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讨厌的家伙,训练场和四机甲亮相

自由之民 破重围 4180 2020.04.02 19:00

  “大家看视频,山羊I在战斗中完全掌握了节奏,抓住了袋蛛行动迟缓的弱点,配合巧妙,”祁斌把教鞭在空中一甩,“注意这里,”他做了个手势,视频暂停,“阿喀琉斯充分利用了自身装甲厚实火力强大的特点,吸引了成年体袋蛛的注意力,死死地拖住了它们,但也并不是蛮干,考虑到蛛丝对金属的腐蚀,他们用火隔开了阿喀琉斯和袋蛛,两架尤弥尔趁机消灭了未成年体。”

  他取消了暂停。

  几只成年体袋蛛发出尖利刺耳的啸叫,一次又一次地试图越过火线扑向阿喀琉斯,但熊熊燃烧的火焰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障碍,袋蛛只能愤怒地躲避着阿喀琉斯的炮火,徒劳地向着敌人喷射着白色的蛛丝。异兽的注意力被阿喀琉斯所牵动,当然不会注意到未成年体袋蛛在尤弥尔的屠戮下伤亡殆尽。

  这还是学生们第一次直面战斗,火光四溅,场面激烈的视频画面让学生们看得血脉贲张,恨不得自己就是山羊I的成员,和画面中的猎警一起并肩作战。祁斌暗地里点点头,这也是他希望达到的效果之一。尽管只是一段视频,但也让学员们触摸到了一线的模样。在这之前,哪怕是异能学校的学生,也只能通过文字和照片感受一线——最前线的残酷,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注意看他们是怎么做的——你们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也不要轻易选择和异兽正面交战!”教官再度按下暂停键,口气严厉地强调:“不要轻视任何一种异兽或异植!不知道有多少猎警死于一时的疏忽大意!在前线,活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谨慎,谨慎,再谨慎!异兽不一定会要了你的命,但马虎和自大一定可以!”

  祁斌看了看光屏角落的时间,随手关掉了视频:“今天的认知课程就到这里,十五分钟之后开始实战课程的训练。”他环视教室,大多数学员明显还沉浸在刚才的视频中不可自拔,脸色潮红呼吸急促,但也有那么些另类,神情平静,似乎完全不受影响。

  教官的视线停留在某个一脸平静的学员身上,眉头慢慢地拧成一个疙瘩。

  他朝那个若有所思的学员抬了抬下巴:“吴畏,你是不是有什么意见?”

  吴畏站了起来。他坦然自若地面对教官的质疑,摇摇头说:“我没什么意见,但是,”少年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我想知道山羊I的任务最后成功了吗?”

  原本还有些低低交谈声音的教室里突然一片安静,显然,这个问题并不只有吴畏一个人好奇,其他人也想知道答案,大多数人立刻以热切的眼神看向教官——他们想知道山羊I是如何漂亮地,毫发无损地完成了人物。

  祁斌罕见地犹豫了一下。但很短的时间过后教官克制着不知从而来的怒火,声音低沉地艰难地开口:“没有。”他无声地叹了口气,在学员们不可置信的视线中重复了一遍答案:“他们的任务失败了。”

  很难形容年轻人们的心情。显然这个答案并不受欢迎,但学员们仍旧维持了纪律,死一般的寂静弥漫在阶梯教室中。不过低落也是难免。

  “你已经知道他们失败了吗?”教官问吴畏,他对这个第二异能者的观感谈不上很好,但也不很坏。在前线的三十年中,祁斌不知道看过多少惊才绝艳者,在一线,A级异能者比比皆是,甚至A+也时有听闻。但死亡面前人人平等,似乎越是天才陨落越快,能从残酷的战斗中活着回来的竟然大多数都是普通人,也就是,更小心,更谨慎,更怕死的那一些。

  “我不知道。”吴畏等到了意料之中的结果,但并不怎么高兴。“我只是猜出来的——因为教官说如果想要取得胜利就不要轻易选择和异兽进行正面战,这么想的话,也许就是因为山羊I的选择最后出了什么问题。”

  很敏锐的学生。祁斌看了吴畏一眼,没有再说话,只是摆摆手示意课程结束,率先走出了教室。

  没人不开眼地去问他小队的最后结果。对于猎警来说,任务失败往往只意味着一件事,小队全体战死无人生还。

  这堂认知课最后结束时大家的心情都有些沉重。学员们之前或多或少曾听过一线的故事,不少人还是从自己的父兄那里听来的,但第一次如此真实地感受却还是第一次。大多数人都未免有些沮丧和害怕,有些人因此迁怒到了吴畏的头上。

  就连67小队也难免受到影响。

  “吴畏你不应该问那个问题。”实战课开始前,欧新不怎么开心地跟队友说,虽然在高强度锻炼之后曾经肥壮的身材已经变成健壮,但脸型却依然是一张圆脸,也让小胖子的外号彻底跟死了他。欧新并不是对吴畏有意见,但仍忍不住说点什么:“教官本来不打算告诉我们结果是怎么样的。”

  “总会知道的。”刘浩在吴畏说话之前抢先说,他对这件事倒是无所谓——教官放出视频的时候他就知道是哪次战斗——不愧数据刘的称号——因此他对结局的惨烈毫不意外,唯一惊讶的是吴畏老实过头。

  “总有一些人把现实想得过分美好。”他拍拍欧新的肩膀,不怎么用心地安慰他:“吴畏只不过说了实话而已,那是已经过去的事,结局早已注定,这些人也不是为了那些战死的猎警,而是因为害怕自己失败而已。”

  逐渐和欧新熟悉的安杰鲁罕见地站到了吴畏那边。他懒洋洋地抬起手臂搭在小胖子的肩膀上,把大半的重量都压过去,“总有那么些人啊,以为是异能者就做着各式各样的美梦,哪怕不是吴畏,也会是别的什么人戳破他们的白日梦。你也别啰嗦了,我倒觉得,”他瞥了一眼吴畏,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比起受人欢迎,果然还是当个讨厌鬼更有意思些。”

  他侧脸过去看吴畏,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笑得不怀好意:“是吧?”

  吴畏的反应仅仅是翻了个白眼。

  实战训练以小队展开,分为模拟对抗和实战对抗两种,前者是吴畏他们进行过的模拟战斗练习,后者则是小队间的机甲对抗,不过不在蓝洞,而是在一个大型的地下训练场。

  “第一训练场,空间高二十米,占地面积大约是十万平方米左右,可以同时容纳六架机甲训练。”祁斌淡淡地向一脸惊叹的学员们介绍,随着他的话声,灯光一盏盏亮起,不多时就将这个宽阔的场地照得纤微毕现。

  “左边是机甲待机室,右边是整备间,”他随手指了指左右两个不同颜色的大门,向学生们宣布道:“现在以小队为单位,去领取你们的机甲,不过你们在这里领到的都是标准件,如果需要改装,自己去整备间,那里有机师可以为你们提供帮助。”他停顿了片刻,又加上一句:“但我建议你们最好赶紧学会整备,机师只会在今天服务,之后就得靠你们自己了。”

  不少人的脸上立刻露出沮丧和惊讶的神色,“啊!?不会吧!”“我听说一线的机甲整备有专人负责啊?”“别傻了,在学院怎么可能还会让你享受专职机师服务?一个合格的机师比培养一个驾驶员更困难!”“怎么办?我的机械棵从来没有及格过?”

  “那你是怎么考上这儿的?”

  年轻人们纷纷低声抱怨,一时间仿佛有成千上百只蜜蜂在祁斌耳边嗡嗡响,声波在宽阔的场地里横冲直撞,回声一叠一叠地传回来,那简直感觉身处蜂群正中。教官难以忍受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怒火和咆哮一起从齿缝间挤出来:“都给我闭嘴!”

  “你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人?”他盯着噤若寒蝉的学生们,尖酸刻薄的句子自带刀片,将年轻们单薄的心脏一刀刀片成薄片,“还敢要求机师服务?!哪怕在前线,驾驶员也要兼任机师!你们连正式的驾驶员都差得远,居然就敢提这么白痴的要求!”

  教官的怒火有若实质,学生们甚至以为身处火海:“我已经带了三年的学生,没想到一年比一年更不像话!你们给我听好了,再敢抱怨机师,我就让他彻底从学院里滚出去!一辈子也别想摸到机甲的迷彩!”

  教官的愤怒迅速让年轻人冷静下来,他们赶紧在各自队长的带领下去领取属于小队的机甲,再到整备间按照自己的想法调整机甲的装备和性能。场面终于从混乱变为有序,喋喋不休的抱怨消失得干干净净。

  他们毕竟是未来的猎警,甚至可能成为其中的佼佼者,一旦从混乱中清醒过来,一切立刻变得井井有条。将近三百人的队伍化整为零,在待机室和整备间来回穿梭,没过多久,动作快的小队已经领取了自己的机甲,并且通过运载系统到达了整备间。

  67小队的动作相当快,不同于某些现场还要讨论机甲配置数量的小队,他们已经明确了未来的战术,对数量烂熟于心,只需要在系统中留下自己的信息就完全了领取。之后,这些机甲就将在未来的三年里陪伴他们,直到离开预备学院。

  四架尤弥尔同时出库的场面相当震撼,因为可变迷彩没有开启的缘故,机甲表面还是一片纯然的黑色,只有头部下相当于人类眼睛的部分,因为安装了光电设备而像涂了一层银漆,通身只有银黑两色,极具美感气势逼人。

  这些钢铁造物在整个转运过程当中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而机甲左上臂统一的“67”编号则说明了小队归属。不少人心情复杂,看着67小队的眼神中也不免掺入了一些别的什么味道。许多人偷偷向教官祁斌看过去,指望他能说点什么——比如将这个特立独行的小队臭骂一通或者是毫不留情的嘲笑——但是祁斌什么都没说,仅仅只是沉默着注视着四架机甲运载系统巨大的噪音当中进入整备间。

  祁斌对67小队观感复杂。他看过他们的练习赛视频,不得不承认三人组的67已经做得尽可能好,这个事前无人看好的队伍在比赛中一鸣惊人,成为了最大的一匹黑马。教官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他已经听说,缪拉之星的评选中,67小队的支持率并不低。

  但这不是说,他对67小队的四机甲战术没有怀疑——所有小队都必须提交机甲战术,数量及人员计划书——当他第一次看到四机甲战术时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不可能!”并且马上就打算把这份计划书丢进回收站,然后让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再好好写一份交上来。

  但是杨米尔斯制止了他的行动。督导教官对所谓的四机甲战术相当感兴趣,他告诉祁斌,不要阻挠他们,提供必要的帮助,除此之外,“不要给他们太多注意力,”杨米尔斯显然有自己的打算,他轻松地对祁斌说:“我们可以观察一下,用成绩说话吧。”

  67小队对这些背后的纠葛一无所知,他们现在忙着按照计划对机甲进行改装。一位胸口贴着V形布条身穿深蓝色整备工服,浑身油污的青年走过来,他打量几个年轻人一番,然后把手里的工具插进腰边的收纳带,问道:“哪个是领头的?”

  吴畏一拐子把克奇拱了出来。

  克奇踉跄了两步总算站稳,立刻回头恶狠狠地瞪了吴畏一眼——后者毫无所动甚至吹起了口哨。他只好用口型无声地说了句之后算账,这才转身端正了神色看向那个年轻的机师,自我介绍:“67小队,队长克奇。”

  “我叫安稳,”机师伸手出来随便和克奇碰了碰就当握手了,他指了指背后巨大的维修台,“今天我会指导你们进行机甲的整备和一些简单的维修,明天开始你们就得靠自己了。”说完刚要走,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身问了一句:“你们都上过机械课吧?有整备经验吗?”

  67小队莫名其妙点点头。

  “太好了。”安稳把挂在左胸口袋的防护眼镜摘下来戴好,“希望你们别像之前那个笨蛋一样,乱接线路导致机甲突然启动。”

  他看了看几个人的反应,轻描淡写地接着说:“结果被暴起的机甲踩成了肉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