宫人而已,本皇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

  南宫梦拾是个藏不住情绪的人,她对褚易尘就是不屑,就是看不惯,甚至连嫌弃都到了脸上:“父亲说过陛下是仁义天下,如今七皇子好生威风啊!陛下知道吗?”

  怎么听,南宫梦拾的话都极具讽刺,褚易尘不满的正欲发作。

  幸得,南宫倾遥马上赔不是:“七皇子,吾妹初来乍到,并不懂宫中规矩,在此倾遥代她给你赔不是了。”

  南宫梦拾惊诧:“阿姐?”她又没说错什么,怎么就要赔不是了?皇子就可以这般吗?自古以来可是有着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一说的。

  褚易尘忽然笑了,对眼前的人颇生兴致,双手叉腰的看着南宫梦拾:“你就是那个西北王的二女公子南宫梦拾是吧?西北郡主,西北女将军,西北女狼王就是你对吧?”

  南宫梦拾没有答话,心里对褚易尘的嫌弃更甚了。

  南宫倾遥见状,马上帮忙答曰:“是的七皇子。”

  褚易尘看着她,嘴角溢着深深浅浅的笑意:“果然是很嚣张的样子啊!”

  南宫梦拾撇撇嘴:“不敢不敢,哪能与七皇子相较?”

  褚易尘笑嘻嘻地跑到南宫梦拾的旁边:“我也没什么意思,你要觉得我这样不好,我大不了给这宫人道个歉就是了。”

  啊?南宫梦拾不可置信的看到褚易尘身上。

  南宫倾遥也微微一怔。

  褚易尘的态度怎么跟变脸一样的快呢?

  褚易尘笑呵呵的一张脸:“我认真的,没开玩笑呢!”

  南宫梦拾哭笑不得的对南宫倾遥投去求助的目光,可南宫倾遥也是一脸的茫然。

  褚易尘见了只觉得她们还不够相信他,于是满面笑容的到了宫人的面前:“本皇子给你道歉了,你可是不计较了?”

  宫人被这说来真的就来了的道歉吓得失魂,忙着把腰弯得低低的作揖:“七皇子,折煞老奴咯!这不是要老奴的命吗?”

  “受得受得,就这样了。”褚易尘一副不必再说了的样子。

  南宫倾遥看到南宫梦拾的身上。

  南宫梦拾耸耸肩,她也看不透这七皇子什么意思啊!

  褚易尘回转身子到了面对南宫梦拾的方向:“小女狼,可以了吗?”

  南宫梦拾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褚易尘,这上演到底是什么戏码,都把她弄糊涂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褚易尘蹭到了南宫梦拾的身旁,不论是脸上堆积在一起的笑容还是眸子里散发出来的光芒都带着一丝丝的讨好的谄媚:“听说你箭法很好,简直百发百中无虚弦,要不给见识一下?”

  南宫梦拾嘴角的笑容僵化,真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个小迷弟。

  南宫倾遥倒是松了一口气,原来就这么点事儿。

  南宫梦拾拍了拍褚易尘的肩膀:“有机会。”

  褚易尘迫不及待:“就现在吧!”

  南宫梦拾也乐于他表现出来的崇拜:“可现在着实不行,下次呗!我这还得去拜见你的父皇呢!”

  兴致高昂的褚易尘瞬间觉得有些扫兴,宫人见之连忙说道:“七皇子,陛下确实还在等着呢!就让老奴先带着她们去见过陛下吧!”

  南宫梦拾笑嘻嘻的对着褚易尘,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胸膛:“来日方长。”

  褚易尘听着在理:“对对对,那你先去见我父皇。”

  南宫梦拾忍俊不禁,这个七皇子倒是个活宝啊!看来在高京的日子也不会无聊了。

  褚易尘看着宫人带着她们姐妹远去,心里止不住的兴奋到自言自语:“南宫梦拾,是南宫梦拾耶!哈哈哈哈。”

  南宫梦拾的大名那是如雷贯耳的,他可是早就想见识一下这位大家口中的奇女子了。

  褚易尘笑着癫狂之际,看到了地上的蹴鞠球,猛然记起了刚刚的尴尬,低身去拾起说道:“该死,刚刚也没她留下个好印象,下次得补回来。”

  ……

  南宫梦拾和南宫倾遥见过骏帝之后,回到了驿馆。

  屋内,南宫梦拾拿着诗赋在蜡烛上的火苗处无聊的玩弄着,南宫倾遥端了一碗红豆汤来到。

  “梦拾,来喝碗红豆汤。”南宫倾遥在坐垫上坐下,把红豆汤放到了桌子上。

  南宫梦拾兴致不高的放下诗赋,走到了南宫倾遥旁边的位置坐下。

  南宫倾遥把红豆汤推到了南宫梦拾的面前,且关心道:“怎么啦?”

  南宫梦拾撅嘴吐槽道:“我们才刚刚来到,马不停蹄的就进了宫去拜见,这还没见识一番高京的风采,明日就到什么势正堂,好生没趣啊!”

  南宫倾遥柔柔一笑,将勺子交到了南宫梦拾的手中,说道:“来日方长。”

  这句话可是今日南宫梦拾自己说过的,南宫倾遥觉得此刻便是最适合盗用的时刻了。

  南宫梦拾喝了一口红豆汤,忽然就明媚的笑了:“不过那个什么南粤境地的二公子我可是久闻大名了,明日倒是能见识到了。”最起码的,那个约束人的势正堂还有一个可以期待的人物,也算填补内心的不甘了。

  南宫倾遥颔首:“听说是叫百里奈禾。”

  “百里奈禾,奈何奈何奈若何,他爹娘还真是会给他取名字。”南宫梦拾重复了一遍,却丝毫没有想起在山泉镇的时候,有一位百里奈禾告知过她这个名字。

  南宫倾遥见一颗红豆沾了南宫梦拾的嘴角,便拿着手帕去为她擦拭,再说道:“人名其重,不可戏言说它。”

  南宫梦拾:“是,阿姐,我知道了,其实还挺好听的呀!虽然怪冷清了些。”

  南宫倾遥微微一笑:“我听说这个百里奈禾少言寡语的,不喜与人接触,不爱言辞,性子多少是带着些孤僻,明日若是见到他,不可胡来去招惹,先接触了,了解了,一切来日方长嘛!”

  南宫梦拾见南宫倾遥真是为她操碎心的样子,很是怜惜的把勺子放到了碗里,然后双手抱上姐姐的手臂:“姐,我知道我没少捣蛋,所以父亲母亲才在明明可以送一个女儿前来高京的这个事儿上,让你也来了,我答应你,我不闹,我收敛,我会为我们西北境地考虑的。”

  南宫倾遥的心微微一暖:“姐姐知道,你其实比谁都懂事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