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8、擂台赛,传闻和目标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020 2020.04.04 19:00

  实战训练课程在预备学院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擂台赛。

  没有规则,除了不能杀人之外一切皆为许可。可以单人上,也可以开机甲上,随双方意愿。教官仅仅负责维持秩序,只要主动认输或者掉出擂台都被视为失败。

  十分钟的比赛,往往比模拟训练一个小时更让人紧张。

  “如果能连续获得十分,”教官的声音在空旷的地下训练场中无限放大,“就将免除一周的夜间惩罚,”他满意地看到学生们齐齐发出嘈杂的欢呼,“如果能连胜五十次——”祁斌扔下重磅炸弹:“学院将会奖励该小队或学员整队或个人机甲!”

  绝对堪称大手笔。

  目前为止,机甲都不允许个人拥有。所谓某人的专用机甲,不过是使用权归驾驶员所有而已,所有权归根到底还是属于猎警。因此,能拥有一架专用的机甲就成为了驾驶员们的最高目标。

  教官笑眯眯地看着一片欢腾的场面,许多学员都从驾驶座舱中探出头拼命欢呼,更别说还呆在地面上的人——不少人兴奋地甩起了帽子,如果这时候检查仪容,想必夜间罚跑的队伍又会加长。

  “现在,有兴趣的就可以上去试一试——记得把机甲调成训练模式。”教官纵容地,像看一群傻乎乎的小羊羔子那样露出怜悯的表情,最后说:“祝你们玩儿得愉快!”

  这句祝福点燃了学生们的情绪,年轻人被严厉的校规和制度压制得死死的天性终于在此刻撑出一条缝隙,高昂热烈的情绪不断发酵,疯狂的跺脚,大叫,尖利的骂声,人人亢奋,却又不知道为了什么。

  第一架机甲落在了擂台上。

  虽然教官说个人也能上,但没谁蠢得真的相信——如此广阔的擂台哪怕同时塞进四台机甲也绰绰有余,更何况,机甲是战术的中心,精神系异能者正是依靠机甲才能更好地发挥,力量系也依赖机甲为他们提供掩护和侦查,人人都爱它。

  应战者立刻出现了,不用谁担任裁判,两架机甲几乎是同时默契地拉开距离,然后——左臂上涂着“7-1”字样的机甲灵巧地跃至高空,突击步枪不知道什么以后已经握在掌中,不用特别瞄准,能量弹头准确地落在对手身边,如果不是对方及时闪开,也许比赛已经结束了。

  虽然地下擂台已经足够广阔,但对于相当依靠高机动的尤弥尔来说还是有些勉强,左臂涂着5-2的机甲背后的引擎猛然喷出两道蓝色的火焰,机甲立刻腾空而起,险而又险地避开穷追不舍的一串子弹。

  一击不中,7-1的机甲倒没急着追击,先是开了迷彩让黑色装甲转为一身雪白——这让台下的学生们更激动了,显然有人告诉驾驶员让他和对手区别出来——似乎台下学生的欢呼给了白色机甲更强的勇气,它将突击步枪利落地塞回枪夹,毫不犹豫地拔出离子短刀,刀身一震,立刻蒙上一层幽幽青光,机甲似乎抬头朝半空中看了一眼——实际是光电系统锁定对手——白色机甲并没有启动引擎,而是微微屈膝,做了个下蹲的姿势,然后弹跳至半空之中,借着去势,凶猛无匹地一刀向着对手劈砍过去!

  黑色的机甲似乎对此并不惊讶,在空中抽身拔刀,硬碰硬地接了下来,紧接着便任由机甲直直向下坠落,直到将要落地才略屈膝抵消了巨大的冲撞!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伴着地板的震动响起,驾驶者经验丰富,还没调整自己便再度屈膝,目标是启动引擎浮在半空中的白色机甲!

  战斗节奏极快,几秒钟的时间两架机甲便攻守异地,两个驾驶员看来都是老手,仅仅是一个试探便知道了对手的深浅。黑色机甲不再犹豫,淡黄的波纹以机甲为中心一层层向外涌出,最后在脚下凝成一个色彩浓厚的圆将机甲圈在里边。

  探测到场的出现,擂台的磁场约束立刻加大了输出功率,原本的淡蓝立刻变为深邃的藏青。除非A级以上的异能者在里面展开领域,就目前学生的能力来说,不可能撕开电磁约束。

  白色的机甲无视了那个危险的圆圈,它在半空中稍微调整了一下姿态,短刀上扬,义无反顾地向着黑色机甲冲来,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就要这样相撞时,灰色的波纹无声无息地上蹿,像一条阴险的,潜伏许久终于朝猎物出手的毒蛇那样闪电般冲了出去!

  哪怕隔着电磁约束,场与场的相撞的瞬间仍旧让许多人感觉有人在耳边扎破了一个气球,“啪”地炸开。在这样近的距离直面场的碰撞,让不少人都有些紧张——毕竟,如果电磁约束撑不住,让战斗中的场冲了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会倒大霉。

  战斗中的两架机甲显然不关心观众的想法。两个场相撞之后,明显能看出黄色的场应对得更吃力些——驾驶者勉强维持住了场,但突如其来的袭击让他很难受,但他也并是不什么善茬——黑色机甲反手向后,再出现时突击步枪已经对准了白色的7-1!

  哪怕只是训练用的能量弹,但在这样近的距离也不能避免驾驶舱装甲破裂的危险。后者躲闪得稍微慢一些,距离再近些,大约就要召唤医护了。

  “帕洛斯!”白色的装甲打开了外部通讯,驾驶员怒吼着黑色机甲驾驶员的名字,他显然已经猜出对手究竟是谁并且极其肯定自己的猜测:“你疯了吗?”

  “我相信你能避开,亲爱的白柯。”熟悉的,令人不快的声音从机甲中传了出来,不少人暗暗点头:果然是帕洛斯那个疯子。

  白柯在座舱里咬紧牙关,队长博远正在耳机里跟他说话:“你冷静一点,帕洛斯那家伙大家都知道,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挑衅,今天我们的收获已经很多了。今天帕洛斯应该没用全力,他也许有其他的什么打算。”

  “没必要在这里和帕洛斯浪费时间,白柯,认输吧。”说完这句话之后博远就退出了通讯。

  年轻的驾驶员攥得太用力,手臂上凸起一根根的青筋,最后他叹了口气,颓然地松开操纵杆,还是没有和博远对着干的勇气。

  “我认输。”白色机甲里突然传出认输的声音,没等学生们反应过来,它就已经选择了投降,等电磁约束器关闭之后就自顾自地下了擂台,待到角落去了。

  质疑声和欢呼胜利的声音交错混杂,但这个结果对大多数人来说毫无影响,愤怒被彻底淹没下来,留在擂台上的帕洛斯打开座舱,洋洋得意地举起双手,冲外面的学生们哈哈大笑。

  “真奇怪。”欧新在队内通讯频道里不解地说,“帕洛斯不一定打得过白柯啊?”

  “没必要在这种时间里压上所有的底牌。”谢忱冷淡的声音响起来:“不过帕洛斯确实不是好惹的,继续这么打下去,白柯也不一定能赢。”

  “不仅不能赢,估计会很惨烈,”安杰鲁懒洋洋地说:“如果我是帕洛斯,就刻意降低场的防御,引诱白柯进攻,然后彻底绞烂它——”他发出了一个讨厌的拟音:“砰!”

  “可是,可是这只是训练课啊,”欧新的道德底线明显比67小队的其他人更高,他结结巴巴地说:“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吧?甚至都不是比赛。”

  “人生就是一场比赛啊欧新。”克奇的话中带着笑声,不过其中和意思可没有这么和善:“你们没听过那个传闻吗?”

  “什么传闻?”

  “据说在几个月后,四大学院和预备学院——也可能是改名后的学校——要一起举办一次比赛,佼佼者将会得到想象不到的好处。”刘浩完全无愧于他的外号,抢在所有人之前侃侃而谈:“这个比赛好像就叫学院杯,但具体的比赛内容,时间,地点,以及参赛的方式现在都没有公布,不过这就是个公开的秘密,总之,现在不少人都憋着气想表现呢。”

  “表现?”一直没说话的吴畏终于忍不住了,“我记得我们就是一群菜鸟吧?哪怕杯赛的消息是真的,也轮到一年级的菜鸟上吧?”

  “据说这次杯赛就是为了检验所有学生的能力,特意不分年纪,只要能够通过本学院的初选就可以参加,好了好了,先看擂台,又有人上去了。”

  的确如此。

  一架机甲轻轻跃上了擂台,落下的同时黑色表面迅速变成红色——不过比起白柯,这架机甲的驾驶员更有想法,并不是全身通红,某些地方——比如背部,肩部,都有一些特别的纹路,大概是时间太急,来不及仔细设计,但比起先前的通体白色,这个别有趣味的设计显然引起了学生们的极大兴趣,没多过久,其他的机甲也改变了外壳的颜色,用不同的色彩作为区别和——自我宣传。

  红色机甲显然在刚才的比赛已经仔细研究了帕洛斯的套路,机甲还没落地,近乎无色的波纹就随着嗡地一声荡了出来,去势极快,电磁约束器堪堪关上,场就撞了上来,目力强的学生甚至能看到那层蓝色电膜瞬间加深颜色之后,像弹力布那样微微向外凸出。

  帕洛斯开着外放通讯,巨大的哼声传出来,黄色的波纹仿佛潮水咆哮而来,片刻就将进攻者的场包围了起来——它就像一滩柔软的,不知深度的泥沼,任何试图越过它的人或物都不得不陷到无穷无尽的深渊。

  “他太心急了。”谢忱冷静地为队友点评道:“其实如果不要和帕洛斯硬碰硬,远距离攻击更有效一些,因为帕洛斯的场离他越远威力越弱,一上来就想抢攻,还是没看懂帕洛斯。”

  克奇也尽可能地为队友说明:“帕洛斯的场其实没多大用,因为他的有效距离不能超过五米。之前白柯没发现,但是估计他的队友发现了,所以他才突然认输。如果你把距离拉开,将场凝结起来,不要铺出去,提高强度,帕洛斯就顶不住了。”

  “因为他的场的特型就决定了他没办法集中和扩大吗?”吴畏思考了一下队友的思路,提出自己的意见,“扩大会太弱,集中也没强度。”

  “差不多。”安杰鲁加入讨论,“如果我是帕洛斯,这种时候根本不会把场放出来,对方的场应该是控制或者温度一类的,不过等级绝不超过C+,没太大的威力,只要把距离拉近,然后直接用场淹死他——流沙也可以认为是一种特殊的水嘛。”

  虽然安杰鲁的某些话需要剔除以防止引起小队之间的内讧,但他的其他意见确实得到了队友们的赞同:“确实是这样。”

  “快看,红甲坚持不了太久了,我估计他马上就会认输。”谢忱提醒大家注意擂台,“帕洛斯要下手了。”

  擂台上,就像谢忱所说那样,红色的装甲已经被黄色的波纹包围起来,并且一步步不断向中间的机甲逼近。驾驶员的场虽然极力抵抗,但却收效甚微,帕洛斯仍旧不紧不慢地蚕食着目标,直到后者崩溃般打出认输的信号。

  “我,我认输!”

  所有人都听见黑色机甲中传来帕洛斯轻蔑又无聊的的声音:“啧,太弱了,真没意思。”

  “怎么练习赛的时候没怎么听说他的名字啊?”吴畏注视着画面中飞速离开擂台的机甲,将目光停留在那家嚣张的黑色机甲上,“我不记得有听过帕洛斯的名字。”

  “没听过也正常。”简直是预备学院所有八卦小道消息汇集地的刘浩嘿嘿笑了一声,“因为他在第一场比赛就遇到了安杰鲁,然后我们这位亲爱的队友下手过重,送他进了医护处躺了整整五天才出来,那时候比赛都结束了。”

  安杰鲁彬彬有礼地为自己辩解:“谢谢夸奖。顺便,帕洛斯会受伤是因为他想偷袭,”他停顿了一下,愉快地继续说下去:“纠正一下,是趁机杀了我,嗯,我们过去有一些小小的纠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