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追妻为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3章 不讲道理

重生追妻为上 南嫱小诗 2157 2019.09.13 12:10

  到了肃院,严正非关上大门便对百里奈禾一番质问:“为何要强出头?”

  百里奈禾低下眼眸,是他违背了外祖父。

  严正非气得在他面前来回踱步:“打从第一天,外祖父就对你千叮万嘱,越是低调越是安全,越是强出头的就是越给自己挖火坑,迟早要被烧得尸骨无存。”

  百里奈禾:“是,奈禾未曾忘记。”

  严正非怒火更甚:“那为何还要强出风头?”

  百里奈禾无法为自己辩解:“奈禾知错。”

  严正非:“到底为了什么,让你如此维护西北二女公子?”

  虽然他不说,但是严正非对自己的外孙是看也看出来了。

  百里奈禾就是怕南宫梦拾太一枝独秀了,所以才冒出头来分去她的光芒万丈,这样就不会独显南宫梦拾一人得意,成为众矢之的。

  百里奈禾抬眸:“外祖父,至今梦拾并未做任何出格之事,就算她光芒万丈也是她在沙场真刀实枪赢回来的,她就算是有些傲气又有何不可?奈禾不解,为何就要成为他人弹劾的对象。”

  严正非强硬的心听了这些话,叹气的走到坐垫坐下:“奈禾,平日里你话少,这会儿倒是话多了。”

  沉默思量半晌,严正非再开口已经平和了许多:“外祖父已经与你说过多回,收光芒,敛性子,避远之,不出头,都忘了吗?”

  百里奈禾:“不敢忘,实属情非得已。”

  严正非恼了,伸手指了门:“你给我出去,到门口外面跪着。”

  百里奈禾没有任何的辩解和反驳,转身就开门出去,整理好衣摆后跪下了。

  严正非闭上眼睛亦是十分煎熬的样子,他又何尝想如此,罚的是他的亲外孙啊!

  百里奈禾就像是塑像一样的跪在那儿,笔直的腰杆,眉眼低垂。

  没过多久,他听到身后传来南宫梦拾的声音:“严老先生找我到底是何事啊?”

  文涛摇头:“这个先生没说。”

  南宫梦拾还是礼貌的致谢:“谢谢啊!”

  百里奈禾的余角却往后面瞟去,外祖父把南宫梦拾找来作甚?

  南宫梦拾继续往前走就注意到了跪在那里的百里奈禾,心中奇怪的跑上去:“奈禾,这是干什么?”

  奈禾?百里奈禾惊奇的看着她,她开始直接的叫唤他的名字了?他瞬间就忘了自己是被罚一般,嘴角有了微微的笑意,却也还是一闪而过的瞬间。

  南宫梦拾蹲下来,小声的问道:“严老先生不是你外祖父吗?”

  百里奈禾:“无事。”

  南宫梦拾看着他。他确实一脸无事的模样,她就是想不明白了。

  百里奈禾:“外祖父在里面。”

  这一提醒,南宫梦拾才想起来自己是被严正非找来的。

  她也说不出来心里的感受是什么,但是看到百里奈禾跪在这里的那一瞬间,她的心里就是特别的难受。

  “一会儿我给你求情。”南宫梦拾在百里奈禾的耳边说完,对他天真无邪的一笑,然后起身,只是进屋前还三步一回头的看。

  百里奈禾被罚的郁闷心情不但全没了,还莫名的欢喜,嘴角含着不仔细看都难以发现的笑意。

  南宫梦拾进入屋内的时候,严正非于案前正襟危坐。

  “那个,老先生。”南宫梦拾奔赴到他的面前,双手撑在书案上,张口就要来的话因为严正非的严肃的几眼就戛然而止,然后慢慢地把自己的手从书案上离开。

  严正非压了眉眼的盯着她。

  南宫梦拾对他的这份师严还是十分敬畏的,于是她马上眯眼扬嘴角的笑得乖乖巧巧地退了几步。

  严正非似乎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南宫梦拾又对他行了鞠躬,尊敬的唤了一声:“先生。”

  严正非发出沉重的“嗯哼”鼻音:“你可知奈禾为何在外面跪着?”

  南宫梦拾莫名不解,本就想问的,被严正非先提起,一时又忘了态度的追问:“对啊!好好的奈禾为什么要跪在外面?”

  严正非蹙眉:“奈禾是你叫的吗?”

  “……”南宫梦拾这可就觉得委屈,小声的嘀咕道,“都到了这儿,大家同窗一场直呼个名字怎么啦!”

  严正非的眉头蹙得更厉害了:“你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

  南宫梦拾实在憋屈,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叫到这里来,更不知道为什么严正非要莫名其的对她发脾气,她认为自己什么都没做啊!

  现在,严正非问她,她也不能不回答:“回先生,学生什么也没说。”

  严正非看着她还委屈的样子,也甚是无可奈何,最终说道:“以后别带着奈禾鬼混?”

  南宫梦拾撇撇嘴,低声反驳道:“我什么时候带着他鬼混啦?”

  “你又在嘀咕什么?”严正非因为听不到而感到特别不悦,声音稍大的说道,“你大声点。”

  南宫梦拾想想自己也没做错什么,何至于那么没有底气,凭什么就要被这么凶了?

  于是,她站直了腰杆:“学生不知道先生何意,再说那百里二公子为人如何,先生做为外祖父又不是不知,正儿八经的谁带的动他鬼混了。”

  严正非拍案而起:“你是在顶嘴吗?”

  南宫梦拾惊诧的看着严正非,她明明是在回答他的话?怎么就成了是在顶嘴呢?这严老先生今年是吃了炸药吗?炸了自己也就算了,祸及什么无辜之人?

  严正非伸手指着南宫梦拾:“你什么表情?你是不服气吗?”

  南宫梦拾暗自腹诽:当然不服气啦!

  但是嘴巴上,南宫梦拾是不能说出来的,只能是撇嘴:“先生,这话几乎都是您在说,学生也没说几句,这分明是你在跟学生不服气啊!”

  严正非再次拍案:“倒是一张伶牙俐齿。”

  南宫梦拾斜了斜脑袋,再次垂眸腹诽:这老先生今天是中邪鬼上身了吗?

  她说:“先生,我就是回你的话而已,我都不知道你找我来是为了什么,就这么被你给训了,我也是很无辜的啊!”

  严正非:“你……”

  南宫梦拾据理力争:“然后你就说让我别带着百里二公子鬼混,他又何时跟我鬼混过了?你骂我的时候,我心里有点疑惑,难道还不能问了吗?”

  严正非:“你给我闭嘴,给我也到外面去跪着。”

  南宫梦拾不愿:“先生,我何错之有啊?”

  严正非:“滚去。”

  南宫梦拾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原来这位德高望重的严老先生,也有这么不讲道理的时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