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自由之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世界的另一面、选择和新生活

自由之民 破重围 3984 2020.02.28 12:09

  吴畏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陌生的,从未见过的天花板。

  不同于家里微微发黄的白色墙漆,也不同于学校里模拟天空的全息投影。但少年现在所看到的银灰色天花板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泽,他注意到某些角落偶尔会有折光闪现。他试着活动了一下手指——指端传来发木的触感,而酸软的四肢依然有某种与躯体脱节的异常感。

  房间里安静地过分。明亮却不刺眼的灯光从天花板的各个角落洒下来,对面墙上黑色的显示屏上只有代表时间的数字不断跳动。空气里飘荡着他并不熟悉的味道,吴畏试着分辨了一下,大约只能分辨出消毒药水和某些他陌生的药物,而这些也足够他做出判断——他在医院或者类似的医疗救护所里。

  少年试着回忆了一下记忆中最后的画面,他记起无声的蜂鸣在耳边炸开,然后是无边无际的白噪音彻底占据了听觉,再然后就是一片沉入深眠之后茫然的安宁。吴畏叹了口气,在床上翻了个身,将手臂枕在脑袋底下,与其说他因为输掉了和乔伊的格斗练习,不如说他根本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呲”——气密门发出因打开而泄气的声音。然后是咯哒咯哒轻重一致的脚步声——吴畏几乎立刻闭上眼睛。

  “哟。”余清的声音在吴畏身后响起来,“别睡了,”屋子里仅有的一把椅子发出与地面亲密接触,然后是衣料窸窸窣窣的摩擦声,“你大概已经忘了我们曾谈过关于‘雷达’的事?”她暗示道,“吴畏,你现在还不能烧穿它。”

  少年屏住了呼吸。然后无可奈何地一点点地吐出气息。他翻身坐起来。“如果你是来嘲笑我的。”吴畏盯着雪白的床单,“那你可以继续了。”

  “从以前到现在,你想象力过于发达的问题看来还是没能得到根本性的好转。”女士以事务性语调平淡地说,“我只是想提醒你,睡着和清醒在情绪上所表现的波长是完全不同的。”她看了吴畏一眼,后者从她的眼睛里得到了明确的回答:所以你的装睡相当浪费时间。

  “如果你是因为输给乔伊而生气,”余清观察着吴畏的表情,“我认为大可不必。”

  “我只是有,”吴畏闭上嘴,他看见对面的余清挑高了眉毛,然后少年重新开口,艰难地承认,“好吧,我的确很生气,”然后他赶紧补充了一句,“我是生我自己的气。”

  他没撒谎。吴畏的确在生自己的气。从清醒之后的第一秒钟开始。他一遍又一遍地回忆决定输赢的那个瞬间——乔伊什么都没做,或者说,她做了什么,但现在的吴畏并不清楚;艾米丽阴沉的脸上立刻被惊喜浸染,而余清……她保持了一贯的平静,也可以说,是某种必然如此的笃定。

  “你不需要生气。”余清难得地放缓了声音,“输给强大的敌人并不丢人。”

  “输本身就已经足够丢人。”

  余清同意他的看法。然后女士说:“你知道吗?如果输了之后,你还能活下来,这就是最大的胜利。”

  她从眼镜背后看了少年一眼,眼光里藏着无数吴畏暂时还不懂的东西。“小弟,我很想知道你对于这个世界有什么看法。”余清换了个话题,“如果这么说太难懂,那我换一种问法,你觉得猎警怎么样?”

  “怎么样……”吴畏有片刻的茫然,他很少和余清谈论这一类的话题,“崇高?勇于牺牲?被人崇拜?强大?”少年小心翼翼地选择句子,看着余清试图从她脸上的表情得到更接近长姐标准的答案,但至始至终保持平静的余清让吴畏什么都没发现。最后他挫败地撇了撇嘴,“算了,我觉得我说什么都不对。”

  “没说你错。”余清淡淡地说,然后在吴畏不服气的表情里继续说:“但是你看到的只有最光明的那一边。痛苦,死亡,恐惧,这些才是猎警世界的真实,也是现在的你从来没有机会接触过的一面。”女性研究员从椅子上站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呆呆的吴畏:“他们必须以人类的血肉之躯面对更加可怕,更加恐怖的异兽和异植。你听说过米罗陶诺斯吗?觉得刻耳帕洛斯很厉害?但是基克洛普斯呢?”余清甚至笑了笑,“看来完全没有。”

  “但是,但是我们也有异能……”吴畏嗫嚅着嘴唇小声反驳了一句。他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是仅仅是站在面前就给他极大压力感的余清让少年及时闭上了嘴巴。

  “小弟,”余清的语气里不知道是感叹还是愤怒,“你真的是太年轻了。”

  “人类来到这颗星球已经快600年了。六百年前我们拥有核聚变和曲率引擎飞船,六百年后我们依旧拥有它们,科技在六百年中几乎没有进步;六百年前一百个人里大约能出现2到3个异能者,六百年后,这个比率上升到了百分之二十,可喜可贺。”余清面无表情地说,“而前线猎警的死亡率从一百年前的7%上升到现在的15%,但是异兽牢牢占据着陆地和海洋的一部分,我们终究有一天会死不起人。”

  她盯着吴畏的眼睛,“我见过各种各样的死亡,如果能留下哪怕一小块躯体,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命运给与猎警的礼物,”余清放慢声音,“你懂我的意思吗?”

  吴畏僵着脖子点点头。

  “这里有些资料。”余清随手点了点手腕,吴畏手腕上的智能终端立刻响起一声单调的电子音——这代表他已经收到了文件。“你之后看一看,再好好想一想决定。”长姐抬起手,略停了停终究还是轻柔地落在少年的头上——这一刻她终于暴露出属于血亲的温柔,“不要意气用事,好好想一想,考虑清楚再告诉我决定。”

  职测所的医疗部门建议吴畏休息三天到一周的时间,“他的大脑受到了相当严重的震荡,”某个医师告诉余清,“你的弟弟还没有学会如何保护自己。”他不赞同地摇摇头,“余,你真不应该同意他和乔伊的比试。”

  “那他就不应该到这里来。”余清一目十行地看完诊断结果,然后干脆利落地告诉对方:“他决定来到这儿,就应该选择承担所有的后果。”

  吴畏暂时还不知道医师和余清之间发生的小小的冲突,他仰面倒在床上,双手垫在脑后,目光游移在天花板上的金属花纹——其实是各类线形监控探头,能随时监控患者的心率,血压,体温这些常规项目及不那么常规的项目,比如体能异能者的肌肉活动情况,精神类异能者脑电波的活动情况——他的确在认真思考关于选择的问题。

  就像余清曾经说过的那样,家里已经有了一位长年活动在一线的猎警,实在没有必要让最小的孩子也跟随父辈的足迹。尽管父母从没提过,但吴畏知道全家人希望他毕业之后能留在嘉江,然后选择一所职业专科学院,平平安安地作为市民生活下去。

  但吴畏总是不甘心。

  他比余清小十岁,不幸活在长姐的阴影当中,比别人家的孩子更可怜。就连异能也要与众不同,明明第一次测试也是体能类,中学毕业莫名其妙就变成了精神类异能,最后在职测所的入职考试中甩了第二名接近一百分,直到现在都是职测所的钻石研究员——意思是名贵又冰冷。

  没兴趣也没可能成为第二个余清,但是吴畏打算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

  “我想明白了。”吴畏对着来探病的余清说,“我还是决定要试试。”他舔了舔嘴唇,看着长姐,鼓足勇气继续说:“我想成为战士。”

  余清似乎并不意外。“职测所已经给出你的实力测试结果了。”她随手把椅子拎过来,“应该就是这一两天就会把结果通知给你。”

  “……我以为你要反对。”吴畏有一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挫败感,“比如不同意什么的。”他看上去甚至有点可怜,“我知道妈妈把我的监护权转给了你。”理论上,余清有权利制止未成年的吴畏一切她认为“出格”的行为。

  “你和妈妈的想法倒是一模一样。”余清坦然地承认了她的确有类似想法,“我确实有这么考虑过。”

  “但是这样有什么用呢?你已经十七岁了。按照旧地球时代大多数国家的法律来说,还有一年你就是个成年人。哪怕在现在,联盟规定20岁成年,那也只有三年而已。我不可能监护你一辈子。”余清总结道,“这种有时限的监护权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你能作出选择,我认为很不错,这是一个非常棒的开始。”余清继续说,同时把手插进制服的衣兜里,“当然,你的选择或许和我们对你的期望有一些不同,但就目前来说,”余清耸耸肩,“其实并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坏。”

  “你从来没有在异能学院里上过学,现在我也不打算让他们送你去那儿。”余清开始了计划中谈话的第二部分,“学院现在能教给你的太少了。而且看起来你也不打算走研究所的路线,”她看了一眼吴畏,“对吧?”

  少年赶紧点点头。

  “那么你去猎警预备学院吧。”余清非常有先见之明地冲吴畏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你不知道是正常的,因为这是三年前才成立的学院。”她纠正了一下自己的说法,“不,严格来说,我们可以用旧地球时代预备军的说法,我觉得这样更准确一些。”

  “我,”吴畏在被子里蜷了一下手指,他清了清嗓子,“我想去。”

  “我也认为这里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很合适。”余清在椅子上换了种姿势,“因为是培养一线猎警,所以预备学院里以实战为主,理论的部分比较少,”说到这里她抿了抿嘴唇,“不过据说在预备学院学习十三个月之后就会被充实到一线去。”余清看着吴畏的眼睛,“虽然短时间里应该是主要负责一线的后勤工作,但死亡率……”她难得想委婉一些,“还是要比同期猎警更高一些。”

  “可能以后升职也要更困难一些?”吴畏正确地猜出了余清没有说出口的那部分。

  “对。”余清直截了当地承认这一点,然后补充道:“但是服役年限会比正常猎警短五到八年,薪水也会更高一些。”她说完这些才继续往下说:“不过这不是我向你推荐的部分。”

  然后她在吴畏愕然的视线中好整以暇地开口:“虽然打着预备学院的牌子,但是这所学院的确算是猎警学院的下级学院,也就是说,如果能在十三个月的学习中拿到前10%的排名,那么就有可能进入猎警学院深造。”

  “如果你从普通的异能学院重头开始,那你不仅花费的时间更长,就未来来说,也并不比预备学院的毕业生好多少。”余清冷静地分析道:“除非你能考入五大里的任何一所学校,当然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吴畏郁闷地看了她一眼——余清是五大之一的新柏林高等学院毕业生,并且拿到了空缺五年之久的荣誉毕业生称号。

  “如果你没有意见,”余清说,“现在报名,如果通过笔试和面试,那你还能赶上下个月预备学院开学。”她顿了顿,“根据猎警学院的规定,如果猎警有直系血亲考入学院,那该名猎警能够获批回到学院参加学员的开学典礼。”然后余清补充道:“预备学院是猎警学院的下级学院,原则性的规定和猎警学院是一致的。”

  “所以,”女性研究员以命令的口吻再度开口:“如果你想在开学典礼上看见父亲,那你至少要考上预备学院。”

  “弟弟,别让我们失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