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追妻为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6章 不可不防

重生追妻为上 南嫱小诗 2070 2019.09.17 14:30

  下了课,南宫梦拾正转过身想要和百里奈禾说话,褚易尘就兴高采烈的到了南宫梦拾的面前。

  褚灵汐就站在那儿看着主动贴上去的褚易尘。

  宋煜扬走到褚灵汐的身边,小声笑着说道:“看来七皇子对这个拾姑娘很是感兴趣啊!”

  褚灵汐不耐的对他翻了个白眼:“宋煜扬,七皇子轮得到你来管了吗?”

  宋煜扬笑了。

  褚易尘对着南宫梦拾:“拾姑娘,一起去射箭呢!”

  百里奈禾的目光马上就斜了过去看南宫梦拾。

  南宫梦拾本就还有话要对百里奈禾说,现在又看到了他对自己这么一望,便笑着对褚易尘:“七皇子,改日呗!今日我与百里二公子有约了。”语毕,她带着别有一番笑意的看到百里奈禾的身上。

  褚易尘看了一眼百里奈禾后,凑上南宫梦拾的耳畔,说起悄悄话:“你们是不是要切磋箭术,带上我呗。”

  百里奈禾看到褚易尘的举止,眼珠子马上就转动了一下顺到了他们那边,眸光犀利冷厉,在他的面前这样说悄悄话?

  南宫梦拾笑了,这次换她凑上了褚易尘的耳畔,说悄悄话的时候还用手挡住了自己的嘴巴,好像怕被人听到了自己说什么一样。

  百里奈禾的眼皮子微微一压,眉头间微微拧紧。

  “嘿嘿,这个好!”褚易尘笑着对南宫梦拾挑了挑眉,扬了扬眸。

  慕容宇和慕容驰在旁边走过,一个面无表情,一个是充满不屑。

  “二女公子这是输给了百里二公子,心中不服气,想要私下挑战呢?”慕容驰看着南宫梦拾就好像有意这么说的。

  他输给了南宫梦拾,可她输给了百里奈禾啊!慕容驰似乎就忘了自己输过一样。

  南宫梦拾坏坏一笑,立马做出反击:“那驰公子怎么就没想到私下挑战一下我呢?”

  一下子,除了百里奈禾,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慕容驰的身上。

  慕容宇的眉头瞬间一压,这个不争气的弟弟又捣鼓事了。

  慕容驰还嘴硬的表示:“我岂是那种记仇的人?”

  褚易尘双手环在胸前:“慕容驰,你这人怎么那么小气,输了就输了还要给人不痛快,现在有没有把自己不痛快了?”

  慕容驰:“七皇子,这位二女公子可是让人防不胜防的,小心着点好。”

  褚灵汐叉腰对慕容驰:“本公主看你就很不痛快。”

  慕容驰:“……”

  慕容宇知道,再不出现阻止,事情又将是恶化,为人雅文:“舍弟说话无知轻重,诸位莫要见怪。”

  百里奈禾:“那就让他闭嘴。”

  大家都看到了百里奈禾的身上,在他们的面前,百里奈禾几乎是不开口的,今日却为南宫梦拾出头,气场更是一股不容质疑的强烈。

  慕容宇:“百里二公子,大家都是境地王子,这说话还请稍稍客气些。”

  南宫梦拾:“客气,可以啊!只要宇公子先教会了你家驰公子,大家自然就都客客气气的了。”

  慕容驰气黑了脸。

  宋煜扬在旁边就跟个看戏一样的笑着。

  褚易尘出来打圆场:“大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又是同窗,真没必要这么黑黑脸的对不对,都散了呗!”

  慕容宇对褚易尘作了一揖,然后离去,经过慕容驰眼前的时候,特别的盯了他一眼,似是在说还不走。

  慕容驰气鼓鼓的跟上慕容宇。

  出了学堂,慕容驰就对慕容宇发牢骚一样的吐槽:“这个南宫梦拾可真是出尽风头,还是个会勾搭的,这七皇子也是怪人。”

  慕容宇睨了慕容驰一眼,甚至是带着一丝的鄙视:“莫像个女人一样道尽是非八卦,不成体统。”

  向来就是慕容宇更为大气,而这样也就更加显得了慕容驰的小家子气和目中无人的傲慢。

  慕容驰心里还是觉得甚是不快:“堂兄,你看南宫梦拾那副模样,多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我是看着实在心里觉得堵。”

  慕容宇:“闭嘴,以后别再给我招惹她,莫让我再给你善后。”

  虽然都是姓慕容,但是两人在宗族中的地位就相差甚远,慕容驰也始终是依附的状况,现在慕容宇已经开口了不许他这般,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南宫梦拾本意是要找百里奈禾说话,但是文涛把他寻走,说是严正非找他前往肃院。

  南宫梦拾撅嘴,小声的嘀咕道:“怎么又让他到肃院去。”

  南宫倾遥表示:“他与严老先生是祖孙,又多年不见,自然多待一处。”

  南宫梦拾有些不放心:“他不会又要罚百里奈禾吧?”

  南宫倾遥想到已经罚跪了一夜,便凭感觉的说道:“我想是不会的,他对百里二公子没那么忍心。”

  南宫梦拾:“那可说不准。”昨夜要是不忍心,怎么舍得罚跪了一夜。

  姐妹间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很快就回到了云院。

  南宫倾遥:“拾拾,你最近和百里二公子是不是走得近了?那百里二公子为人傲冷,你不是应该不喜欢的才对吗?”

  南宫梦拾在木桌前的坐垫坐下,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大口,解了渴后说道:“我是发现那百里奈禾面上傲冷,内心狂热。”

  “内心狂热?”南宫倾遥走到旁边的坐垫坐下,她怎么都没有感受到她说的这份狂热,“拾拾,你确定自己没有用错词吗?”

  “……”南宫梦拾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没底气的说道,“不,不会啦!”

  南宫倾遥握住南宫梦拾的手:“从思云城开始,他就出现了,可南粤境地到京城何须经过思云城,别说是思云城,就是后来我们到的几处地儿,都是南粤境地无须经过的,而且他时时刻刻的就在我们周围,若说碰巧阿姐真的实难相信。”

  南宫梦拾思考:“阿姐是觉得他别有居心?”

  南宫倾遥:“是。”

  南宫梦拾:“那阿姐觉得是什么居心?”

  南宫倾遥:“你。”

  南宫梦拾不懂:“我?”

  南宫倾遥:“是的,他的目的是你,只是图什么阿姐不好说,毕竟未知全貌不当置评,但是不可不防。”她虽然柔弱,却也听多了爹娘议论政事,兵不厌诈的道理她是懂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