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追妻为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0章 被曲解了

重生追妻为上 南嫱小诗 2179 2019.08.31 12:10

  入了深夜,本已经睡下的百里奈禾被屋顶的碎步声扰醒,没有半点犹豫,他起身穿靴,穿衣,取下床头的无漾剑,起身抬头望着屋顶的一系列动作都十分利索不有半点拖泥带水,且极轻,没有发出任何过分的声响。

  屋顶上的碎步声窸窸窣窣的密集得很,看来还不是一个人在上面。

  百里奈禾来到屋顶的时候,正好看见了两名黑衣人正趴在屋顶的瓦片上,那个房间是南宫梦拾的无疑了。

  百里奈禾左手握剑,目光变得冷冽,右手在剑柄上一打,剑从鞘中出,飞向那两名黑衣人。

  剑飞来的声音入了黑衣人的耳朵,他们站了起来,用自己手中的剑抵住了无漾。

  无漾与黑衣人的剑碰触后得到了反弹,飞回了百里奈禾的那一端,他伸手便接住了无漾的剑柄,随之便轻身一跃而起的举剑向两个黑衣人攻击过去。

  对于他们来说,百里奈禾就是个意外的插曲,让他们顿生不安,只能与他先作战起来。

  哪怕是以一敌二,百里奈禾也是处于上风。

  不知何时,南宫梦拾也已经手握诗赋的站在了屋顶之上,看着他们三人的战斗。

  就这样的情绪来看,南宫梦拾自然是站百里奈禾这一边的,毕竟鬼鬼祟祟的黑衣人大多都是找事儿的一方。

  百里奈禾看了南宫梦拾一眼:“不需要你。”

  南宫梦拾张口欲说,他怎么知道她就会帮他?

  罢了……

  “既然你不需要,那我就坐这儿看看便罢啦!”南宫梦拾还就在屋顶上直接的坐了下来,跟看戏一样。

  谁知道这个时候黑衣人都奔着南宫梦拾那边过去了。

  南宫梦拾瞪大了眼睛,举起诗赋还来不及出剑,百里奈禾已经到了她的跟前,打退了黑衣人。

  南宫梦拾错愕的看着,似有恍然大悟这些黑衣人是冲她来的?

  那百里奈禾拼什么?

  对于多管闲事的百里奈禾,黑衣人出手是越来越不留情了,剑剑都是要取人性命的绝辣。

  百里奈禾除了一双冷冽的双眸,根本就看不出来他脸上还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对于黑衣人,更是从开始的温和的点到为止,逐渐的发展成了招招致命。

  或许是因为,这两个人胆敢当着他的面要伤害南宫梦拾,所以也令他起了杀心。

  两个黑衣人,一个腹部被深深刺了一剑,一个背上被狠狠的划了一剑。

  百里奈禾一个空中翻,将已经负伤的他们踢下了屋顶。

  黑衣人从空中掉落,双双重重的摔到地板上。

  “知道他功夫不错,可原来是这么好的呀?”南宫梦拾的脖子已经伸得最长了的,对百里奈禾也有了新的认知和欣赏。

  百里奈禾紧跟着黑衣人飞跃而下,左手鞘右手剑的瞪视着缩卷着呻吟的两名黑衣人。

  南宫梦拾坐着已经看不到下面了,于是就站了起来往下望。

  百里奈禾扬起手中的剑,就要挥向黑衣人。

  南宫梦拾瞪大了眼睛,百里奈禾这是要取他们的性命?

  但是黑衣人也是有备而来,在性命遭到巨大威胁的时候,默契的抓起地面上的沙子对准了百里奈禾的眼睛抛去。

  百里奈禾退后一步地伸手挡了眼睛部分。

  等他放下手的功夫,那两名黑衣人就已经借机逃走了。

  百里奈禾面色沉了下来,阴得可怕。

  南宫梦拾看他的模样,完全就是没有杀之后快的不悦。

  “嘶……”南宫梦拾不禁倒吸一口气。这个平日里看起来清冷如霜,一副事不关己姿态的少年郎,狠起来这么要命的吗?

  不过……

  南宫梦拾忽然笑了,她张开自己的双手,以上好的轻功从屋顶飞跃而下到了百里奈禾的身旁处。

  百里奈禾只是眼珠子动了一下的看她。

  南宫梦拾忽然叹气,又忽然满脸可惜,忽然傲娇似她的将双手环在身前的抱着诗赋:“你刚刚要是需要我,肯定就不会让他们给逃了。”

  百里奈禾嘴角微抿了一下,似乎也为黑衣人逃走了感到无法解释。

  南宫梦拾见他丝毫不懂回击还默默承受了的样子,实在是忍俊不禁:“这位少年郎,你是多说几句话能断气么?”

  百里奈禾:“你想我说什么?”

  南宫梦拾哭笑不得:“难道我要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

  百里奈禾凝视着南宫梦拾:“不是不可。”

  “噗……”南宫梦拾实在是忍不住了,“我说你这个人……”

  百里奈禾正期待南宫梦拾会说出他这个人怎么样的时候,她却突然的不说了,不知怎么的,他竟觉得一股纳闷的眉眼微低。

  南宫梦拾看着百里奈禾,嘴角的笑意坏坏的扬了起来。

  百里奈禾只听“铮”的一声,他抬头看,南宫梦拾已经拔出了诗赋,朝他刺来。

  百里奈禾张开双手的身子微微后低,滑行的后退避开了诗赋剑。

  但是南宫梦拾哪肯轻易作罢,她一脸俏皮的笑容,就是她故意捣鼓百里奈禾的最好证据。

  百里奈禾面对南宫梦拾毫无预兆的攻击,只有防守没有出击。

  南宫梦拾十分不过瘾,于是出手更加犀利了。

  但是百里奈禾依旧是保持着防守,绝不攻击。

  南宫梦拾气鼓鼓的停了下来,把诗赋回鞘:“这样可就没意思了。”

  百里奈禾也将无漾收回了鞘中,对上南宫梦拾的犹如星辰清澈璀璨的眸子,淡淡道:“无他,不想而已。”

  南宫梦拾气鼓了腮帮子,百里奈禾这是在看不起她吗?

  但是在客房里的事儿,南宫梦拾自认自己输了一回合,这次她再输就自己都不敢说自己是南宫梦拾了。

  她笑着过去绕百里奈禾走了一圈。

  百里奈禾站立不动,眼珠子倒是跟着转了一圈,有些无解。

  南宫梦拾到了百里奈禾的面前停下:“你是为什么要跟着我们啊?”

  百里奈禾注视着南宫梦拾。

  南宫梦拾的手掌心放在了脑袋上:“你不会是看上我姐姐了吧?”

  “……”百里奈禾的眼睛放大了一倍的看着她,他怎么可能……

  南宫梦拾:“也是,我姐姐大方漂亮,又那么的温柔,但凡是个男人的都会喜欢,你要是不好意思直接对我姐姐开口,我可以帮你啊!”

  百里奈禾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却说不出来的气结。他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感受出来的结论,索性直接的转身回了客栈,尝试用这样的态度否掉她的设想。

  南宫梦拾看着他漠然而去的背影:“喂喂喂,你倒是说句话啊!”她快步地跟了进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